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个婚托的遭遇-2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三女棉被包裹一男

十月 14, 2010

张丽三人将婚托陆斌关了一个星期的棉袄棉裤棉被的禁闭,其间三人对陆斌的生活饮食倒是并没有怎么为难他,三人的打算就是要让他吃得好,睡的好,只有陆斌的身体棒,体力足她们的计谋才能达到效果。三人要像猫抓耗子那样和陆斌斗斗,看看陆斌是怎么样在三人的面前最终服输,三人把各种应对策略周全的谋划好后,决定和陆斌正面交锋了。陆斌头上戴了7天的棉罩终于解开了,但身上仍然裹着厚厚两床棉被。陆斌看到她们的面容后的第一种表情就是嘴型成大大的圆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陆斌知道这三个女人被自己欺骗的最惨,对自己恨的咬牙切齿,现在自己落到他们手里她们还不往死里整他。陆斌想了想,又是一付油腔滑调的样子说;三位姐姐,我错了,我知道你们记恨我,我向你们忏悔,道歉。请你们不要伤害我,你们放了我吧,我保证一定再也不做婚托了。谁知三人的表情却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王娟说;你把我们三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早知道是这样我们真不该救你。张丽说;你喝醉了,一个人大冬天的醉卧在马路上,是李萍偶然看见,通知我和王娟把你送到医院,医生说你寒冷天卧久了,寒气侵蚀了你的骨髓,要想法子把骨髓里的寒气给逼出来,我们见你孤身一人,就把你送到李萍的家里用棉被给你捂住,发汗。李萍说;虽然你欺骗我,但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毕竟我们相爱了一回。陆斌见三人说的神乎其神,他一下子懵了,他是记得自己和朋友喝酒喝的混混沄沄,不省人事,但以后发生的事却想不起来。看三人的表情都露出委屈,抱怨的模样似乎果真是她们救了自己,陆斌沉思一下说;我错怪三位姐姐了,谢谢你们,说着说者,陆斌竟挤出几滴眼泪;我以前欺骗了你们,我真不是人。三人看见陆斌的即兴表演相互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心想;这小子可真会演戏,不愧是做婚托的材料。你跟我们演戏好啦,那我们就陪你演到底。张丽说;好啦,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就别提了。我们早就忘记了。要是我们还记恨你,怎么会救你啦。王娟说;我们要是记仇,这大冷天你醉卧马路上,就巴不得天气再寒冷些,气温再下降些,把你快快冻死得了。李萍说;我们女人心就是软,你小子可能命不该绝,偏偏遇上我们。陆斌说;你们要救我,干吗把我关起来,还限制我活动,不跟我说话。张丽说;医生对我们说,你是风寒侵蚀,气血受凉,需要用棉被捂出大汗把骨髓里的寒气逼出,把受凉的血捂暖,医生特别强你的气血被风寒侵蚀的太严重了,需要七七四十九天的捂裹,而头七天的包裹最关键,我们担心你误会所以这七天强迫你捂在棉被里,没有头七天的强制包裹,恐怕你已经一命呜呼了。李萍说;你真没有良心,我们要害你干吗不蹲着马路边看着你被活活冻死,还费心费力用棉被包裹捂住你,你仔细看看,包裹在你身体上的棉被都是崭新崭新的丝绸锦缎棉被,一床棉被的价格是几百元啦,那可是我们的嫁妆,张丽和王娟感到我一人的新棉被都用完了,她们过意不去,所以两人又把他们家的新棉被搬到我家,我们为你把嫁妆都付出了,可你还不领情,说什么我们关你,限制你。那我们救了你岂不还要坐牢。王娟说;你说我们关你,限制你的自由,你看你身上除了棉袄棉裤棉被还有什么其他东西,比如绳子,绷带,铁链。