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超长篇人贩捆绑小说-上(2)

九月 14, 2010

“二娃啊,把她的奶罩拿过来给她戴上,别把她**弄伤了,到时还要给你喂
儿子呢。”

  二娃高兴地叫了一声:“嗯,我来拿。”说完,手里拿着那只雪白的胸罩便
往素云的胸部按去,又在背后给她扣好钩子,歪着嘴还不忘握了一把素云的乳房,
“嘿嘿”地脸上泛起了傻笑。
  “好了,别玩了,一晚上还没有玩够?”二娃娘看着儿子的时候,眼里只想
笑,不知不觉中也对素云越来越好起来,此时她很小心地在她身上缠绕着绳索,
几乎每勒一下都会看看素云的反应,生怕把她弄疼了弄伤了。当素云反绑的手在
背后终于捆绑结束后,她还不忘在她的肌肤上揉抚一下,好像在安慰她似的。
  二娃娘真的很有耐心,也很细心,她毫不含糊地做着任何事情,而且很有条
理,素云被喂了早饭以后,二娃娘就该给她的嘴进行封堵了,一切也都像平时一
样,一团布团很轻松地就塞进了素云的嘴里,然后便是绷带的缠绕,将整个嘴部
都封住,加上眼睛上那包得很严密的纱布,她的整个脸上都是白花花的一片,只
留着鼻孔露在外面,还有那一头长发在脑后飘飘地垂着。
  二娃轻轻地推开旁边的那扇小窗户,一缕凉风瞬间便从窗户中窜了进来,顿
感身上有了爽快。此时可以打开窗户,那是二娃娘规定的,晚上当然不能,因为
晚上睡觉时素云的嘴是不塞住的,而只是用一块布兜住嘴巴,在脑后稍稍勒紧,
要是突然喊叫那可是很危险的,毕竟这里不是乡下。
  很想有机会能够到外面透透风,这是素云最渴望的,哪怕永远被这样捆绑着,
也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她真的很无奈,这么多天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眼睛上压着
的厚厚纱布,虽然柔软却很严密地密封了外界的光线,就在昨天,二娃娘给她换
了绷带,是洗得干干净净的绷带。
  当绷带被拆下时,那封着眼睛的纱布却没有被取下,依然被胶条牢牢地粘贴
着,那种心底的愿望就像无边的黑夜,始终不能实现。她也曾经对二娃娘哀求过,
能否把她的眼睛解开一会,但遭到的是坚决的否定。
  “来,躺下,把腿分开。”二娃娘吩咐道。
  素云知道她要干什么,分开两腿后,一团柔软的棉布便紧紧地压在了她的阴
部,然后依然是绷带将棉布和阴部一起很紧密地包裹起来,她对素云解释过,是
因为这屋里比较阴暗潮湿,而她一直被捆着坐在那里,很容易有虫蚁之类的爬到
她身上,封住她身上的洞穴当然也是为她好。
  因为裹得很紧,所以素云感到阴部被裹得有点发胀,便试图想挪动身子,嘴
里开始发出“呜呜”的声音。但二娃娘并不理会她,一条长长的棉绳又将她的腿
部捆绑起来,就连脚踝也被扎紧了。
  素云知道这样捆着将要熬到中午的时候才会被释放一下,她现在真的很想告
诉他们,她以后再也不会跑了,只求他们不要再一直这样捆着她,她多么需要自
由。
  二娃母子上午总要一起出门,也没什么,主要还是在街镇上拣拣破烂,收收
旧货,然后到废品站换点钱,一来可以遮人耳目,二来也可以知道一些事情,要
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也可早作准备,二娃娘自从老王头不在家以后,不知不觉的
竟变得很精明起来。
  看着素云一动不动地躺着,那绳索在她身上捆的还是紧紧的,应该和平时一
样不会出问题,二娃娘的心里还是比较踏实的。
  撤走了那张竹梯,就算素云能挣开绑绳也是无法下的楼来,只有这样才算万
无一失。
  一顶草帽戴在了头上,破旧的外套也披上了,虽然是乡下人但也怕晒,不一
会,母子两就已经在街镇上转悠了起来,那辆小板车吱扭吱扭的发着声响,就像
他两的心情一样很是悠闲。
  今天镇上显得很干净,地上竟然跟平时完全不一样,洁净得连一张纸屑都看
不见,二娃娘有些奇怪起来,今天怎么啦,是不是有大干部要来,所以搞得这么
