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个婚托的遭遇-6丹凤朝阳

十月 14, 2010

第二天早晨,天尚未透亮,张丽王娟李萍就早早的起来了,三人眼圈哭的像熟透了的桃子,他们并不想让陆斌发现三人晚上情绪的过度发泄,所以三人赶紧洗漱打扮,为了掩饰她们内心深处的脆弱,三人化妆都很浓艳。看到陆斌还在酣睡,三人也不催促叫醒他,坐在炕头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个令她们爱恨交加的男人。过了半个时辰,陆斌的身子在棉被里蠕动,蒙住的面部也发出呜呜的叫喊声,张丽把陆斌面部的棉面罩揭开,解开他头部的棉头套,陆斌惊讶的发现三人浓妆艳抹,但是她们的眼里都有一点红丝丝,表情也显得有些伤感,陆斌笑问道;你们怎么个个打扮的像新娘似的,是不是今天有什么喜事。李萍忽然想起今天村里有人家娶媳妇,她灵机一动说;今天我们村里有人家娶媳妇,张丽王娟她们想看看农村娶媳妇的热闹劲,中午我们三人要出去凑凑份子。张丽王娟赶紧圆场;对对,我们两人还真想看看农村娶媳妇的热闹场面。陆斌说;那我也去吧。张丽说;你去看什么,你本来就是从农村出来的,还没看够啦。王娟说;你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万一着凉了可不好。陆斌说;我觉得闷的恍,想出去散散心。张丽说;我用手机把场面拍摄下来,回来放给你看。三人给陆斌解除了身上的棉被束缚,李萍递给陆斌一条锦缎棉内裤说;你把内裤换了,棉被都湿透了,你的内裤也该换了。陆斌盖了一床锦缎棉被躺在炕上,他在棉被里换下内裤,说;谢谢姐姐。也许他不想让三人发现什么,换下的内裤他随手扔进炕边的垃圾桶里。说;别洗了。这条内裤就扔了吧。三人知道他想遮掩什么也不说穿,服侍好陆斌,三人围坐在炕上和陆斌聊起农村娶媳妇的乐子来。

中午10点多钟,三人早早给陆斌吃了午饭,张丽说;新媳妇12点钟必须进门,我们三人要走了,你还是躺好歇息。陆斌知道三人的意思,很乖巧的让三人像以前那样把自己包裹在锦缎棉被里,蒙面套头。李萍从垃圾桶里拾起陆斌的那条棉内裤,三人走出厢房一看,里面有一大块男人的精斑,三人脸上都泛起红晕,王娟小声笑道;这个混小子还真会自我消遣,身上裹了那么多的棉被还能自得其乐。李萍说;就是,换了别人,五床厚厚的棉被,一床棉睡袋,焖都焖晕了,那有心思自己发泄啦。张丽说;我总有一种感觉,在他内心深处潜藏着什么支撑他忍受棉被包裹的煎熬,对别人来说棉被包裹是一种痛苦,对他来说,棉被包裹却是一种难得的享受。李萍说;世上能有这档子的事,王娟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这世上稀奇古怪的人和事多着呢。张丽说;有一种人,他的享乐是建立在一种极端痛苦的基础上的,由于种种原因他对某种物品产生了依赖,这种依赖心理甚至可能像毒品一样在他心理扎根成瘾,这种心理有一个精神心理学名词;恋物狂。王娟和李萍被张丽说的目瞪口呆,张丽接着说;所谓恋物狂,就是基于某种原因对某种物品从心理上,感觉上产生了一种超出平常人对物品的喜好程度,它的心理形成原因很复杂,但是它的目地却是简单明了,就是从对某种物品的痴迷依赖中获得一种心理和感官上的享受,痛苦和享受本来像矛和盾是不能结合在一起的,但是对某些人来说,他的享受是建立在一种极其痛苦基础之上的,如果陆斌是一个对锦缎棉被有依赖情结的男人,我们对他采取的棉被包裹惩罚手段却恰恰成全了他的需求,所以他才会顺水推舟的接受我们的惩罚。王娟李萍被张丽的话感悟了,李萍说;难怪他被我们关棉袄棉裤棉被禁闭时极力挣扎反抗,因为那时他不知道包裹他的人是谁,为什么包裹他,那个时候他心里有一种恐惧,棉被包裹产生不了一种令他愉快享受的感觉,后来他发现是我们三人在用锦缎棉被包裹他,并且我们包裹他的最终目地不会使他有身体受伤,生命受害的危险,他就装模作样的顺从了我们。王娟说;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岂不是弄巧成拙,本想惩罚他,反而被他利用成全了他。张丽说;现在下这个结论为时尚早,我也只是分析判断而已。张丽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说;我还真希望他是一个对锦缎棉被有心理情结的人,如果他有这种锦缎棉被的情结,我们的棉被包裹惩罚计划以后会更好玩,更精彩。李萍疑惑的问;那为什么。张丽笑道;晚上的那一幕我们都欣赏到了,那还是他一个人在棉被里自娱自乐,如果他有锦缎棉被包裹的情趣,我们何不将错就错,陪着他一直玩下去。王娟说;张姐说的对,晚上的那一幕看的我心神驰荡,我们还是偷偷摸摸的观看,如果他喜欢锦缎棉被包裹,我们可以大大方方的欣赏,那才过瘾。李萍被王娟的话逗乐了,说;是啊,看见一个大男人像婴儿一样被包裹在锦缎棉被里,那种色泽的刺激,柔和的感受,真让我觉得是一种美妙的享受。张丽说;咱们谁也不要去主动地询问他,谁也不要主动地扯这个话题,我们要像他那样,装模做样,将错就错,把这出戏演下去,并且还要比他演的逼真,我们要他自己最后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三人说到这里都乐了,她们又回到厢房查看了陆斌的棉被束缚,见陆斌很老实的躺在炕上睡觉三人放心的参观农村婚礼去了。

