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21-22

十月 16, 2010

翠花和芸香原以为自己手里掌握了沈琴绑架陆斌的事实证据,沈琴会乖乖的听从她们的摆布,老老实实的交出陆斌,不料想沈琴宁死不屈,翠花和芸香看见沈琴鞋也不穿,双手捂着脸哭泣着冲出院子,感到这下可是弄巧成拙了,万一沈琴真的投井自杀,翠花和芸香可就成了杀害沈琴的间接凶手了。翠花和芸香急忙穿上鞋撵了过去,其实沈琴那里会真的想自杀,她好不容易的将陆斌降服的对自己言听计从,自己的情感寄托从此有了依靠,以后的日子肯定是滋润香甜,自杀这种事情沈琴才不会放着好日子不过去做蠢事啦。沈琴不过是逼真的演出一付被翠花和芸香讹诈的精神崩溃活不下去的样子,好让两人理解自己绑架陆斌的内心苦衷,迫使翠花和芸香即使捏住了自己的命脉也不能借机和自己共享陆斌的身体,沈琴捂着脸在村里的土路上跄跄踉踉的狂奔,时不时的还装出一付伤心欲绝的神态摔倒在地上,再着沈琴是光着脚丫子在奔跑。脚板被地上的小石子划破了生疼生疼的,所以翠花和芸香很快的就将沈琴撵上了,两人左右架着沈琴的胳膊,狠劲的拼命的把沈琴往她家里拽,沈琴哭泣着说;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忽悠的翠花和芸香两人连声的向沈琴保证;沈琴,我们错了,我们对天发誓,绝不会和你争夺陆斌了。沈琴还不依不饶,说;我没脸活了,村里的人如果知道我敢绑架男人,吐沫星子都会把我淹死。翠花和芸香赶忙向沈琴发誓;不会有人知道此事的,除了我们三人,就是天知地知了。沈琴听了这话,装着伤心过度的样子,身子软软绵绵的歪倒在翠花和芸香的怀里,沈琴故意的昏死过去了。翠花和芸香被沈琴逼真的表演吓的惊慌失措,翠花背起沈琴一路疾跑,来到沈琴的房间,翠花和芸香日思夜想的陆斌就被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在炕上,两人也没那种心情,翠花将背上的沈琴轻轻的放下,看见沈琴的脚板因为没有穿鞋让石子给划破了鲜血淋漓的,翠花对芸香说;你赶紧到厨房烧上一锅热水。不一伙,芸香拎着一大桶热气腾腾的热水进来,翠花和芸香用热水将沈琴的双脚清洗好了,拧起几把热毛巾将沈琴的脸颊揩拭干净,用一床锦缎棉被盖住沈琴,两人泪眼婆娑地看着沈琴,情不自禁的哭泣起来。

陆斌因为被沈琴堵嘴蒙眼塞耳,脸部和头上被厚厚的锦缎棉品包裹缠绕的紧紧绷绷,自然不知道房间里又多出了翠花和芸香两个女人,否则陆斌不会乖巧的老老实实的躺在炕上一动也不动,可是陆斌感到今晚沈琴将自己从炕柜里滚出来就任凭自己孤独的躺在炕上对自己不理不睬有些异常,往日里沈琴将自己从炕柜里滚出来,要么给自己搽干净身上的汗水,穿上棉袄棉裤,戴上棉口罩,反绑双手,锁上脚链在房间里溜达,要么用几床锦缎棉被卷裹起一个粗壮的锦缎棉被圆柱体将自己绑在上面休息,要么就是将自己身上的汗水揩干净以后堵嘴蒙眼身上包裹住几床厚厚的锦缎棉被让自己躺在炕上,到自己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将自己捆绑成棉被人体马骑在她的身下玩耍戏弄,可是今晚沈琴却怎么对自己发起慈悲了,陆斌因为在厚厚的锦缎棉被里呆的时间已有很久了,被厚厚的锦缎棉被蒙住的身体的热量将陆斌的全身捂裹的发肿发泡,陆斌觉得自己应该被放出来透透气,缓缓劲,所以尽管陆斌的身上的力气几乎是残存无几,他还是在厚厚的锦缎棉被里奋力的扭动着,翠花和芸香如果是在以前看见一个男人被女人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着在棉被里挣扎扭动,那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自身的情欲会在一种欣赏男人被女人施虐后的视觉效果之中迸发出女人旺盛的活力,可是现在翠花和芸香虽然看见陆斌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里奋力的挣扎,心里也泛泛的涌起一丝丝情波欲浪,但是很快就偃旗息鼓了,沈琴还在昏死状态下,万一沈琴有个三长两短,翠花和芸香的一辈子的愧疚也无济于事了。

