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25-26

十月 16, 2010

沈琴翠花和芸香将卷成锦缎棉被春卷的陆斌搬到沈琴家里的一辆手推平板车上,三人趁着茫茫的夜色将陆斌转移到了芸香的家里。三个女人解开陆斌身上的三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后,一股股屎尿的恶臭的腥臊味迎面扑来,陆斌竟被自己以后要被三个女人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玩弄的凄惨下场吓得屁滚尿流,昏死过去了。想想也是,陆斌被沈琴一个女人用厚厚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沈琴在一种征服者的心态下对陆斌为所欲为,肆意蹂躏,将陆斌的身体当成了供自己发泄情欲的工具,沈琴的棉被捆绑的招数还由于她对陆斌心存幻想,手下多多少少对陆斌还讲点情面,包裹捆绑的方面主要是利用陆斌的特殊的情欲的需求的方式来损伤他的生理和心理,增强陆斌的生理和心理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依赖程度,同时通过棉品严密的包裹陆斌的面部和头部,使陆斌的大脑神经中枢时常处于一种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棉被包裹捆绑的窒息状态,造成陆斌男人的功能必须是在一种身上包裹着厚厚的锦缎棉被,面部和头部被厚厚的棉品包裹,身体的触觉和内心的感觉必须同时发挥作用,必须同时体会到棉被包裹捆绑的窒息才能将陆斌男人的最精华的液体排泄出来,所以,沈琴对陆斌的棉被包裹捆绑的伤害主要是生理和心理的软伤害,对陆斌身体的硬伤害也仅仅是绳捆索绑住陆斌的手脚,只要陆斌老老实实不瞎折腾是不会造成他的肉体受到伤害的。但是现在沈琴将陆斌玩弄够了,把自己像礼物一样转送给翠花和芸香,她们两个女人跟自己又没有情爱上的交流和沟通,也不知道自己的男人的功能已经在沈琴的残酷的棉被包裹捆绑的折磨之下发生了畸变,如果翠花和芸香要自己满足她们压抑已久的情欲,自己又不好意思讲出自己的特殊的情欲的排泄方式,翠花和芸香岂不要将自己往死里整,陆斌想到这里,身体的痛苦,心里的恐惧,神经的惊吓,使陆斌在厚厚的锦缎棉被里拼命的挣扎却被翠花和芸香狠狠地按捺住,随着手推平板车在坑坑洼洼的乡村土路上的颠簸摇晃,陆斌的大脑被摇晃的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终于控制不住对神志的管束,陆斌在体内的污浊物体全部排泄出来后,在一种自身污浊物品强烈的熏击下和内心精神的恐惧中昏迷过去了。

