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经典棉被捆绑木乃尹故事

九月 12, 2010

我叫琳琳,21岁。因为一些原因不得已我到了一家娱乐城当了一名SM女郎,这是一处专美为SM爱好者提供场地和小姐的地方。我顾名思意就是一名受虐女郎。干这一行虽然可以有丰厚的收入但吃的苦受的虐待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下面就说一说我第一次出台吧。

 这里的出台就是被客人包了带出去,时间不定,时间越长,当然钱也越丰厚。记得我第一次出台是我到这里上班的第4天,还没怎么适应环境就和一个叫方芳的女孩一起被两名客人包了,时间是2个星期。妈眯说有2个外地客人说要包2个女孩,让我们去试一下,这几天也曾经听姐妹们说过受到的非人虐待心理就有些发毛,“你新来的可不知道,这些人都不会把你当人看,虽然不会把你弄残废和留下明显的伤痕,但多数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你越痛苦他们就越兴奋~~~~~~~”想到这些我的冷汗已经出来了,但还是被妈眯拖着进了客人的包间……

房间里的大沙发上坐着两位40多岁的东北男人。一个瘦瘦的,一个光头,只见他们俩看到我们眼就发痴了,我感觉那个光头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我。看的我很别扭,还好是妈眯打趣的笑着说了“怎么两位老板打算叫哪位啊?是嫌弃我们的姑娘丑?”那瘦老板好象醒了过来,“哈哈哪里那里,怎么会,这里的姑娘就是漂亮,个个好象仙女”
我的脸顿时红透了,“是吗?哈哈,那老板可要爱惜我们呀,不要把我们的姑娘折磨的太狠呀”只见妈眯从容的应对着。我和方芳还有几个女孩顺从的站成一排等待挑选。王老板色咪咪的笑到“那是当然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美女的~哈哈”.

“哈哈来吧,张老板,您先来”,瘦老板殷勤的对光头男人说,光头老板也不客气“那我就不客气了,就你吧”,说着向我一指,我只好顺从的在他身边坐下,心砰砰跳的厉害。那个瘦老板挑了方芳,就这样,两位老板带着我们俩离开了娱乐城。来到郊外瘦老板的家中。

“事情是这样的,”光头的张老板开门见山的跟我和方芳说,“我在东北的大哥想找你们俩玩玩,但是我这边忙的很,没工夫送你们;让你们自己去吧,又怕你们半路跑了,所以只好对你们俩进行一下特殊的“包装”,嘿嘿”。包装?什么意思??看着他那眼神那笑容,我身上不由得一阵阵起鸡皮疙瘩。

“进来吧”,瘦老板把我们领到他别墅的大厅,里面早已摆好一张大大的双人床,大红玫瑰丝绸床单上空无一物,连枕头都没有。床边有2个大大的木箱,长约2米,不知道装了什么。“他们要怎么包装我们啊,不会是装到箱子里吧?”我悄悄的问方芳,声音很小可还是被光头老板听到了,他笑呵呵的看着我,“怎么,着急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不过在包装之前,得先给你们俩进行一下内部的清洁工作。”说着打开了旁边浴室的门。

“要灌肠”方芳悄悄对我说,无奈的走了进去。光头老板命令我也脱去衣服一起进了浴室。没办法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走进浴室。等我们洗完后王老板叫方芳趴在浴室的面池上说“由于你们要特殊的运送到东北所以要先给你们清理下肠道”。方芳好象已经习惯了到没有什么反映,顺从的趴在面池上。王老板把水管打开一头直接插进了方芳的屁股里。就看见方芳的小肚慢慢的鼓了起来,方芳好象很难受开始小声的呻吟了起来“啊 啊 可以了,不要在灌了”,瘦老板刚拔出了皮管就见方芳跑到马桶旁开始排泄了,如此的清洗了五六次瘦老板才满意叫她在冲一下身子,让她先出去。又看了看我“来吧,小美女,该你了”, 我只好顺从的趴在面池上。王老板把水管打开一头直接插进了我的屁股里,直觉得一股凉凉的水流飞速的冲进了身体里,一会儿就觉得肚子涨的不行,情不自禁的叫出声来“啊~~”, 瘦老板拔出了皮管,我马上跑到马桶旁开始往外排泄,好舒服啊~~如此的也清洗了五六次,瘦老板叫我再冲一下身子,用一块大浴巾把我全身包住,抱着我出来。

