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27-28

十月 16, 2010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翠花就早早起炕,在厨房给自己的两个孩子做好早饭,吩咐他们自己起炕后自己料理自己就迫不急待往芸香家里赶。翠花昨晚在芸香的家里看见陆斌赤身裸体的样子,因为她的年纪比沈琴和芸香都大,虽然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翠花的情欲被挑拨的心里像烧得滚烫的油锅早就咕嘟咕嘟的冒起泡泡,可是翠花还是强忍着自己内心的翻滚的情涛欲浪,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态。翠花回到自己的家里,身上仅穿着单薄的齐肩背心,碎花短裤,裹着一床墨绿色的龙凤呈祥的锦缎棉被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碾转难眠,脑海里总是充满着陆斌那青春活力散发男性魅力的身子,深秋的夜晚北方的气温已经有些透着寒气,往常翠花盖着一床锦缎棉被还觉得有些冷,但是,现在翠花感觉自己身上哪怕仅仅穿着单薄的背心短裤都有些多余,翠花感觉到身上燥热的像似内心里总有一股股烈焰在全身上下乱窜,翠花将身上的锦缎棉被掀开一大半,仅仅将自己丰满的屁股盖着,翠花强迫自己紧闭双眼,尽量不要使自己的思维往儿女情长方面去想,但是,翠花的情感生活与沈琴和芸香比较,虽然算是说得过去,可是自己的男人毕竟一年难得回家一次,夫妻恩爱的天数就是过年的那个把月,翠花的男人回家在她身上播下情种就远离家乡,情种开花发芽的结果却是使翠花的欲望在自己男人远离家乡的孤单的日子里,犹如自己的男人在她的感情世界里播下一颗火星就不管这颗火星的燎原之势,任凭翠花在急火攻心的状态下自我约束,自力更生。翠花泼辣的性格在自我排泄自身情欲方面与沈琴和芸香相比较表现的最具大胆,正是翠花在三个女人当中首先发明锦缎棉被人体马的玩法,也正是翠花鼓动沈琴和芸香将十四岁的陆斌当成了她们三人肆意用棉被包裹捆绑的道具。翠花和芸香掌握了沈琴绑架陆斌的事实后,翠花佩服沈琴的胆量和魄力,同时也感到沈琴前人栽树,自己何不后人乘凉,所以,翠花在沈琴面前将她的真实目的掩盖的严严实实,冠冕堂皇的提出陆斌必须要从沈琴的填满棉被的炕柜里转移到芸香的家里,利用芸香家里就只有她一人的清净的条件给陆斌调养身体。果然,沈琴别无退路,只能如此。翠花心里暗喜;陆斌那个天生就是被女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起来玩耍逗乐的男人,让沈琴独自的享受了那么久的日子,现在终于可以被自己的计谋迫使沈琴交出来三人共享了。翠花躺在炕上想到沈琴被自己要打打陆斌身体的牙祭的话就要跳井自杀的行为,视乎觉得沈琴有些作秀的成分,如果沈琴真的象她所作秀的那样离开了陆斌就要跳井自杀,那么为什么沈琴对陆斌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折磨是如此的残酷,如此的严厉啦。对一个自己痴爱的男人,一个自己可以为他不惜生命的男人,却采取针对这个男人生理和心理的特征的报复手段,这合乎情理吗。唯一的解释就是沈琴不愿意自己费尽心机的绑架成果被她和云香分享,所以沈琴才装模做样的在她和芸香面前表演了一处哭哭啼啼的跳井自杀的闹剧。翠花越分析沈琴的所作所为,越感到自己的分析是正确无疑的,翠花的嘴角不禁泛起一丝丝的冷笑;沈琴啊沈琴,你算是白白捡了个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陆斌在十四岁时被他醉鬼父亲赶出家门,误打误撞的跑到你家里哭述借宿,如果陆斌被自己和芸香早一点大着胆子干掉,陆斌或许现在就没有这种任你包裹捆绑玩弄的下场了。翠花想到陆斌已经被她们转移到芸香的家里,沈琴即便是心有不甘,也鞭长莫及。自己一定要在陆斌身上将自己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玩弄男人的各种玩法好好的体验一番,绝不能重蹈六年前陆斌从自己炕上溜走的覆辙。常言说;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翠花现在的一门心思就是要实现她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男人的各种玩法,不管沈琴是否情愿,是否与自己撕破脸皮。芸香是个没有自己主见的女人,只要自己说服了芸香,沈琴也就是反对也无济于事。