终于,在翠花又是掐人中又是泪水涟涟的在耳边再三发誓的情况下,沈琴苏醒过来了,翠花和芸香高兴的在一旁一左一右的拉起沈琴的双手,说;沈琴,你终于苏醒过来了,刚才你寻死觅活的样子把我俩的魂魄都吓的出了窍。沈琴还装模做样的说;我这是在哪里呀,我刚才求观音菩萨收我为弟子了,怎么又回到我家的炕头上了啦。翠花说;你是在家的炕上,观音菩萨看你可怜,特地允许你重返人间,再享受享受人间的情爱。芸香见翠花的刀子嘴豆腐心此时此刻发挥的淋漓至今,不由得随声附和道;是啊是啊,好人不会一辈子没好报的,你现在想有什么心愿,观音菩萨都能满足你的。沈琴哇的一声痛哭起来,直哭的眼泪像小河一样哗哗流淌,沈琴依偎在翠花的怀里,哭诉道;翠花姐姐,你说我们女人的情感怎么这么脆弱啊,我和陆斌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好上了,是我亲自教授陆斌男女之间的情爱情趣,他也曾对我痴迷疯狂,可是,仅仅过了四年陆斌就过河拆桥,麻面无情的将我抛弃了,我家拴牛受伤残废以后,我只求陆斌不要总不理我,那怕是他将来结婚以后,我只想陆斌和我保持时断时续的情人关系,可怜可怜我的受活寡得遭遇,陆斌都不答应,还口出恶语的说;你连十四岁的小男孩都能勾引上炕,还怕勾引不上别的男人。我把满腔的热情全部寄托在陆斌的身上可换来的是我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荡妇,所以我要报复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翠花和芸香第一次听到沈琴和陆斌之间的感情纠葛,两人都诧异万分,同时两人终于明白六年以前陆斌怎么突然不再被她们诱惑哄骗的真相了。翠花和芸香分别躺在沈琴的身边,两个女人要沈琴详详细细的把她与陆斌的情感遭遇从头到尾的讲诉给她们听,两人陪着沈琴流泪陪着沈琴伤感,同时两人也从沈琴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惩罚手段上感到沈琴为女人挣回了颜面,赚足了本钱。

翠花问;沈琴,现在陆斌被你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整治的服服帖帖,可是你总不能将陆斌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藏匿在炕柜里一辈子吧,再说,陆斌被你整日里藏在暗无天日的炕柜里,就是身体再棒也会迟早垮掉的,沈琴也赞同翠花的说法;是啊,我也为难,陆斌现在的心理创伤已经很严重了,如果身体再胯下去,我就前功尽弃了,但是,我家里只有炕柜能藏匿陆斌,我也是万般无奈啦。芸香说;我年龄最小,按理我说不上话,但是,我觉得沈琴姐姐你单凭你一人的力量绝不能使陆斌从心底里完完全全的服输,陆斌现在是被你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失去了反抗的机会,一旦陆斌恢复了自由,他会像笼子里的鸟一样飞的无影无踪的。并且对你的疯狂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惩罚手段记恨在心,永远不会原谅你的。沈琴被芸香的话又说的眼泪直躺,沈琴说;那我就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一辈子。翠花说;那拿是个办法啊。一个男人被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整日里塞进狭小的炕柜里,堵嘴蒙眼塞耳,脸部和头部被厚厚的棉品包裹缠绕,身上被几床厚厚的锦缎棉被紧紧的包裹捆绑,身边四周是柔和软绵的棉被禁锢,就是一块钢铁也被这种严酷的绑架行为折磨的融化掉了,何况陆斌是个肉体凡身。沈琴这才想起自己的绑架计划虽然开始和中场都很顺利,可是收场该怎么收场却成了个棘手的事情,翠花和芸香干脆钻进沈琴的被窝里,三个女人经过反复的商榷,终于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没,这个办法就是故意让翠花和芸香将陆斌从沈琴的炕柜里解救出来,沈琴与翠花和芸香三个女人将陆斌转移到芸香的家里,因为芸香的男人要和芸香离婚,把孩子都接到城里去了,在此期间,三个女人并不解除陆斌身上的绑缚,只是变着花样的和陆斌玩耍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使陆斌自觉自愿的在和三人玩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游戏的过程之中,心理上的受虐心态从一种被动的受虐状态转变为一种自主的受虐状态,如果陆斌的心态能够在被女人施虐的行为之中自主的心甘情愿的受女人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施虐的话,陆斌和沈琴的甚至和她们三人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情缘将永久的保持下去,陆斌将永久的成为三个女人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的主角了。