我们捂裹你的棉被都是簇新的嫁妆,我们自己平常都舍不的用,如果我们不是为了救你,何必冒着被人误解的眼光,被人诬陷和坐牢的风险去救你。三人一惊一乍的解释把陆斌搞的云山雾罩,不知所策,他说;我错怪姐姐啦,可我现在感觉身体恢复好了,我可以不用整天捂在棉被里了。说罢,便要三人解开他身上的棉袄棉裤和棉被,张丽拿出一本病历;你看看,这是医生给你的诊断书。只见上面写着;病人面色惨白,身体冰凉,血脉微弱,系受风寒侵蚀,风寒已侵入骨髓血脉,若不及时治疗会造成血脉阻塞,骨髓硬化,阳气失衡,有全身瘫痪的可能。陆斌看到这里,他身上只起一阵阵鸡皮疙瘩,若真像病历所说他可就要向三人三叩九拜,感激涕零了。他疑惑的问;医生说我该咋治。王娟说;医生说了,吃药打针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个多月你不要出门,不要吹风受冻,就在家捂着棉被睡觉,并且棉被还要捂得越厚越多才好,最好捂的全身大汗淋漓才能将你身体内的寒气一点点的逼出了。否则你再受风寒侵蚀就会得伤寒,小命难保。李萍说;如果医生不这么说;我们就不管你了,我们知道你孤身一人在省城,你们男人没个女人管着自己那能管住自己,所以我们把你接到我家治疗,我们三人轮流监督照料你,待你身上的风寒被蒸发出来了,我们也就算是积了一点德。陆斌到了这个时刻也顾不得想太多了,毕竟小命比什么都甘贵,重要。再说三人的话也很有道理,如果她们要害自己,干嘛又要搭救自己啦。陆斌说;我听你们的安排,照你们吩咐办就是了。张丽介有其是一本正经说;我们之间签个体能治疗康复地书面协议,待你身体好了,我们只要你补偿我们的嫁妆,我8床棉被,王娟8床棉被,李萍24床棉被,什么误工费,治疗费,感谢费就算了。这些棉被被你的汗水湿透还怎么盖啦。陆斌连连点头说;那是那是,我的身体康复以后一定加倍赔偿你们。王娟几乎被张丽的表演逗乐,她强忍住笑声害怕陆斌看出破绽,说;对对,现在连医生动手术都要家属签字,况且我们与你非亲非骨,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可担当不起。陆斌说;我的手被裹在棉被里怎么写,要不你们写好了我签字,李萍说;那不行,别人还说我们强迫你签字。三人松开他身上的棉被,揭开棉袄,李萍拿来纸笔,陆斌照着张丽的话写完,三人又将陆宾包裹好,王娟拿起书面协议念道;身体治疗康复协议;甲方;陆斌,乙方;张丽王娟李萍。甲方因为醉酒昏倒身体受风寒侵蚀,骨髓血脉寒气刺身,需受热理疗三十天,因甲方无力独自照顾自己,特自愿委托乙方帮助甲方理疗,甲方承诺;1听从乙方安排,积极配合乙方的治疗方案。2甲方身体康复后赔偿乙方的部分经济损失。乙方承诺;1治疗方案应合理周祥,保证甲方体能康复,2乙方保证不损害甲方的身体,但在甲方身体治疗期间乙方可以限制甲方的活动区域。若甲方不听从乙方的安排,乙方不承担由此而引起的一切后果。四人各自签字,张丽将协议在陆斌脸上晃了晃说;白纸黑字,你在我们的治疗期间可要服从我们的安排,配合我们的方法啦。陆宾说;就是三位姐姐让我上刀山下油锅我也认了。王娟说;你放心,我们的发汗驱寒法子可灵了,也许用不了三十多天你就被我们治好了。张丽对李萍说;你去烧点开水,我们给他擦擦身体,然后把他身上的棉袄棉裤脱了,那是担心他误会了我们采取的临时措施,以后只给他捂住棉被就行了。三人给陆斌擦完身体用两床棉被裹紧,再蒙上四床厚厚的棉被,李萍说;你可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如果你挣扎喊叫可是违反了书面协议,我们可以采取一定的强制措施的。陆斌虽被捂得闷热难受,但是总比受寒丢掉性命要好,说;三位姐姐放心,我身子就是热的难受,不碍事的。三人还是
把陆斌装进棉被睡袋里,三个女人方才放心退出房间。

