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贞操带的封印二

九月 12, 2010

她笑着看着我,说:“你真的愿意为你的错误付出代价吗?”

       我一横心,说:“是的。”

       她安静的说:“夫君,这里是一个一次性的永久锁,我想要用它永久监禁你的下体作为你在外搞其他女人的惩罚。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用这个锁锁住我的贞Cao装置。”

       说着,她拿出一个CB-3000的男用贞Cao笼子和一把很小的锁子。如同我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我问她:“那意味着,无论哪种选择,我们永远都不能再享受鱼水之欢了,是吗?”

       她说:“嗯”。很平静,很坚定。

       我内心冲突起来,我知道对于我来说下体永久监禁意味着永远都不能再和任何女人发生关系,甚至都不能ZiWei了。我将永远忍受着欲火的煎熬。可对于阿雪来说,贞Cao装置也会永远把这位美貌的年青少妇的身体。

       我知道我是爱她的。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选择。

       我说:“阿雪,给我戴上吧。”刚说完,我的下体就又一次**了,仿佛是即将进入监狱前的最后挣扎。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下面,苦笑了一下。如果我知道今天它就将被送入监牢并且永远监禁,我昨天晚上应该好好满足一下自己的。但是现在我的双手被吊起来,妻子威严的站在我面前,我甚至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蹲下来,做在我面前的地上,幽怨的眼睛凝视着我低下的头,我们对视了片刻。她温柔的再一次问我:“夫君,你真的愿意为了我永远的承受下面囚禁之苦?”

       我掩盖住内心巨大的痛苦,嘶哑的对她说:“阿雪,只要你肯原谅我的错误,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我感觉到她看我的眼神,又回到了那罪恶的一夜之前,回到了过去。

       她那白晰嫩滑的手,放到了我的下面上。轻轻的抚摸着,如同她曾经躺在我的怀里,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在她的抚摸下,我的下面高高的挺立起来,神经强烈的兴奋从下体传播到全身。我全身**了。

       在她的抚摸和玩弄中,我的整个下体刺激着我,渴望着进入**的**。我挣扎了几次,全身被紧紧的束缚着,无法移动。就算我不被任何刑具束缚着,她全身的贞Cao装着也把她的身体和我残酷的分隔开来。

       她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兴奋,也理解我的渴望,但却不能赦免对我的惩罚。最后,她低下头,轻轻的移动轻吻着我的整个下面。当她的香嫩的嘴唇接触我的下体的一刹那,当我感觉到她用她的舌尖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我的JJ,一股电流般的快感游走我的全身,

       我全身**着,**了。乳白色**的精液喷射到了她的脸上,嘴唇上,脖子上。她毫不介意,慢慢的把嘴唇从我的下体移开。

       我射出来很多精液,一波接一波。随着那些充满能量的液体离开我的身体,我的下面一点一点的低下了头。一个可怜的囚犯最后一次享受了尘世的繁华。终于,他停止了最后的挣扎,安静下来,沉默下来。

       为了不让我太过紧张,她拿出一套黑色的眼罩,罩在我的眼睛上,我眼前一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能听到她移动的声音,闻到她的迷人的气息。经过了一早晨的折腾,我已经感觉到十分疲倦,戴上眼罩后,居然有些困倦了。

       随着她轻声说了一声:“就现在吧。”我就感觉我的**和下面根部一凉,一个金属圈铐在我的下体。然后她把笼子慢慢的罩在我的下面上。笼子里面明显已经涂了润滑油,加上我的下面本来已经软软的瘫在那里,她很轻松的就把笼子给我戴上了。然后她选择了一个合适的垫圈,垫在金属圈和笼子的细孔处,然后穿入一支末端有小孔的锁栓,这样,这个囚笼就合适的嵌套在我的下体。只剩下最后上锁了。

       在黑暗中,我凭着触觉感知了她所做的这一切,静静的等这最后的那一声清脆而残酷的锁声。

       我感觉到她犹豫了。

       是的,一旦把那个金属的一次性锁锁上,我就永远的失去了ZuoAi的能力。

       她,我年青貌美的妻子,也将终身承受身体寂寞之苦。

       但到她真的忍心,这样的惩罚她的丈夫,惩罚她自己吗?

       她沉默了很久,我内心砰砰的揣摩着她的心思

       过了半响,听到咔嚓一声,锁子被锁上了。

一股强烈的悔恨,痛苦,自卑刹那间从我的下体流遍我的全身。自从文明社会以前,男人就通过生殖器所产生的力量和勇气,与大自然搏斗,创造着历史,控制着整个社会,从精神和**上控制着女人。在整个人类的兽性本能潜意识里,千百年来积累着对男性下面的崇尚和追求。对于每一个男人来说,无论是心灵深处的潜意识或是理性思考,下面与性爱对于男人来说,不仅仅代表着欢乐,更代表着尊严,力量,更滋养着他在两性关系中的优越感,力量,以及对女性的天然控制权。    

       现在,随着这残酷而真实的锁声,那小小的囚笼永远的封印住了我在夫妻生活中的主控和尊严。

       我已经完全丧失了性爱中的男性角色。

       她揭开我的眼罩。我看着她,突然觉得她很耀眼,充满了光芒。而我是那样的卑贱。她看着我垂头丧气的沮丧的样子,一下子扑到了我的身上,动情的说:“郎君,我爱你。”

       而我,经历了这残酷的仪式之后,内心疲惫难过,居然晕了过去。朦胧中,感觉到她解开了我手上的镣铐,解放了我的小腿,扶着我进入房间,我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也许是因为最近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和体力,也许是因为心灵上一时无法承受这样的惩罚,我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做了无数奇特的梦后来听阿雪说,在我昏睡的这两天,下了两天大雨。 

<

评论已关闭。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