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个婚托的遭遇-5情波爱浪

十月 14, 2010

张丽王娟和李萍三个女人以婚托陆斌喝酒醉卧马路,身体受风寒侵蚀严重必须每天要发汗驱寒为幌子,将陆斌绑架到李萍的家里,整日想着法子用她们的嫁妆锦缎棉被捂裹戏耍陆斌,三个女人虽然装出一付救死扶伤不计前嫌的姿态,但是三人的心里总有一种猜测;她们的幌子破绽很多,理由虽冠冕堂皇但也违反了生活常识,那有三个女人被一个男人欺骗了以后不仅不记仇还处心积虑的为这个男人理疗治伤,并且理疗的地点是人迹稀少的农村院落家庭,理疗的办法是身体忍受棉被的包裹焖热煎熬。三人在嘀咕;凭陆斌的智商,也能从三人给陆斌采取的某些不近情理的限制措施上,他也能估计到自己是被她们绑架了;譬如;三人限制他的人身自由,收缴了他的手机,隔断了陆斌与外界的联系。晚上睡觉时把他用棉被裹紧装进棉被睡袋里锁好,上面还蒙住四床厚厚的10斤锦缎棉被,并且给他戴上棉面罩,这些迹象都很清楚的表明他的人身自由受到了限制,陆斌为什么不反抗不抗争,三人给他挖掘的温柔的陷阱很明显破绽累累,陆斌为什么还自甘情愿的往里掉。三个女人还有一个百思不解的疑惑;陆斌身体对棉被的包裹的忍耐超出了常人,虽然是寒冬季节,但北方农村的热炕头烧的是很暖和的,她们晚上睡觉时盖住一床六斤的棉被就足够保暖了,可三人为了报复惩罚陆斌却至少给他捂住五床厚厚的锦缎棉被,换成常人身体早就被捂得骨酥筋软,头昏脑涨了,可陆斌却除了全身被捂的汗水淋漓外没有发生其他的不良反应,并且他还能安然入睡,难道他天生具备承受棉被包裹的闷热捂蒙的能力或者是他内心深处潜藏着一种怪癖,喜欢别人用厚厚的棉被包裹自己从而能满足他的某种生理需求,三人的分析判断终于被偶然的一次发现验证了。

一天,三人仍向往常那样用一床10斤的锦缎棉被把陆斌包裹塞进棉被睡袋里,锁住棉被睡袋,给他戴好棉面罩蒙住棉头套,身体蒙上四床厚厚的锦缎棉被。深夜,李萍起来方便,她发现陆斌的身体在棉被里扭动挣扎,李萍开始还以为是陆斌被棉被捂裹的闷热难受而挣扎但是仔细观察却发现陆斌此次的挣扎却很奇特,他不是全身在挣扎而是男人的敏感部位一处在扭动,扭动的幅度和节奏非常整齐,并不像因为忍受不了棉被里的闷热而乱扳乱动,他的嘴里随着身体的扭动挺摆还哼哼的发出一种享受似的呻呤,李萍悄悄地叫醒张丽和王娟,三人披着棉被坐在炕上静静地观察陆斌在厚厚的棉被里到底想干什么。只见他的身体的敏感部位时而前后扭动,时而上下挺扳,时而左右晃摆,幅度时而急促,时而舒缓,节奏时而如微风拂过,时而如骤雨流淌,身上的锦缎棉被的丝绸被面随着他身子的扭动,挺扳,晃摆而泛起一阵阵皱褶,恰是被阳光照射后泛起的一层层色泽艳丽的涟漪,透过窗外传进的皎洁的月光,三人被炕上蠕动的锦缎棉被的美妙的色彩所感染,锦缎被面鲜艳的光泽随着陆斌身体的移动而折射出忽暗忽亮的光彩,锦缎棉被随着陆斌身体的移动而返起一层一层的微波,三个女人看的面如桃花,嘴生香津,眼含情波,看的三个女人内心的情感像汹涌澎湃的浪潮,反反复复起起伏伏,视乎要把三人卷进去吞噬。三人情欲的煎熬像浑身有无数蚂蚁在啃噬着她们的肉体,那种微痛微痒微涨微麻的生理反映使三个女人恨不能自己被压抑的情感浪潮立刻溃决,好让自己尽情喧泄,尽情释放。陆斌在锦缎棉被扭动挺扳晃摆了半个时辰,随着他蒙住棉面罩的嘴里闷闷地哼出一声舒畅的呻呤,他终于停止了动作,带着一种满足的惬意的生理享受睡熟过去了。

厢房里三个女人像木偶一样披着棉被呆呆的坐着,她们的思绪都被陆斌的行为搅的像似一团乱麻,心中的感受像似打翻的五味瓶一样酸甜苦辣麻样样俱全,她们酸楚,自己年龄都过了人生的一大半却爱无着落,她们甜美,自己以前所钟爱的男人现在成了自己的玩偶,如果经过她们的惩罚教育感化,自己还有一丝丝挽留被他抛弃的爱情的可能,她们痛苦,如果他不是一个婚托或者即便他是婚托但是与自己交往是真心实意,那么他身体内男人最精贵的液体就不会滴在她们的嫁妆里而是滋润于自己的心田。她们热辣,看到陆斌用她们的嫁妆满足了男人生理的需求,也情不自禁的幻想自己和男人在锦缎棉被里拥抱翻滚嬉笑取悦。她们麻木,随着自己年龄的增加,美满婚姻的机遇也越来越渺茫,自己情归何处,爱在何方,连她们自己都说不准。寂静,空气像似凝固了,只能听到屋内陆斌从被蒙住的面部传来的呼吸声,三人谁也不想打破这种寂静,但三人明显能感觉到她们的呼吸急促,她们知道那是因为刚才看到了陆斌的行为后自己的血液循环加速,心跳加快,她们被各种情愫交织,对爱的期望,情的畅想,欲的渴求,家的企盼,想到自己种种的爱的坎坷遭遇,三人之中年龄最大的涨丽再也忍受不了,为了不让自己的哭声被陆斌听到,张丽倒卧炕上,用锦缎棉被蒙住全身,嘴巴紧贴棉被嚎啕痛哭,从棉被里传出的哭声虽然很闷很沉,但是从蒙住张丽身体的棉被的颤抖的幅度上可以感受到张丽是悲痛欲绝,尽情释放心中的情感。王娟李萍被张丽的哭声所感染,也一起用棉被蒙住身体,嘴巴紧贴棉被,尽情的放怀大哭,尽情的宣泄自己的悲情。三人哭泣的身子一颤一抖,只见蒙住她们的锦缎棉被像似三股浪波似的一起一落,就像三波色彩斑斓的浪花在涌动。三个女人不知哭泣了多长时间,终于她们哭累苦乏了,三人带着各自的情怀慢慢的在锦缎棉被里沉睡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