翠花疾步紧走来到芸香的院前,看到芸香家里的烟筒早早的飘起袅袅的炊烟,翠花叫开芸香家的院门,只见芸香的两个眼睛哭得肿胀肿胀的,表情怏怏的,说;芸香,你怎么啦。眼睛哭得像两个桃子。芸香不好意思将昨晚的情景说出来,只能编出瞎话;没什么,我的眼睛是被烟熏得。翠花见沈琴不在,就直话直说;不对吧,芸香,一个年轻俊朗的汉子,躺在自己的炕上,睡在自己的被窝里,自己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种滋味谁都受不了啊。芸香见翠花道破自己的心思,嘴里却倔强的说;没有的事,我既然答应沈琴,就不会做对不起沈琴的事。翠花也不用揭穿芸香的心底的秘密,说;陆斌啦,他还没醒吗。芸香说;早就醒了,要不我干嘛起来做早饭。翠花揭开锅盖,看见芸香煮了半锅鸡蛋肉丝面,取笑道;芸香,你是不是听了沈琴讲她在陆斌十四岁上她家里哭述借宿时给陆斌煮了一碗鸡蛋肉丝面就动心了,沈琴可真有福气,一碗鸡蛋肉丝面就把十四岁的陆斌的男人的第一次给哄到手了。芸香被翠花的玩笑给闹了个满脸桃花开,说;是又怎么样,如果一碗鸡蛋肉丝面就可以让一个男人对我痴心迷恋,我可赚大了。两人在厨房里笑笑闹闹,芸香端上早饭,翠花紧随其后进了芸香的睡房。翠花看见芸香的炕上却收拾的整洁干净,炕柜靠墙的那面堆叠着高高的被垛,被垛用一床宽大双人床单蒙着,陆斌却不见踪影,翠花疑惑问道;陆斌啦,你一大早就把他锁进储藏间的大衣柜里了。芸香笑着说;那能啦。不过,沈琴答应将陆斌转移到我家里,我也是小心谨慎,我家里平常没有外人来窜门,可是,小心驶的万年船。说不定我男人的家里人突然到我家里,看见我的炕上睡着个男人,岂不坏了我们的好事。芸香上炕,将高高的被垛推到,翠花看见陆斌身上包裹着厚厚的两床锦缎棉被挤在被垛和墙根之间,身上堆压着几床厚厚的锦缎棉被,翠花叹道;芸香,你可过细到家了。翠花也爬上炕头,两人将陆斌身上堆压的锦缎棉被挪开,掀开蒙裹住陆斌身上的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把陆斌拖到炕的中间,翠花盘腿坐下将陆斌的面部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看见陆斌的面部和头部被沈琴用锦缎棉品像包扎伤口似的包裹的严严实实,说;沈琴也是的,干嘛将陆斌这么丝毫不透气的包裹的紧紧的。芸香说;我也觉得过分了,但沈琴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万一陆斌真的看见或听见什么发起狂来,我还拿他真没辙。翠花扯下陆斌头上的绵头套,松开他脸上的棉面罩,解下他眼睛上的棉眼罩,掏出耳朵里的棉球,将陆斌嘴上的毛绒围巾拽下至陆斌的颈部,陆斌面部和头部的棉品束缚仅剩下他嘴里还紧紧的堵着毛巾,陆斌面部的汗水被毛绒围巾大部吸去,头发被棉品包裹的一绺一绺的搭下,翠花先警告陆斌;我们把你接来是为你调养身体,虽然你还被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但是,我们也是担心你跑掉,将沈琴绑架你的事说出去,如果你想早日解脱就乖乖的听话,否则,我们真是只能再次把你交还给沈琴,让你在沈琴的填满棉被的炕柜里再去受罪。陆斌呜呜的应承着,虽然自己从沈琴的魔爪里暂时脱离,还在自己恐惧的三个女人手心里拽着,但是,在芸香的家里被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厚度和力度总比在沈琴的家里要稍微轻松一些,也不必整日里被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的被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塞进填满棉被的狭小的炕柜里,翠花拔出陆斌嘴里的毛巾,芸香将鸡蛋肉丝面给陆斌喂完,陆斌说;两位姐姐,我想方便,翠花用毛巾堵住陆斌的嘴,将他颈部的毛绒围巾向上拉,把陆斌嘴里的毛巾紧紧的勒住。