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和女友的“丝生活”

十月 14, 2010

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9点半了,凌乱的客厅已经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环顾四周,人却不在。

“凌音,凌音,你在哪呢”

没有听见回答,可是她的行李箱还躺在她床边,阳台上她的衣物还在随风飘荡,晃晃悠悠的丝袜,看着十分撩人。

应该是出去了吧,我想。我掏出手机想给她打个电话,却猛然想起来昨天根本就没存她的号码。忐忑之中,这个似乎是从天而降的女孩子让我感到更加的神秘。

我摊在沙发上发起呆来,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感觉就像做梦一样。一大早起床没见到她,心里竟然空落落的,我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她了。回想起她靠在我肩上睡着,回想起她说的那句“好,我答应你,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每天都穿着丝袜,晚安。”我心里不禁翻江倒海起来,我猜,她也是喜欢我的,起码不讨厌。

正胡思冥想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瞥到了厨房冰箱门上的用磁铁吸着的一张纸条。“你这个大懒虫,冰箱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想饿死我啊。我出去买点早餐,你在家等着,我没带钥匙
”拿着纸条,我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尤其是那句“你在家等着,我没带钥匙”,更是让我浮想联翩。

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她的那个大行李箱。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挣扎,我还是决定打开看看。

咝咝两声,我拉开了行李箱的拉链,深吸一口气猛地掀开,眼前的惊喜让我立刻血脉喷张起来。一个大的足以装下她自己的行李箱,竟然有一半的空间都塞满了丝袜。各种颜色,各种质地的丝袜散发着好闻的味道,伸手轻轻拂过,浑身好像触电一般。由于丝袜都叠的整整齐齐,我生怕弄乱了被她发现,所以也不敢多碰,凑近深呼吸几下,悻悻地拉上了行李箱的拉链。

天呐,这是个无论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对我充满诱惑的女孩,我多想她今后就留在我身边。

砰砰砰,有人敲门,我知道是她回来了。

“吓死我了凌音,我还以为你去哪了呢”
“我才吓死了,你这什么破小区啊,几十栋楼长的一模一样,我出来忘记看楼号,回来就找不着了。你看我跑的满身大汗,还敲错了四个门,又没你的手机号,我都快急死了”

她说着说着又哭了,我终于忍不住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她似乎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一手拎着包子,一手拎着豆浆,直挺挺地站着,任凭我把她紧紧抱着。

“我手里还拿着东西呢”

“对不起,我我我。。。”

“你什么你,我要不提醒你的话,你是不是还想亲我呀你。你这大坏蛋,大色狼”。她放下东西,挥动着小粉拳,追着我满屋子跑,被她逼到墙角,肚子被她狠狠砸了一拳。虽然不疼,我还是故作痛苦状,哎哟哎哟呻吟着。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那么用力的,疼不疼啊”。她小心翼翼靠近我,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猛地往她腰上咯吱了一下,她像触电一样跳了起来。后面就变成我伸着“魔爪”追着她满屋跑了。

被我逼到沙发边,她无计可施,居然躺在沙发上,一脚踢过来,结果小脚丫子正好被我紧紧抓住。她另一只脚踢过来,也被我给抱住了。

天呐,这是一个怎样的景象。一个头发凌乱,气喘吁吁的少女躺在沙发上,并拢的双腿被另一个男人抓着抱在怀里。使劲想要挣脱的她扭动着身体,嘴里呢喃着“放开我,你这个坏蛋。。。。”

挣扎的过程中,她腿上的裙摆一点点滑了下去,露出了穿在丝袜外面的安全裤。“哈哈,你这个小色狼,把我腿抱着,想看我走光是不是,让你失望喽”。

“我我我。。。。”我又语无伦次起来,可又实在舍不得放开这双美腿。结果她使劲一挣扎,并拢着的脚后跟就抵在了我的下巴上,脚尖离我的鼻子近在咫尺,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一股温热。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女孩子的脚,我甚至有种想要亲吻她双脚的冲动。我装作若无其事,心中早已是无法自制。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的脚是不是很香啊,你一直抱着不放”。

“对不起对不起,我变态了,哦不对,是失态了”

她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站起来整了整衣服,低着头站在我面前。我们就像两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面对面站着,谁也不敢先说话。

就这样僵了几分钟,我鼓起勇气拉起她的了双手。“凌音,请原谅我刚才的冒犯,可是我不但不承认,我已经喜欢上你了。昨晚的事情好像一场梦一样,如果真是做梦,我宁愿永远不要醒。我喜欢你,留下来好吗。”

她,轻轻点了点头,又问我“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丝袜”

“我承认,在车站的时候,我的确是被你的丝袜吸引到了。但如果说喜欢的话,我是因为喜欢你,才会喜欢你的丝袜。不然我干嘛不去超市买一打丝袜回来当女朋友算了呢”

“切,油嘴滑舌。”

“晚上搬过来一起睡吧”

“好啊,不过我要穿着丝袜睡觉,你不介意吧”

“求之不得呢,怎么会介意呢”

片刻的尴尬之后,我们开始收拾衣柜。她犹豫了一下,拉开了行李箱。

“天呐,这么多丝袜,原来你是丝袜控啊”,我故作惊讶,她则红着脸向我坦白了。

原来,她最早在一家丝袜专卖店打工,第一次触摸到这种神奇的织物,便深深迷恋上了那种柔滑的质感不可自拔。于是自己就有了越来越多的丝袜,即使是穿旧的,穿破的,也舍不得扔掉。无论春夏秋冬,丝袜从不离身,除非是洗澡,不然根本就不脱下来。

“哥哥,想不想再摸摸我的丝袜呢”,她略带调皮地挑逗着我,“但是你得发誓,不可以强迫我和你XXOO”

我死命点头。她红着脸,坐在床沿,把脚伸了过来。

“凌音,我可不可以把你的眼睛蒙上”

她不说话,算是默认了,我从她那一大堆的丝袜中抽出一支黑色的长筒袜,蒙上了她的双眼,然后忘情地从她的脚尖摸到大腿,又从大腿摸到脚尖,然后把她的脚尖含在了嘴里。。。。

我就这样交了一个恋丝的女友,可我并不知道,恋丝的她,还有许多暂时不能说给我听的小秘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