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31-32

十月 16, 2010

芸香在四年以后从陆斌身上重新品味了男欢女爱的那种销魂沁肺情欲的享受,她喜悦的心情和身体的舒爽几乎达到了欣喜若狂的程度,芸香把陆斌像自己的梦中情人似的搂抱在她的香软绵滑的怀抱里,一只手搂抱着陆斌赤裸的胸脯,一只手抚摸着陆斌男人的命根子,芸香的让陆斌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里享受女人的极致的肉体的温柔的任务已经完成,但是,沈琴和翠花交待的让陆斌体味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极致温柔芸香还未完成,沈琴和翠花特别嘱咐芸香,这种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极致的温柔是必须的,是她们三人今后能否与陆斌保持一种长久的男女情欲关系的最重要的手法,芸香必须要在陆斌身上实施。所以,芸香在临睡的时候,特别将一只手温柔的搭在陆斌男人的命根子上,芸香知道陆斌的男人的威猛坚硬不会在一时半刻的男欢女爱的交合之中就偃旗息鼓,随着陆斌的手脚被五花大绑堵嘴蒙眼塞耳,锦缎棉品包裹住脸部和头部,身上蒙住厚厚的两床锦缎棉被,身旁紧挨着一个温柔绵软的女人的艳体,陆斌的男人的雄风一定会卷土重来。

果然,芸香睡到半夜里,她手心里的陆斌的男人的命根就像被厚厚的棉品包裹和棉被捂裹的像似烈火金刚那样坚硬刚强,芸香原来对沈琴说过的陆斌男人的雄风在他半夜里由于厚厚的锦缎棉被的包裹而特别振奋的话还有些怀疑,认为一个男人被绳捆索绑堵嘴蒙眼塞耳,厚厚的棉品包裹脸部和头部,厚厚的棉被蒙裹身体,这样一种温柔的折磨,再坚强的男人也会被包裹的稀泥哗啦,可现在芸香亲眼目睹了陆斌在这种厚厚的棉被包裹下的男人的坚硬,芸香简直对陆斌身体的奇特的生理反应所惊叹和佩服。芸香急忙的起来将一床10斤的锦缎棉被对折起来,将陆斌的身体的下部从腰部以下包裹缠绕捆绑,又用一床厚厚的锦缎棉被比照着陆斌腰部以上和颈部以下的宽度对折起来将陆斌的上半身严严实实的包裹捆绑,芸香用一个小棉套子套住陆斌的男人的命根,在根部系紧棉布条,然后,芸香开始往陆斌身上堆盖锦缎棉被,芸香先在陆斌身上堆盖了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俯下身子仔细观察陆斌的受热反应,她见陆斌在厚厚的棉被里稍微的动弹了一下就没事了,芸香就再给陆斌蒙上了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这样,陆斌身上的锦缎棉被就有五床了,如果将陆斌上下半身的棉被包裹缠绕得层数算上,陆斌身上的厚厚的锦缎棉被远远不止五床,陆斌的身体反应这时有了很明显的反应,因为陆斌的全身只有两个鼻孔暴露在外,他受热的身体只能通过鼻孔向外散发出急促的喷气声来表明自己的闷热煎熬,陆斌的脸部和头部对这种极致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痛苦反应是极其明显的,因为陆斌的身上被厚厚的五床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他只能通过头部的左右摇摆来表现自己闷热难忍的痛苦,芸香坐在炕上,看见这个给了自己的无限欢悦享受的柔情的男人却被自己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捂裹的在棉被里不住的晃动着脑袋,鼻腔的喷气声一声紧过一声,芸香就觉的自己的心像刀割似的难受,她几次想掀开陆斌身上的棉被包裹,可是都被沈琴和翠花的嘱咐给逼迫的停顿下来,芸香别无选择,只能眼泪汪汪地坐在炕上,看着陆斌在厚厚的棉被包裹捆绑的痛苦煎熬的折磨之中陷入了一种昏睡的状态。

