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33-34

十月 16, 2010

这几日翠花的心情一直焦躁烦闷,沈琴和芸香因为在陆斌身上体验到了男人的情趣,情绪都兴高采烈,三人聚到一块时谈起陆斌的男人的功力强劲,芸香简直是毫无顾忌地赞叹陆斌的威猛和刚强,说;沈琴姐姐,陆斌的身材虽然单薄瘦弱,但是,陆斌在哪方面的能力可以用威风八面,横扫四方来形容,我真得快活极了。那个女人和陆斌有了肌肤之情肉体之欢,对他肯定是留恋难忘,难怪你不肯与陆斌了结情缘,我现在理解了你之所以敢冒这么大的风险绑架陆斌的行为了。沈琴笑道;我们农村女人对一个男人痴迷癫狂,不像城里的女人图男人什么地位钱财,但是,如果我们喜欢上这个男人,必定是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值得我们喜欢的一种能力和魅力。不瞒你们。我和陆斌在六年以前有了男女之情,那时我就感觉到这个小少年身上有一种令女人情怀激荡的能量,他的体内的激情视乎永远是那样充沛,永远是那样的持久,更关键的是陆斌的激情是可以被我们女人控制的,如果他身上不包裹着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陆斌身体的激情就好比一大锅还没沸腾的开水,总是起起伏伏,这种起起伏伏的搅动和抽擦令我们女人身体内部像有一条蚯蚓在蠕动,那种飘飘欲仙的享受可真是女人最想得到的感受啊。芸香因为在和陆斌相亲相欢的时候体验过陆斌的这种独特的情欲满足方式,便附和沈琴说;是啊是啊,陆斌的锦缎棉被情结太有情调了,我没想到陆斌这样一个男人竟然会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并且这种兴趣竟然影响到他的男人的能力,太不可思议了。翠花听到沈琴和芸香对陆斌男人性功能的佩服,想到自己费尽心机的诱骗沈琴交出陆斌,可是自己总担心被沈琴窥探出心术不正,只是和沈琴与芸香一起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玩耍,自己没敢向她们提出自己内心火急火燎的情欲冲动,翠花本意是想由芸香念及到自己的苦衷主动提出来,谁知芸香是个木鱼脑袋一点也不能体会翠花的意思,或许是芸香想到了这些但是惧怕沈琴没敢提出,翠花现在听到沈琴和芸香当着自己的面恬不知耻大谈特谈陆斌的功力强劲,翠花便感到她们两人是在有意的调侃自己,欺负自己,翠花也顾不得再假正经的矜持下去了,翠花索性逼迫沈琴和芸香,她开门见山的说;两位妹妹,听到两位妹妹说到陆斌男人的功力超出凡人,我却不信。常言道;男人三年不见女人,母猪也变成貂蝉。反过来,女人三年不挨着男人睡,是不是蚯蚓也变成了巨龙了。芸香听出翠花的这话是冲着自己来得,脸颊立刻羞愧的通红,但是芸香的胆量向来懦弱,所以芸香不敢与翠花争执,再说芸香心里还欠着翠花的一个偌大的人情,如果不是翠花的主意,芸香怎能从陆斌身上享受到久违的男欢女爱啦。芸香瞥了一眼翠花,见翠花一脸的不屑,便怯怯的反驳道;翠花姐姐说话好打人,你如果不信可以亲自体验体验。翠花要的就是芸香的这句话,沈琴因为心里还一直对翠花的损招嫉恨,所以总是家里没事就往芸香家里跑,目的就是不想腾出时间使翠花的阴谋得逞,其实沈琴心里也明白自己的这种办法不能阻止翠花的欲望,但是,沈琴就是咽不了这口气,她一想到翠花刚开始的冠冕堂皇到如今的原形毕露,沈琴就觉得翠花的装模作样未免有些暴露的迫不及待,沈琴也不是省油的灯,她话里有话的说;翠花可不比我们,人家是女中豪杰,哪个男人能压服的了咱们这位花木兰啦。怕是哪个男人上了翠花的炕头,还没交锋就被翠花给缴了械了。像陆斌这种干瘪瘪文绉绉的小白脸翠花怎们能感兴趣啦。翠花听出沈琴的话中带刺,她也不想甘居陪衬,说;那是,你们要是不服,今天我就试试陆斌的花拳绣腿,也让陆斌领教领教咱们女人的厉害,要让陆斌在女人面前知道他这匹烈马也会被女人降服。