干净。心里有了疑惑便开始留意起来,凡到了早点的摊位或者商铺的门前都要停
下来听一听,是否有什么消息。
  果然就在路上便听到了人们在传说,这几天要大搞卫生运动,还要挨家挨户
地宣传清洁卫生,并上门服务进行卫生消毒,据说这是全省统一搞的运动。
  二娃娘听在耳里惊在心里,当下不免有些焦急起来,眼看着这里最近可能呆
不长了,这卫生运动要是搞到她的住所,难免不会被发现屋里的秘密,要是暴露
了,她和二娃倒是可以逃走,可就顾不了她的儿媳妇了,这肖素云对她和她的儿
子可是最最重要的,并为她也吃了不知多少的苦头,不行,不能再让她离开她的
二娃,我要带她离开这里,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心里做了决定,便也有了信心,她掉转头就往家里赶去,二娃跟着车子踢踢
踏踏地小跑着跟在后面,嘴里还唧唧咕咕的:“娘,你慢点么,我……我要吃那
里的包子……娘”
  “别烦,回家再说。”
  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她停住了脚步,并一把扯住了还在往前走的二娃,二
娃刚要说话,却被她捂住了嘴:“嘘……”
  就在她住所的门前,正有两男三女在门前徘徊,其中一个正耐心地敲着门,
似乎在等待屋里的人来开门,看样子是街道里的干部。
  二娃娘掩在树后,静静地观察着,一颗心在胸口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也许他们已经敲了好一会,却并没有人开门,他们商量了几句便开始离开,
眼看着他们渐渐走远,二娃娘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她赶紧回家,并迅速
关紧大门,连饭也不做了,为的是不让人发现屋里有人。
  母子两一起上了阁楼,但见素云依然捆绑得好好的,只是原来是躺着的,现
在她已经坐在了那里,大概是听到了敲门声很想起来有所努力,却因捆的很结实
而徒劳。
  二娃娘开始整理衣物,该打包的打包,不过东西并不多,用床单打了个大包
袱就已完事了,然后她让二娃把包袱拿了下楼,在下面等她。
  接着,她在素云身边坐下,调匀了一下呼吸,轻轻地搂着素云的肩膀和蔼地
说道:“唉,我的好儿媳妇啊,这些天委屈你了……嗯…也让你受苦了,唉……
  我们的命也苦啊,谁让我们穷呢,把你买来也是没办法呀,为了你我也吃尽
了苦头,只想让你和二娃好好地过日子,现在虽然有些对不住你,那也是没法子,
我呢,没别的想法,只想抱个孙子……要是你……要是你能给我生个小孙子的话,
我就可以放你回去,其实算起来也不用多少日子,只要你能和二娃再贴心一点,
我想也不是难事……“
  素云稍稍扭动了一下身子,脸扭向二娃娘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只是“呜呜”
  地叫了几声,还频频地摇着头。
  “唉……看来你还是不愿意啊,这叫我怎么办呢?”二娃娘叹着气,好像很
失望。
  “呜……呜……”素云又是一阵摇头,身子也向她凑了过去。
  “那……那你是愿意咯?”
  “呜呜……”素云赶紧点了点头,显得很是顺从。
  二娃娘突然激动地一把抱紧了素云,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大喜道:
“唉呀,买了你真是没错啊……哦,是娶了你,我家老王真的好眼力,二娃也是
好福气呀,来,把身子转过来,我给你先解开嘴巴,憋死了吧,那也是没办法,
等再过了几天找到安顿的地方以后,我就不会再绑着你了。”
  不一会,素云嘴上的绷带都被解了下来,女人取出她嘴里的布团,还帮着素
云活动了几下嘴部,呵护般地问道:“怎么样?还不算难受吧,呵呵,你放心,
我干这个都干了好些年了,对付女孩子我有一套的……不说了,你看我都胡说什
么呢。”
  素云低低地说道:“没甚么,都习惯了……我……我想把眼睛上的……拿走,
好吗?”
