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15-16

十月 16, 2010

又是一个月色迷人地夜晚,又是一个花团锦簇的氛围。。。。。。

沈琴把除了炕柜里的锦缎棉被没有拿出来,将自己的十几床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全部摆放在炕上,铺上簇新的棉褥子,锦缎绣枕,一床绣着鸳鸯戏水的大红锦缎棉被平平整整的铺在炕的中间,沈琴身上涂抹着浓郁的香水,浓妆艳抹,衣着鲜艳,上身紧裹着橘红色锦绣夹袄,下身穿着粉色绸裤,一头秀发似瀑布般披散在肩膀上,沈琴准备就绪,把炕柜门打开,扯下炕柜最前面的两床锦缎棉被,拽出填塞陆斌身体上面和四周的锦缎棉被,将陆斌拖出炕柜,解除陆斌身上所有的棉被包裹,将他身上的汗水揩尽,也不给陆斌换上衣服,将陆斌的双手套在一条锦缎棉裤裤腿改制的束手棉套里,棉套外面用毛绒围巾包裹后再缠绕绳子紧紧的捆绑好,陆斌的双腿也照此套入一件束腿棉套里用绳子捆绑结实,沈琴将炕上鸳鸯戏水的大红锦缎棉被盖住陆斌,她俯下身子,温柔的凝视着陆斌,爱意浓浓的说;好宝贝,琴姐今晚想要你。陆斌的嘴上依然被蒙上一条锦缎棉口罩,他知道自己今晚无论如何也逃避不了沈琴的纠缠,陆斌闷闷的回答道;琴姐,我现在是琴姐的人了,琴姐想怎么样都行。沈琴听了此话,不满意的摇摇头,说;不是琴姐想怎么样,应该回答琴姐我和你一样,我也要琴姐,否则岂不成了琴姐强人所难了吗。陆斌马上应道;琴姐,我要琴姐。我喜欢琴姐。沈琴高兴的亲吻着陆斌,说;我的小乖乖,我的小亲亲。沈琴见陆斌的情绪还有些低落,还想把陆斌的情绪充分地调动起来,沈琴趴在陆斌的身上,两手合拢将陆斌紧紧的搂抱住,用脸颊和秀发轻轻的抚摩着陆斌的脸颊,香甜的舌头从陆斌的额头开始慢慢的亲吻起,一直延续到陆斌的耳垂,睫毛,鼻子,脸颊,颈部,最后,沈琴的香唇将陆斌的棉口罩叼开,舌头在陆斌的口腔里来回搅转,陆斌被她的香唇激荡的体内情怀慢慢的泛起,沈琴身子压住陆斌很明显的察觉出来,她索性挪开香唇,身子向上移,解开锦缎夹袄,掏出丰韵的奶头塞入陆斌的口腔,沈琴完全相信陆斌毕竟也不是没有男人的情欲,他也不敢对自己痛下杀手,咬住自己的奶头不放,果然,陆斌的情欲被沈琴激荡的神魂癫狂,他含住沈琴的奶头拼命的允吸着,沈琴的情欲被陆斌允吸的浑身酥麻,像无数的蚂蚁在自己的内心啃吃着自己的身体,她强忍着身体的燥动,待陆斌将她的两个奶头都允吸完毕,沈琴急速的脱去全身的衣裳,钻进了锦缎棉被里。。。。。。

然而,意想不到的情景发生了,陆斌的情焰犹如哑了火的爆竹似的,引线嗤嗤地冒着火星,却又逐渐的熄灭了,尽管沈琴再一次的用自己的温存又将陆斌的情欲激发出来,结果还是火星四射,又急速熄灭。沈琴不禁有些恼怒,在锦缎棉被里拧揪了一下陆斌的屁股,骂道;小东西怎么不争气,你是不是故意刁难我。陆斌吓的脸色煞白,因为锦缎棉被将他和沈琴严严实实的蒙盖的丝毫不透一点空气,沈琴不担心陆斌的声音会传出屋外,陆斌的棉口罩也没重新蒙上,陆斌急忙分辨道;琴姐,我真是想要琴姐,只是我也不知道,我越想急切的想要琴姐,我越感到无能为力。沈琴骂道;鬼话,你明明是想逃避我的情感,以此来报复我,奚落我。陆斌说;琴姐,你借我这样胆子我都不敢使出来。你也看见了,我身体还是有反应的,只是坚持不了多久。沈琴也看出陆斌的身体反应的确开始十分坚强,就像百米冲刺似的,起步很快,但是在中途却立刻停顿焉了下来,沈琴其实心里是拽着明白装糊涂,她知道陆斌被自己用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已经离不开棉被包裹的刺激了,沈琴说;看来一般的女人调情对你来说已经不中用了,我还是用锦缎棉被包裹窒息的办法来调动你的男人的本能吧。陆斌以为沈琴又要用极致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自己,吓得赶紧求饶道;琴姐,我们再试试,再试试。沈琴却没那种耐心了,她抓过夹袄绸裤在锦缎棉被里穿好,起身将堆叠整齐的十几床锦缎棉被推倒,说;老话说得好;人在花下死,作鬼也风流,我说;人在锦被欢,快活又舒坦。宝贝,可别怪琴姐无情无理了。沈琴照原来的样子将陆斌堵嘴蒙眼塞耳,蒙上棉面罩,戴上棉头套,将一床厚厚的10斤锦缎棉被对折起来包裹住陆斌的上身,再将一床厚厚的10斤锦缎棉被对折起来包裹住陆斌的下身,陆斌的身体的中部却暴露在外,沈琴又脱掉夹袄绸裤,抓起一床锦缎棉被披挂上阵,全身急迫的压了下去。。。。。。