光头老板正在外面忙活着,床边的一只木头箱子已经打开,里面装着满满的都是厚厚的大红玫瑰丝绸棉被、绸带什么的。光头老板已经把一个同样是大红玫瑰丝绸被面做的头套套在床上的方芳头上,整个头都包里进去,一直套到脖子,那个头套很特别,有根1米多长手指粗细的管子在头顶上伸出来,光头老板回头看看我,解释说“这根管子是给她呼吸用的,要不然憋S了怎么办,这么漂亮的小姐憋S了可是我们人类的一大损失啊,哈哈”, 方芳这个时候嘴可能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只能发出“呜 呜~~~”痛苦的叫声。在她的嘴上隔着棉头罩也有一根细细的管子伸出来,经过她的R沟,一直伸到她的下身,我起先还不知道这个管子有什么用后来才知道,她本来就细细的小蛮腰上已经被一条宽15公分的丝绸束腰裹的紧紧的,看起来更细了,她的两支手已经被套进一个束腰上的连体手套里,固定在她的小腹位置,看起来象是两手很自然的放在小腹上。与她拼命挣扎的样子很不相称。

瘦老板命令我先在旁边的沙发上休息下,就到床边帮着光头老板,他们俩分开方芳的两条腿分别压住,把个双跳跳一个塞进方芳的下体一个塞进了屁股,然后把前面提到的那根细细的管子头上沾了点口水插进了方芳的尿道一直到膀胱,方芳在那里痛的浑身乱动,但是嘴里只能发出“呜 呜~~~”痛苦的叫声,光头老板笑着解释说“呵呵,这样她就可以小便了,不然在箱子里怎么小便呀,要20多个小时才能到东北来”。想到自己一会儿也要经历这样的痛苦,我吓的脸都白了

接下来瘦老板又给方芳下体和屁股垫上棉尿垫,用来吸收她过多的尿液;又拿出来一个丁字裤给方芳穿上,防止给她塞的跳跳和管子掉出来,光头老板把跳跳的电线拉到方芳的头顶,跟那跟呼吸管子并在一起,原来跳跳的电线也是从丝绸束腰下面穿过方芳的乳沟过来的。然后两人再把她的双腿并在一起用大红玫瑰的绸带一圈一圈的裹上一直把2个大脚踟也裹了起来才为止。现在的方芳只剩下膝盖、腰和脖子能弯动了,只能在床上做些简单的“蠕动”挣扎,发出“呜呜~”的痛苦叫声。光头老板又在呼吸管的头上装了一个手机大小的方盒子,“这是给她过滤空气用的,当然,最重要的用途是消除声音哈哈”,果然,方芳“呜呜~”的叫声几乎已经听不到了。

“好了,开始包吧”,光头老板拿起DV机喀嚓喀嚓的拍了几张照片。瘦老板从打开的那只木箱里抱出一床厚厚的大红玫瑰丝绸棉被,铺在床上,两人合力把方芳平放在棉被边缘,光头老板拿起棉被的一边将方芳从头到脚盖住并用力压紧,待在棉被另一侧的瘦老板将棉被另一边拉紧后,光头老板便将方芳连人带被的慢慢翻滚。每翻滚一次后光头老板便将她连人带被紧紧按住。瘦老板先把呼吸管和跳跳的电线拉出到棉被外,然后将棉被从头到脚部逐一用力收紧直到拉不动为止,使得棉被更紧密的裹着方芳的身体。由于棉被收得太紧,本不算大的棉被将方芳足足裹了两圈。很快方芳就被卷成了一个大红玫瑰色的丝绸春卷。棉被裹好后,瘦老板将整个身子自己头部朝着方芳脚部方向压在了棉被上,两条腿在方芳头部方向将他连人带被紧紧夹住,以防棉被松动。光头老板将方芳脚部多出来的棉被向里折叠封死后让瘦老板紧紧压住。他从箱子里拿出一条长20米宽10厘米的大红玫瑰色绸带开始在方芳脚部的棉被上用力缠绕。每一圈他都用力拉紧直到拉不动。这样绸带便深深勒进了厚厚的棉被里,软软的棉被在绸带挤压下产生了皱折,虽不太明显,但光头老板仍不满意,他想了想后松开绸带,让瘦老板将皱折处抚平,然后他再慢慢拉紧绸带,就这样两人配合着将绸带由脚向上一圈圈紧紧缠绕,瘦老板一边将棉被的皱折尽力抚平,缠到脖子时他们不敢太用力,瘦老板将脖子处的棉被收紧抚平皱折后,光头老板用绸带稍微带力的缠上。瘦老板将方芳头部的呼吸管和电线拉出来,把多出来的棉被也向里折叠封死,由光头老板用绸带紧紧缠绕起来。并在头顶打了个死结,20米长的绸带从下往上再由上而下足足缠绕了两圈,稠带末端在方芳脚部被光头老板打了个死结。厚厚的棉被卷在绸带紧密的缠绕下差不多快缩小了一半。此时的方芳就象一个巨大的红玫瑰蚕茧躺在床上。光头老板把电线接到床下面的一块蓄电池上,这个巨大的红玫瑰蚕茧马上开始蠕动起来并发出“呜呜~”的痛苦叫声。

