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17-18

十月 16, 2010

陆斌真的是累了,担心自己的努力不能满足沈琴旺盛的情欲而遭受沈琴更加严厉地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他的心灵累了。被沈琴再三撩拨调情而自己虽全力以赴却总是半途而废,他的精神累了。被沈琴包裹成锦缎棉被人体马骑在她的身下还要拼命的扭动身姿弄的他筋疲力尽,他身体累了。所以,尽管陆斌的身上包裹着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并且这两床锦缎棉被是对折起来包裹着陆斌的上下半身,因此实际上陆斌身上的棉被包裹的重负是两床锦缎棉被将他卷成几圈后的翻倍,达到了四床锦缎棉被包裹的效果,这么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陆斌,身上还盖着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陆斌只能动弹不了的平躺在炕上,他感觉到沈琴躺在自己的身边,他也知道这个女人温情脉脉的企图,陆斌的上下半身被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身体的中间却是暴露无遗的,陆斌分明察觉到沈琴躺在自己的身边时不时手上在自己身上做些刺激自己情欲的动作,他也只能逆来顺受,默默忍受。陆斌在一种心力疲惫的状态下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自己这是在哪里呀,怎么像个婴儿似的睡在一个硕大地摇篮里,身上堆满了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哦,,,陆斌明白了,自己是在小姨的家里,小姨守护着自己,在一旁哼唱着摇篮曲呵护着自己,小姨的脸上闪着晶莹的泪花,不停的俯下身子允吸着自己的额头上缕缕的汗滴,小姨吸着吸着怎么开始脱衣裳了,陆斌吓的昏死过去,,,,,,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自己这是在哪里呀,哦,,,,,这是自己偷偷的溜进小媳妇的院子里,玩弄小媳妇晒在院子里的花棉被后,被村里的三个小媳妇强行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玩耍,,,。自己被三个小媳妇用锦缎棉被好一阵戏弄,自己的少年情怀在锦缎棉被里渐渐的萌发成熟。。。。。。

,,,,,,你就叫我琴姐吧,那时的琴姐对自己好温柔,好体贴啊,自己失身于琴姐后像个孩子似的依偎在琴姐的温暖的怀抱里,琴姐的体香真是沁人心脾,琴姐的眼神真是勾人魂魄,自己在琴姐的锦缎棉被里才真正懂得了什么是男欢女爱,,,,,,

,,,,,怎么回事,怎么小姨,小媳妇,琴姐,这些温柔善良的女人忽然变的好恐怖,好可恶,她们追逐着自己,两手撑开着一床锦缎棉被从四面八方向自己围了过来,她们把自己用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起来,她们把自己用锦缎棉被卷过起来放在一床宽大的锦缎棉被中间,四人牵起棉被的被角将自己往上抛,自己在锦缎棉被里像似一块云彩昏昏悠悠的漂浮着,忽然四人同时挪开,自己从高高的半空中坠落下来,好惊吓,好恐吓,,,,,

,,,,,自己怎么让沈琴五花大绑起来,看见被自己绳捆索绑的畏缩在炕头上的陆斌,看到嘴里被自己用自己的花内裤堵的严严实实的陆斌,看到被自己施虐后眼里垂挂着两行眼泪的陆斌,沈琴好不开心,好不兴奋,女人的冲动又一次在心里激荡,沈琴将陆斌四肢成一个大字的捆绑在炕上,身体狠狠的压了下去,陆斌越是拼命挣扎,沈琴越是亢奋越是欢畅,,,,,

待陆斌真正从梦境之中清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的身子被沈琴占有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上不只是包裹着厚厚的锦缎棉被,还有一个重重的人体压在自己的身上,他和这个压住自己的人体已经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自己的男人的功能在熟睡的梦境中因为心理和精神的压力没有了而重新焕发出男人的刚强威猛,沈琴真是狡兔三窟,她竟然利用了自己在梦境里的片刻的放松后情欲的自然冲动,占有了自己的身体,陆斌残存的一点侥幸的保留自己男人的尊严的信念这时也被沈琴完完全全的剥夺了,陆斌的男人的最后一点顽抗的决心此时彻底崩溃了,他从此以后对女人的情爱用正常方式去感受一丝一毫也没有情趣,只能是自己被动的被女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后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才能激发他男人的功能,准确地说,陆斌从此以后就是一个受虐狂了。