沈琴翠花和芸香三个女人躺在锦缎棉被里经过反复商榷谋划,沈琴提出的自己唱黑脸,翠花和芸香两人唱红脸的方案最终在各种方案的比较下得以通过;三人急不可待,立刻行动。沈琴把陆斌重新滚进炕柜里,翠花和芸香因为不能让陆斌感觉到沈琴的炕上还有另外两个女人,所以只能在一旁观看,两人看到沈琴麻利的将陆斌用锦缎棉被禁锢藏匿,心里对沈琴采取的锦缎棉被绑架和藏匿陆斌的措施佩服之至。沈琴翠花和芸香先到芸香的家里,将芸香家里的一间两平方米储物间的杂乱家什物品清理收拾干净,然后沈琴翠花和芸香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芸香家里的一件废弃不用的老式大衣柜搬到储物间里,这是为了三人都不在陆斌身旁看护时作为临时禁闭陆斌的场所,三个女人歇息了一会儿,来到芸香睡觉的房间,芸香的炕头和炕尾摆放着和沈琴家里一样的一件长两米,宽一米,高一米的炕柜,由于芸香娘家中意芸香的男人家境富裕,所以在芸香出嫁的时候给芸香缝制了32床花花绿绿的棉被,具体是苏杭丝绸锦缎的被面的棉被14床,仿真丝绸被面的棉被10床,农村花布的被面棉被8床,沈琴和翠花看见芸香将炕柜打开,炕柜里的花花绿绿的棉被缤纷艳丽,姹紫嫣红,色泽和光泽几乎和出嫁时丝毫不差,连声啧啧称叹。沈琴说;芸香,你的嫁妆还像你出嫁时的那样崭新崭新的,你可羡慕死我啦。翠花笑着说;芸香在我们三个最要好的姐妹之中,性子最柔,脾气最好,你看看她保存的棉被的细心劲就知道芸香是一个贤惠温柔的媳妇,我要是个男人,能摊上这样的媳妇就是祖宗积德了。沈琴和翠花恭维芸香的话反而将芸香心里的酸楚和忧伤激发出来,芸香坐在炕上突然哭了起来,沈琴和翠花知道芸香结婚没多久,她的男人就外出到省城打工,由于芸香男人的叔叔在省城里有一定的实力,芸香男人也油嘴滑舌,能说会道,交际圈迅速扩展,从一个小小的建筑包工头发展成为一个建筑施工队进而自己成立了建筑公司当上了老板,省城里的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诱惑,气质妖娆,面容艳丽的女人很轻松使芸香的男人将自己乡下的媳妇忘到九霄云外,芸香没结婚两年,她男人就提出要和芸香离婚,芸香是死活不离,发誓拖也要把他男人拖住,同时芸香的娘家也贪图他男人的钱财,声称;如果要和芸香离婚,必须把所有的家产全部给了芸香。芸香男人的父母虽然不和芸香住在一块,可是要自己的儿子离婚付出全部的家产,那好比剜了自己的心头肉似的,再说芸香也很会为人,时不时的自己跑到公公婆婆面前献献殷勤,诉诉衷肠,芸香男人的父母被芸香的温柔贤淑品质所感动,不许自己的儿子和芸香离婚,说;要离婚就等我们二老都死了以后再离。芸香的男人害怕自己的叔叔因为自己要和芸香离婚而气坏了自己父母的身体,从而再也不帮自己接揽工程,所以就采取对芸香离不了,躲得起的方法,把两个孩子接到省城,常年四季不回农村的家里,反正自己农村的媳妇是保姆伺候父母,城里的女人是二奶,日子过的是悠哉悠哉,芸香可怜巴巴的好不容易逢年过节的时候,盼到自己的男人回村一次也是白天白盼了黑天黑盼了,自己的男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根本就不在跨进家门。芸香整日里像个祥林嫂似的哀怨满腹,如果不是沈琴和翠花和她的情感遭遇相同,经常的开导劝慰芸香,依芸香柔弱的性格早就投井自杀了。后来,经过沈琴和翠花的一番启发,芸香也学会了自己用锦缎棉被排泄自身情欲的方法,慢慢的觉得这种手到擒拿的锦缎棉被自我满足的方法的确可以缓解自身压抑已久的情欲,可以释放自己对男人冷淡自己的痛楚和悲伤,芸香的性格在与沈琴和翠花交流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经验里慢慢的变的坚强和坚韧,三人都被自己的男人所冷淡所抛弃所厌恶,三人都对男人欺负女人的行为深恶痛绝,都在内心里存在一种若有机会将某个男人绳捆索绑,发泄怒气的想法。所以,沈琴为三人做出了表率,率先将陆斌用锦缎棉被绑架了,翠花和芸香怎么能放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施虐男人的机会啦。