沈琴没想到翠花的脸皮有如此之厚,一下子楞住了,扭过脸看着芸香,希望芸香能找个借口帮她推辞翠花,芸香看见沈琴瞄着自己,心里有些左右为难,但是芸香是个阿弥托佛,说出了一句模凌两可的话;两位姐姐怎么又争吵起来了,我看这样行吧。这几日陆斌被我和沈琴玩弄的筋疲力尽,也够辛苦他的了。要不隔上几日,待陆斌身体休息好了,翠花姐姐再受用陆斌。沈琴听到芸香的此话,恨不能啐芸香一口唾沫,翠花倒是满面得意,立马赞同;行行。陆斌被你们颠簸的够呛,我现在还不想马上骑上这匹跛马啦。咱们可说好了,这几日你们别再折腾陆斌了,芸香待会上我家里带些腊肉和鸡蛋,拜托你在这几日将陆斌的身体调养的棒棒的,我先感谢芸香了。沈琴知道翠花的性格泼辣,举止粗鲁,陆斌要是不能满足翠花的情欲,她是什么绝招都敢使出来的,但是,当初自己也同意她们三人有福同享的,话一出口怎能收回啦,沈琴干脆一了百了,说;翠花。要不这样,咱们三人原来总是单打独斗的和陆斌交欢,从你这里开始,咱们三人一块和陆斌玩耍,我和芸香知道你对付男人的招数,越是厉害的男人,你越能想出法子来制服,我和芸香也长长见识。翠花心里明白沈琴是担心自己对陆斌下毒手,使狠招,翠花心里暗暗骂道;好个沈琴,我和陆斌男欢女爱,旁边陪着你和芸香,这不是存心在破坏我的情趣吗。翠花心里发怒,表面上却笑着说;沈琴,你可真是爱护陆斌爱护的无时无刻了,放心吧,我不会吃了陆斌的,这么一个天生下就是被我们女人玩耍的男人,我还舍不得把他瞎折腾啦。芸香说;沈琴的话我也觉得有趣,反正陆斌现在成了我们三人炕上的玩耍工具,我们三人以前总是把锦缎棉被卷起来玩耍,现在只不过是锦缎棉被里卷了一个活生生的男人,趣味更逗了。再说;我们三人情同姐妹,在一起当面交流一下玩弄男人的法子也未尝不可。沈琴说;翠花,你莫不是抹不开情面,或者是你有独特的玩法不想让我们领教。翠花被沈琴的话逼急了。说;我抹不下脸面,笑话,我翠花现在还有啥情面可留的,自己的男人在外花天酒地,残肢败柳的胡作非为,我干嘛要为她守什么贞洁,操什么情面。呸。这些臭男人,准他们玩女人,就准我们玩男人。沈琴和芸香见翠花来了气,发起火。又联想到自己的情感遭遇来,沈琴和芸香便默默无语,三个女人原先仅有的一点对陆斌的愧疚也被翠花对男人的埋怨消退的九霄云外。心里只有玩弄陆斌以后内心的安慰和肉体的快慰。

翠花为了在陆斌身上享受到男人的性福可谓不惜血本,自己家里什么东西滋补身体就全部奉献出来,并且亲自在芸香家里给陆斌改善伙食,端茶递饭,无微不至的服侍陆斌,三个女人对陆斌的精心料理简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陆斌看着三个年纪比自己大六岁的农村媳妇将自己伺候的比她们自己男人都还要贴心周到,心里就暗暗叫苦,陆斌知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三个女人这般伺候自己无非是想把自己的身体调养的强壮,精力恢复的旺盛,好使他们压抑的欲望能在自己身上发泄,陆斌虽然心里明白三个女人的险恶用心,可是,陆斌也清楚自己的处境是如此的凄惨,每天被三个女人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像襁褓似的包裹捆绑在炕上,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就是自己想强迫自己不能兴奋都是空有满腔意愿,最终乖乖受辱。陆斌的羞耻感和男人的尊严在三个女人的棉被包裹捆绑玩弄的行动之中渐渐的化为乌有,再说,三个女人玩弄陆斌的招数是柔中带钢,苦中带甜,那种被女人玩弄的刺激是如此的令陆斌从肉体上感到沉醉,心灵上感到舒爽,陆斌在三个女人变着花样的玩法里慢慢的从刚开始的惊吓抗拒逐渐地无可奈何地变成了既来之则受之的坦然心态了。