沈琴趴在陆斌的身上,那种久违了的男欢女爱的享受几乎要把沈琴的情怀冲击的飘然如仙,虽然沈琴已经和陆斌紧紧的揉和在一起,并且陆斌的雄风刚阳是那么的令她如痴如醉,陆斌的威猛坚硬是那么的令她销魂浸髓,沈琴感受到自己不是在享受一般的男女之情,简直就是在品味女人征服了男人后的一种从肉体到精神的强烈的占有的刺激成果,这种感受太令沈琴受用了,她忽然发现如果一个男人被女人绳捆索绑堵嘴蒙眼的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起来,这个男人的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征服这个男人的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并且女人征服男人的结果非常的刺激着女人体内的情愫,非常激荡着女人的心灵的感受,这种美妙绝伦的男女享受使沈琴越发觉得陆斌对自己以后的情感世界的满足是不可或缺的,越发觉得自己和陆斌的结合是必然的,顺理成章的,沈琴的心态也就此发生变化,从内心潜藏的喜欢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别人的施虐心理迅速转变成为自身的情波欲浪必须要靠施虐别人才能完完全全的发挥出来,才能充分享受到男女之欢的舒爽和快乐,也就是说沈琴从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胜利成果之中品味到了男人被女人施虐后的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沈琴已经从一个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者,变成了一个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狂热者,甚至可以说沈琴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施虐狂了。

沈琴的锦缎棉被绑架捆绑陆斌的惩罚计划到这里就圆满的实现了她预定的目标,沈琴欢喜的心花怒放,在以后的日子里,沈琴白天照旧将陆斌绳捆索绑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用一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起来装入狭小的棉被睡袋里滚进炕柜里禁锢藏匿起来,晚上想方设法的变着花样的用锦缎棉被包裹玩弄着陆斌,两人的锦缎棉被的游戏自然是以陆斌的痛苦煎熬换来沈琴的欢乐享受而收场,沈琴沉醉于陆斌的身体和精神受虐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之中不能自拔,她在自身的情欲随时随地的可以满足的喜悦之中不禁有些得意忘形,她内心喜悦自然流露于外,精神欢畅自然流露于言,笑逐颜开自然会收敛不住,沈琴的这些变化终于被村里的两个和她最要好的小媳妇察觉出了,这给沈琴的独占陆斌的情欲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这两个村里的小媳妇就是陆斌十四岁时被村里的三个小媳妇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玩弄的除沈琴之外的另外二位小媳妇,她们是翠花和芸香,,,,,,

翠花和芸香是沈琴在村里最要好的两个女人,因为她们三个女人不仅年龄相近脾气相投,更由于三人在结婚不久各自的男人都外出打工,自身的情欲煎熬得不到释怀,于是三人常在一起玩起来了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希望通过这种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刺激来缓和自身被男人冷淡地伤感和内心欲望的焦渴,活该陆斌倒霉,在他十四岁时偏偏误打误撞的溜进沈琴的院子里,玩弄沈琴晾晒在院子里的锦缎棉被后被三人捉个现成,她们原来只是轮流交换的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三人之中的某位女人,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原理在生活中也是真真切切的,她们三人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女人玩久了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三人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冲动,希望那一天能够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一个男人,看看男人被女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样子,那绝对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情景,只是这种机遇太渺茫了。如今瞌睡遇上了枕头,三个小媳妇把十四岁的陆斌用锦缎棉被变着各种花样的包裹捆绑起来,在陆斌的身上乱摸狠揉,几乎达到了疯狂的地步,换了别的小男人早就对三个女人惧怕的要死,那种被女人绳捆索绑堵嘴蒙眼用厚厚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起来的施虐的滋味,那个男人能够承受的住,不料,陆斌却在三个小媳妇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施虐中萌发了男人的情怀冲动,竟然对三个小媳妇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情有独钟,这使得三个小媳妇喜出望外,在陆斌一人单处的时候三个小媳妇总是单独的千方百计的诱惑陆斌到她的家里玩耍,趁机将陆斌用自己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美美的包裹捆绑玩耍,如果不是发生了沈琴抢先占有了陆斌的童贞,使得陆斌在沈琴的炕上明白了男女情爱的真谛,懂得了自己被女人棉被捆绑后生理的激烈反应是男人情爱的源泉,从此陆斌的情感专注于沈琴的事由,翠花和芸香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游戏还可能继续的延续下去。翠花和芸香自然不明白陆斌怎么突然的任由自己百般诱惑千般哄骗就是不肯再到她们家里玩耍,两人还以为陆斌是不是突然开了窍,觉得自己被女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玩耍是充当了女人释放心理苦闷的活道具了,翠花和芸香还暗自后悔早知今日,何不当初就趁陆斌一人被自己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在自己的炕上那个时机将陆斌占有了,如果那样陆斌岂不是可以和自己长久的厮守下去,自己也可以在这个小男人身上既能释放压抑的情欲,也能品味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男人的刺激享受。翠花和芸香都为自己的失策懊悔不已。每当在村里看见陆斌时,翠花和芸香几乎眼睛里像母狼看见羊羔似的流露出一种对到口的猎物又跑掉的贪婪和失落,陆斌将自己遇到两人的情景在沈琴的锦缎棉被里述说给沈琴听了,沈琴总是暗自得意,幸亏那天陆斌被他父亲赶出家门是向自己哭述借宿,使得自己抢占先机,要不然陆斌迟早会被翠花和芸香以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方式夺去他的童贞。

