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托系列-温柔的报复-10

十月 16, 2010

陆斌喝下鸡汤沉沉的睡过去了,虽然他明白沈琴今晚对自己的热情有些异乎寻常,但是,自己现在目前的处境就是;白天被沈琴包裹捆绑像锦缎棉被木乃伊似的塞进狭窄的炕柜里,晚上短暂的活动了一阵子,便又被沈琴强行给穿上红袄绿裤,绳捆索绑,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用一床厚厚的10斤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塞入二床8斤的锦缎棉被改制的棉睡袋里,沈琴女人的细腻在棉睡袋的改制上体现的非常明显。她在棉睡袋上设计了两个拉链,晚上将陆斌装入棉睡袋里两个拉链上下一合,再用一把小铜锁将拉链的小孔锁上,陆斌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棉被囚犯了,沈琴再给陆斌蒙上四床锦缎棉被,即使陆斌恳求也罢,反对也罢,沈琴几乎是铁石心肠,她在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的所有细节上已经做到了防微杜渐,不给陆斌留下一丝一毫地情面。陆斌白天在炕柜里是一个锦缎棉被木乃伊,那种被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囚禁的滋味实在是令一个意志脆弱的人疯狂。陆斌近身包裹着头一晚沈琴盖了一夜的锦缎棉被,陆斌不知沈琴是故意还是太讲究,锦缎棉被里丝毫闻不到沈琴的汗味,棉被里处处浸透着女人的体香和浓浓的香水味,陆斌在过去和沈琴相欢时没发现沈琴身上有如今这样的香艳浓郁。沈琴有意每晚临睡前将她浑身上下喷抹的香浓四溢,盖着锦缎棉被捂了一晚上,沈琴的女人的体香深深的浸透在棉被里,她每天早晨就用自己睡觉时盖的那床锦缎棉被贴身包裹陆斌的身体,这样,陆斌在锦缎棉被里无论是清醒或是昏睡,女人的香艳的滋味就一直袭扰着他,使陆斌的大脑的神经中枢和身体的器官感觉一直处于某种兴奋状态,陆斌在白天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马上被厚厚的锦缎棉被捂裹地昏睡过去,那种香艳的女人的体香和灼热的棉被包裹,几乎是左右夹攻着陆斌,本来,陆斌独特地生理反应被沈琴充分地利用,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已经使陆斌的生理反应像波涛似的起起伏伏,令陆斌痛苦不堪,而锦缎棉被里女人的体香又时时的飘入陆斌的鼻孔,那种芳香扑鼻的滋味如果换成平日里是一种享受,而在身体被禁锢的丝毫不能动弹,身上蒙裹着厚厚的六床锦缎棉被的情况下,陆斌觉得此时此刻那种女人的体香就是一种难受,一种煎熬了。因为,陆斌白天的思维总是被这种女人的体香所支配,所控制,陆斌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但是人的思维像是一条缓缓的潺潺的意识流,除非是植物人,否则,人的大脑是受外界的刺激影响随时随地的幻觉着各种影像。陆斌在棉被囚笼里的意识流可以说除了回忆自己的独特的锦缎棉被爱好是何时产生何时增强和自己与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情缘遭遇外,就是被香艳的女人的体香刺激的不由自主地幻想着自己在女人的锦缎棉被里各种稀奇古怪的遭遇,每当这个时候,陆斌突然感受到了一种自己原来从未体验的快感,这种快感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兴奋,使陆斌诧异自己是不是被沈琴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成了心理发生了畸变,因为陆斌如果脑海里幻想着被女人用厚厚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后,那床贴身包裹自己的锦缎棉被里的女人的体香,总会伴随着陆斌脑海里的各种被女人捆绑的幻觉适时地在陆斌已经失控的神经上添油加醋,令陆斌像吸了鸦片似的不停地回味自己的心态畸变所产生的快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心理畸变会给自己今后的生活带来怎样的痛苦和折磨。