  “这个么,不行,先还是这样包着吧,反正你也没有什么可以看的,看不看
都一样,等到了地方我再给你解开,哦,今天我们要换地方了,等一会上路后,
你可要好好的听话,你呢,就是我的儿媳妇,待会儿就坐在那辆小板车上,要是
有人问你话,你可不能害我们,你只要摇摇头就可以了,反正你看起来像个病人
就行了,你懂了吗?”
  “是不是,你……你不堵我的嘴了?”素云小心地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把你打扮成一个病人,你只要听我们的话就行了,唉,我
呀有时候就有个坏毛病,一生气的时候就什么都不顾了,为了我的二娃,我什么
都不怕,这你大概知道的,那次你被刘大奎从我家里偷走后,我不是追上了要和
他拼命吗,哼,谁也别想欺负我,要不然我会拿刀子和他拚了,你信不信?”
  素云看不见她的脸,但已感到了她的凶气,心里一直隐藏着的胆怯此刻更是
暴露无遗,嘴角开始收缩,怯怯地对女人道:“阿姨,我会听话的,你……你不
要担心,我真的……”说着话几乎要哭了。
  “是啊,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要不我家二娃怎么会那么喜欢你呢,好了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来,我得重新给你捆好了,要不路上再弄的话那就麻烦了。”
  说着,她把素云身上的绑绳完全解开了,就连蒙着眼睛的绷带也被取下,只
剩敷在眼睛上的两块叠得厚厚的纱布,依然在胶条的压制下牢牢地密封着眼睛。
  “来,小心点,我们先下楼吧。”女人搀扶着素云慢慢下楼,又让二娃把楼
上的捆绑用品都拿了下来。
  素云被按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女人取来一根较长的绳子,把素云牢牢地
拴在椅子背上,并对二娃道:“二娃,你出去买些馒头回来,多买一些,别跟陌
生人说话,啊,记住没有?”
  “嗯,记住了。”二娃楞楞的就往外走。
  “回来,这是钱,拿好了别丢了,快去快回。”
  二娃出门而去。
  女人又忙乎起其他事来,这是屋子里显得有些昏暗起来,二娃娘探头看了看
窗外,不禁喜上眉梢,原来此时竟然天气变了色,本来还是多云的天气,此刻满
是乌云,眼看着就要下大雨了,如果在雨中出镇的话,或许会更安全些,毕竟路
上行人稀少,管闲事的人也会更少,真是天助我也,二娃娘开心的笑着。
  几声霹雳,接着哗啦啦的雨点就开始倾泻而下。
  二娃娘正在焦急,二娃却正好推开了大门回来了,她疼爱地忙给他擦着脸上
的雨水。
  “娘啊,刚才打雷了,好吓人啊。”
  “好了,不怕,回家就好了,去玩你的吧。”
  女人开始准备起来,她先把素云从椅背上解开,然后让她站着背对她,还是
用那白色的棉布绳索,反剪了素云的双臂,开始紧紧地捆绑起来,那绳索将素云
的两手腕交错着绑得很牢固,然后紧贴着背部再牢牢地五花大绑住,本来素云赤
裸的上身仅仅带着一只白色的绣花乳罩,此刻被那绳索纵横交错地缠缚着,却显
出很美艳的样子,只是她自己却看不见。
  捆绑完毕,一件紧身的无袖短汗衫从头上套下,遮掩了被绑的身体,但却显
现了她身体的曲线,只是汗衫太短又是无袖,因而上臂的绑绳还是无法遮挡住。
  二娃娘也不管这些了,现在时间要紧,乘着雨天可以上路,这样才能避人耳
目。
  还是一块布被揉成一团,很严实地塞住了素云的嘴,素云的嘴几乎不能闭合,
只能圆圆地张开着,二娃娘看了看,觉得这样很容易会被她用舌头顶出来,于是,
又撕了两块胶布封著她的嘴唇,本想再缠上绷带的,又觉得这样太招眼,路上要