沈琴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惩罚计划大功告成,陆斌被自己不仅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成了一个心理上有严重的受虐心态的男人,而且自己的情爱归属也有了确切的寄托,沈琴完全有理由相信陆斌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依赖已经像吸了毒品一样上瘾缠身,他的独特的情欲满足方式只能使别的女人对他退避三舍,或只能是他自己用锦缎棉被将自己包裹捆绑起来自我满足,陆斌今后的情爱的避风港只能停泊在自己的炕上,只能在自己的身上享受到女人的温柔和缠绵,尽管陆斌还是需要自己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他才能达到情欲的巅峰,但是,那是一种男女私情的情趣,那是一种夫妻情爱的游戏,本质上就是一种情的演绎爱的技巧了。

这天上午,沈琴将陆斌藏匿起来,看到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她的心情也犹如这明媚的阳光一样的灿烂,沈琴清洗完丈夫拴牛身上的脏衣服和床上的床单被罩,又将自己的几床锦缎棉被抱出来晾晒,她将锦缎棉被搭在晒衣绳子上,看见锦缎棉被被里上遗留下来的自己和陆斌男欢女爱的痕迹,不禁回想起头天晚上自己和陆斌在炕上颠龙倒凤时的欢娱场景,沈琴将脸颊贴近锦缎棉被,陶醉的闻着锦缎棉被上陆斌因为被自己棉被包裹的汗水沥沥的汗渍,仿佛在闻着一种久违了得沁人芬芳的美味,是啊,自己和拴牛结婚以后聚少离多,自己的棉被锦缎里总是闻着自己身体的女人的香味,久而久之,自己的嗅觉都已经麻木了,在丈夫拴牛摔成高位瘫痪严重残疾后,刺激沈琴嗅觉的竟是拴牛令她呕吐的腥臊的屎尿味道,沈琴恨不得那个令自己受活寡的丈夫早些一命呜呼,沈琴真要庆幸自己和拴牛没有孩子,要不然自己不会迫不得已为了借种才想到要报复陆斌,如今,陆斌被自己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禁锢藏匿在炕柜里,成了自己随时随地受用的男人,并且陆斌的开始的嚣张气焰被自己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捂裹得像似一阵清风飘忽不见了,对自己的态度是百依百顺,奴颜媚骨,这样的结局是沈琴梦寐以求的,尽管陆斌在神智清醒时的懦弱使他对沈琴的爱意鞭长莫及,但是沈琴可以在陆斌熟睡时神智放松的情况下通过自己的主动进攻将陆斌俘获,这样的方式反而合乎沈琴征服陆斌后她的施虐心态的极强的满足。沈琴眯着眼睛紧紧贴着锦缎棉被,这时,院外传来翠花和芸香的叫声;沈琴,快开门。沈琴百密必有一疏,她竟然只是将锦缎棉被的被里调了个面,沈琴打开院门,翠花和芸香站在院子外面,翠花的刀子嘴呱唧呱唧的开腔了;沈琴,这十几日你都不上我俩家里聊天了,怎么,是不是和村里的那个男人好上了,就把我俩忘到后脑勺里了。沈琴笑道;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别是自己熬不过身上的骚情就以为别人像你一样的整天的四处聊骚。芸香笑道;沈琴,看你脸色滋润红光满面像换了个活法似的,我俩见你十几日不上我们家里聊天,还以为你在家愁苦伤感,特地来看看你,担心你是不是又被拴牛打得起不了炕。