翠花说;芸香,你给陆斌把身上的锦缎棉睡袋的铜锁打开。芸香听到此话就气不打一处来,说;铜锁是沈琴从她家里带过来的,钥匙也被沈琴拿走了。翠花把陆斌的身体翻转过来,只见陆斌身上的锦缎棉睡袋是这样设计的,锦缎棉睡袋从下往上是逐步由窄到宽,顶部设计了一个圆洞,刚好只能将陆斌的头部从圆洞里穿过,圆洞的四周被缝制上一条长长的丝绢,锦缎棉睡袋的后背有个半米长的拉链,将陆斌从棉被睡袋的后背塞入棉睡袋,脑袋从顶部的圆洞里穿出,将丝绢系紧,棉睡袋上下拉链合拢锁上铜锁,这样,陆斌的全身除了脑袋可以活动其他部位就被棉被睡袋紧密的包裹的动弹不得。翠花看见沈琴设计的棉被睡袋工艺之奇妙,效果之实用,不禁为沈琴在对付陆斌身上的奇思妙想感到一种悲哀,虽说陆斌对沈琴讲过;你连十四岁的小男孩都能勾引上炕,还怕勾引不上别的男人,可是陆斌那也是被沈琴逼迫纠缠的没有办法的办法。沈琴口口声声说她深深的爱着陆斌,可是沈琴的年纪比陆斌大六岁,虽然农村也有大媳妇小女婿的现象,但是也多半遵循女大三抱金砖的习俗,绝没有一个农村的男人愿意娶比自己大六岁的女人。沈琴为了自己的一己之利而对一个比她小六岁的男人所采用的棉被包裹捆绑的办法,无非是在一种歇斯底里的绝望情感上的冒险。

翠花对陆斌说;你先忍耐一下,棉被睡袋的钥匙在沈琴手上。陆斌的体内憋涨的厉害,被棉被睡袋紧紧包裹的身子就扭动起来,芸香说;你先在这里守着,我到沈琴家里去取钥匙。芸香一路小跑来到沈琴的家里,刚好沈琴清洗好昨晚被陆斌弄脏的锦缎棉被和拴牛的脏东西,正准备出门,芸香说;快点,陆斌想方便,憋涨的不行。沈琴和芸香疾步来到芸香的家里,打开铜锁,拉开拉链,将赤身裸体的陆斌从棉被睡袋里拽出来,芸香和翠花又看见陆斌的光溜溜的身体,两人的目光有些眩晕,三人待陆斌方便完毕,芸香端来一脸盆热水,三人将陆斌身上的汗水揩尽,给陆斌穿上连体的棉袄棉裤,棉帽耷拉在陆斌的脖子后背,让陆斌靠在炕柜旁休息,翠花说;沈琴,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沈琴说;咱们姐妹三人,情同手足,患难同当,有什么不当讲的啦。翠花见陆斌的眼睛和耳朵没被蒙上和塞住,便示意此话不能被陆斌知晓,三人将陆斌的面部和头部紧紧的用锦缎棉品包裹起来,沈琴把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揭起,芸香和翠花将陆斌按在炕上,沈琴用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蒙住陆斌的全身,沈琴说;他不会听到咱们说什么了。翠花问;沈琴,陆斌的身体其实根本就没怎么损伤,你也知道别人捂住几床厚厚的棉被就闷热难受,陆斌因为从小就喜欢捂棉被,裹棉被,身体对棉被闷热早就习以为常,所以你采取以毒攻毒的办法来惩罚陆斌,使陆斌的特殊爱好成为他的一种心理包袱和精神负担,使陆斌在花花绿绿的棉被包裹捆绑之下男人的功能产生畸变,这样,陆斌就一辈子离不开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诱惑从而受你控制,一辈子生活在你的花花绿绿的棉被包裹捆绑的阴影之下了。沈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棉被绑架陆斌的办法所要达到的目的被翠花一眼洞穿,沈琴也不解释,说;你到底要说什么吗,我们姐妹三人说话就别绕圈子了。翠花的一句话让沈琴的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沈琴,你刚才也说我们三人情同手足,我不管芸香是怎么想得,我想陆斌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但是,如果你要释放陆斌,必须经过我们三人的一致同意,我们好不容才把这个天生下来就是让女人用花花绿绿的棉被包裹捆绑的男人困禁在我们的炕上,我们一定要乘此机会好好用锦缎棉被玩耍玩耍陆斌,待我们玩耍够了,陆斌的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兴趣也被我们充分的激活,使陆斌从你的被动的强制接受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阴影之中走出来,使陆斌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自主自愿的心甘情愿的产生一种对他身体和心理带来冲动和刺激的享受,从而,使陆斌成为我们三人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共享的男人,,,,,,