芸香看见陆斌左右晃动的脑袋停止了摆动,鼻腔的喷气声变成了微微细细的呼吸声,芸香知道陆斌已经被自己给包裹捂蒙的昏睡过去了,芸香对自己和沈琴翠花的这种让陆斌在她们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施虐状态下的温柔的极致的折磨感到了一种人性的复杂和丑陋,她们三个农村媳妇为了自己的情欲能够得到一时的满足,不惜对一个比她们小六岁的农村青年采用了一种极端的温柔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折磨方式,这是多么的自私和丑陋啊,可是,正如沈琴和翠花所言,陆斌这个天生下来就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结下不解情缘的男人,虽然她们将陆斌用花花绿绿的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手段在别人看来是一种极致的折磨,可是对陆斌来说却是在成全他的一种独特的生理和心理的嗜好,是一种使陆斌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受虐以后的男人情欲的极大的满足和爽快,是一种陆斌表面上不可能承认内心里却默默接受的情欲的享受方式,正是陆斌的这种特殊的情欲享受方式,才能契合她们的既在陆斌的身上通过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方法来发泄她们对男人冷淡自己的情感怨愤,又能满足她们的在施虐陆斌以后得到身体上的情欲的满足和享受,还能使陆斌通过这种棉被包裹捆绑的方式增强他的生理和心里畸变的程度,从而达到为将来她们三人可以和陆斌重续旧情重享旧欢创造条件。因为她们三人被自己的男人所虐待所冷漠所抛弃,她们三人在内心深处已经对男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失望和怨愤,她们在玩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的过程之中,她们三个女人的情欲的需求方式也在一种疯狂的游戏当中发生了心态的畸变,自己的内心深处的对男人施虐情绪已经逐渐地在她们的心灵根深蒂固的形成了顽疾,她们这种顽疾如果得不到某种满足,她们女人的情欲满足和享受的快感也会受到抑制和减退。所以,三个女人在对陆斌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施虐的基础之上得到了一种女人生理和心理上的满足和享受,陆斌在被三个女人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包裹捆绑的受虐的状态下得到了自己奇特的情欲满足和享受。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男女之间纯真的情与爱,只能是一种男人和女人的灵与肉的需求和享受。这就是一种人性的复杂表现。

第二天的上午,当沈琴和翠花来到芸香的家里,芸香一把紧紧的抱住沈琴,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扑簌簌地只往下落,说;姐姐,我好幸福,我好内疚啊。沈琴和翠花看见陆斌被五床厚厚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听到芸香的哭述声,就明白芸香昨晚圆满地完成了让陆斌品味极致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温柔和极致的女人情欲温柔的任务,沈琴把芸香搂抱在怀里,用手抚摸着芸香的秀发,说句心里话,沈琴也感到她们三个女人对比她们年纪小六岁的陆斌所采取的这种温柔的折磨方式是一种自私和丑陋的情欲的发泄方式,内心的痛苦和难受也曾逼迫她想彻底地放弃,但是,沈琴她们女人的情感遭遇太苦闷太深沉了,如果不想出一种解出内心苦闷和痛楚的排泄办法将这种内心的苦闷和痛楚与身体压抑的情欲排泄出来,三个女人迟早要被自己凄凉的感情遭遇和自身的情欲压抑折磨的精神崩溃和发疯,沈琴想到自己和陆斌仅仅只有四年的男欢女爱就陷入男女之情的沼泽不能自拔,就是因为男女私情对人的情感世界的支撑简直是一种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没有这种男欢女爱的情趣,没有这种卿卿我我的私情,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堆行尸走肉,尤其是像她们这样的花容月貌的农村媳妇,平常就把男人的感情当成自己的情感的唯一寄托,现在这种唯一的情感寄托已经崩溃了,好不容易的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游戏方式里找到了一种乐趣,一种享受,她们怎么能够轻易的舍得放弃啦。沈琴宽慰芸香,说;芸香,我和翠花明白你的心思,你认为我们三人对陆斌采取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温柔的折磨方式太不近人情了,太过于考虑我们自身情欲的压抑了,其实,我们从另外一个方面去考虑就会减少我们心里的内疚,陆斌从小就家境贫穷,没有享受到别的孩子那样的父母温情和关爱,所以,他从小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色感和棉被包裹的身体的触觉里慢慢形成了他与常人难以相同的情欲的满足方式,如果我们不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温柔的办法来达到我们的目的,陆斌也会在某种条件下自己偷偷摸摸的自己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自己自我排泄,所以,表面上看来我们是为了一己私情来折磨陆斌,实质是我们和陆斌的情感需求不谋而合,如果我们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方式没有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陆斌畸形的情欲排泄方式,陆斌早就在厚厚的锦缎棉被里精神和体魄被厚厚的棉被包裹捆绑的崩溃和垮塌了。翠花赞同沈琴的观点;说;是啊,我早就说过,陆斌生下来就是为被我们女人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玩耍的男人,他的独特的生理和心理的对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嗜好是他生活的润滑剂,我们不去棉被包裹捆绑,迟早别的女人也会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所以,这种两厢情愿的事情还是我们三人来做是最合适了。芸香被沈琴和翠花说服了,破涕而笑。