芸香在厨房里烧好一大锅热水,三个女人忍受着陆斌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将陆斌松绑后先用一块旧床单将陆斌身上的屎尿痕迹擦拭一遍,翠花和芸香将陆斌左右架住来到芸香的院子,陆斌还处于昏迷状态,耷拉着脑袋,整个身子瘫痪如泥,沈琴拎起一大桶热水,兜头从上往下淋在陆斌的身上,陆斌昏迷的身子被热气腾腾的热水淋醒了,趁陆斌还处于刚刚苏醒的状态,沈琴用毛巾堵住陆斌的嘴巴,将陆斌的双腿从大腿根部,膝盖和脚踝三处用旧床单撕成的棉布带子捆绑结实,三人将陆斌架回房间,放入芸香家里的一个硕大的木质洗澡盆,翠花和芸香用劲按住陆斌,不让陆斌在洗澡盆里乱扳乱动,沈琴用勺子舀起一勺一勺热水浇在陆斌的身上,剩下半桶热水,沈琴干脆提起水桶又一次给陆斌来了一个从上到下的淋浴,三个女人费了半天好不容易的将陆斌身上的腥臊恶臭清洗的干干净净,芸香拿来自己的香水涂抹在陆斌的身上,陆斌的神志完完全全清醒了,他见芸香给自己赤身裸体的全身涂抹芬芳扑鼻的香水,还以为三个女人急不可耐今晚就要将自己给办了,塞着毛巾的嘴巴呜呜的发出愤怒地抗议声,胳膊虽然被翠花和芸香紧紧的架着,脑袋却能左右晃动的示意自己不愿意成为三个女人案板上的肉鸡,沈琴见陆斌不老实,小声恐吓道;你放乖巧点,别自找苦吃。陆斌见沈琴杏眼怒瞪,翠花和芸香色迷迷的盯着自己的身体,他更加认定三人给自己沐浴熏香没安好心,索性脸红筋涨的怒视着三个女人,嘴里的嘶鸣声更加响亮,沈琴翠花芸香明白陆斌此时此刻的心情,她们见陆斌死命的挣扎一定是误认为害怕自己被她们三个女人给蹂躏了,沈琴知道现在怎么跟陆斌解释都是白费吐沫,对翠花和芸香笑着说;他误会了,以为自己今晚要被我们三个女人给吃了。翠花笑着说;呸。他那有这种桃花运吗。芸香自从结婚到现在,和自己男人在炕上睡觉的日子数都数的过来,现在忽然一个男人赤身裸体的在自己面前晃动,心里的欲望真是让她蠢蠢欲动,但是,陆斌是沈琴的心上人,自己也在沈琴面前做了表态,所以芸香只能将嘴里泛起的香津咽回肚子里,但是,陆斌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芸香就觉得自己快要酥麻的支撑不住了,说;我们赶紧把陆斌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起来,他光着身子会着凉的。三个女人将陆斌强拉硬拽的扯到炕边,翠花和芸香在炕下先将陆斌架住,沈琴脱鞋上炕,从芸香的炕上翻出一床棉坐垫,将陆斌的屁股部位包裹起来,再用棉布带子紧紧的捆绑,说;难免他以后不再将屎尿糊在芸香的锦缎棉被里,芸香的这么崭新的锦缎棉被那能让屎尿给糊弄糟蹋了。芸香笑着说;那你的锦缎棉被给糟蹋了不一样可惜吗。沈琴说;我习惯了,我那位废了男人功夫的男人整日的将屎尿糊在床上,我的嗅觉都麻木了。你不同,你的炕上棉被里处处香气扑鼻,怎么能忽然习惯男人的屎尿味的熏击啦。沈琴说罢,在炕上铺上几床被褥,将一床连体的厚厚的锦缎棉睡袋铺在被褥上,拉开锦缎棉睡袋的上下拉链,对翠花和芸香说;可以了,你们把他架到炕上来吧。翠花和芸香将陆斌架到炕面上,三个女人将陆斌塞入厚厚的锦缎棉睡袋里,上下拉链合拢,锁上一把小锁。沈琴用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蒙住陆斌,笑着说;完事了。翠花和芸香的力气因为用劲过猛,两人嘴里哎呀哎呀的倒在炕上,沈琴却用棉品将陆斌的面部和头部包裹的严严实实,芸香不解的问;沈琴姐姐,干吗要将陆斌的面部和头部包裹的这么丝毫不透气。万一把他闷死了可不得了。沈琴当然不愿意说出实情,掩饰的说道;没事,只要别把陆斌的鼻孔给堵死了就没关系。我和翠花晚上都走了,如果陆斌听到动静,或看到什么,我们怕你身体单薄控制压服不住陆斌。这样堵住嘴巴,蒙上眼睛,塞紧耳朵,裹住面罩,套上头套,身体被厚厚的锦缎棉睡袋牢牢的锁住,上面再盖住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陆斌就是孙悟空在世也逃不出我们的锦缎棉被的束缚。翠花见大功告成,说;我得回去了。芸香知道翠花还要回家里照料她的两个娃娃,不便留在她家里过夜,说;沈琴姐姐要么今晚就在我家里睡吧。沈琴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得回自己家里,万一丈夫拴牛的家人来探望拴牛,自己不在家会惹出麻烦的。沈琴谢绝了芸香的挽留,恋恋不舍的瞥了炕上的锦缎棉被包裹,芸香见沈琴的表情有些伤感,急忙表态;说;沈琴姐姐你放心,我绝不会动陆斌一根发丝,一个手指的。沈琴笑着说;我是吃你醋的人吗。翠花已经走到院子中间,见沈琴还在磨磨蹭蹭,返回房间,拉起沈琴的手就往房间外拽,说;沈琴,别留恋了。陆斌在芸香的家里芸香会好好看护他的,走吧,明天白天我们再来。沈琴只能怅怅的离去。沈琴也知道芸香的性格不像翠花那么泼辣,胆量也比自己要若弱许多,所以沈琴才肯答应翠花和芸香的收场办法。但是沈琴翠花包括芸香自己都万万没有想到,陆斌转移到芸香家里的第一天的晚上,由于陆斌被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身子被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陆斌身体的欲火将他在芸香的炕上燃烧,虽然陆斌的身上的敏感部位包裹着棉坐垫和被厚厚的棉被睡袋紧紧的包裹着,但是,陆斌体内的情欲的膨胀使得他的男人的本能的反应即便在厚厚的棉被的紧裹住全身的情况下也能够表现出来,当长久没有感受到儿女情长的芸香在炕上观察到陆斌的男人的本能表现时,使芸香经历了一次灵魂与肉体的考验,,,,,,