沈琴万万没有想到平常情同手足亲如姐妹的友情在各自的利益面前会迅速土崩瓦解,烟飞灰灭。当翠花说出她的转移陆斌的真实意图并且明目张胆地提出要和自己共享陆斌时,沈琴的心里对翠花的厌恶与憎恨几乎激怒的扑上去要将翠花的嘴皮撕烂,沈琴强烈地克制住自己愤怒,冷冷一笑,说;你说清楚点,什么是共享的男人,是不是三女共夫,你是老大,我和芸香要对你俯首贴耳啦。芸香站在一旁,看到翠花和沈琴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地火药味,吓得劝阻翠花怕烦,宽慰沈琴怕骂,听到沈琴刻薄尖酸的讥讽翠花的话,三人之中年龄最小性格最软的芸香此时此刻却爆发出令翠花和沈琴惊骇的脾气,芸香忽然狂喊怒吼起来;你们两人都别吵,你们是不是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我们三个女人干的缺德事,如果是这样,你们把他拖到你们家里去,我丢不起这样的人。芸香的狂喊怒吼将翠花和沈琴给吓住了,芸香说的对啊,三个女人把一个二十岁的男人绳捆索绑堵嘴蒙眼棉被包裹捆绑的囚禁在女人的炕上,如果被村里的人发现了,别说是缺德事,就说是女流氓也不过分啦。沈琴芸香翠花闷闷的分头坐在炕头炕中间和炕尾,沈琴和翠花各自扭转身子背朝对方,芸香左瞧瞧右瞄瞄,芸香怎么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三个情如姐妹的好朋友会为了棉被包裹捆绑一个男人而翻脸,沈琴对翠花提出的所谓的锦缎棉被共享的男人生气一定是误会了翠花的意思,翠花和自己明确的商讨过这个话题,就是陆斌好不容易的被沈琴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方式绑架了,虽然陆斌的言行有些过头伤害了沈琴,但是,沈琴在自己丈夫摔成废人并且还要虐待沈琴的情况下,将她的感情寄托移到一个比沈琴小六岁的男人身上这本身就是利令昏智,况且沈琴采取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报复办法,其实就是一种将陆斌从别的女人身边隔离开来的极端的想法,对陆斌的生理和心理的损伤是无形的,对陆斌的情欲的满足方式却是有形。翠花和芸香也不否认自己都对陆斌的身体有过邪念,但是还绝不敢想像所谓三女共夫的极端丑陋的事情。芸香说;沈琴,你误会了翠花的意思,翠花的锦缎棉被共享的男人是指我们三人还像六年以前那样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玩耍,绝不是说我们两人和你争抢陆斌。沈琴听到芸香的这番解释,心里的怒气方才消去了许多,但是,沈琴瞥了一眼翠花,说;芸香,你说的这话谁相信啦。芸香急了,拉起翠花的手就求翠花;翠花姐姐,你说话转弯抹角,把沈琴姐姐都吓坏了,你快跟沈琴把话挑明了吧。翠花见芸香着急得眼泪都要掉了下来,想想自己的话也是词不达意,再说,三个女人当中比较起来自己的家庭还是算得上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翠花来到沈琴的面前,郑重其事的问了沈琴一个问题,让沈琴难以反驳;沈琴,你说陆斌被你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失去了男人的脾气,一点男人的性情都没有了,做那事还要你趁他睡熟了以后才能得手,难道你费尽心机冒险绑架的结果就是要一个肉体的陆斌,你觉得这样一个男人还可爱吗。沈琴被翠花的责问给噎住了,想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翠花接着说;其实,我倒觉得陆斌在你面前的那声婊子就是一个真实的陆斌,你别看陆斌喜欢花花绿绿的棉被,可是他的男人的脾气并没有因为花花绿绿的棉被包裹而软弱,他的男人的功能并没有因为花花绿绿的棉被而退化,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一个陆斌才是我们女人喜欢的男人。