五天很快就过去了,陆斌被三个女人细心调养的脸色红润,精气神十足。这天晚上,三个女人将陆斌赤身裸体的沐浴熏香,因为担心陆斌看见三个女人一块玩弄他,使陆斌的情面上产生畏惧和别扭,所以,三个女人还是决定将陆斌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由于今晚是翠花唱主角,沈琴和芸香便听从翠花的吩咐。翠花别出心裁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招数一开始就让沈琴和芸香大开眼界。三个女人将陆斌的面部和头部用锦缎棉品包裹的严严实实后,陆斌的上下半身分别被两床厚厚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起来,中间的敏感部位却暴露在外,翠花要芸香找来几根长长的粗绳,将芸香家里的炕桌倒扣,三个女人用力把陆斌抬到倒扣的炕桌里,再将四根粗绳子绕过屋梁,从炕桌底部穿过,三个女人合力将装载着陆斌的炕桌费劲的拉升到离炕面一定的高度,翠花要芸香将她家里所剩余的锦缎棉被统统铺在炕面上,然后,翠花笑着对沈琴和芸香说;看我发明的男人肉垫秋千,坐在上面可是极致的享受了。沈琴和芸香被翠花的奇思妙想所钦佩的无体投地,没想到翠花能构想出这么一招空中技巧,翠花踩着炕上的椅子爬到悬在空中的炕桌上,对准陆斌暴露在外面的部位一丝不剩套进后就晃晃悠悠的荡起秋千,随着翠花的荡漾的幅度和力度的增强和加快,翠花原先脸上的嬉笑声渐渐的变成了畅快淋漓的尖叫声,吓得沈琴和芸香不住的提醒翠花别得意忘形了,翠花视乎陷入了一种忘情发泄无所顾忌的地步,根本就不听沈琴和芸香的劝告,沈琴和芸香担心翠花的狂放的浪笑声传出屋外,两人赶紧向翠花递上一床锦缎棉被,要翠花把自己给蒙裹住,翠花接过棉被把自己蒙裹的严严实实,沈琴和芸香见翠花在男人棉被秋千上的兴奋劲就知道翠花的创作构想绝非一时心血来潮,一定是翠花在家里早早就盘算好了的,两人暗暗自愧不如,眼睁睁的看着翠花悬在空中,乐在其中。芸香叹息道;翠花姐姐的玩法简直就是女人玩弄男人的极致了。沈琴看到和听到翠花的狂放和骚情,心里嫉妒的只狠狠怒骂;这个骚婆娘,什么敢想敢做的损招都使得出来。沈琴愤愤的用手拍打着炕桌的桌面,说;翠花,玩玩就行了,陆斌非得被你整爬下不可的。翠花隔着棉被传来回应;整爬下来就对了,我们女人自古以来就是被他们男人整爬下,今天我就是要让男人知道颠龙倒凤的滋味和厉害。

翠花自从将陆斌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成棉被人体秋千,享受到了一种美轮美奂沁心透骨的男人肉体盛餐以后,她方才彻底领教了陆斌身上那独特的男人的魅力。从此,翠花像是着了魔似的对如何玩弄陆斌简直是白天琢磨夜晚构思,千方百计的创造出令沈琴和芸香想象不到的玩弄陆斌的花样。沈琴和芸香对翠花的变态的玩法开始还觉得兴趣盎然积极配合,但是翠花视乎总是有无尽的想象力,沈琴和芸香觉得自己总是配合翠花已经助长了翠花的贪婪和欲望,但是,两人又一时找不出什么理由来阻止翠花疯狂的行为,毕竟翠花没有违反三个女人事先的约定,她只是在三个女人轮流替换的属于她和陆斌相欢时间内将她的深思熟虑的玩法付诸行动。翠花还大言不馋的向沈琴和芸香炫耀自己的玩法,言语难免有些嘲笑沈琴和芸香的胆量有点保守和拘谨。沈琴看见翠花每次将陆斌玩弄的气喘吁吁,精神恍惚,心疼的像翠花在将自己心爱的宝贝胡乱糟蹋似的,沈琴便游说芸香同意自己的一个方案,让得意洋洋的翠花在陆斌身上尝到一种苦头,芸香因为按照三个女人事前排好的顺次她是排在翠花的后面和陆斌相欢,可是陆斌被翠花一折腾,身体的精华好像被翠花吸尽抽干似的,两人相欢的质量明显下降了许多,芸香心里便暗暗嫉恨翠花的手段未免有些霸道和自私,于是,当沈琴将她的惩罚翠花的计谋说出来要芸香积极响应时,芸香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就在又轮到翠花受用陆斌的当天的下午,沈琴和芸香在给陆斌的菜汤里掺进了一种山里生长的名曰仙人草的壮阳的中药药汁,芸香特别改制了一床长三米宽三米的厚厚的12斤的锦缎棉被,沈琴笑里藏刀的对翠花说;翠花,这次你又有什么新玩法让我和芸香长长见识啦。