近一个小时的捆绑包裹让两个人都觉得有点累了,他们坐在床上看着因受到刺激而不停蠕动着的大红玫瑰色蚕茧,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美丽和冲动。光头老板拿来DV机对着床上不停蠕动的红玫瑰色大蚕茧又是一阵猛拍。就连在床边旁观的我,看着红玫瑰色的绸带包裹了捂着方芳的整个身体的棉被,也感觉到一种封闭的美、一种无助的美、一种另人窒息的美。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光头老板拔下蓄电池,在床上又反铺了一床东北大花布颜色的软缎棉被。这床棉被要比刚才那床红玫瑰色的棉被大的多而且也厚得多。两人合力将被严密包裹的象春卷的方芳放到东北花布色软缎棉被上,两人慢慢翻滚着被严密包裹在红玫瑰色缎被并被红玫瑰色绸带紧密捆绑包扎的方芳,不一会儿红玫瑰色的春卷又被严严实实包在了东北花布色的软缎棉被里。两人按照前面方法用东北花布裁成的长绸带将花布缎被包裹再次紧密缠绕包扎。东北大花布的绸带逐渐将包裹在两床缎被里的方芳整个身体包裹了。又是将近一个小时的捆绑,大红玫瑰色春卷变成了更大的东北大花布春卷。光头老板将跳跳的电源接上后再次用DV拍了下来。东北大花布的绸带增加了木乃伊的美感。方芳被东北大花布花花绿绿的绸带紧密缠绕、包裹,两个男人将她的整个身体和裹在她身上的两床棉被包裹得极其严密,又体现出一种窒息、安详的美。两个人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床上一个花花绿绿的木乃伊,被这种美所深深的吸引,几乎忘记了他们的工作。

两人稍作休息后用一条更大更厚的大红玫瑰色软缎棉被再将东北大花布棉被木乃伊严密包裹并用大红玫瑰色绸带紧密缠绕包扎住,一个大红玫瑰棉被木乃伊终于大功告成。光头老板接上了跳跳的电源,可是被三床厚厚的棉被包裹住的方芳已经挣扎不动了,而她“呜呜~~”的叫声也被呼吸管末端的消声器消除的无影无踪。此刻,两个男人看着床上被包裹得圆柱子一样,直径大约七八十厘米的大红玫瑰软缎棉被卷,配着床上大红色的丝绸床单,光滑柔软的红色丝绸在光线折射下散发出鲜艳的色彩。两个男人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强烈的视觉刺激一阵阵传入大脑,让他们产生了一种原始的冲动和欲望。“真他妈太美了!!!”看着自己精美的作品,他们兴奋不已,亲吻和爱抚着红玫瑰色棉被木乃伊的每一寸地方。两个人色心大起,也不管被棉被层层包裹、跳跳前后夹攻的方芳有多难受,他们不停地将棉被木乃伊翻滚、挤压、揉搓着。光滑柔软的丝绸和软软的棉被木乃伊包裹刺激着他们的触觉神经,他们更兴奋、更疯狂。