翠花说;昨晚陆斌在芸香的锦缎棉被里体会到了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极致的温柔和女人的极致情欲的温柔,陆斌身体的痛苦和闷热会因为他从芸香的身上享受到女人的温柔而不会使陆斌产生一种男人的自尊的伤害,我想陆斌的内心和精神上可能对自己被三个女人棉被包裹捆绑戏弄玩耍产生一种男人的尊严的受辱和羞愧,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要想方设法的从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趣味上来激发陆斌原先就已经形成的心理畸变,让陆斌的精神世界和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产生一种千丝万缕的割舍不了的联系,只要陆斌从身体上和精神上自觉自愿的让他受我们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游戏的支配,陆斌这辈子就是走到天涯海角,他的身体逃脱了我们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束缚,他的精神却永远逃脱不了我们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束缚。三个女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又会导演出怎样的女人用花花绿绿的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好戏啦。。。。。。

沈琴翠花和芸香三个二十六七农村媳妇在被各自的男人虐待冷淡抛弃后,对男人的怨愤和报复通过对二十岁农村青年陆斌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施虐的方式得到了实现,虽然三个女人觉得陆斌跟她们前世无怨,后世无仇,仅仅的因为陆斌不愿意和三个女人之中的沈琴保持若继若离的情人关系,陆斌就应该遭此温柔的报复,这样的因果报应也太牵强附会。实际上仔细分析三个女人的婚后遭遇和生活环境就不难理解三个女人为什么对陆斌棉被包裹捆绑如此的津津乐道,如此沉迷疯狂。

在九十年代的边远偏僻的深山沟里的北方农村,由于现代化的生活方式和娱乐方式的匮乏,农村人农忙清闲下来的最好享受就是白天倚靠在墙根和门槛上晒晒太阳和聊聊家常,晚上夫妻的生活方式就是早早的上炕在被窝里男欢女爱,尽管物质生活贫穷和精神生活单调,但是,那时农村人的对物质和精神生活的追求境界要求很低,仅仅是吃饱穿暖有些零花钱就感到日子过得挺滋润了。可是,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从沿海城市向边远偏僻的地方的扩展,沈琴翠花和芸香的的男人也厌倦了世世代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同时也被沿海城市的繁华和喧闹所吸引痴迷,从一个杳无人烟荒蛮冷清的深山沟里的小山村出来,眼前忽然展现一种灯红酒绿,光怪离奇,繁华似锦世界,沈琴翠花和芸香的男人仿佛明白自己在穷山沟里就犹如坐井青蛙,池塘虾米,自己如果不在大城市里好好的享受享受,简直就是白来世上一道,枉活世上一生。因此,三个女人的丈夫把自己农村老家的媳妇早就忘到后脑勺,若不是他们文化程度低,谋生手段苦,在沿海城市也没混出个人模狗样来,只能吃着碗里的又看着锅里的,自己在城里寻欢作乐,媳妇在家伺候父母,这样的日子谁还把农村的黄脸媳妇放在心里,那不是太傻啦吧唧吗。