芸香将沈琴和翠花送走,掩上院门,插上门栓,回到房间,看见蒙在炕上的中央一堆锦缎棉被里的陆斌的身体在微微的起伏,锦缎丝绸被面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熠熠生辉的光泽,随着陆斌身体的颤动波光粼粼的折射着艳丽的光晕,芸香脱鞋上炕,上身穿着一件大红丝绸肚兜,下身仅穿着一条细碎花纹的内裤,她在陆斌的身旁躺下,随手抓起一床浅绿色的印着百鸟朝凤图案的锦缎棉被搭盖住自己,饶有兴致的津津有味的看着锦缎棉被里的陆斌,芸香的心里忽然感到一种异乎寻常的快乐,忽然感到自己的房间里因为有了男人的气息而不再显得单调无味,芸香平躺在炕上,双手托着下巴,将身子向陆斌的面部挪动,她觉得陆斌鼻腔里喷发的男人的气息是那样的使自己感到酥软惬意,陆斌的身上由于蒙裹着一床厚厚的锦缎棉质睡袋和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全身的闷热的唯一散发的部位就是两个鼻孔还暴露在外面,所以陆斌的鼻腔里呼哧呼哧的喷发的急促的气息,这种呼哧呼哧的喷气声在芸香的耳里就是一种世上最美妙的音乐,芸香平躺的身子只能看见陆斌被锦缎棉被包裹起来的身体的小部分,芸香感到有些不尽兴,她索性坐起身子,将锦缎棉被披在身上,眼睛久久的凝视着炕上的锦缎棉被堆里的陆斌,脑海里变幻着各种奇思妙想,她微微的紧闭双眼,尽量使自己的情绪在变幻的奇思妙想中沉醉于飘飘欲仙的境界。

但是,当芸香从这种飘飘欲仙的境界清醒过来时,一种抑制不住的悲哀伤感就像针扎似的在刺痛着芸香的心灵,芸香回想起自己的情感遭遇就觉得自己并不比沈琴强到哪里去,沈琴的丈夫拴牛虽然丑陋,虽然后来拴牛摔成了废人,但是沈琴毕竟还与拴牛度过了五年的男欢女爱的幸福时光,即便是拴牛外出打工与沈琴聚少离多,可是拴牛逢年过节还能回家与沈琴缠缠绵绵,自己结婚还没满两年丈夫的花心就将自己抛到九霄云外,甚至逢年过节回到村里探望父母,自己的丈夫宁可睡在他父母家里也不肯在自己的炕上过夜,芸香想到自己的情感遭遇是如此的凄凉,如此的哀怨,情不自禁的流下了两行自怜的热泪。芸香起身拿过炕头边的一把小园镜,她看见自己的花容月貌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迅速的憔悴的在额头和眼纹上流下了鲜明的印迹,自己还不到26岁,年龄看上去却像三十多岁的样子,芸香对着镜子越看越伤悲,刚开始芸香还强忍着心里的酸楚,可是,芸香联想到翠花还有丈夫依靠,沈琴还有陆斌寄托,自己却情无归属,爱无着落,芸香的心里的伤口被自己的联想撕开了一个大大的裂纹,芸香心里一阵阵绞痛,终于她趴在炕上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起来。