芸香坐在炕上哭泣了一阵子,将自己的32床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一股脑地统统的搬出来堆放在炕上,沈琴和翠花看见芸香的锦缎棉被大部都是还没怎么使用过,沈琴说;芸香,你家的锦缎棉被大部份都还是崭新没用过的,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是很费棉被的,陆斌被棉被包裹捆绑的汗水淅淅,几乎每天都要更换一床棉被,我看还是我把我家的锦缎棉被抱过七八床过来吧。翠花因为家里有两个孩子不便将自家的棉被抱过来,就很赞同沈琴的说法,芸香说;不必了,不怕姐姐笑话,我的锦缎棉被越是崭新的,我越悲伤,自己自从嫁到这里,和男人缠缠绵绵的日子数都数得过来,我有时躺在锦缎棉被里闻到棉被里尽是自己女人的气息就为自己感到悲哀,我的嫁妆虽然丰富,但是我的感情却是寡淡,现在能用我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我不怕姐姐笑话,我希望把我的32床锦缎棉被轮流换着包裹捆绑陆斌,让陆斌身上的男人的汗水把我的锦缎棉被全部浸透了我才心满意足啦。翠花笑着说;沈琴,我看芸香说的对,可惜我家里有两个娃娃,要不然我也想用自家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女人啊,就是犯贱,棉被里闻不到男人的汗味和体臭就六神无主。沈琴也笑着说;好啦,别自轻自贱,这不能怪我们女人犯贱,这是因为我们都是肉体凡胎,都是感情丰富的女人,世上难道只允许男人欺负女人,就不允许女人报复男人吗。陆斌那小子,十四岁时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被我开了男女情爱的窍,整日里巴不的都在我的炕上度过,在我的锦缎棉被里销魂,谁知没过四年他就翅膀硬了要飞出我的手掌心,还口出狂言,我们女人性子不能随着男人行为而总是懦弱下去,我们要让欺负自己的男人知道,一旦女人被男人欺负的发起狂来,女人的报复力度是致命的。芸香被沈琴的话语说的笑了起来,说;沈琴姐姐,我要是能有你一半的胆量,我家男人就不会这样的欺负我了。翠花说;没关系,只要你情愿,我和沈琴也帮你把你男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起来任你惩罚,你敢吗。芸香被翠花的戏语弄得满脸绯红,一时说不出话来,嘴里直嚷嚷;沈琴姐姐,你看翠花姐姐说的是啥话吗。沈琴笑着说;翠花,你就别逗芸香了,你要是敢把你男人捆绑在家里,我和芸香也帮全忙。三个女人都被她们的戏语逗得开心的哈哈笑了起来。

翠花说;沈琴,我看陆斌被你绳捆索绑堵嘴蒙眼。长此以往陆斌的身体的血脉会被绳子勒的不流畅的,万一陆斌的身体被绳子紧紧的捆绑受伤了,那就违背了你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惩罚陆斌的最初愿望了。沈琴说;我也这么想过,所以我在陆斌的身上强行给陆斌穿上厚厚的锦缎棉袄棉裤,外面再用绳子捆绑,不碍事的。翠花说;这样也难免陆斌的身子不受伤,你想吗,陆斌的手臂总是反捆在背后,时间长了,迟早会造成陆斌手臂的扭曲变形。沈琴恍然大悟,说;我欠考虑了,翠花,你说我们应该怎们捆绑陆斌。翠花说;这就要看芸香舍不舍得她家里的锦缎棉被了。芸香说;我求之不得。翠花说;我们比照着陆斌的身材,用锦缎棉被缝制几床连体的棉袄棉裤棉帽,棉袄棉裤的袖口和裤口都缝上拉链,再在棉袄棉裤棉帽上缝制几条长长的绷带,将陆斌手脚松绑后装进连体的棉袄棉裤棉帽里,拉上拉链,锁上铜锁。陆斌的手脚都被厚厚的棉袄棉裤棉帽包裹起来,不用绳子捆绑陆斌也只能是一个棉被人体,没有丝毫的反抗逃脱的机会了。如果我们三人都有事情要外出,没人留守看护陆斌的话,只需把陆斌身上的棉袄棉裤棉帽上的绷带将陆斌缠绕捆绑用几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往大衣柜里一放就行了。沈琴连声赞叹;翠花的主意简直是棉品包裹捆绑的极致方法了,就这么办。三个女人说干就干,芸香翻箱倒柜的找出自己出嫁时包裹捆绑棉被嫁妆的几条长长的绢质的带子,沈琴和翠花将炕上堆摞的锦缎棉被挪到炕尾,三人各自摊开一床锦缎棉被,手脚利落的将锦缎棉被改制成了连体的锦缎棉袄棉裤棉帽,沈琴又说应该再缝制几床锦缎棉睡袋,沈琴翠花和芸香又用锦缎棉被改制了几床厚厚的锦缎棉睡袋,三个女人将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准备工作全部完成,沈琴说;明天晚上,我把陆斌从炕柜里放出来,你俩这样这样,,,,,,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