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云瑶 深闺女儿心

十月 14, 2010

云瑶是一个温婉娴静的女子 天生得一副皎如秋月的面容 正值二八好年华。云瑶的爹爹云正海是一乡的里正,已近五十天命之年膝下却只有云瑶这一个女儿,因此异常疼爱却也管教甚严。云瑶每日随女先生习一个时辰的字,再练上一个时辰的针黹后,便由母亲亲自领回闺房之中,端坐于床沿之,由丫鬟绿萼取来丝绳,细细将云瑶捆绑。

云瑶双目垂闭,顺从的将一双玉臂背在身后,绿萼将丝绳对折 预留一个绳扣 由颈后开始环绕云瑶的如削美肩 将云瑶的玉臂环绕三圈后 用一个后缚五花把双臂反剪 一双柔荑向后归拢 手腕相叠紧紧缚住 把余绳向上一提 将绳头穿过脖子后面预留的穿绳扣,一手往下拉绳子,另一只手托住云瑶的双手缓缓上推,打上死结。最后再取一绳在云瑶正值妙龄涨鼓的酥胸上下紧紧环绕把双臂和身体完全固定在一起 再系于床柱之上 就算完成了 此时云瑶已粉腮羞红,眼角微有些湿润,只有酥胸的高低起伏说明了她的心情

云夫人见云瑶已被捆绑停当,丝毫没有挣脱的可能了 只命绿萼在房中看守服侍小姐,并将闺房上锁,只留一个小窗递送饭食。每日云瑶的两餐都是由绿萼所喂,进食完毕后绿萼还要取出干净的白丝帕塞入小姐的口中 用布条再脑后系紧 这是夫人特别关照的 用意是不得同小姐闲聊 放纵了云瑶的心性。如没有照办必定重罚,绿萼自小是夫人带出来的,做事一向一丝不苟。

云瑶自十四岁起便遵从父亲的严命日日被捆绑禁锢在闺房中,并无一日松懈。只应云瑶小时候也是个俏皮丫头,不爱读内训 女诫 只爱在花园中伤春叹秋 看花鸟鱼虫 云正海命夫人好好管教女儿 切莫令云瑶乱了心性。但是云母宠溺女儿,也是开一只眼闭一只眼。云瑶有一日偷入了父亲的藏书阁,拣了一本西厢记玩看,读懂了男女之情,从此有了些女儿家的心思。数月后父亲的世交肖老爷携子来访,那肖家的公子便是与云瑶从小定下婚约的人,云瑶依稀还记得小时候自己四岁,公子九岁。两人青梅竹马,天真烂漫,只是后来肖老爷到了别处上任,举家迁走了。现肖老爷辞官回乡,来拜访爹爹,只应儿女已长大,恐有不便,则不令云瑶出来拜见。云瑶缠着当时的贴身侍女粉鸢假扮自己在闺房中读女诫,自己偷偷来到耳房,戳破窗纸只想偷看一眼未来的夫婿。但见那肖家公子张成的面容英俊,不由心中暗喜。谁知事后还是被爹爹知晓,不由大怒!痛责云母没有管教好女儿,如今心性如此放纵轻浮,唯恐以后失了德行。令云母日日将女儿捆绑于房中,一刻不得松懈,不得再看花草与闲杂书籍 。

云母不敢违抗夫君严命,顾不得女儿的哭泣,换走了云瑶的丫鬟粉鸢,将自己身边一名叫绿萼的丫鬟天天捆绑看顾小姐,只对云瑶说:“女子生来就要遵从父母,出嫁后从夫。你的性子散漫,是母亲的过错,如今将你捆绑 也是收敛你的心性 让你学会沉稳矜持,捆的越紧越严,你才能庄重端正,今后你的夫婿才会珍爱你。这是对你的历练,男子最恶不沉稳的女子,许多女子出嫁以后,仍被常年缚在房中,就是为了保持她们矜持的心性。”

云瑶听母亲如此说,便不再敢违逆双亲的意思。每日晨时起向父母请安,共进早膳。便开始随先生习字习针黹。再由母亲带回房中捆绑,便一直静坐于闺中,每日只在睡前由绿萼松开伺候沐浴,放松按摩拘束了整日的身子。临睡时再度捆绑停当,秀口中塞入丝帕,睡至天明。

真真是月老绑的红线,天赐的好姻缘,那肖公子竟也是个云瑶一个心思,此次回到故里,一直挺母亲说到云家的女儿秀外慧中,过几年就娶进门来给他做媳妇,此次回来便让小童去打听,得知那云小姐家规甚严,自出世就没出过家门。从不与生人见面,怕是没有吐露相思的机会。后来又打探得云瑶每日随一个女先生学习书法女工,便取了重金去收买了那先生,偶尔偷传些信笺诗句表达爱慕之情。