芸香因为听翠花讲过她想和陆斌被包裹一床锦缎棉被里合欢,所以故意挑逗翠花;翠花姐姐,你不是想要和陆斌包裹在一起,让陆斌和你紧密贴身,亲密相近吗,我昨晚特地为你改制了一床又长又宽的锦缎棉被,我称之为合欢被。芸香将合欢被平铺开来,翠花看见整床棉被几乎占据了大半个炕头,翠花高兴的躺在棉被上翻滚碾转,她脑海里视乎闪现出自己和陆斌被合欢被紧紧的包裹着云雨之情,肌肤之欢,根本就没想到沈琴和芸香想设计暗算她,翠花满怀感激的说;两位妹妹这么照顾我,真是我的知心人。

陆斌喝下了壮阳的菜汤以后,身上的欲火渐渐的在体内蓬勃旺盛,沈琴和芸香在翠花还未来时就已经将陆斌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五花大绑的像个肉粽似的包裹在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里,陆斌体内的情欲在仙人草的刺激下已经慢慢的有些精神亢奋,陆斌过去被沈琴用野山参温补刺激过性欲,体会到了人体被药补以后的巅峰状态是怎样一种炼狱般的感受,但是,由于陆斌被棉品包裹住了面部和头部,即便他的内火攻心如狼似虎,也只能在厚厚的锦缎棉被里微微的扭动挣扎,翠花松开陆斌身上两床锦缎棉被的时候,惊喜的发现陆斌男人的东西像一杆红樱抢似的高高举起,激发的翠花心潮起伏,情潮激荡,顾不得考虑陆斌今晚的男人本能的反应为什么如此的亢奋,翠花急急忙忙退去全身的衣裳,急速的钻入锦缎棉被里,翠花的身体刚挨着陆斌,就被陆斌滚热的体温吓了一跳,对沈琴和芸香说;陆斌今天的身体好烫啊,鼻腔的喷气声也很粗重,是不是陆斌发烧了呀。沈琴和芸香心里暗暗发笑,但是两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沈琴笑着说;翠花,看来你也被陆斌迷住了,这么小心翼翼的关心陆斌啊。没事,陆斌是被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住,身体自然滚烫。芸香随声应道;翠花姐姐在陆斌身上享受到了男人带来的幸福和欢乐,对陆斌的爱护当然体贴细微啦。沈琴说;翠花,你不是总想体验一种和男人包裹捆绑在一床锦缎棉被里的滋味吗,现在我和芸香就成全你。翠花还扭扭捏捏的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羞涩表情,说;我不过说说而已,你们还当真了。沈琴笑着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你与陆斌已经紧紧的结合在一起,不过。陆斌的身上如果包裹着厚厚的锦缎棉被再压上一个女人的胴体,这种刺激更能将陆斌男人的威猛和强劲调动的癫狂,你不想体验体验这种男女紧密包裹刺激的感受吗。芸香说;翠花姐姐今天是怎么了,我早就想体会这种缠绵交织的男女之情了,要不翠花姐姐就把这次机会让给我吧。翠花被沈琴和芸香的一唱一合糊弄的失去了正常的理智,心里只想到与陆斌在一床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里的无尽的享受和刺激,再说芸香这么一激便把翠花给唬住了,到嘴的肥肉让芸香尝鲜翠花怎能甘心啦。翠花说;两位妹妹既然这样关照我,我就不好意思了。以后两位妹妹如果想出了特别的玩法,我一定相助。