沈琴听了芸香的话觉得芸香的安慰挺让自己感动,便和芸香凑在一块站在院子外面拉起家长理短来,翠花反而被沈琴和芸香撂在一旁,翠花百无聊赖地自己走进院里转悠,她看见院子里晾晒的东西就觉得有些蹊跷,拴牛的尿布,衣裳,床单,被罩,晾晒在靠近栓牛的厢房的一侧,沈琴晾晒的几床锦缎棉被靠近她睡觉的厢房的一侧,但是,沈琴晾晒的四床锦缎棉被有三床棉被是被里朝外,有一床棉被却是被面朝外,翠花不露声色的走到沈琴晾晒的锦缎棉被前,因为往日里翠花总是帮沈琴搭把手,闻惯了沈琴的锦缎棉被里女人的体香,现在翠花觉得今天沈琴的锦缎棉被里的味道有些异常,她贴近锦缎棉被,心里的判断越发清晰,那种男人的汗味虽然被阳光照射的挥发了许多,可是,翠花灵敏的嗅觉分明的闻到了沈琴锦缎棉被里那种令女人魂牵梦绕的男人的气味,翠花见沈琴和芸香在院子外聊的正欢,根本没注意自己的动静,翠花将那床锦缎棉被翻过来,锦缎棉被里有一小团液体的痕迹,翠花在自己的男人过年回家和她缠绵时,因为翠花的男人饥渴的像似发了情饿狼,两人相欢后翠花的男人的液体也会遗留在棉被上,翠花对这种斑迹再清楚不过了,翠花心里暗骂;沈琴啊沈琴,难怪这十几日不上我们家里去,原来是勾上野男人了。翠花还不敢想像沈琴竟敢独自绑架一个男人藏匿在炕柜里,翠花装着若无其事得样子,来到沈琴和芸香的身边,说;你俩聊的好欢都聊的啥话题呀。沈琴说;啥话题,总不是男人女人的话题。芸香笑着说;我看见沈琴晾晒在院子里的锦缎棉被,就说到了村里的那个招弟宝贝,我俩都遗憾村里的再也没有小男孩敢溜进沈琴的院子里玩弄锦缎棉被了,如果有的话我们三人又可以重新玩耍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男人的游戏了。翠花说;可惜,咱们村里就一个陆斌,六年前那种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情景至今还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沈琴见两人重提六年前的旧事,心里暗自发笑,嘴上却把不住门,说;男人被女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确是刺激女人情欲的最妙方法,可惜没有那个男人愿意被女人包裹捆绑,陆斌的确是个例外。翠花因为窥视了沈琴的秘密,她的心理不平衡,觉得沈琴有了外遇就冷落了朋友,翠花想教训教训沈琴,忽然翠花想出了一个令沈琴无法拒绝的教训方法;翠花说;沈琴,咱们三人好长时间没在一起玩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了,今天难得凑在一起,就在你家里再玩上一回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吧。沈琴万万没想到翠花会提出这个要求,如果在自己的炕上玩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万一陆斌在炕柜里发出动静岂不坏了自己的好事,但是沈琴又不能不说出个拒绝的理由,沈琴说;女人包裹捆绑女人的玩法你们还没玩够啊,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要是有个男人愿意让我们三人包裹捆绑,我是不请自到,百玩不厌。翠花平日里大大咧咧,今日里因为心有玄机,粗中有细。她从沈琴的话语中感觉到沈琴似乎对女人包裹捆绑男人已经轻车熟路,并且沈琴的眼神里的一丝转瞬即逝的慌乱也被翠花捕捉到了,翠花干脆装着什么也没看见似的,说道;沈琴,我们在院子里站了半天了,总该请我们到你的厢房坐坐,喝口水吧。