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被用紧身衣捆绑包裹睡觉

九月 14, 2010

我已经分不清梦幻和现实。虽然意识很清醒――但我却不能移动身体的一分一毫。嘴巴被柔软的织物填满,无论怎样发声的努力都变为低低的“呜呜”声。鼻子和脸也好像被什么东西遮住了,呼吸不是十分的通畅,空气似乎带有崭新丝绢的味道,但是却是很柔软的感觉。不,不仅是脸,整个头部,全身的每一寸皮肤都被处在这种温暖,柔滑的触感之中。我下意识的想伸手扯下脸上的包裹物,却惊恐的发现双手并在了背后,被有弹性的织物紧裹。同时,双腿也像美人鱼一样包在了一起,无论怎样用力都不能分开。“呜~~”不能动的脱力感终于化为了恐惧填满了我的心,我拼力转动脖子,腰部,膝盖这几个尚能活动地方,不停的翻滚,企图挣脱这柔软却严实的束缚,然而这些徒劳的挣扎只能使我隔着数层丝袜的呼吸更加困难罢了。。

    半小时前,老公趁我睡着时,开始偷偷地捆绑我,当我醒过来之,已经无力反抗了。。。嘴上被堵住,,身上的紧身衣即将把我包裹。老公摸到我紧身衣的上脖领处,翻开,一直拉至我的眼睛下方,挂在了我的鼻子上。以我俏挺的鼻梁为支撑,弹性已经延展到最大而快速绷紧的的尼龙立刻紧缩紧紧覆盖在了我的鼻子和下巴上。随之,老公在尼龙的两边,翻出两条很短却有弹性的挂带,像口罩的挂耳一样,用手指勾着两条松紧带,稍微用力 使已经很紧绷的尼龙再次向我脸颊的两边延展,逐渐包裹住我眼睛下的全部脸颊,直至挂带挂上那两只小耳朵,将与紧身衣相联的面罩牢固的蒙在了我的脸上,老公小心梳理着我的齐肩的长发,以准备下一步工作。

    接着穿到了我的身上是一件带有黑色连身裤袜――也是从脚包到脸式样的,给原先光滑的紧身衣上添加了一层花纹。而面部的纱网,超过了原先紧身衣的界限,一直包到额头――也盖住了耳朵。头发被散开到外面,还原成原先的样式。代替我光洁的皮肤,连身裤袜上菱形提花铺满了我全身。纯白泳装式样的紧身衣,白色全棉过膝长筒袜和长至手肘的紧身手套,在老公的“帮助”下,我陆续穿戴上了这些精致,性感的服饰。一个精致的尼龙头套,适时的戴到了我的头上。然后就是各类精巧严密的束具登场了……

      老公将我翻过身来,并把双臂反背在身后。两棉织的小袋,分别套住了我的双手上,在手腕处用棉绳系紧。两个革质的腕铐将手腕,手肘并连在了一起,;接着就是丝袜――或者可以说是类似丝袜的尼龙袋,套住了我的整个手臂,连续包上五层后,再在丝袜外面套上一个全棉织的套子,抽紧套口处的皮带,这样才算牢固地完成了手臂的束缚。

     老公又将目光移到我的双腿上,手指顺着玲珑的曲线从大腿一直滑向脚尖,老公便把我泛着丝光的双腿并齐,先是隔着丝袜在并在一起的双腿绑上几条绷带。将双腿牢牢的固定成一个整体。

    我感觉现在的状况只能用“最糟糕”来形容了:眼睛上至少盖着四层覆盖物,嘴里也被堵得严严实实,再加上那三层面罩和头套,想发声是不可能的事情。呼吸也受到限制,手脚身体也东西束缚着,总之就是一点也动不了。没有声音,看不清楚东西,不能说话和行动,唯一能活动的,只有不断思考的大脑了。我不断的发出哀怜的请求,然而透出头套外的只有微小的“唔,唔”的声音。忽然,我又感觉到一股紧绷感逐渐从脚尖传来,并且逐渐的向上移动。原来老公正将我的双腿套入一直单筒的连裤袜。整个过程他显得十分小心,当连裤袜包至大腿时,他都回仔细的撑大袜口,将臀部一起全部包入裤袜,裤袜一直套住我的翘臀。不过拘束不会这么简单就完乐得,他又转身从那一大叠相同的连裤袜――都是冬天穿的那种深色厚天鹅绒裤袜拿了一件,开始第二层的包裹。这样直到所有的裤袜――大概十件全部穿在了我腿上,多层裤袜良好的弹性成为最有力的拘束,完全将我的双腿束为一体。

    为了保持全身的匀称上身也有相应的穿着。白色无袖的纯棉套头衫将我的上身连同被拘束的双臂一起套了进去,高高的领口包住了整个脖子,而常常的下沿一直到了臀部,被扎进裤袜之中。当然,也不会只有一件,每当我穿上三条裤袜,也就有一件全棉套头衫套在我的身上,保证上身拘束也是一样的严密。上身的纯白和腿部深黑的丝光交织在一起,白色与黑色融入到一起组成女孩那美丽的曲线,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日中显得是那么温暖,柔和。
     “小猪(小猪是在家老公对我的昵称)头部还不够保暖啊,这样顾此失彼可会感冒的”。老公拿出来一个棉头套,套在我戴着的尼龙头套外,也包住了脖子――和纯棉衫的脖领重合在了一起。“现在小猪应该不会感到冷了~” 老公的声音再响起:“然后是最后的……”他再次拿出一个头套,同样是棉质地,比起前一个来下摆似乎长的多。套住我的头后,还有很大一部分搭拉在肩上,他没有将多出的部分扎入里衣,而是顺势撑大头套口,把整个肩膀都套了进去。接着,头套的套口一直往下拉,胸部,腹部,翘臀,大腿都被这个好像无限大的头套罩在其中。直至包裹到小腿,才好像到头的样子。这个长长的“头套”紧紧地包住了我的全身,最后我听到脚底那传来一点点拉链的声音,应该是老公给我拉上最后的链子,把我完完全全的封住。。

    “总算完成了~”老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看着“包装”好的我,眼神里充满了怜爱和妩媚。“你当然是开心啦,但有没想过我的感受啊,动不了哪,呜呜!!呜呜!!”我不停地对老公咒骂着,但发出的只是“嗯嗯,唔唔……”的呻吟声。。“来小猪,抱抱,亲亲”还没得我同意,老公就扑到我身上********!!!

     555555555我又要度过一个难熬的夜晚~~~~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