陆斌的心理畸变是在沈琴的预料之中的,沈琴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方式使陆斌完完全全的从一个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爱好者,变成一个锦缎棉被的依赖者,她要使陆斌无论在身体上和心理上完完全全的依赖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的刺激才能产生一种兴奋感和快乐感,可是,要想达到她所要的结果,沈琴必须在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的方式上精心设计,细心考虑。沈琴虽然知道陆斌从小对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情有独钟,但是,那种玩棉被,捂棉被,裹棉被,毕竟只是一种生活的情趣罢了,如何能让陆斌在自己的锦缎棉被囚笼里不感到一种温柔的煎熬,如何让陆斌在自己设计的棉被包裹捆绑的惩罚之下心甘情愿地受自己摆布并且将来服服帖帖的受自己支配,沈琴真是苦心积虑,她知道物极必反,陆斌从小喜欢锦缎棉被,但是,如果一个人长时间地身体蒙裹着厚厚的锦缎棉被,五花大绑堵嘴蒙眼塞耳裹面套头的躺在填塞的严实的炕柜里,忍受着锦缎棉被包裹捆绑给他带来的一阵阵闷热的煎熬,同样可能造成他以后对锦缎棉被的强烈的厌恶和畏惧,所以,沈琴想到了用自己女人的体香来刺激陆斌的神经,让陆斌在厚厚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里,注意力通过女人的体香发生转移,给陆斌营造出清醒时想着自己被女人锦缎棉被包裹捆绑,虽然很闷热很难受,但是一种内心的快感一种灵魂的享受足可以抵消他身体上的痛苦,使陆斌闻到自己女人的体香就可以冲淡他自身被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后的汗味,减轻他身体对棉被包裹捆绑的闷热感觉。沈琴在晚上临睡时,把自己身体用香水抹的芳香扑鼻,还往锦缎棉被里喷扑芳香气雾剂,所以第二天的上午,沈琴用这床锦缎棉被包裹捆绑陆斌时,这床锦缎棉被里的香味足可以保持到当天的晚上,沈琴完全相信,陆斌的锦缎棉被的嗜好绝不会因为自己将他绳捆索绑堵嘴蒙眼,用锦缎棉被禁锢起来后发生逆转,相反,沈琴判断陆斌在厚厚的锦缎棉被里由于受到女人体香的刺激加上他自身神经中枢和身体器官对锦缎棉被的条件反射的敏感,陆斌只能在自己的花花绿绿的锦缎棉被包裹捆绑下,无论从生理上或是从心理上都会向自己期盼的方面发展。

沈琴躺在陆斌的身边等待着陆斌身体的激情反应。果然,陆斌的鼻腔里的匀和平缓的出气声越来越急促,由于陆斌的面部除了两个鼻孔未被包裹堵紧外,其他部位被沈琴包裹的丝毫不漏,沈琴感到陆斌的挣扎也越来越频繁,他的全身被自己五花大绑,并且沈琴担心陆斌急火攻心,到时候自己一人不能控制陆斌,因此今晚的捆绑比平时还要严实还要紧固。陆斌的手臂被沈琴用一根长长的绳子在手臂上缠绕了五圈,将他的手臂捆绑严实后,多余的绳子又将陆斌的大腿捆绑紧紧的。陆斌的手腕和脚踝处还被沈琴用短绳子捆绑着,这样细致的捆绑使陆斌的挣扎起来就十分的艰难,沈琴看见陆斌虽然被自己严实捆绑的像一个人体肉粽,但是,他体内的急火显然已经被野山参撩拨得越来越旺,陆斌除了用鼻腔努力地哼着,被毛巾堵住的嘴巴分明在无助地发着痛苦的呻呤,被锦缎棉品包裹的面部和头部在不停的摇晃着,身上紧裹着一床锦缎棉被视乎就要把他捂裹的像似在火炉上煎烤,沈琴知道陆斌的身体和生理上的反应,即将呈现一种癫狂失控的状态,这个时候,他已经被野山参的药用效果激荡地失去了一个正常男人的情志和情商,他在失却正常的情感理智下,陆斌只会想到要赶紧熄灭自己内心的急火,绝不会计较所谓男人的尊严和颜面,沈琴起身将掩盖窗户的两床锦缎棉被扯下来,借助皎洁的月光欣赏着自己的棉被俘虏在锦缎棉被里像蛇似的扭动着身体,沈琴看见锦缎棉被包裹着的陆斌在内心急火的撩拨下,身体扭动的身姿特别的像六年前自己和翠花与芸香在一起玩锦缎棉被包裹捆绑时的那样令她生情,使她兴奋,沈琴的情怀在观看欣赏锦缎棉被包裹男人的情景之中渐渐地强烈升腾,她的全身感到了一种酥麻的爽爽的享受,沈琴再也忍耐不住自身情波的冲击,她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