令沈琴万万没想到的是陆斌的生理反应依然如故,这可把沈琴着急得焦躁心烦,自己是火烧火燎,本想一鼓作气攻下陆斌的山头,却不想陆斌却是银枪腊头,刚一交锋就缴枪投降,并且还是中途完败,丝毫没显现他男人的功夫。沈琴尝试了几回,如出一辙。沈琴这个气啦,她不明白陆斌在睡梦里男人的雄性激素怎么那么强烈,到了自己的面前却是个缩头乌龟,沈琴气急败坏地揭开蒙裹住自己和陆斌身上的锦缎棉被,解除他面部的棉品包裹,松开他眼睛的棉眼罩,扯下他脸上的毛绒围巾,拔出他嘴里的毛巾,眼睛直勾勾恶狠狠的盯着陆斌说;你老老实实的说,你是不是有意克制自己,如果你今天不说出个理由来,我就费了你男人的功夫。陆斌从来没见过沈琴有过如此的凶狠恶煞的面容,他怯怯的说;琴姐,我说出来你可别生气,我被琴姐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整治的对你从心里产生了一种畏惧,我其实真真切切的想要琴姐,但是我又担心自己的男人的本领不能让琴姐完完全全的满意,我拼命的想使出全身的力量来激发自己,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想我是不是心寒胆颤,无力回天了。我的神经太紧张了,我越想成功,越是失败。沈琴听了陆斌的解释,倒也觉得陆斌的话有一些道理,自己对他残忍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在陆斌的心灵上刻下的烙印实在是太深切了。陆斌十四岁失身于自己,知道自己的女人的情欲需求非常旺盛,缠绵的时间非常长久才能达到高潮,他担心由于不能满足自己的要求而再次受到自己的极致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心有余悸,情有障碍,所以沈琴也就原谅陆斌,但是沈琴好长时间都没有享受女人的快乐了,她有些不甘心早早收场,自己的体内的欲火还没熄灭啦,沈琴也不松开陆斌身上的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她要将陆斌捆绑成为一个柔柔坨坨的锦缎棉被人体马,像六年以前自己和翠花和芸香那样过一把驾驭锦缎棉被人体马的滋味。

沈琴用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将陆斌卷成一个粗壮的棉被筒,外面用长长的绳子紧紧的捆住,然后再蒙上一床锦缎棉被,两腿分开跨上棉被筒上,双手紧紧的搂抱着棉被筒,双脚死死的夹紧棉被筒,身子在棉被筒上上下下来回的摩擦,嘴里还哼啊哼啊的低声呻呤着,沈琴的脑海里幻觉着自己和陆斌相爱时的各种亲昵的动作,不由得身下泛出一股股蜜汁,她觉得这样一种情感的受用方式虽然在过去自己和翠花与芸香在各自的男人外出打工时也曾使用过,但是,那时棉被里包裹着的毕竟是她们三人之中的某位女人,刺激的效果远没有将一个男人包裹在自己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里这样刺激,况且,女人在锦缎棉被里趴久了就软绵无力,不怎么挣扎扭动了,就像是包裹着一大捆棉被似的不耐用,现在,陆斌虽然被沈琴紧紧的包裹在厚厚的锦缎棉被里,但是,沈琴只是用锦缎棉被从他的颈部开始包裹,陆斌的头部却还暴露在棉被外面,沈琴如果见陆斌身子不挣扎扭动了,她就小声的恐吓陆斌;快动起来,要不然我就再给你蒙上棉被。沈琴还不时的用手掌拍拍陆斌身上的锦缎棉被,像骑马一样挥鞭抽打着坐骑,陆斌只能乖乖的按照沈琴的命令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沈琴在包裹着陆斌的锦缎棉被上享受着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光滑柔软的丝绸锦缎随着陆斌身体的抖动和沈琴的来回磨擦,使沈琴身体的欲望在一种梦幻般的感受中达到了顶峰,她啊的一声尖叫,趴在包裹陆斌的厚厚的锦缎棉被上一动也不动了。。。。。。

