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23-24

十月 16, 2010

第二天,夜色还未完全降临,沈琴呆呆的坐在炕头,心情犹如掉到水井里的水桶七上八下的,她想到陆斌今晚就要暂时脱离自己的控制,想到自己为了求得一个圆满的结局只能将陆斌交给翠花和芸香那两个和自己一样的情感遭遇的女人,翠花和芸香虽然被自己逼真的表演暂时的给糊弄住了,但是那两个情欲焦渴的女人,心田干涸的就像裂出一道道裂纹似的,陆斌被她们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禁闭起来,哪能保证陆斌不被翠花和芸香趁机强占了。可是,正如翠花所说,沈琴不能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藏匿在暗无天日的狭小的炕柜里一辈子,即便沈琴要释放陆斌,陆斌由于被沈琴棉被包裹捆绑身体总是处于一种时断时续的恢复状态,沈琴每一次用棉被包裹捆绑陆斌与他相欢,几乎要把陆斌男人的精髓榨的油尽灯枯,再给陆斌一段缓冲的时间,就是这样的缓冲期,沈琴还要隔日的将陆斌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成锦缎棉被人体马信马由缰。沈琴的想法就是陆斌的身体的恢复可以有缓冲期,陆斌心理的创伤绝不能因为自己的心慈手软而自愈。陆斌在这样一种生活环境下,身体和心理的恢复对陆斌来说就是一种旧伤未愈新伤又增的过程。所以,陆斌对沈琴的畏惧完完全全的是在沈琴的极端的占有欲望的心理支配下的极端折磨的必然结果。陆斌真是欲哭无泪,痛不欲生。白天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闷热煎熬,夹带着沈琴头天晚上睡觉时盖了一夜的锦缎棉被捂裹住陆斌身体后散发的女人的香艳体香的熏陶,使陆斌在厚厚的锦缎棉被里像吃了催情药似的满脑子的男欢女爱的幻觉,伴随着这种男欢女爱的幻觉,陆斌自身的身体器官和大脑神经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灵敏反应又迫使陆斌男人的本能在厚厚的棉被包裹捆绑之下反反复复的起起落落,恐怕世上的任何一种折磨男人的方式都没有这样一种痛苦与快乐相随,苦难与享受相伴的方式更加适合于陆斌。陆斌被沈琴的这种温柔的报复办法折磨得早已将自己男人的骨气和锐气全部消失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里,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如果有人将自己从沈琴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里解救出来,自己给他当牛做马都心甘情愿。

沈琴见离自己和翠花和芸香约定的时间还早,沈琴的情欲便有些按捺不住了,虽然沈琴知道即使自己将陆斌从炕柜里放出来,陆斌因为在神智清醒时对自己畏惧的要命,她的情欲也不能得到满足。可是,沈琴不想白白浪费这最后一次与陆斌缠绵的机会,沈琴将房间的两扇窗户用厚厚的锦缎棉被遮挡住,将陆斌从炕柜里滚出来,解除陆斌身上所有的棉品绑缚,将他身上的淅淅沥沥的汗水揩干净,用束手棉套和束腿棉套将陆斌的手脚捆绑起来,给陆斌赤身裸体的盖上一床厚厚的锦缎棉被,两眼含情脉脉地凝视着陆斌,眼里不禁泛出了晶莹的留恋的泪花,由于沈琴担心夜色还未完全降临,陆斌如果叫喊起来会惊动拴牛和过路的村里人,所以沈琴用毛巾严严实实的堵住了陆斌的嘴巴外面用毛绒围巾缠绕包裹捆紧,当陆斌和沈琴的目光交汇时,沈琴的眼里的目光又重现陆斌十四岁失身于她的时候那种情意缠缠,爱恋绵绵的无限的温柔委婉,脸上垂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将沈琴对陆斌的痴情显露无疑,陆斌被沈琴今晚的眼神和表情感染了,他感到此时此刻的沈琴才是自己十四岁时失身于她的那个琴姐,才是给了自己无限欢乐无比享受的琴姐。陆斌原来总是回避沈琴的目光,因为沈琴的目光里总是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令陆斌心惊胆颤的神色,可是,今晚沈琴的眼里却是一种女人极致的温柔,极致的爱恋。陆斌看着看着,嘴里不禁呜呜的示意沈琴给自己松开嘴里的毛巾,沈琴揭开陆斌嘴部的毛绒围巾,拔出他嘴里的毛巾,陆斌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沈琴的心里犹如刀子一般在割自己的心。陆斌说;琴姐,你刚才的眼神和脸色真让我痴迷,我又看到了那个令我失魂落魄的琴姐了。陆斌的恭维使沈琴的泪水又一次的滚滚而出,沈琴说;难道琴姐现在和六年前相比就不可爱了吗。沈琴还是轻声细语的问话,却把陆斌吓的脸色忽变,连声解释;琴姐,不是的,不是的,琴姐永远可爱,琴姐永远温柔。沈琴看见陆斌被自己的一声轻言细语就吓的脸色惨白,沈琴知道自己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惩罚陆斌的计划必须终止了,如果还是这样继续下去的话,陆斌迟早会被自己的锦缎棉被捂裹得失去男人的本能。沈琴再一次堵住陆斌的嘴巴。沈琴看见陆斌唯唯若若的把目光挪开了,解开自己身上的外衣外裤,身上仅仅的穿着齐肩短背心,花短内裤,抱起一床厚厚的锦缎棉被搭盖在陆斌的身上,关爱无比的说;好宝宝。你经常身上包裹捆绑着几床厚厚的锦缎棉被,现在身上仅仅盖着一床棉被恐怕身子吃不消。沈琴揭开陆斌身上的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身体滑滑溜溜地钻进锦缎棉被里,两手紧紧的抱住陆斌,甜甜的香唇从陆斌的头部开始吻起,慢慢的延续到陆斌的颈部,沈琴想到这种随时随地享受陆斌的机会可能就此终结,两眼的泪花就止不住的流淌,沈琴感到陆斌刚才恭维自己的话一定是他十四岁失身于自己时,除了自己的眼神和脸色给了陆斌温情的抚慰,也回忆起自己在陆斌十四岁失身于自己时的某种抚爱的方式的温柔,沈琴的情潮在心里汹涌澎湃,只见沈琴将身体倒转,弓腰驼背的在锦缎棉被里从陆斌的脚部裸露的部位开始吻起,舌头像滑溜溜的爬虫似的慢慢的从陆斌的未被束腿棉套绑缚的脚部往上顺着吻,到了陆斌的腰部位置停了下来,,,,,