最后两人在空木箱里铺上一大块防潮毛毡,又在木箱底部的一头放上2块大大的蓄电池,“这个给她当枕头”,光头老板坏坏的笑着,“这个电池能用30多个小时,足够她爽到东北了!哈哈”,两个人合力将被三床厚棉被严密包裹并捆绑成棕子一样的方芳放在箱子里的防水毛毡上,把电线接上蓄电池,把她的呼吸管挂在木箱边上,那里有几个小孔通向木箱外面。然后两人用两边多出来的防水毛毡将捆裹着方芳的大红玫瑰色软缎棉被严密遮盖好。最后关上了箱子并上了锁,在箱盖上写了“娱乐设备”四个大字。
“该你了!”,光头老板粗暴的一把扯掉了我身上的浴巾,把我抱到床上,“啊——不要!”我拼命挣扎着,可是那个瘦老板紧紧压着我,根本挣脱不了,很快,我就被他们俩在床上摆成一个“大”字形,双手、双脚、腰、脖子都被捆在了床上。

光头老板打开另外一个木头箱子,抱出两床东北大花布的软缎棉被,一床大红玫瑰色的软缎棉被,他想了想,色眯眯的看着我“这丫头比刚才那个瘦小多了,别在东北冻坏了,咱们再给她加一床!”,天啊,四床厚棉被,我会被热死的!“不要啊”,我刚想喊,嘴里马上就被瘦老板塞进来一个口球,口球的后面还拖着一根细细的软管,现在我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了,可我现在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表示无奈的抗议,同时眼睁睁的看着光头老板又抱出一床粉红色的软缎棉被来放在床边上。

由于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光头老板这次改变了顺序,先拿出来2个按摩棒,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啊~~好大!!竟然比方芳用的那套还要大一号!!我想喊,可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光头老板呵呵的笑着:“这个可是进口货,会伸缩和扭动,表面的这些凸起还会放电,跟她的那个可是不一样哦哈哈”,他在上面涂抹好润滑剂后拿到我的*身,一时间极度的恐惧传遍了我的全身,我可是从来没有被插入过呢。虽然看不见,但当粗大的按摩棒塞进屁股时,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入大脑,痛的我连眼泪都出来了,但我只能“唔唔唔”地惨叫着。按摩棒终于完全塞进了我的屁股。棒表面的凸凹部分强烈的刺激着我的直肠,强烈的磨擦让我的全身都颤抖起来,肛门在极度地膨胀中,竟然慢慢给我带来了快感,这是从未有过的快感,没想到屁股也会有如此美妙的感受,这时我的心情又是害怕、又是兴奋。接着下体里也被塞进来一个更粗大的按摩棒,光头老板丝毫不顾及我的哭喊和挣扎,自顾自的使劲把按摩棒往里塞,差不多完全塞进来,按摩棒的前头都已经顶到我的子宫口了。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眼睛…….

最痛的一关来了,光头老板把我口塞上那根细细的管子头上沾了点口水开始往我尿道里插,下体的疼痛让我浑身乱动,但是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叫声,光头老板根本不理会我的反映,一直把那根细管插进了我的膀胱,剧烈的疼痛让我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和方芳的遭遇一样,光头老板同样在我下体,肛门口都垫上厚厚的棉尿垫,他又拿出一个丁字裤给我穿上,防止给我塞的东西掉出来,在丁字裤的紧绷下,我觉得那两根按摩棒插进我身体里更深了,忍不住又扭动挣扎起来。瘦老板把2根按摩棒的电线拉到我的头顶,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件东北大花布颜色的,象是Bra的东西给我戴上,“这个奶罩里面是会微微放电的,好好享受啊!”光头老板同样把这个Bra的电线拉到我的头顶,暂时和2根按摩棒的电线放在一起。

然后瘦老板拿出一个口罩扣到我的嘴上,跟平时咱们见到的防毒面具差不多,只不过它还拖着一根手指粗细的管子,这个口罩没有对我的呼吸造成什么障碍,所以我也暂时停止了挣扎。

接下来光头老板把我长长的头发挽起来,给我戴上一个发套。然后他拿出一条15公分宽的大花布绸带,我知道他是要给我束腰了,就提前憋了一口气,悄悄把小腹鼓起来,可他们2人在我的腰上缠好稠带后,不拉紧。瘦老板看看我,在我腋下一搔,趁我松气的一瞬间,光头老板死劲的把稠带一勒,疼的我发出“呜”的一长声。眼泪又流下来了~

然后两人把我的双手从床上解下来,放进束腰上的连体手套里绑紧,就这样,我的双手失去挣扎能力了。然后他们又把我的双腿并在一起,这一并,下体和屁股里涨满的感觉更强烈了,我情不自禁的扭动起来。可他们俩丝毫不管我,继续用东北大花布的绸带一圈一圈的裹在我并起来的双腿上,一直把2个大脚踟也裹了起来才为止,这样,我的双腿也失去挣扎能力了。