沈琴将陆斌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起来当成棉被人体马,在一种幻觉和自身身体和锦缎棉被强烈的刺激下,沈琴积压已久的情欲终于释放出来,当沈琴从情欲释放的享受之中清醒过来,沈琴最初的兴奋与舒畅立即转化为一种深深的沮丧和失落,自己费尽心机冥思苦想千方百计的好不容易把陆斌的傲气打压下去,陆斌已经被自己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手段折磨的对自己言听计从,百依百顺,沈琴原以为陆斌桀骜不顺的脾气和冷漠淡然的态度已被自己给彻底地扭转过来,没料到陆斌在自己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惩罚下,心理上对自己所产生的畏惧和恐怕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深深的影响到了他的男人功能的正常发挥,沈琴觉得在自己和陆斌的情场较量中,自己并不是一个战胜者,陆斌虽然被自己降服了,但是,沈琴绝不希望陆斌在自己面前懦弱地不像一个男人,她希望陆斌被自己修理的象六年以前时的那样在自己怀里像个泥鳅似的只往自己怀里钻,象个小男人似的依偎在自己怀里允吸自己的奶头,象个勇士一样将自己压在他的身下施展男人的威猛。可是,目前的情景却是陆斌在自己面前懦弱的象个奴才,软弱的象个太监,从陆斌看自己的眼神和表情上可以判断出这样的事实;陆斌已经把自己敬畏的像似一个凶神恶煞的女人,已经将他目前的处境等同于一个任她宰割的奴隶,他的男人的威猛和胆气只有在他的梦境中通过一种对自己极端的仇视和厌恶的幻觉才能表现出来,沈琴感到一种深深地悲哀和无奈,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占有陆斌的身体,却永远不能占有陆斌的心灵。沈琴是左右为难,举棋不定,自己如果还像陆斌十四岁失身于她的时候那样,对陆斌千般疼爱,万般温柔,施展自己女人娴熟的爱的技巧和爱的热忱,让陆斌知晓自己对他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目的绝非是要摧残他男人的气势和功能,而是要陆斌象以前和自己卿卿我我时的那样迷恋自己,沈琴完全可以重新让陆斌在自己的温暖的锦缎棉被里再现男人的雄风,但是,沈琴却担心陆斌对自己逢场做戏,过河拆桥,如果陆斌男人的本能不需要借助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刺激就可以实现,陆斌肯定不愿意娶一个比自己年龄大六岁的结过婚的农村小媳妇,使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如果任凭陆斌在自己面前象个奴才和太监似的被自己摆布,沈琴又感到这是一场两败俱伤,徒劳无益的情爱的煎熬。沈琴越想越觉的自己的情感遭遇的可怜和可悲,她的伤感的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沈琴伤感过后将各种结果反复比较,反复斟酌,最后还是断然决定自己绝不能重蹈覆辙,即使陆斌在自己面前畏惧的心态改正不过来,沈琴还可以利用陆斌熟睡时的机会使自己女人的情欲通过一种巧妙的方式实现,而一旦自己用女人的温存抚慰好了陆斌受伤的心理,沈琴的美好愿望只能是水中明月,镜中鲜花。沈琴心理的女人的独占情爱的欲望是如此的强烈,她想;宁肯自己得不到陆斌光明正大的情爱,自己还可以通过锦缎棉被人体马的方式和趁陆斌在睡梦中的男人的功夫勃勃昂扬的时候偷袭得手,也不愿为了得到陆斌暂时的男人的关爱和威猛而使自己永久的失去这个令自己魂飞魂散,牵肠挂肚的小男人。因为沈琴在心理的深处也有一个隐私,她自己在拴牛外出打工的时候,为了满足自身压抑的情欲,要么自己一个人玩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游戏,要么与翠花和芸香三人一起玩骑锦缎棉被人体马的游戏,渐渐地沈琴的心理也对锦缎棉被游戏产生了强烈的爱好,不过,沈琴希望自己能够包裹捆绑别人而不是自己被别人包裹捆绑,沈琴所以想到用锦缎棉被绑架陆斌的惩罚计划,她自己的脑海对锦缎棉被包裹男人的幻觉的享乐也是起了重要的作用。况且,像陆斌这样对锦缎棉被产生浓厚兴趣的男人少而又少,象陆斌这样在少年时代就被自己和翠花与芸香用锦缎棉被包裹玩弄的小男人更是上天赐予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活道具。沈琴感到既然陆斌对自己产生了畏惧,说明自己以后用锦缎棉被包裹玩弄他就更顺便更好玩了,自己不要急于求成,以后在对陆斌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中可以更多的揉和一些娱乐的方式,使陆斌像他少年时代那样自己对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迷恋痴狂,要陆斌在自己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游戏娱乐之中不知不觉地能够在神智清醒的时候在自己的面前恢复男人的雄风和威猛。沈琴的心结解开了,她反而觉得自己以后在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时,目标要明确,捆法要细腻,要以柔克刚,绵里藏针,只要自己耐心细致的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让陆斌的个人隐私与自己的惩罚计划紧密的结合起来,不怕陆斌不在自己的炕上向自己重现他男人的阳刚之气,威猛之力。