沈琴翠花和芸香在家伺候老的照顾小的,扒心扒肝的种地,喂猪,养鸡,像个男人似的将家里的农活揽在女人柔软的身上,本指望自己的男人在外辛辛苦苦的挣钱,自己在家里规规矩矩的做人,通过自己的艰辛劳作使日子尽快地富裕起来,三个女人对自己男人的德行也有所了解,不指望自己的男人在大城市里守身禁欲,但是,也别对自己寡情绝义,冷漠无情。谁知这样的最低的乞求三个女人的丈夫也不能满足,情愿一年四季就在大城市的像个劳役似的打工,将挣来的辛苦钱吃喝嫖赌的,也不愿意抽空回老家慰藉慰藉自己的青春年华,花容月貌的媳妇。即便一年难得的过年回家一趟,由于嫖宿了大城市里的妖艳美女,对自己的媳妇是看在眼里腻在心里,大年十五一过就像大城市里有女人牵着他们的魂似的,立马卷铺盖走人,女人怎么哀求哭闹都是无济于事,农村女人的感情寄托无非是男人的爱抚,如今,三个女人的感情寄托没有了,只能是以泪洗面,哀怨自怜。

三个女人的丈夫从小地方到大城市,好比浅滩里的鱼虾忽然畅游到了大江大河,自然是要把过去耽搁的青春捞回来,那怕体内的精髓被城里的浪荡女人抽尽吸干,那怕自己的辛苦钱被花光掏完都心甘情愿,可是,沈琴翠花和芸香三个农村媳妇,孤陋寡闻,清心寡欲的在家里默默的忍受着女人情欲的煎熬,三个女人见自己不负男人,男人却负自己,并且是忘恩负义,死不改悔,三个女人的心态渐渐地从哀怨自己命不好的自怜自怨的情绪里挣脱出来,开始寻找自己男人以外的情感寄托。但是,老家的男人简直就是吃完宴席的惨羹剩饭让三个女人下不了筷子,三个女人在一种同病相怜同情相依的心情下凑合在一起玩起了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之所以三个女人想到了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解除自身情欲的办法,只要理解了三个女人每天晚上孤零零的躺在炕上,身下是花棉被褥子,身上是花锦缎被子,炕上堆摞着像山包一样的锦缎棉被,就不难知道三个女人的泄欲的工具只能是将自己的对男人的怨恨,对自身凄凉的情感流露,用棉被包裹捆绑的方式发泄出来是很自然的了。

沈琴翠花和芸香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发现十四岁的陆斌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情有独钟,爱不释手,三个女人正因为同性之间的棉被包裹游戏玩长了情趣在减退,这时小陆斌的出现正是三个女人梦寐以求的玩物,一来三个女人年龄比陆斌大六岁,别人发现了她们的棉被包裹捆绑陆斌也可以用和陆斌玩玩游戏的方式搪塞过去,二来陆斌身体和心理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忍耐和抗受能力是如此的超出常人,这令三个女人像大海捞针浪里淘金发现了奇世珍宝一样将陆斌怜爱在心口里,捆绑在棉被里。三个女人在陆斌十四岁时品味到了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小男人的爽快和刺激,如今,这个比她们小六岁的男人又因为陆斌自不量力的低估了沈琴的报复心理而重新陷入三个女人的温柔的陷阱,看见二十岁的陆斌被她们所玩弄所欺凌所折磨,三个女人虽然在心里也多多少少的泛起一种愧疚耻辱的感觉,但是,陆斌独特的情欲的发泄方式和受虐心理很堂而皇之的冲抵了三个女人内疚的情绪,她们感到在自己的家乡能够发觉像陆斌这样的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小男人供自己玩耍戏弄泄欲,简直就是上天可怜她们的情感遭遇,怜悯她们的情欲压抑而赐予给三个女人的小男人,如果她们不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将陆斌征服,不使陆斌在她们的锦缎棉被里屈服,她们的情感世界就是再悲苦,再凄凉,也是一种自己无能自救无力的表现,简简单单的翠花的一句话就能说明问题;陆斌就是上天派来给我们解闷消愁泄欲的,我们自己把握不住,活该咱们三人做怨妇。三个女人经过反反复复的研究分析揣摩陆斌的生理和心理特征,觉得有针对性的对陆斌采取棉被包裹捆绑,最主要是在包裹捆绑的技巧上使陆斌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玩耍里糅合进女人的柔情蜜意,让陆斌在身体上承受棉被包裹捆绑的难受,却又使陆斌在情欲上得到三个女人肉体的享受,并且这种享受必须和棉被包裹捆绑紧密结合起来,最终迫使陆斌在她们的棉被包裹捆绑和女人温柔肉体的联合夹击下在三个女人面前俯首帖耳,成为三个女人的终生的棉被玩偶和棉被情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