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29-30

十月 16, 2010

陆斌的问题真是让三个女人哑口无言,是啊,十四岁的陆斌和二十岁的陆斌区别的关键就是十四岁的他还是一个懂懵懂懂地小少年,他对三个女人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的真切含义丝毫都没有往更深层次去想,十四岁的陆斌之所以不惧怕三个女人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是因为他还情窦未开,还在女人的锦缎棉被里体会着对花花绿绿的棉被给自己带来的一种内心的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对棉被包裹温柔的体验,而三个女人借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十四岁的陆斌的游戏,除了因为满足自己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男人的新奇的趣味外,三个女人的内心深处的对男人的愤恨和抱怨也通过对十四岁的陆斌的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而得以释放和缓解,虽然她们觉得自己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男人的游戏是一种在陆斌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痴迷狂爱的特殊嗜好的诱发下顺理成章的行为,但是,三个女人也清醒的感受到她们的行为的对象还是一个对未来世界充满了好奇和好动的少年,将自己对男人的愤恨和抱怨的情绪通过用棉被包裹捆绑一个对未来世界尚未认知的少年身上,三个女人的内心在自己的情绪舒缓以后肯定也觉得她们选择的对象视乎有些不近情理,过于荒唐。如今,二十岁的陆斌已经是一个身体发育成熟,男人情欲旺盛的青年,三个女人声称她们把二十岁的陆斌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起来的目的仅仅是想重温六年以前的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乐趣,没有女人情欲上的妄想和满足,这怎么能使陆斌感到相信和接受啦。三个女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翠花将毛巾堵住陆斌的嘴巴用毛绒围巾缠绕捆紧,沈琴暗暗心里对陆斌的发难感到高兴,却装出一副对陆斌的倔强不满的样子,操起炕上的锦缎棉被兜头给陆斌蒙裹得丝毫不透气。翠花倒觉得陆斌的男人的个性在三个女人的面前表现的非常的顽强是一件考验三个女人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手法的最好的机会,陆斌越是倔强,她们的棉被包裹就越是刺激,陆斌越是顽强,她们的棉被包裹的时间越是久长。翠花把自己的想法小声的告诉了沈琴和芸香,两人也感到翠花说得有理,三个女人退到房外开始商议以后同心协力的用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手段和细节。

接下来的几天真是让陆斌体会到什么是女人的温柔体贴,早晨,芸香总是鸡蛋啦,肉丝啦,肉饼啦等等好吃的早餐侍候,沈琴和翠花稍稍滞后来到芸香的家里,三个女人服侍陆斌的细心劲都让陆斌感到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三个女人温柔的给陆斌擦汗,按摩,陪他聊天。对陆斌的绳捆索绑也没有在沈琴的家里那样的狠劲,陆斌身上的绑绳的厉害程度如果挣扎扳动就可能伤害到他身体的紧密从此消失,双手的手腕和双脚的脚踝几乎从没有被捆绑了长长的绳子以后再加绑上短绳子,只要三个女人有两人看护着陆斌,他脸上的厚厚的棉品包裹也被解开,嘴里不再用毛巾塞着,仅仅是为了防止陆斌的声音扩展到院外,三个女人给陆斌绑了一个棉嘴罩,陆斌的连体棉袄棉裤的尺寸也有所放大,不再将他禁锢的动弹不得,只是沈琴坚持的陆斌身上必须包裹上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的提议和用意始终没有改变。翠花和芸香也认为陆斌的身上必须覆盖上厚厚的锦缎棉被,那怕他被捂裹得身体汗水淋漓,她们辛苦一些为陆斌勤洗勤擦都可以,不能使陆斌身体对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感觉有丝毫的懈怠。陆斌在沈琴的家里被沈琴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用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塞入填满棉被的炕柜里藏匿禁闭,被沈琴用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施虐,除了给陆斌的生理和心理带来损伤外,对陆斌身体的损伤很快在三个女人的精心照顾下就康复了,陆斌对三个女人的精心调理自己的行为虽然从心里上感到她们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被安好心,但是,三个女人对自己的戒备心理毫不在意,始终如一的仔细殷勤的照料自己,陆斌也没敢敬酒不吃吃罚酒。三个女人白天几乎将陆斌当成了月亮,她们三星拱月的陪伴着陆斌,中午吃过午饭,三个女人规定陆斌一定要在芸香的房间里溜达半个小时,三个女人将陆斌从炕上的厚厚的两床锦缎棉被包裹里放出来,将陆斌身上的连体棉袄棉裤的拉链拉开,暴露出陆斌的手脚,牵引着陆斌在芸香的房间里漫步,然后是陆斌的午休时间,翠花和沈琴因为要回家做饭,只能是芸香一人看护着陆斌,那就是严密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和紧密的棉品包裹缠绕面部和头部,直到沈琴或翠花赶到后方才解除陆斌的包裹捆绑。如果翠花和沈琴家里没事,三个女人就全部上炕陪伴着陆斌一起午休,因为有三个女人守护着陆斌,她们也不用将陆斌棉被包裹捆绑和棉品缠绕,只是陆斌的嘴里要塞入一块毛巾用围巾包裹缠紧,耳朵塞住棉球顺便在蒙上棉眼罩时顺带的将耳朵缠绕严密,面部和头部的锦缎棉品就不用了。陆斌午睡时和上午躺在炕上一样身上蒙裹着厚厚的两床锦缎棉被,被三个女人夹在中间,以防他挣扎乱动。吃完晚饭,三个女人一般情景就在炕上缝制棉品束缚工具,陆斌背靠炕柜休息,三个女人时不时的各自取笑嬉闹或跟陆斌开开玩笑,临到沈琴和翠花告辞回家时,陆斌的身上的棉被包裹捆绑和棉品包裹就一切照旧了,沈琴因为向翠花和芸香表示了自己的大度,棉被睡袋的铜锁和钥匙也换成了芸香家里的,芸香见沈琴如此爽快也没辜负沈琴的信任,反正陆斌迟早会被自己享受的,芸香也不必着急上阵。