我的锦缎棉被共享的男人这句话的意思绝非是我们三人一起把陆斌给办了,也绝非是我们三个女人把情感希望都寄托在陆斌的身上,我想一个男人从很小的时侯就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上陆斌在少年青年的特殊的成长经历,他这辈子就极有可能在心灵的深处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留念记忆。我们现在把陆斌的心灵深处对锦缎棉被的留念记忆用一种别人看来是施虐的方法但对陆斌来说确实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挖掘出来,这就是用我们六年以前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方式来激发陆斌身上的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情缘,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方式而不是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虐待方式使陆斌今后对锦缎棉被的爱好与他的男人的功能巧妙的结合起来,这样的结局岂不是即解了你绑架陆斌的的冲动,又调动激发了陆斌的棉被情缘,还满足了我们三个女人包裹捆绑男人玩耍的乐趣,这不是一举三得的好事吗。翠花的一席话使沈琴茅舍顿开,多云转晴,不好意思的说;翠花的年龄到底比我们大,见识比我们多。芸香见沈琴和翠花和好了,说;沈琴姐姐的醋我可今天领教了。难怪陆斌那么犟的脾气都被你制服了。沈琴忽然的大度起来,说;咱们三人,年龄相当,情感遭遇相同,爱好也相近。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对陆斌的绑架其实也是孤独寂寞,情欲难熬,我们都不要否认情欲对女人的重要,咱们三个姐妹,将一个二十岁的男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在炕上,如果仅仅单纯是是玩耍和游戏那就太不值得冒这个风险了。翠花和芸香听到沈琴的话说到这里停住了,急忙催促沈琴说;沈琴接着说呀。沈琴知道两人要自己表明态度,说;这样,如果你们两人帮我将陆斌真正的说服了或不管你们的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方式怎们出格,只要陆斌不记恨我或你们,心甘情愿的受我们摆布,我保证不吃你们的醋。翠花和芸香简直不敢相信沈琴有这么大方,两人异口同声的追问道;我们可要你说到做到,到时候别后悔啰。沈琴脸色凝重地说;我们都不是没有羞耻感的女人,但凡我们三人能从自己丈夫那里得到女人的满足,我们三人会玩耍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吗。陆斌被我们三个女人绑架了,我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虐待也罢吗,你们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也罢,最终目地是在玩一种女人报复男人或女人玩弄男人的一种情与欲得游戏。只可惜可叹,陆斌从十四岁开始就过早的充当了这种女人和男人情和欲较量的主角,这是我的过错,毕竟陆斌十四岁还是太早成熟了。是我对不起陆斌,是我勾引了他。沈琴说到这里,泣不成声,翠花和芸香也有同感,三人看见躺在炕上被几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的陆斌,三人对他的内疚也油然而生,翠花和芸香终于明白沈琴的心思了,沈琴担心陆斌被她们三个女人轮番玩弄,身体会被三个女人掏空,翠花说;沈琴,我们虽然是女人,有女人的情欲,但是,我们首先是人,我们有人的善良,人的理智。