芸香在炕上独自的发泄着自己内心的伤感,她的情绪稍稍有些平静后便又重新披着一床锦缎棉被呆呆地坐在炕上,痴痴的看着被三床厚厚的锦缎棉被紧紧包裹住的陆斌,也许陆斌被自己胡思乱想惊吓过度,也许陆斌在芸香的炕上感觉到三个女人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厚颜无耻,他的紧张的情绪和心情得以放松,陆斌的鼻腔里喷发的气息慢慢的变得匀和舒缓,陆斌竟然甜甜的酣睡了。芸香俯下身体仔细的探看着陆斌被锦缎棉品紧紧包裹严密的面部和头部,被陆斌鼻翼的微微的细细的气息声留恋住了她的香唇,芸香好长时间没有被男人亲吻和亲吻过男人,她的脸颊烫的厉害,她的舌头涩的发骚,芸香情不自禁的将舌头伸出嘴巴,用舌尖轻轻的添着陆斌的鼻翼,心里轻轻的呼唤着;好宝宝,乖宝宝,姐姐喜欢你,姐姐疼爱你。陆斌由于被锦缎棉品包裹住整个面部和头部,只有鼻翼暴露在外面,忽然被芸香的舌头轻轻的舔着,仿佛就像是被一条爬虫爬过,鼻翼痒痒的,禁不住脑袋左右的微微的晃动了一下,惊动的芸香赶紧的伸直了身子,陆斌并没有醒来,芸香见自己虚惊了一场,她感觉自己的行为像个贼似的,就更加钦佩沈琴的胆量和魄力,更加羡慕沈琴的外遇和艳情。她想到今后陆斌虽然天天晚上睡在自己的炕上,包裹着自己芬芳香浓的锦缎棉被,可是自己却只能临渊慕鱼,却不能退而结网,只能任凭内心的情欲火烧火燎,自生自灭,却不能像沈琴那样将自己香软酥麻的肉体依偎在一个自己可心的男人怀抱,芸香的心里渐渐地滋生起一种不甘心不情愿的冲动,她看见陆斌身上的包裹的锦缎棉被视乎有些将陆斌捂裹得过于沉重,便将陆斌身上的厚厚的两床锦缎棉被揭开,高高的撑着,陆斌的身上的锦缎棉被的包裹重压减少了,呼吸起来就更加的顺畅,胸脯起起伏伏,包裹陆斌的锦缎棉质睡袋上的丝绸锦缎被面随着陆斌的呼吸也起起落落,煞是好看。芸香的目光从包裹陆斌的锦缎棉品顺着往下瞧,慢慢的芸香的目光被一种奇妙的现象吸引停顿下来,陆斌的男人的敏感部位虽然被棉坐垫紧紧的缠绕包裹捆绑,但是,男人的本能的冲动的迹象还是在陆斌身上的锦缎棉质睡袋上隐约可现,芸香干脆将陆斌身上的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远远的摔开,凑近身子贴住陆斌身上的锦缎棉质睡袋的吸引自己眼球的那部分,像发现和观察到了一件稀世珍宝似的久久的凝视着,看着看着,芸香的身体下部不禁控制不住的沁出缕缕的蜜汁,身上像有无数的爬虫在自己的身上蠕动,内心的欲火像要把她的五脏六肺灼烧的千孔百疮,那种久违的男欢女爱的情欲的折磨,那种润心润肺的情欲的诱惑将芸香的脆弱的灵魂和肉体逼迫的神魂颠倒,痴迷疯狂,芸香的双手颤颤巍巍的靠近了锦缎棉质睡袋的铜锁旁,她觉得自己的欲望压抑的就像沉睡已久的火山,如果不在沉默中爆发,就会在沉默中死亡,,,,,,

然而,沈琴早就事先预料到芸香的情欲由于被丈夫抛弃而压抑过久可能违背她们对自己许下的诺言,沈琴在包裹陆斌的锦缎棉质睡袋上的铜锁是沈琴从自家带过来的,钥匙却被沈琴带走了,当芸香忽然意识到沈琴的防范自己偷腥的措施时,心里对沈琴的怨气和自己的骚情感到了深深的埋怨和羞愧,虽然沈琴的防范措施情有可原,可自己的骚情却情无可恕,自己明明向沈琴保证自己不动陆斌一根发丝一根手指,却因为自己仅仅看见了陆斌的男人本能的反应在锦缎棉被里的自然蠕动就迫不及待的去违背自己向沈琴许下的诺言,芸香的脸上被自己刚才的举动臊的通红,芸香尽力的克制住自己的内心的欲望,但是,芸香感觉到自己越是压抑自己的欲望,自己的内心的冲动反而越加的强烈,芸香迅疾的手忙脚乱的用几床锦缎棉被卷成一个粗壮的锦缎棉被筒,身体俯卧在粗壮的锦缎棉被筒上像抽了羊角风似的疾风骤雨般的上下左右的扭动挺扳,嘴里还哼哼呀呀的呻呤不止,随着芸香的身体动作的幅度的加快,呻呤的声音也在增强,二十几分钟的自我消遣,芸香在一种精神恍惚的情景之中将自己女人的欲望释放完毕,芸香从自己的自我消遣感到了女人的一种自轻自贱的无奈和无助,一个活生生的男人就躺在自己的炕上,就睡在自己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里,自己却不能享受这个男人的肉体,只能自我发泄,这是怎样的一种痛苦和悲哀啊,芸香重新将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给陆斌盖上,掖好被子,眼泪汪汪的熄灭了电灯,趴在陆斌的身旁,哭哭啼啼的睡着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