陆斌在锦缎棉被里感受到了一种无比爽快,无限欢悦的男人被女人爱抚的沁心透骨的美妙的享受,陆斌知道沈琴是在用自己失去童贞的那种方式在爱抚着自己,陆斌的对沈琴的恐惧心理因为沈琴的无限的温馨的抚爱而彻底消却,他的嘴里堵着毛巾,不能发出欢快的呻呤,便用鼻腔闷闷的哼着,眼睛紧紧的闭上,在一种回忆从前和品味现在,回忆旧情和品味新欢的情境中,陆斌男人的本能的力量向岩浆一般喷薄而出,将沈琴滋润的犹如干涸的心田忽然淋上了久违的甘霖,喜悦的沈琴将陆斌久久的搂抱在她酥软的怀抱里,嘴里不住的说;好弟弟,你是琴姐的心肝,你是琴姐的宝宝。琴姐会这样爱你一辈子,爱你一辈子。沈琴从自己对陆斌的浓情蜜意的抚爱的回馈之中也终于明白了一个女人必须懂得的道理;男人即便因为某种原因对某种物品产生了迷恋,但是,任何物品只能给男人带来身体器官的刺激,而女人的温情才是男人心灵抚慰的最佳的方式,只有女人的柔情蜜意才能给男人带来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享受。

沈琴从过去对陆斌的种种怨愤之中解脱出来,她甚至有些冲动想立刻释放了陆斌,沈琴担心陆斌能够在自己的柔情蜜意的抚爱之下焕发出男人的勃勃雄风,难道在芸香的家里,翠花和芸香就不能如法炮制吗,但是,陆斌现在的身体虚弱的很,如果不经过一段时期的调理,陆斌的身体就可能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里软化成一堆废物,沈琴心里懊悔的恨不得掺自己一耳光,沈琴躺在陆斌的身边,拔出陆斌嘴里的毛巾,说;好弟弟,琴姐现在明白了,锦缎棉被能包裹捆绑你的身体,却不能包裹捆绑你的心。琴姐以后再也不向从前那样包裹捆绑你了。陆斌从梦幻般的享受之中清醒过来,又是一副奴颜谄媚的神态,说;琴姐,没关系,我喜欢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包裹捆绑,我愿意让琴姐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一辈子。沈琴听到陆斌的话语,心里对陆斌的内疚使得沈琴不顾一切的狂呼乱叫到;作孽啊,作孽啊。沈琴简直是进退两难,在这种彷徨犹豫的等待中,门外传来了翠花和芸香的扣门声,,,,,,