三个女人来到厨房,都不禁抿嘴窃笑,王娟笑的弯下了腰,李萍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王娟说;张丽我真是服了你,你演戏的功夫比演员都逼真。李萍说;咱们三人,张丽的是大学文化程度,只有她才想的出这招办法。张丽说;这小子是个无赖,对付无赖的最好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他不是告诉我们以柔克刚得办法吗,好啊,我们就利用这个办法好好教训惩罚他。王娟说;最好笑的是他还蒙在臌里,以为自己真的受寒挨冻,我们真的再给他治疗驱寒啦。三人说道这里又捂住嘴笑了起来。吃罢晚饭,三个女人爬上炕头,三人围住陆斌和他聊天;陆斌因为没有戴棉罩脸色明显比以前好多了,他见三人没有恶意,心情也放松了许多,李萍责怪道;你也是,一个大男人顶天立地血气方刚,干什么职业不好偏偏去做职业婚托。陆斌叹道;姐姐有所不知,我从农村出来到省城打工,我愿意当婚托让人戳脊梁骨吗,我原来也做了几份工作,要么待遇太低挣钱太少,要么技术太强,文化程度要求太高我做不了。我在农村是乡里文艺宣传员,所以我就利用自己能说会道的特长做起了婚托。可我内心也不愿意干这种遭人唾弃的职业。没办法,我家在农村,家贫如洗,父母年老多病,弟妹又要上大学,学费又贵,我还不是为家里减轻一点压力。三人听到陆斌的花言巧语,不禁内心暗叹;这小子真是个厚颜无耻的混蛋,被我们用计制服了还在我们面前表演,张丽说;那你做婚托为什么专门选择象我们35岁的大龄女人啦。陆斌说;姐姐也别怪我说话刻薄,我和你们交往一来年龄小,你们可以包容我,二来你们内心急迫,,和你们交往,是你们倒贴我。三人听到这里,心中不禁怒火直冒,张丽见王娟李萍有些沉不住气,强压怒火说;你可真狠心,我们大龄女人本来心里就伤痕累累,你又再我们受伤的心口上撕开一道口子。陆斌说;我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道德,曾经发誓不做婚托,可是我抵不住干这行的诱惑,反反复复,最终下不了这个决心。三人心想;那就由我们三人帮你把这个决心下了吧。张丽说;天晚了,我们都歇息吧。不过为了防止你睡熟了乱蹬乱扳,把棉被挣脱了,我们还是要给你加上一道保险。陆斌说;你们也是为我好,我能理解。三人开始重新给他换棉被,李萍说;我把炕照烫一点,这样保暖的效果会更好。三人把陆斌移到炕尾,李萍把炕头烧的热热的,将一床棉被被里朝里紧贴炕面待棉被温度热的烫手后,示意张丽王娟把陆斌从棉被睡袋里放出来,三人揭开陆斌身上的棉被,张丽说;你要忍着点,晚上气温特低,我们健康的人还要捂住两床厚厚的棉被,何况你还是一个病人就更需要温补了。李萍三人把陆斌用热棉被裹起,陆斌被棉被捂得呜呜呻呤,说;好热好热。张丽说;好热就对了,只要你骨髓里的寒气被热的随着汗水蒸发出来,身体才能康复。这床棉被让李萍熨贴的滚烫贴住陆斌的身体就像是在炕锅贴饺子,陆斌的全身的汗水立刻一股股的往外沁,王娟问;你感觉出汗多吗。陆斌说;像蒸桑拿一样汗水不住的沁出。张丽说;这就达到治疗的效果了。并且假意的说;你要觉得难受就算了。要么你就大声喊上几句。陆斌摇摇头说;没什么,你们放心吧。我能挺住。但他实在是被捂的心里像下了油锅似的难受,便用嘴咬住棉被闷闷地嚎叫,李萍上炕趴在他旁边关心的问;坚持住,待棉被的热度缓下来就好受一点了。陆斌坚持了半个小时,额头的汗水不住的流淌,李萍不住的用毛巾给他揩汗,陆斌的脸被捂得脸色血红血红,王娟说;你的脸色血红血红,说明你的血脉比以前通畅了许多。陆斌被三个女人的捂汗驱寒法折腾的身体几乎虚脱,可他还以为三个女人是在给自己治病。三人见捂住陆斌的棉被的温度可能陆斌已经适应,就把陆斌装进棉被睡袋里他再蒙上四床厚厚的棉被。说;咱们都睡吧,今年冬天怎么这么寒冷。三人各自抱起两床棉被安歇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