沈琴和芸香将又长又宽的合欢棉被反面平铺,待翠花和陆斌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后,将扭成麻花一般的翠花和陆斌先用棉布条把他们两人的关键部位严严实实的缠绕捆绑扎紧,一丝空隙也不留。沈琴让芸香在合欢棉被的一头扯住棉被的被边,沈琴抓起棉被的一边将翠花和陆斌紧紧的卷裹,由于合欢棉被的面积太大了,沈琴只能半边半边的翻卷,并且沈琴还有意把棉被的被角多余的部分将翠花和陆斌的下半身搭盖住以后再用力翻卷,芸香在棉被的另一头将棉被死死的扯平蹦直,偌大的棉被将翠花和陆斌包裹的像贴膏药似的严密紧凑,沈琴心里想到翠花的骚情就来气,手里的劲视乎是在狠狠地揉面似的将翠花和陆斌包裹的气喘吁吁,哼哼呀呀,沈琴有意将陆斌翻滚在翠花身上时候棉被的包裹刚好到位就停顿下来,沈琴听到翠花在厚厚的锦缎棉被里发出骚情的呻呤畅喊,知道陆斌的体内的欲火已经把翠花烤灼的神魂颠倒,情不自禁了,沈琴暗暗骂道;骚婆娘,待会你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的家伙了。沈琴翻身趴在锦缎棉被上,以免包裹紧密的棉被卷松散,她要芸香将前几日翠花用过的哪几条长长的粗绳子找出来,两个女人将翠花和陆斌用粗绳子七缠八绕捆绑,翠花在棉被卷里被捆绑的只嚷嚷;太紧了,太紧了。沈琴笑道;紧密结合,相亲相伴,翠花,你就好好的享受陆斌男人的威力和勇猛吧。芸香看到号称要将男人整爬下的翠花被陆斌死死的压在身下,不时的发出哎呀哎呀的求叫声,心里也有一种出了一口怒气的感觉,取笑翠花说;翠花姐姐,现在你感受到情到深处不由自主的滋味了吧。

翠花被陆斌死死的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她不明白今日陆斌的红樱抢怎么这般的坚强无比,锋利十足,翠花感到体内像似狠狠的塞进了一根粗粗的木棒,刚开始翠花被这根粗粗的木棒刺激的像在云海里晃悠,那种飘飘欲仙的享受是如此的令翠花感觉到做女人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酥麻和快活,但是,翠花的这种情欲飘然的情感体验慢慢被陆斌男人的坚强和勇猛的韧劲折磨的有些承受不起了,翠花感到体内的东西将她的花蕊捣腾的生疼难受,自己的花蕊像是在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下被摧残的片片凋零了。翠花原来和陆斌交欢时虽然知道陆斌的精华液体如果没有强烈的棉被包裹捆绑窒息是无论如何也排泄不出来的,但是,今日陆斌已经与自己交欢了一个多时辰了,陆斌的顶天立地的男人的雄风依然还是那么的傲然挺立,并且,比以往更加的雄性威猛,翠花被陆斌压住的有些喘不过起来,由于翠花和陆斌被厚厚的锦缎棉被严密的包裹捆绑,陆斌的体内的药性发作起来就已经陷入了痴迷疯狂的地步,尽管厚厚的锦缎棉被死死的缠裹着陆斌和翠花,陆斌还是利用了十分有限的棉被柔性的弹力的空隙使出浑身的力气拼命的用身体扭动挺扳,陆斌的神志已经混混噩噩,体内的药性发作促使陆斌在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里像爬虫似的一拱一翘的扭动,这种扭动的效果恰恰是翠花疼痛难忍的根源,陆斌扭动的越猛,翠花的疼痛就越强烈,翠花起先还不好意思嚷嚷,最后翠花实在是忍受不住了,隔着厚厚的锦缎棉被向沈琴发出了哀求;沈琴,你快快放我出来,天啦,陆斌今日是猛兽,我身体吃不消了。沈琴听到翠花的求饶声,开心的笑道;翠花,你不是喜欢猛男吗,怎么今日遇上猛男反而畏惧退缩了呀。芸香听到翠花的哀求声慢慢的变成了惨叫声,心里害怕了,说;沈琴,翠花会被陆斌的那个玩意折腾死的,快放翠花出来得了。沈琴说;翠花过去总是不服气,说天底下还没有令她感到痛快的男人,现在就让她开开眼界。沈琴和芸香坐在炕头,一直欣赏完陆斌在一阵急促的猛烈扭动和翠花在这种扭动的折腾下发出无比凄惨的哀叫声之后,沈琴和芸香才将翠花和陆斌从厚厚的棉被包裹捆绑之中解脱出来。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