是想吃点东西也麻烦,于是她索性又叠了一大块厚厚的纱布压在她嘴上,盖住封
嘴的胶布,再用胶条上下各贴了宽宽的一条,把纱布固定住,这样看见的人还以
为她嘴上有病生了什么东西呢。
  素云默默地站在那里,既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更看不见眼前的一切,绳索
在肌肤上的压迫感让她感到身体在发胀,嘴上的胶布和胶条更是把脸上的肌肤绷
得紧紧的,嘴里有一种胀满的感觉,却得不到释放,呼吸在鼻孔里却是那样的粗
放和顺畅。
  她很想找到那些曾有过阳光的记忆,哪怕是在山间或田头,记得刘大奎曾带
他一起逛过庙会,虽然经过很离奇很惊险也受都了伤害,但那天她很开心,毕竟
有了出游的自由,哪怕被紧紧捆绑着。
  现在也要出门了,却不知道去向何方,行走或停步都深深地陷入在黑暗中。
  她又想起了久违了的父母,不知他们现在好不好,要知道她又失踪了的话,
一定又要急得发疯了。还有那曾经救过她的那个女警官,映象中她好漂亮,也很
温柔,只记得她姓李,却不知道叫什么,要是能再见她的话……唉,大概不会了
                ……
  她又在给我穿裙子了,这个女人真的很凶,我好怕她,她只知道她的儿子,
又何尝真正喜欢过我,晚上总要帮着她儿子……算了,还是尽量不要惹她生气。
  素云思绪很烦乱,即将上路的紧张让她越来越恐慌,她知道,她的行踪现在
越来越不会被别人知晓了,要想解救她真的比登天还难,她其实早已绝望了,这
样的绝望是从被这个女人再次抓住并捆绑的时候,那时她就毫无反抗地屈服了,
就象现在一样。
  外面的雨开始连绵不绝地下着,雨很大,天也很暗,真是出行的好时机。
  一件陈旧的雨衣裹住了素云的身子,宽大的雨帽垂在了她的额头,二娃娘上
下看了看,最后还是给她绑上了一只口罩。
  半个小时后,镇外的小路上,一辆小板车正在吃力的行走着,车子四角绑了
几根木柱,连着木柱又横着绑了几块木板,一个穿雨衣的人很安静地坐在里面,
看样子是个女人,另有一个女人拉着车,旁边还有一个男子撑着雨伞,正趔趄着
给她挡着不断飘飘洒洒的雨滴。
  不用说,正是素云和二娃他们,一路急匆匆地赶着路,看起来二娃娘已经有
了目的地。
  雨还是没有要停的迹象,渐渐的已经行上了山路,不知不觉中道路也越来越
不好走,泥泞的路面拉起车来很是吃力,二娃娘不停地喘着气,但还在拼命的使
力。二娃也开始帮着推了起来。
  又走了一阵,拐过了一个山湾,道路开始有些宽阔起来,但车子的一个轮胎
却突然没气了,无奈之下二娃娘只能放弃了板车,把素云从车上搀扶下来,便沿
着山道开始了行走。
  素云坐在车上不动时还能很平稳的呼吸,此刻摸着黑走路,又是反绑着手臂,
行动自然感到非常吃力,虽然有二娃娘一手扶着。
  她开始不停地喘着气,并摇动着脑袋,女人也看出了她的窘境,便伸手给她
取下了那只紧紧绑在脸上的口罩,这下素云可以有顺畅的空气呼吸了,行动也有
了提高。
  又行了一个多小时,毕竟还是不方便,素云明显的体力跟不上了,没办法,
还是先找个休息的地方,再说了到现在午饭还没吃呢。
  很巧的是,二娃娘眼睛在巡视的时候,一眼便看见山脚的丛林边竟然有一间
土屋,那倒是个可以暂时避避雨休息一下的地方。于是三人便来到了那间屋子,
屋子很破败,连大门都没有,看样子是个无人居住的屋子。
  进去以后,才看到原来里面还有一间,却有一扇门关着,只是不知道里面有
没有人。
  二娃娘示意二娃不要说话,先让素云在屋内的一张破凳子上坐下,并给她脱
下雨衣,然后她轻轻走到那扇门前,附耳门上倾听起来。