翠花的这个理由沈琴是再也不能推脱了,三人来到沈琴的厢房里,芸香还是蒙在鼓里,沈琴是心乱如麻,却又镇静自若,翠花是心怀叵测,却又若无其事,三人在沈琴的厢房里转了转,翠花发现沈琴的炕上的布置虽然和以前没多大的变化,但是翠花却从细微的破绽里窥探到了一个沈琴忽略的方面,沈琴炕上往日的锦缎棉被是炕柜里放进十床,炕柜上堆叠十床,可是沈琴将陆斌绑架以后,虽然沈琴用了三床锦缎棉被改制成棉被睡袋以后,又重新缝制了三床锦缎棉被补充起来了二十床锦缎棉被,但是,沈琴将陆斌棉被包裹捆绑藏在炕柜里,陆斌的身体必然占用了炕柜不少的空间,所以沈琴的锦缎棉被在炕柜上堆放了十几床,也该沈琴倒霉,平日里翠花像个大老爷们乍呼呼地,今日里翠花却像个大侦探似的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翠花身子往炕上一躺,仰望着炕柜上堆叠的整整齐齐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说道;沈琴,求求你吗,咱们今天就再玩玩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吗,要不然我今天让你们两人包裹捆绑。沈琴恨不能一脚把翠花踢出房外,嘴上却说;赶明儿吧,今天我确实没这个心情。翠花从炕上站起来,走到炕柜边,用手抚摸着炕柜上的锦缎棉被,装着不小心的磕碰了几下炕柜,却是一无所获,炕柜里没传出任何声响,沈琴见翠花站在炕柜边,心里像被电击似的怦怦直跳,但是沈琴非常自信自己藏匿陆斌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措施,加上陆斌被自己堵严嘴巴,蒙住眼睛,塞紧耳朵,包裹脸部,套上头套,陆斌对炕柜外面的动静就是知道了也无法挣脱自身的锦缎棉被的包裹和炕柜里填塞得严严实实的棉被的柔柔的束缚,沈琴说;翠花,下来吧,我今日
的有事,过伙我要回娘家看看我娘,我娘托人捎话来了,她身子不适。翠花只能下炕,三人坐在炕上东扯西拉了十几分钟,沈琴借口回娘家,翠花和芸香将沈琴送到了村头,翠花对芸香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芸香怎么也不相信,骂道;翠花,你是不是神经过敏了,沈琴一个女人家怎么可能绑架得了一个的男人啦,沈琴的炕柜里藏匿着男人,你刚才靠近炕柜怎么也没发出求救的声响啦。翠花不屑的说;你真笨,如果沈琴的炕柜里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着一个男人,一定是被沈琴绳捆索绑,嘴巴堵严,眼睛蒙死,耳朵塞紧,身上包裹缠绕着厚厚的棉被,炕柜里被棉被填塞的丝毫空隙都不留,这个男人想发出求救的机会都没有。芸香还是疑惑不解,还是认为翠花在诋毁沈琴,翠花急了,索性把自己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芸香,芸香被翠花从沈琴晾晒的锦缎棉被上看到的男人的液体闻到的男人的汗味的情况惊吓住了,芸香问翠花,那你分析分析沈琴绑架的男人是谁啦。翠花充满自信的说;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这个男人就是陆斌。陆斌半个月前还回村里,就是这次回村被沈琴绑架了。芸香说;如果真是那样,沈琴可是太幸福了,陆斌天生就是被女人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男人,况且陆斌现在已经是二十岁的棒小伙子了,沈琴能够在自己的炕上天天玩弄陆斌,天天包裹陆斌,难怪这十几日不见沈琴的踪影呢。翠花和芸香两人合计起来,她们觉得沈琴如果真的绑架藏匿了陆斌,她们两人一定要沈琴发扬发扬先己后人的精神,别一个人暗暗的独自享受,俩人在对付沈琴的行动之中商量了一个万全之策,采取调虎离山的方式,利用某种方法抑留沈琴在外,然后偷偷的溜进沈琴的厢房,打开炕柜,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