陆斌的调养时期很快就结束了,他的身体正如翠花所说,陆斌对厚厚的锦缎棉被的捂裹早就习以为常,陆斌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缤纷艳丽色感的喜爱也在芸香房间炕头上体验的非常充分。芸香的32床花花绿绿的棉被摆满房间的箱笼上和炕柜上,犹如满屋子的姹紫嫣红光鲜耀眼的新娘出嫁时的场景,让陆斌久违的早年时的对锦缎棉被的疯狂的戏耍玩弄的情怀又重新的在陆斌的心头荡漾,使陆斌在芸香的满屋子的花团锦簇的氛围里萌发了一种挥之不去淡淡的对自己和沈琴翠花芸香三个女人在六年以前的锦缎棉被的情缘,陆斌的心里戒备的情绪在三个女人的温柔的体贴爱护下慢慢的消除了,陆斌对三个女人的向自己述说着对她们家庭的生活的不满也有所感慨同情,三个女人见她们软化陆斌心灵坚冰的方法达到了效果,三个女人知道,下一步的行动就是让陆斌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里体验到一种女人的极致的温柔,沈琴和翠花体谅芸香已经有四年时间没有挨着男人的身子睡觉了,沈琴和翠花便将这种让陆斌在女人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里体验女人的温柔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和女人的身子情爱的滋润的任务交给了芸香,沈琴和翠花知道芸香的性格温柔胆量柔弱,就在这天的晚上离开时,将陆斌绳捆索绑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将陆斌赤身裸体的捆绑严密后用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好,再三嘱咐芸香一个人的时候千万不要给陆斌解除绑缚和包裹,芸香在沈琴和翠花离开后,看到陆斌在厚厚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里身体的蠕动,一种女人的情欲即将释放的喜悦在芸香的心头像枯树逢春久旱甘霖似的让芸香幸福的几乎要把自己压抑多年的女人情波欲浪将陆斌吞没,芸香慢慢的揭开了陆斌身上的厚厚的两床锦缎棉被,嘴里甜甜的呼唤着;我的宝贝,姐姐来了,,,,,,

芸香揭开蒙在陆斌身上的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准备将自己满腔的热情倾泻在陆斌身上。她将香软绵柔光滑的身体紧紧的贴在陆斌的的身体,双臂像蛇似的亲密地搂抱住陆斌,然而,陆斌仿佛明白三个女人前一段时间对自己的无微不至的调养身体的目地的最终企图,今晚自己要被一个女人的强暴给证实了,陆斌的双臂虽然被沈琴和翠花用绳子五花大绑的严密捆绑,双腿的根部,膝盖和脚踝被三截棉布条紧紧的缠绕捆绑,但是,由于陆斌身上没有其他的附着物品,当芸香侧卧躺在陆斌的身旁将他紧紧的抱住时,陆斌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扭动,使身体单薄的芸香怎么也制服不住陆斌乱扳乱动的身体,沈琴和翠花临走时嘱咐过芸香,陆斌的双眼被蒙裹的严严实实,不要将他的面部的棉品包裹松开,也不要和陆斌言语交流,用意就是即便陆斌今晚知道要被一个女人强暴,也不能让他知晓是她们三个女人之中的某一位。芸香在三个女人当中性情柔弱,胆小怕事,如果不是自己的丈夫对她绝情无义,芸香与沈琴和翠花绝不可能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朋友。芸香眼看着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被绳捆索绑的躺在自己的炕上,她却对这个男人无可奈何,心里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羞愧和怨愤。沈琴对待陆斌的那种狠毒的招数,芸香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但是,芸香的性情和胆量虽然没有沈琴那样敢作敢为,可是,她的女人的细腻在三个女人当中是最强的,芸香感到如果自己今晚不想办法占有陆斌的身体,可能以后就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道理芸香还是明白无误的。