沈琴听到院子外面传来翠花和芸香的叫声,她并没有按照事先设计好了的方案把陆斌滚进炕柜里,陆斌视乎也听到了院子外面有女人的叫声,他在锦缎棉被里不由得瞥了沈琴一眼,沈琴已经别无选择,从陆斌刚才的神态的大起大落里沈琴知道陆斌如果长久的被自己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藏匿在填满棉被的狭小的炕柜里,陆斌的身体和精神崩溃是迟早要发生的。沈琴心里暗暗祈祷翠花和芸香能承诺他们对自己许下的诺言,将陆斌转移到芸香的家里后能善待陆斌,就是翠花和芸香熬不住女人的情欲,偶尔的在陆斌身上发泄发泄压抑已久的情欲,沈琴也能理解。但是,如果翠花和芸香违背了她们对自己许下的承诺,将陆斌当成她们两人的解渴的工具,沈琴决定一旦出现这种局面,自己就不惜和翠花和芸香撕破情面,断绝情谊,落得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沈琴很坦然的对陆斌说;好弟弟,姐姐以前对你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方法太过于考虑自己的得失了,这样长久的僵持下去,对你对我都是一种折磨,我想好了,我家丈夫还瘫痪在家里,我没办法只能把你藏匿在炕柜里,这样会闷坏你的身体的。我和自己最要好的两个姐妹商量妥了,将你转移到芸香家里,我们三人会好好的调养你的身体,待你的身子恢复好了,你就是远走高飞姐姐也不会怪你。陆斌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瞪大眼睛久久的没会过神来,沈琴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样的转变令陆斌怀疑沈琴的动机是不是太卑鄙无耻了,翠花和芸香的棉被包裹捆绑的手法陆斌在六年以前就领教过,那两个女人的棉被包裹捆绑邪乎劲陆斌回想起来至今还心有余悸,陆斌吓的用被堵的嘴巴不住的呜呜地发出求饶声,沈琴也不理睬陆斌的求饶,将炕上的锦缎棉被扯起来蒙住陆斌的全身,下炕出了房间,将翠花和芸香迎了进了。翠花和芸香走进房间,诧异的看见沈琴并未向三人设计好了的方案将陆斌藏匿在炕柜里,由她们两人无意之中发现了炕柜里的陆斌,然后将沈琴假惺惺地狠狠的斥责一顿,再以陆斌身体虚弱为由将陆斌接走,两人正纳闷沈琴葫芦里卖的是啥药时,却见炕上的陆斌在锦缎棉被里身体瑟瑟的发抖,沈琴的脸上还残留着泪痕,翠花和芸香并不知道沈琴此刻的心情是既懊悔又无奈,既满怀期待又忧心重重,翠花给沈琴递了个眼色,示意三人到房间外面去,沈琴翠花和芸香走出房间,翠花问道;沈琴,你怎么搞得,不是说好了吗,你把陆斌藏匿起来,我和芸香发现你的举动,把你斥责一顿,然后借口为陆斌调理身体把他接到芸香的家里,我和芸香在照料陆斌的期间,想方设法地勾起陆斌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兴趣,使他重新陷入我们设计好的锦缎棉被的温柔的陷阱吗。沈琴说;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自己主动地把陆斌交出来,不过,不是你们两人唱红脸,我一人唱黑脸,是我们三人一起唱红脸。翠花心里有些不乐意了,说;沈琴,你是不是对我和芸香不放心呀。芸香是个阿弥陀佛,说;翠花,你就别疑神疑鬼了,沈琴说的有理,咱们唱红脸,沈琴唱黑脸,万一陆斌不知道这是沈琴的主意,岂不是让陆斌记恨沈琴一辈子。沈琴说;一个小时之前,我还没改变主意。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沈琴当然不想把自己在一个小时之前和陆斌缠缠绵绵的成功的事情透露出来,她只是说;翠花你别介意,我只是对陆斌的感情太深了,我不愿意陆斌在身体好了以后对我的锦缎棉被的包裹捆绑的惩罚计划的良苦用心产生错觉,感到我是一个刻薄歹毒的女人,既然是我采取的绑架陆斌的行动,不管陆斌对我的行为怎么不理解,我都要尽力的挽回我在陆斌心目中的形象。同时,我也最清楚陆斌被我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以后的心理和生理的畸变,我想和你们一块采取对症下药的方式将陆斌畸变的心理和生理现象矫正过来。翠花也不生气了,说;这样最好,我们三人就同心协力的把你对陆斌的温柔的报复行为改变为温柔的拯救行为,