  刚刚附上耳朵,便听见里面一个声音说道:“快点转过来,听到没有?”是
个男子的声音,有点凶狠。
  “大哥哥,你是好人哦,你放我走吧,我妈妈会急的……”声音很娇嫩,一
听便知是个女孩。
  “你到底动不动,再不动我要揍你了。”男子在恐吓她。
  “那你……你要轻一点哦。”女孩在哀求一样。
  二娃娘看见门上有个很大的破洞,不用眯眼就能看清里面的一切,她悄悄地
凑了上去往里一看。
  原来里面也有三个人,一个男子和两个女人,男子和一个年纪稍大的女子大
概是同伙,因为那个女子正扭着一个年轻女孩的手臂,而那个男子手里拿着一条
绳索,好像要捆那个女孩。
  女孩满脸哀求的样子正看着那男子,身上的衣服也被扯开了,半个乳房都露
在了外面,不大但很白皙。
  男子的脸相很凶狠,似乎要发作,女孩开始屈服了,很乖巧地转过了身子,
男子便开始将她捆绑。女孩很天真,看样子不到十八岁,她一边被男子捆着,一
边还在讨价还价:“大哥哥,大姐姐,你们把我捆好了就走吧,我自己会回家的,
好吗?呜……呜……你们干吗要骗我,我只是来买树苗的……你们骗我……”女
孩开始哭了起来。
  “捆好了就跟我到我家去,把你丢在这里我们能放心吗?”那个女子开始说
话了,她也在旁边帮着忙,两个人合力把个小姑娘捆绑得结结实实。
  “唉哟,大哥哥,你干吗捆得那么紧哦,我好疼啊,唉哟……”
  “哎,妹子,有布没有?”男人对那女子问道。
  “哦,有,这是我的手绢,干嘛用?”女子问道。
  男人接过手绢,一把捏住女孩的下巴:“把嘴张开。”
  女孩一看,知道他要把手绢塞进自己的嘴里,立刻又叫唤起来:“我不要,
我……不要……”话声很含糊,因为被捏着下巴,舌头打不过弯。
  但是没用,就在她说话的时候,那块手绢便塞了进去。
  “呜……呜呜……呜…”女孩拼命叫唤,但声音被堵住了,男人的手一松,
女孩突然又把手绢吐了出来。
  男人一见,突然“啪”地一个耳光打在了女孩的脸上,女孩一下被打愣了,
脸上清晰地映出了几个红红的指印,看样子是怕了,她瘪着嘴满脸的胆怯却没有
哭出声,估计是不敢。
  那个女人赶紧陪着笑脸说道:“好了好了,别怕,他就是这个坏脾气,把嘴
堵上了不就好了么,干嘛还要吐出来,好了,我来堵,啊?”她说着话又拿起了
那块手绢,意欲往女孩嘴里塞去。
  女孩委屈地说道:“那手绢不好闻,太香了……我不要……”
  男子此时盯着女孩的胸部,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那好,那就把你的胸罩
塞你嘴里,这总可以了吧?”
  他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便自己动手扯开她的衣襟,伸手从衣服下穿过她的腋
窝,在她背后解开了胸罩扣,然后一把将胸罩抽了出来,“嘿嘿,还不错,里面
没有钢丝,哦,是自己做的吧,连肩上的带子都没有。”
  女孩一时有些愕然,然后又急又羞涨红了脸,低头看着自己赤裸的胸部,刚
要哭出声来,那男子已经把胸罩往她嘴里塞了进去,,并仔细地塞堵结实,女孩
“呜呜”叫着却吐不出来,便回头求助地看着那个女子。
  女子此刻如释负重般地对她说道:“好了,别再叫了,跟我们回家会有你的
好处的,你可要乖一点哦,要不这个大哥哥还会打你的,记住了吗?”
  二娃娘看到这里,心里也真好气,没想到这两个男女竟然在这里绑了个稚嫩
的女孩子,而这女孩好像并不知道被他们带走后会有什么危险,算了,还是管好
自己的事吧,别再自找麻烦,想到这里,她悄然回身来到二娃他们旁边。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