芸香从陆斌的身旁起来,从炕上堆叠的散乱的锦缎棉被里挑出六床10斤重的锦缎棉被,逐一的叠成长方形的棉被方块然后三床一摞的用棉布条捆紧,再将捆好的两摞棉被合拢绑定,做成了一床厚厚的棉被床垫,下面铺上长长的棉布条,将陆斌用力的抱到两摞棉被做成的床垫上再用棉布条把陆斌的全身牢牢的捆绑扎实,这样,由于陆斌的后背捆绑上重重的六床锦缎棉被做成的床垫,陆斌挣扎扭动的可能几乎丧失殆尽,只能像固定在案板上的肉鸡任人宰割。芸香听沈琴讲过陆斌的男人的本能在他熟睡的时候因为身上捂住厚厚的锦缎棉被而热涨威猛,所以芸香特别的在原先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的基础上再给陆斌捂盖上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自己扯过一床锦缎棉被躺在陆斌的身旁,将陆斌身体最上面的那床锦缎棉被拉过半截垫在自己的身下,在一种等待和期望中睡着了。

陆斌躺在厚厚的棉被床垫上怎么也难以入睡,他的思绪在一种复杂纷乱的状态下折磨着自己,陆斌知道今晚自己一定会被三个女人之中的某位女人占有,他对自己的遭遇感到伤心难过,虽然这种男女情长的欢悦是二十岁的陆斌所期盼所梦想的,但是,陆斌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所期盼所梦想的男欢女爱竟是以自己的受虐的一种方式实现,这样的结果简直对陆斌来说就是一种男人的耻辱和悲哀。同时,另外一种思绪和想法又使陆斌感到在被女人的施虐下,自己的男人的刚强威猛不仅没有减少消退,反而在一种受虐的心态的刺激下感受到格外的振奋和坚硬,对男欢女爱的欢乐愉快品味感觉到更加的美妙和舒爽。陆斌不知道自己的这种体会是何时产生萌发的,或许是被沈琴的施虐给逼迫出来,或许是在自己身上就早早的潜伏着这种受虐的心理,没有一种时机使这种心理破壳而出,在自己十四岁时被沈琴翠花芸香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玩耍时,自己虽然被三个女人用厚厚的五六床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并且还是五花大绑堵嘴蒙眼,自己都不惧怕,反而对这种受虐的锦缎棉被游戏津津乐道,乐不彼此,难道就是这种心态的支配才能使自己忘乎所以,沉迷于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境界不能自拔吗。陆斌越想越感到自己的心态的畸变是与生俱来,不可克服的了,如果不能这样的解释,那么为什么自己在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绳捆索绑的用几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塞入填满棉被的狭窄的炕柜里还能坚持下来,还能不丧失男人的本能甚至自己男人的本能在这种残酷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下愈挫愈勇,对男女情爱的享受越来越旺。陆斌在四床厚厚的锦缎棉被捂住下,内心的情欲的烈火,身体闷热的煎熬使陆斌在一种惶惶不安夹带着欲浪滚滚的情绪下睡着了。

半夜,芸香被垫在身下的那半截棉被由于陆斌的扭动挣扎的身体给扯动的惊醒了,她打开电灯看见陆斌在四床厚厚的锦缎棉被里身体直挺挺的小幅的上下挺动,芸香揭开陆斌身上的厚厚的棉被,惊喜的看见陆斌男人的雄风在棉被的捂裹下耀武扬威,陆斌被自己的情欲的巅峰时刻折磨的虽然明知他的身体被牢牢的固定住了还在拼命的想扭动挣扎,芸香整整四年没有体会到男人的这种令女人痴迷疯狂的情景了,她的脸发烫,身发软,嘴发甜,眼发光,心发酥,芸香像被搁浅在岸上已久的美人鱼忽然被一股情波欲浪急速的卷走,她等待的销魂解渴的时机终于来了,芸香急急忙忙的脱去大红丝绸肚兜和花短裤,钻入陆斌的被窝里,将陆斌沉沉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芸香的父母贪图他男人家里的钱财,在芸香出嫁时向芸香的男人家里索取彩礼就好比狮子大开口,所以芸香的男人总觉得自己吃了亏,在与芸香房事时的方式是很粗暴的,芸香稍稍的流露出不满,他男人就声称芸香的父母不是嫁姑娘而是卖姑娘,芸香是自己花钱买来的必须要绝对乖巧地服从自己,芸香和她男人虽然只有不到两年的夫妻生活,但是,夫妻房事的方式还没有过自己将她男人压在身下,现在,芸香将陆斌沉沉的压在身下,芸香忽然感到这种方式对自己的情欲的刺激是那么的强烈,对器官的冲击是那么的舒爽,对心灵的感受是那么的销魂,芸香打心眼里感激沈琴棉被包裹捆绑绑架陆斌的壮举,也打心眼里感激翠花将沈琴逼迫的将陆斌转移到自己的家里,芸香用劲把自己香艳酥麻绵软的胴体紧紧的压住陆斌,挤压的陆斌绑在厚厚的棉被床垫上,两人全身的重力将身下厚厚的床垫碾压形成了一个凹槽,幸亏芸香用六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做成床垫,否则,陆斌的后背贴在炕面上一定会被芸香挤压出淤血出来。