如此两年过去,云瑶的性子已经娴静温顺的很了,云父很是欢喜,命夫人切勿放松了女儿。云瑶也早已习惯了日日捆绑静坐,捆绑着入眠,心静如水一般,只是已值及笄之年,偶尔会想起肖家公子的面容 想起他送给自己的诗句 想自己何时会嫁入肖家,肖家公子是否也会亲手将自己捆绑,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有一日知府的公子颜汐来此地替寻父访一位旧友,来云正海府上借宿一宿。夜晚无心睡眠,起身去花园看月色。但见园子深处有一座绣房,丫鬟们自一侧房内的小窗递送的梳洗的水盆,素来知晓云里正有一女,家教甚严,温婉贤良。想来可能就是这房中的小姐,便隐在树后偷偷往那小窗内偷看了一眼,心中大惊,但见一个蛾眉紧蹙,双颊通红的美人 身着着雪白的亵衣裙,身子被绳索紧紧反绑着,正由一名丫鬟小心翼翼的扶着躺下就寝,绳子勒出了女子曼妙的身形,反剪的双臂将酥胸高挺的像熟透的果实一样巍巍颤颤,那胸部上下处的绢绳更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将那一双玉乳步步紧逼,饱涨到胸尖的樱桃都已隐隐映出。颜汐从不知原来女子被捆绑起来会如此娇美,看到此情此景早已失了魂魄一般,呆若木鸡了,直至一阵冷风吹来 将他惊醒,谁知那丫鬟将小姐服侍停当后,竟又取出了两捆丝绳,一捆将云瑶的身子于胸腹处牢牢与床固定为一体 另一捆则整整齐齐的码在了云瑶的大腿,膝盖上下,小腿根及足踝五处,尾端足踝处的绳头还紧紧的系在左右两边的床柱上,想必那小姐定是纹丝都不能动了,但见她静躺于床榻之上 只是有意无意的微微扭动挣扎着,樱桃小口被丝帕堵住,发出隐隐约约,似无还有的轻哼之声。那半似无助半似委屈的双目紧闭,眉心微微皱,像是痛苦又像是沉醉一般。

颜汐不知云家为何要将女儿囚禁起来,还要如此严密的捆绑住,只觉浑身过了电似的,久久无法回过心神来,一心想着那小姐,一夜无眠。第二日辞别了云老爷。回府后忙命下人打探,才得知云家的小姐单名一个瑶字,二八之年,已许了姓肖的人家。颜汐打定了主意,跪求父母大人为自己前去求亲,严知府及夫人素来溺爱颜汐这个独子,利用官职威逼利诱软硬皆施的逼的云正海退了婚约。说定于三月之后便来八抬大轿迎娶云瑶。

云瑶得知此事,如五雷轰顶一般,宁死也不愿从。俗话说好女不许二夫,何况她早已芳心暗许。云正海本就以君子自持,这次他畏惧权势,见女儿如此哭闹却理亏在先,无法说教。不由的恼羞成怒,只丢下一句自古婚姻都是父母之命,生为女儿家更要知羞知耻,莫在有不该有的念头。便命家里的丫鬟仆妇好生看管小姐,连女先生也辞退了。十二个时辰都将女儿拘禁在房中,一刻都不得松绑。口中更是塞满了绢帕,不给云瑶一丝丝逃跑或轻生的机会,只等三月后颜家来抬。

转眼间三月已过,今日便是云瑶出阁的日子,话说云瑶早已流干了眼泪,但是作为女儿家却只有认命的份。大清早便已被服侍起身,梳洗打扮,换上红绸喜服,云母也一早来看着女儿梳妆,亲自给女儿盘起了发髻。此时有个丫鬟捧着一个木箱进来禀报:“夫人要的东西工匠已经送来”打开盒子一看,但见是数捆柔软而坚韧的红色绢绳,只因今日是大喜之日,白色不吉利,早早就命了匠人制作。云瑶不由的一怔,没想到自己一生只有一次的大婚之日都要被捆绑出嫁。只听母亲无奈的说:“今日是大喜之日,知府大人特别关照不的出半点岔子,你父亲也是怕你一时想不开或是入了歪道,以防万一。”随即命绿萼给自己上绑。绿萼仍是用一个后缚五花捆绑这云瑶,只是每在双臂环绕一圈就归拢于背后打上一个死结,如此四五圈下来从后背看宛如布着一张红色的绳网,最后将云瑶双腕相叠捆绑后以最大的限度牵引上提与颈后,将余下绳结于颈后打上死结。再用一根绳于胸乳上下连着手臂一起环绕捆绑,每绕一圈仍是上一个死结,好像绑上了就没有解开的打算一样。再于两腋之下将上下两圈绳缚于一起,云瑶的酥胸顿时被勒的高耸入云。最后披上霞披后则看不见云瑶上身的捆绑了,云瑶的罗裙之下绳索紧紧将她的大腿和膝盖绑在一起,只有小腿能够迈些许碎步。云母亲自用两块红丝帕叠成手掌大小,命云瑶含入口中,剪下一段红绳勒于丝帕外,紧系于脑后。命女儿日后要顺从夫君,切莫违逆夫君,不要于夫君顶嘴。云瑶流着泪默默点头。

门外敲锣打鼓声渐近,花桥已到门口,云瑶被盖上头盖,被绿萼扶着上了花轿,那花轿竟是箱笼式的,坐进后从外面移上轿门,但听外面咔嗒一声上了挂锁。云瑶跪坐于笼中,想起了肖公子,心中哀怨无比,又不知前面那高头大马上的那个将是自己丈夫的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怕他是否会善待自己,会不会也天天将自己捆绑。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