三个女人来到房间,看见陆斌还在锦缎棉被里瑟瑟的发抖,三个女人脱鞋上炕,翠花大大咧咧地把陆斌身上的两床锦缎棉被用力向上一掀又赶紧盖上,没想到沈琴光顾着忧心重重地考虑陆斌被翠花和芸香接走后的种种最坏的遭遇和挽救方法,却忘记了没给陆斌穿上棉袄棉裤,翠花和芸香看见陆斌赤身裸体的蒙裹在锦缎棉被里,脸上女人的羞涩和女人的欲望被陆斌的身体刺激的脸泛红潮,心如乱麻。翠花瞥了沈琴一眼,笑着说;沈琴,这恐怕是你改变主意的最好解释吧。芸香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退,她嗤嗤地笑着说;沈琴姐姐可真是分秒必争,你就放心吧,陆斌就是到了我家里,来时是怎么样的,被你接走还会是怎么样的。沈琴见自己的忽略被翠花和芸香当成了取笑自己的话柄,脸上尴尬之极,说;你们别取笑我好了。沈琴将锦缎棉被的被头掀开,露出陆斌的面部,说;好弟弟,翠花和芸香姐姐你应该再熟悉不过了,我们三人把你接到芸香家里调养好身体,然后,就随你的便,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不管你心里还有没有琴姐,琴姐我这辈子都是你的女人。陆斌眼睛里闪现出对沈琴话语的不信任,嘴里虽然被毛巾堵着,还是发出闷闷的鼻腔声,将头摇得像一个拨浪鼓似的,仿佛是一种才离虎穴又进狼窝的神色,翠花说;陆斌弟弟,你不要担心,我和沈琴芸香姐姐对你绝没有恶意,你和沈琴的情感纠葛我们都知道了,沈琴姐姐采取的极端手段也是爱你至深,恨你至切的心里积怨的一时冲动,现在,沈琴姐姐也对自己的极端行为感到后悔,你也要检讨自己的言行,常言说;打人莫打脸,揭短莫揭皮。沈琴姐姐对你一往情深,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能说出;你连十四岁的小男孩都能勾引上炕,还怕勾引不上别的男人这种恶浊话啦。芸香在一旁帮腔,说;就是,人家沈琴给你开了男女情爱的窍,你却拆了沈琴姐姐的桥,还说出这种没心没肺的伤人脸面的话来,你的良心让狗叼去了。陆斌见三个女人一唱一和的同声谴责自己,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无误的,沈琴将自己玩弄够了又要把自己转让给翠花和芸香,陆斌的心里恐惧万分,一个沈琴就把自己折磨的魂飞魄散,心惊肉跳,现在还没等自己缓过劲来,沈琴就把自己像奴隶一样转送给她最要好的姐妹,沈琴这个女人的心肠简直比蛇蝎还要歹毒,陆斌此时反而激发了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男人的勇敢和顽强,他眼睛恶狠狠地紧紧地盯着沈琴一眼,又将目光转向了翠花和芸香,眼里的神色分明在向三人宣誓着一种绝不屈服的精神,三个女人被陆斌眼里流露出的对她们的厌恶的神情弄的有些心虚胆颤,因为三个女人心里都明白她们将一个男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禁闭起来,就是理由再充分,道义再充足,在理由道义的冠冕堂皇的掩盖下,内心深处就没有一丝丝个人难以言表的不轨的动机吗。陆斌的冥顽不化的态度激怒了三个女人,沈琴也从陆斌的恶劣的神态里了解了陆斌并不是那么容易被自己女人的温柔所感化的,沈琴将锦缎棉被狠狠的往陆斌头上一搭,对翠花和芸香说;别跟他磨嘴皮子了,动手吧。翠花和芸香见沈琴发话了,两人一个按住陆斌的腿部的棉被,一个两腿分开,跨在陆斌的胸脯上,沈琴揭开陆斌头上的被头露出他的脸部和头部,用棉眼罩罩住陆斌的双眼,将陆斌的耳朵用棉球紧紧地塞严,给陆斌包裹好棉面罩,戴上棉头套,沈琴示意翠花和芸香和自己协调一致,三个女人两腿分开,将陆斌身上的两床锦缎棉被往陆斌怀里夹紧,然后三个女人同时蹲下来,两手合拢将陆斌身上的锦缎棉被连同陆斌的身子一起抱了起来,放到一床平铺的锦缎棉被上,三个女人将陆斌像卷春卷似的包裹严密,外面用长长的绳子一圈一圈的缠绕捆绑,三人穿上鞋子,将被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成锦缎棉被春卷的陆斌合力抬到沈琴院里的一辆平板车上,上面堆放上玉米杆,翠花和芸香左右按住锦缎棉被春卷,沈琴推着平板车,在茫茫的夜色里三个女人将她们的棉被俘虏向既定的地方转移,,,,,,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