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11

十月 16, 2010

陆斌身体的激烈反应超出了沈琴的预料,他体内的情愫被野山参神奇的效果温补的像在他的心海里扔下了一颗炸弹,几乎将陆斌的全身的情感能量激发地犹如火山似的喷薄而出,他的身体的扭动幅度一阵比一阵猛烈,待到沈琴想趁热打铁时,陆斌的挣扎力度已经不受沈琴所想象的那么容易控制了,由于陆斌被捆绑的像一个人体肉粽,但是,他内心的激情已经被激荡的超过了他身体承受的极限,陆斌只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一大团火焰在灼烧,全身被一股股的热浪所吞噬,他的脑海里根本就忘了自己是被一个女人绳捆索绑的包裹在厚厚的锦缎棉被里,他现在唯一的企图就是想法设防的要使自己内心的情焰赶紧熄灭,因为,那种翻江倒海似的情浪冲击犹如把自己放在一个刚刚爆发的火山口似的,他的意识和意志已经不受自己的大脑所控制了。沈琴刚揭开陆斌身上的锦缎棉被,陆斌就感到自己的身子被一瓢冷水淋了似的非常受用,他现在最期待的就是自己被人放在寒冷的环境里,使自己体内的情焰被一股股寒流所浇灭,所以,当沈琴的身体刚贴近他时,陆斌本能地一个侧翻将沈琴歪倒在炕上,他觉得现在任何物品和物体贴近自己,就是在自己的熊熊燃烧的胸口上无形之中又添加了一股股火苗,陆斌被捆绑成肉粽的身体在炕上向一个肉球似的来回翻滚,鼻腔里的哼气声明显的变的粗长,估计如果陆斌的嘴不被塞入毛巾被毛绒围巾勒紧包裹的话,他的痛苦的嚎叫声可以将整个小山村沉沉的寂静搅得人仰马翻,鸡飞狗跳。

沈琴没有料到自己期盼的时刻虽然到来,但是陆斌被她的手段折磨的失去了理智,陆斌的身体的挣扎就像是一个神经错乱的狂躁病人在发怒发狂,根本就不管不顾的受自己所摆布所左右,沈琴有些害怕有些恐惧了,万一陆斌的神志被自己激发的失去了控制,一个年轻的男人在自己的炕上被人发现,自己的精心布置的惩罚计划就全盘皆输了。沈琴看见陆斌在炕上的挣扎越来越猛烈,她担心如果任由陆斌这样胡乱地挣扎下去肯定不是最好的办法,万一陆斌手脚的绳子被他挣脱,或即使没有挣脱也会造成陆斌身体的受伤,这两种结果都是沈琴不愿看到的,沈琴将心一横,如其让陆斌自己在炕上无谓的挣扎,还不如自己让他在一种火上浇油的状态下承受一种更加使他永生难忘的锦缎棉被包裹的滋味。沈琴扯过一床厚厚的锦缎棉被将陆斌连头带脚蒙裹的严严实实,两腿一跨,骑在陆斌的身上,两手死死的按捺住被角,陆斌的身上忽然被严严实实的蒙裹着厚厚的锦缎棉被,又被沈琴骑在身下,就好比已经褪去的火苗又重新燃烧,陆斌的上身虽被沈琴死死的按住,但是他的腿部却能两脚一起向上翘动,只见陆斌两腿一翘,腿部的锦缎棉被便被翘翻起来,这样的结果令陆斌感到格外振奋,他拼命的左右扭动的身体,力图将沈琴掀翻在炕上,沈琴感到单靠自己的体力已经不能制服陆斌,她干脆起来将炕上的锦缎棉被一床一床的堆摞在陆斌的身上,足足堆摞了六床,然后,沈琴将自己的腿部朝着陆斌的面部,头部朝着陆斌的腿部,全身躺压住陆斌的身体,腿部紧紧的夹住陆斌的面部,两手死死按捺住陆斌腿部的锦缎棉被,下巴用力抵住陆斌的腿部,沈琴已经豁出去了,就是陆斌被自己捂死也比被人发现,自己羞愧的被村里人辱骂的上吊跳崖强,自己和陆斌在阳间做不了露水夫妻,在阴间做个永久夫妻吧。沈琴想到为了得到自己所喜欢的男人,为了自己一辈子不至于没有孩子,为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不被虚度,她感到自己的灵魂已经被这个男人所吸附,自己的心灵已经被这个男人所牵挂,而爱一个自己所爱男人的方式和手段却是使这个男人在心灵和身体上遭受一种病态的折磨,这种残酷的爱的结果本来是一种自己所不齿的结果,是一种伤天害理得结果,但是,沈琴已经别无选择,她的思路已经被自己的欲望撩拨的失去了理智,她一想到自己如果得不到陆斌的情爱,自己将在拴牛的虐待下痛苦的生活一辈子就不寒而栗,沈琴的身体死死的趴在包裹陆斌的锦缎棉被上,她很明显的感觉到陆斌被六床锦缎棉被和自己的身体重重的压住下在无奈的挣扎着,沈琴的泪水止不住的哗哗的流淌着,她知道陆斌被野山参温补的身体已经像热锅上的蚂蚁,再被六床厚厚的锦缎棉被蒙裹,上面还趴着一个女人紧紧的重压着所遭受的苦难,沈琴对自己的残忍行为都感到可耻可恶,她喃喃的自语道;我的小冤家啊,我的小亲亲啊,姐姐得不到你,就没法活了,姐姐没法活啊。

可以想象陆斌此时此刻在六床锦缎棉被蒙裹住身上还重重的压着一个女人的状况下的煎熬情景,陆斌的脑海里所翻腾的是自己被一种无情的烈火所包围,他无论怎么四处突围都逃不出熊熊烈火的灼烤,虽然这种烈火不是实实在在的的烈火,但是,陆斌全身的感受却是这种锦缎棉被温柔的包裹胜似烈火的煎烤,陆斌情愿自己一下子被熊熊燃烧的烈火所吞没,自己一下子被烈火化为灰烬也不愿意自己被锦缎棉被蒙裹得像似在烤炉里慢慢的灼烤着,陆斌挣扎的力量一点点的消退了,随着内体的急火攻心,他的情愫的喷发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迫近,陆斌在一阵阵排山蹈海般的巨浪冲击下,终于在一种失去理智的情景之中,在一种常人难以承受的闷热窒息之中,在一种锦缎棉被包裹的温柔的刺激的极限之中完成了一种男人的情感的发泄。陆斌的挣扎归于平静,全身像一团软软的棉球似的瘫痪在炕上,沈琴预感到自己又功亏与尽,她手忙脚乱地掀翻陆斌身上的六床锦缎棉被,看见陆斌身子一动不动,沈琴连忙解开陆斌面部和头部的棉品包裹,眼见陆斌的骇人的惨状,沈琴的心一下子像被刀子剜出来似的,她感到自己今晚的锦缎棉被包裹所不愿发生的结果还是出现了,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使沈琴的神经几乎就要崩溃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