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12

十月 16, 2010

由于担心陆斌的挣扎会使自己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惩罚计划功败垂成和给陆斌的身体带来硬伤害,沈琴在陆斌被野山参温补的全身火烧火燎的情况下,将六床厚厚的锦缎棉被死死的蒙裹住陆斌的全身,然后她趴在包裹着陆斌的锦缎棉被上紧紧的压住陆斌,不让陆斌来回的翻滚扭动。陆斌的身体本来就犹如一个贴在烤炉上的烧饼,又被沈琴捂裹上六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再加上沈琴的身体的重压,这样的棉被包裹捆绑把陆斌的身体抗热能力完完全全的摧毁了,陆斌的灵魂游走在人间和地狱,他感到自己一时被棉被包裹窒息的坠入地狱,一时被游丝般的气息扯回人间,那种火烧火燎的身体发燥还在一股股的在心头升腾,被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闷热窒息又使他的内心像滚滚沸腾的油锅似的,陆斌这次彻底领教了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温柔之中的冷酷与煎熬,彻底体会到了女人的温柔的报复办法会使男人无论在精神和柔体上都难以承受的极限。陆斌在这样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下,身体和意志就是像钢铁一样坚硬也会被棉被捂裹的达到溶点。陆斌的心理的忍受能力终于被沈琴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冲毁了,在一种极度的神经兴奋状态下陆斌内心的情怀释放出来后,他的顽抗意识崩溃下,陆斌对锦缎棉被的痴迷从此转变为一种带有身体和精神刺激的强迫症,并且陆斌被沈琴这次严酷的棉被包裹捆绑后,对沈琴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地畏惧和恐怕,这种畏惧和恐怕使陆斌对沈琴言听计从,维维若若,这种心态直接的可怕后果却是沈琴怎么也料想不到的,陆斌在沈琴面前如果神态清醒的话就萎缩不振,而在陆斌处于睡梦之中,他的身体一旦被锦缎棉被包裹捂热后,就是生龙活虎,顶天立地的男人,这样的一种结果是沈琴在一天晚上无意之中发觉的,她觉得自己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办法虽然可以轻而易举的俘获陆斌的身体,却永远也俘获不到陆斌的爱心。

沈琴趴在包裹陆斌的六床厚厚地锦缎棉被上,或许是她太心虚了,或许是她觉得这是对陆斌最绝的一次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沈琴把全身的力量都使了出来,她的双腿像铁钳似的紧紧的钳制着陆斌的上面部位,两手将锦缎棉被狠狠的按捺住,几乎不让一丝空气渗入棉被里。她只喝了一小碗掺了野山参的鸡汤,却还能品味到野山参温补的神奇效果,当然明白温补对人的身体会像在胸口放着一块红红的烙铁那样的奇热难忍,沈琴趴在陆斌的身上,自身虽不是火烧火燎,却也是焰火腾腾,但是由于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丝绸肚兜和花短裤,被深秋的寒意侵蚀着倒也能挺受的熬过去,而陆斌喝了一大碗鸡汤,身上的情焰恐怕要将他的内心融化的像似一块蜂窝,从陆斌被自己用厚厚的六床锦缎棉被蒙裹住,明知挣扎只会使他身体的急火越来越旺,他还是徒劳无益的拼命扭动着身体来看,陆斌今后对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最深切的体会就是,温柔的极致就是冷酷,热切的极致就是痛苦。沈琴预感到经过这次极致的温柔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会对自己以前伤害过她的行为感到懊悔,会感到如果男人伤害了一个女人,会被女人用一种不伤身体甚伤身体的温柔的方式所报复所惩罚,但是,沈琴绝不愿意陆斌对自己的态度从一个极端转向另一个极端。

沈琴在包裹陆斌的锦缎棉被上足足趴着半个钟头,陆斌的身体一动不动了好久了,沈琴才起身撩开陆斌面部的锦缎棉被,她将脸颊紧紧地贴住陆斌的鼻腔,心里不禁惊慌颤抖,往常陆斌的鼻孔总会有一缕缕微弱的气息,但是,今晚,也许是沈琴对陆斌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太严实了,她忽略了陆斌被自己绳捆索绑堵嘴蒙眼塞耳后又被裹住棉面罩戴上棉头套,在厚厚的六床锦缎棉被蒙盖着全身的情况下的危险处境,沈琴也顾不得将陆斌身上的六床锦缎棉被全部挪开,她手忙脚乱地将陆斌身上的锦缎棉被往下扯,露出他的脸部,然后,沈琴想解开陆斌上部的棉品包裹,由于她对自己今晚的棉被包裹捆绑的后果感到一种大祸临头的担心,她的双手微微的发抖,平常对陆斌棉品包裹的利落似乎一下之消失的无影无踪,当沈琴扯下陆斌头上的棉头套,解开陆斌面部的棉面罩,沈琴越发感觉天就要垮塌似的,她的全身都开始发颤了,因为,沈琴看见陆斌的眼睛和嘴部虽然还被棉眼罩和毛绒围巾包裹着,但是,从仅仅暴露的一小部分脸颊上看,沈琴就已经魂飞魄散了。陆斌的脸色像猪肝一样紫红紫红,两缕殷红的鼻血从鼻孔里渗出,把陆斌的脸颊涂抹的像一个红魔,沈琴用颤抖的手解开陆斌的蒙眼的棉眼罩,她下意识的弯曲的身子立刻挺直了起来,嘴里啊的一身惨叫后又捂住嘴巴,只见陆斌的双眼瞪大的像似一对铃铛,完全是一付即将陷入垂死挣扎后的那种惨不忍睹的眼神,沈琴只觉得一股股冷嗖嗖的凉气从脚底向头部冒窜,当她解下陆斌嘴上的毛绒围巾,拔出陆斌嘴里的毛巾后,沈琴就感到此时此刻的陆斌不是一具活生生的人体了,而是一具两眼圆瞪,满脸血污,嘴巴张开的死人了,沈琴被陆斌的惨状吓的惊魂失魄,她把嘴紧紧的贴住陆斌的嘴,侥幸地希望通常人工呼吸的方式来救醒陆斌,但是,陆斌犹如僵尸般的躺在炕上没有半点气息,沈琴的神经被自己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结果吓的视乎已经出窍,完全没想到如果陆斌真的被她捂死过去,他的身体会逐渐从热变凉,沈琴吓的根本就不敢再贴近陆斌的身体,吓的没想到把陆斌身上的六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全部挪开,再听听陆斌的心脏是否还有微弱的跳动,摸一摸陆斌的脉搏是否还有微弱的起搏,沈琴以为陆斌真的被自己用锦缎棉被给捂死了,她只觉得天眩地转,沈琴昏死过去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