当陆斌感到一个女人的人体紧紧的压住自己时,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在劫难逃了,尽管陆斌觉得一个男人被女人压在身下施虐是一种难以启齿的丑事,身体也在尽可能活动的范围内扭动挺扳,但是自己的身体被牢牢的固定在身下的厚厚的棉被床垫上,陆斌的扭动挺扳反而很奇妙的配合了芸香的动作节奏,使得芸香希望陆斌扭动挺扳的动作再猛一点,再快一些,陆斌在芸香的身下扭动挺扳了半个钟头,力气实在是消耗殆尽,把芸香刺激的飘飘然如坠云端,美滋滋如临仙境,陆斌男人的魅力简直就是一个可以为他付出任何代价的男人,芸香现在理解了为什么沈琴的狂妄之举是那样的不折手段的一定要达到沈琴所要期待的目地,芸香在陆斌的身上已经蜜汁潺潺的泄了两回了,但是,陆斌的雄风依旧傲然直立,威武不屈,这样的男人芸香如果早日享受,芸香也会像沈琴那样纠缠不放,甚至,做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绑架的极端行为的,

陆斌在转移到芸香家里来之前的和沈琴的那次男女情爱的成功极大的恢复了陆斌的情欲的原来状态,所以陆斌的男人的威猛是长久屹立,坚强挺直,但是,由于陆斌的大脑神经中枢的兴奋已经在沈琴的家里被沈琴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施虐的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陆斌男人的精华始终不能排泄出来,憋涨的陆斌用鼻腔极其难受的哼哼呀呀,因为陆斌的口眼都被堵住蒙裹,陆斌又不能和芸香说,芸香又遵守沈琴翠花给自己订下的规矩,所以,两人在炕上的颠龙倒凤总是芸香享受欢悦陆斌差点火候,急的芸香明知陆斌不发泄出来就狂躁不已。,一时却想不到用锦缎棉被把陆斌的身体上下蒙裹,只留下中间的部位暴露在外就可以使陆斌的身体的触觉在棉被包裹之下能够重回陆斌独特的情欲满足的方式上,芸香听见陆斌的鼻腔的呻吟越来越响。喷气越来越粗,知道陆斌万分的难受,芸香情急之下歪打正着的想到了骑锦缎棉被人体马的玩法,她迅疾的将陆斌从厚厚的锦缎棉被床垫上松开,用棉褥子将陆斌的上下半身紧紧的包裹捆绑起来,陆斌的男人的部位却暴露在外,芸香趴在陆斌的身上,因为她知道陆斌的情欲满足方式的前提条件是身体不能受凉,热涨冷缩的效果对陆斌来说是千正万确的,所以,芸香尽管怕热还是在自己的身上蒙裹住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芸香在陆斌这匹棉被人体马上信马由缰,陆斌由于全身包裹着棉褥子,身上蒙裹上厚厚的锦缎棉被,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他的必须的情欲满足方式一一达到了使陆斌神经中枢逼迫陆斌排泄男人精华的条件,所以,十几分钟的男女交合很快就将陆斌的精华液体流泻出来滋润了芸香干涸的心田,喜泪汪汪的芸香好长时间没有感受到这种云雨之露滋润了,她激动的将陆斌久久的搂抱在怀里,任凭自己的喜泪在陆斌的身上流淌,芸香觉得自己这辈子能有和陆斌这次的云雨之情就没有白白浪费了美好的青春年华,就没有白白的空耗了自己的花容艳体,芸香见陆斌被自己折腾的精疲力尽,非常的歉意内疚,她手忙脚乱地松开陆斌身上的棉被包裹捆绑,用两床锦缎棉被盖住自己和陆斌,身体紧紧的挨着陆斌,一只手臂弯曲抱住陆斌的胸脯,一只手抚摸着陆斌的下体,在一种心满意得的情欲释放的轻松舒缓的精神状态下,带着香甜的微笑进入了梦乡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