芸香也表态;沈琴姐姐你放心,我也不拍露丑,陆斌第一天的晚上睡在我的炕上,如果不是你预先防范,我就差一点要了陆斌。我和自己的男人结婚没两年他就抛弃了我,我是女人,我要男人的爱,我想男人的身,我想了整整快四年了,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二十岁的男人就躺在我的炕上,睡着我的崭新的锦缎棉被,你说我能不动心吗。芸香一想到自己那天晚上的情感煎熬就止不住眼泪哗哗,沈琴本想抚慰芸香,不料自己的鼻子酸溜溜的,看见芸香越哭越伤心,也陪着芸香流泪。翠花感慨说;女人啊,这就是我们农村女人的命运。说罢,翠花也抑制不住地流下了为自己的情欲得不到满足的热泪。

三个女人消除了误会,重新握手言欢,三人凑在一块仔仔细细地分析了一下陆斌此时此刻的心态和今后的锦缎棉被捂裹陆斌玩耍的方案,觉得还是首先消除陆斌此时此刻对她们三个女人对他采取的棉被包裹捆绑禁闭的企图的恐惧,三人把堆摞在陆斌身上的两床锦缎棉被掀开,松开了陆斌面部和头部的棉品包裹,将陆斌扶起,背靠炕柜,再将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搭盖着陆斌的胸部以下的部位,沈琴翠花和芸香三个女人围坐在陆斌的身边,翠花说;陆斌弟弟,我们三人知道你心里在想着什么,我们也不做更多的解释,不管怎么说。你现在被我们三个女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禁闭起来,命运就掌握在我们三个女人的手掌心里,我们不会对你采取你所恐惧的方法来欺负你的,我们只是想重新回味回味六年以前和你玩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的快乐。沈琴因为担心陆斌把自己转移他的行为理解为三个女人要将陆斌生吞活剥,所以取笑陆斌;你也是敢想,我们三个比你大六七岁的小媳妇如果真想把你给办了,还怕你身体受用不起啦。沈琴的取笑陆斌的话给三个女人带来一阵阵讪笑,陆斌通过昨晚的惊吓疑惑见三个女人并未向自己所担心的那样将自己给蹂躏了,所以陆斌的恐惧情绪有些减少,但是,陆斌对三个女人将自己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真实意图还是心存顾虑,嘴巴虽然还是被塞着毛巾裹着围巾,眼睛却直直的愣愣的看着三个女人几分钟以后,嘴里呜呜的嘶鸣,示意他要表态,翠花揭开陆斌嘴部的毛绒围巾拔出他嘴里的毛巾,陆斌干咽了几下,说;我想问问几位姐姐,我十四岁和我二十岁有什么区别。三个女人被陆斌的问话弄得脸色发臊,她们当然知道陆斌问话的含义,沈琴见陆斌鸭子死了嘴巴硬,不理解陆斌的骨气在自己的炕上怎么那么软弱,到了她们三个女人的面前就突然变的强硬起来,其实这很好理解,陆斌被沈琴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因为陆斌感到自己和沈琴有过四年的感情纠葛,加上沈琴的那种针对陆斌生理和心理的棉被包裹捆绑的措施,陆斌是闷热煎熬痛不欲生,却又花团锦簇欲海浮沉,所以陆斌对沈琴的报复手段的屈服就是一种想早日摆脱沈琴的纠缠的权宜之计,内心深处的男人的刚强和坚韧却不是能够轻易的被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消失掉,如今,沈琴翠花和芸香三个比自己大六七岁的女人还以自己十四岁时的那种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来掩盖她们的真实企图,陆斌就觉得干脆把话挑明了,免得自己担心受怕。沈琴翠花和芸香见陆斌的男人的坚强和胆量并未像她们所担忧的那样会在沈琴的残酷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折磨下变得像个没有丝毫男人个性的人,三人内心却是十分愉快,三个女人巴不得陆斌在她们三个母猫捉陆斌这个耗子的游戏之中,这个耗子能尽量的狡黠和顽抗,只有这样,三个女人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男人的游戏才能精彩纷呈,津津有味,,,,,,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