几个小时后,三人回来了。她们松开陆斌身上的棉被,给他穿上一件粉红色绣着牡丹图画的锦缎厚棉袍,陆斌说;怎么样,我们农村娶媳妇比你们城里热闹吧。王娟说;这下我见识了农村娶媳妇的热闹劲了。张丽说;我把闹洞房的场面用手机拍摄下来了,你想不想看看。陆斌说;我当然想看看,我从农村出来也有好几年了,农村人闹洞房粗鄙野蛮我是最了解的。张丽把陆斌扶靠在自己的身上,打开手机拍摄的画面让陆斌的欣赏,陆斌绕有兴致的看着,当他看见一副画面时忍不住的咯咯子笑,说;亏他们想得出来,太有趣了。张丽笑着试探道;每天我们都玩棉被游戏,今天还没有玩,要不咱们把这个闹洞房的节目玩一边。李萍知道张丽想试探试探陆斌看到这个节目后的态度,便赶紧附和;对对,这个节目太刺激了,太好玩了。陆斌考虑半天,看见三人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他说;好吧,不过你们别玩太久了。三人发出一阵欢笑,忙着准备演节目的器具来。一切准备妥当,张丽笑道;那我们就原模原样的模仿这个节目了,你可要受点苦啰。

三人把陆斌的双手反剪用绳子将他五花大绑,双腿也用一根长长的棉绳系紧,王娟用一条毛巾塞住陆斌的嘴然后用一条一米长的毛绒围巾把他的面部和头部死死缠住,李萍把一床10斤的锦缎棉被反铺对折,三人把陆斌的身体的上半身用厚厚的锦缎棉被把陆斌包裹起来,然后再像包裹陆斌上半身同样的办法把陆斌的下半身用锦缎棉包裹好,棉被外面用绳子捆绑,最后用两床10斤的棉被将陆斌卷起,用绳子七缠八绕把包裹陆斌的棉被卷筒制作成一个棉被秋千,上面再蒙住四床锦缎棉被然后三人依次坐上去晃荡,三人坐棉被秋千的姿势各不相同,张丽和李萍还比较平常,只是坐在棉被包裹的秋千上晃动荡悠,王娟有一些狂放,她脱掉外衣外套,只穿一件薄薄的内衣内裤,披着一床锦缎棉被坐在棉被秋千上用自己的身体的敏感部位使劲的摩擦,嘴里还大声呻呤,看的张丽李萍心里酥软,身子发麻。三人玩了半个小时才把陆斌解放出来,张丽笑着说;你知道这个节目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称叫什么吗。陆斌说;我当然知道,叫丹凤朝阳。闹洞房的人把新郎用新娘的嫁妆锦缎棉被包裹捆绑制作成一个棉被秋千,然后让新娘坐在上面玩耍,取悦,不过这还是比较文明的,农村婚嫁有一种说法,闹洞房,闹洞房,闹得新娘心发慌,闹得新郎心痒痒,闹得婆婆像母鸡,闹的公公像灰狼。张丽说;你给我们讲讲你在农村的婚嫁趣事吧。陆斌说;我就不讲我成年参加农村婚礼的那些事情,就讲讲我小时候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吧。随着陆斌的讲述,三人越来越感觉到陆斌身上的确潜藏着一种锦缎棉被的情结,并且这种锦缎棉被的情结不是他与生俱来的,而是别人在他很小的时侯就用锦缎棉被包裹他,使他潜移默化的产生了对锦缎棉被包裹的那种绵软的柔和的亲切的感受的依赖,也许正是外人逐步的由轻到重由弱到强的对陆斌实施了锦缎棉被的包裹刺激,这才使陆斌从心理和感官上渐渐地适应了棉被包裹的捂闷,使他可以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锦缎棉被包裹的捂闷,并且这种棉被捂闷的痛苦无意之中刺激启发了他的大脑的享乐神经,从而使他的身体心理形成了一种奇怪的生理反映,即只要是看到或接触到花花绿绿的丝绸锦缎面料做成的锦缎棉被,他的心里就会涌起一种冲动,一种刺激,这种冲动和刺激促使他大脑的享乐神经格外亢奋,进而激发他体内的性激素像喷泉般在体内涌动,从而迫使他不由自住的沉迷于一种花花绿绿的缤纷色泽的色感刺激,沉迷于一种缠缠绵绵的温柔绵软的享乐。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