沈琴起身解开陆斌身上的两床厚厚的锦缎棉被,他身上先前包裹捆绑的两床锦缎棉被沈琴却不愿解开,她盘腿坐在陆斌的头部旁边,把陆斌的上半身用劲抱起来搁在她的腿上,爱怜的说;好宝贝,刚才让你辛苦了,琴姐好舒服,好高兴。沈琴解下陆斌面部的毛绒围巾,拔出他嘴里的毛巾,陆斌大口大口地揣着粗气,沈琴见陆斌脸上的神情并没有一种受辱的感觉,相反陆斌的眼睛里却流露出一种平淡坦然的神情,说明陆斌对自己被沈琴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成为棉被人体马的玩法并不感到唐突和新奇,沈琴笑着说;好宝贝,琴姐这样骑在你身上,你自我感觉怎样。陆斌说;我没什么感觉,只要琴姐开心,我就开心。沈琴禁不住的俯下身子给了陆斌一个长长的香吻,越发把陆斌的头往自己怀里搂抱,她说;琴姐真的好开心,琴姐又回想起你六年前在我的锦缎棉被里和我相欢相爱的情景,当时你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少年,你说你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我说你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你就乖乖的躺在炕上,姐姐教授你应该如何做。后来,你把你的童真给了琴姐,准确地说是琴姐要了你的男人的第一次,你害羞的象个滑溜溜的泥鳅似的在琴姐怀里拱来拱去,样子可爱极了。沈琴的回忆把陆斌的思绪带回到六年以前自己失身于沈琴的那种场景,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男人的情怀在这个女人身上释放出来,想到了自己从十四岁到十七半的时候和这个女人的男欢女爱,陆斌忽然的流下了眼泪,陆斌的眼泪让沈琴一时难以揣摩他目前的心情是伤悲还是喜悦,沈琴充满关怀的语气问道;好宝贝,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想到以前和琴姐相欢的情景感到琴姐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人。陆斌不回答。沈琴又问;是不是觉得琴姐将你绳捆索绑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惩罚你太残酷了。陆斌赶紧回答;没有没有,我是自找的,我不该伤害琴姐。沈琴见陆斌一点男人的骨气都没有,她到觉得陆斌刚开始被自己绑架时的那声婊子就很能表现陆斌的男人气质,可惜现在陆斌身上的男人的阳刚之气被自己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给捂裹得无影无踪了,沈琴想想陆斌的转变心里暗暗的叹道;花花绿绿的棉被本来是温柔甜美的生活必需品,给人应该带来热情温暖,可是,一个男人却被自己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失去了男人气质,失去男人的刚强,生活之中不可思议的事情简直太难理解了。沈琴见已是深夜了,陆斌的身体被自己折腾的够呛,她将陆斌的头从自己的腿上放下来,沈琴说;好宝贝,对不起,琴姐还是要将你用锦缎绵品包裹住你的头部和面部。陆斌说;那是应该的。沈琴抓起毛巾在手里团成一个圆球,慢慢的塞入陆斌的口腔,毛巾的大小刚好堵住陆斌的整个嘴巴,外面再用叠成长条状的毛绒围巾缠绕包裹捆紧,沈琴将两小团绵花球堵住陆斌的耳朵,给陆斌蒙上锦缎棉眼罩,棉眼罩的多余部分正好可以将陆斌的耳朵蒙裹住,使棉球不至于掉落出来,沈琴用棉面罩裹住陆斌的整个面部,再给他戴上棉头套,仔仔细细的观察了陆斌的出气的鼻腔是否还在出气,沈琴不厌其烦地用锦缎棉品将陆斌的面部和头部包裹严实,目的就是要让陆斌在一种棉被包裹捆绑和棉品包裹紧密的状况下才能实现他男人的功能,沈琴做完这些,将锦缎夹袄和丝绸锻裤脱下,抓过两床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蒙在陆斌的身上,自己像泥鳅一样滑入锦缎棉被里,身子紧紧的贴近陆斌身上的锦缎棉被,她期待着陆斌在熟睡过去后由于暂时忘却了自己的处境而焕发出他男人的阳刚之美,威武之气,那样,沈琴的占有陆斌身体的机会就终于可以实现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