光头老板拿出一个丝绸棉头罩,也是东北大花布做的,盯着我眼睛看了看,“哎,这小妞的眼睛太漂亮了,还真舍不得给她罩上”,话虽这么说,他还是从头顶开始,先把呼吸管从丝绸棉头罩的头顶小孔里拉出去,接着再把2根按摩棒的电线和放电Bra的电线拉出去,慢慢的把头罩套在我脑袋上,一直到脖子,光线透过丝绸棉头罩,我的眼前红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了。但我还能听到他们说话。

“老大说了,把她包成东北大花布颜色的”,接着我就感觉身体被两人合力抬起来放在了棉被上,马上从头到脚被棉被盖住,一个人隔着棉被压着我,另一个人把棉被的另一边拉紧,然后我又被连人带棉被的慢慢翻滚。每翻滚一次后我都被连人带棉被的紧紧压住。然后身上裹着的棉被从头到脚部逐一被收紧,这样棉被就紧紧的裹着我的身体。翻滚了几圈后,我觉得有人紧紧的压住我,另外一个人把我脚部多出来的棉被向里紧紧的折叠封死,开始觉得有绸带开始在我脚部的棉被上用力缠绕。每一圈都很用力拉紧。稠带的紧勒更是让厚软的棉被紧紧的贴在我身上,随着他们的缠绕,下体和屁股已不如先前那样痛,但下面和肛门里的胀满感越来越强烈,这种胀满感和因全身被光滑柔软的丝绸紧密包裹捆绑所带来的紧缩感随着心跳一波一波传遍全身。我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光滑柔软的丝绸紧密的贴着我的每一寸肌肤,似乎这些丝绸和棉被已经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了。缠的脖子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缠太紧,然后是头,被缠的很紧,最后在头顶上他们稍微停了一会儿,我知道他们是在打结。接着又是一遍反过来的顺序,我知道他们是把我从头又缠到了脚。跟包裹方芳是一样的。

这时屁股里的按摩棒突然动了起来。然后是Bra里开始轻微的放电,刺激着我的R头,最后下体里的按摩棒也开始剧烈的扭动起来。强烈的磨擦、剧烈的振动从我的下体传来,R头上的刺激好象是男人手的抚摸,我就好象触电一般,全身颤抖起来。下体在极度地膨胀和强烈的振动中,很快就带来了快感,这是从未有过的快感,厚软的棉被紧紧挤压着我的全身加上按摩棒和放电Bra的刺激,使我很快达到了颠峰状态,让我有了一种被两三个男人同时强暴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感觉又兴奋又羞愧。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兴奋刺激着我的全身。我想发泄,可是手脚都被紧紧束缚住了,发泄不了,只有不停地用力扭动挣扎。我想大声的叫喊着,可是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而这声音在经过那个小小的消声器后根本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终于,就在我兴奋的快要晕死过去的时候,2根按摩棒和放电Bra同时停了下来。

就在我通过呼吸管刚长舒了两口气的时候,一阵更紧密的感觉传来,我知道这是他们又给我包裹上了一床棉被。等我刚刚从高潮的兴奋中平静下来,他们也完成了第二层棉被的包裹,此时的我全身充斥在厚厚软软的棉被包中,被包裹得更紧密。软软的棉被紧紧的挤压着我的全身每一寸皮肤,就象有无数绵软的物体在拼命挤压我。下身、肛门还有乳头传来的强烈刺激使得我大口喘着气。拼命的挣扎着,我的叫声经过呼吸管末端消声器的处理,根本没人能听见,即使听到他们也不会停下来。而我努力的挣扎却带来了更强烈的刺激,让我全身酸胀无比、紧绷绷的,我又有了被强暴的感觉,很快又到达了颠峰。。。。。终于,2根按摩棒和放电Bra再次同时停了下来。

等我慢慢从高潮的兴奋中平静下来,他们又完成了第三层棉被的包裹,令人窒息的高潮再次袭来…..

终于,四床又厚又软的棉被全部裹在了我的身上,我肯定已经变成了一根比方芳更粗的棉被圆柱子,外面也许真是东北大花布那样花花绿绿的颜色。

厚厚的棉被加上无数次的高潮刺激,此时的我早已经挣扎不动了,可是那2个男人没放过我,他们不停来回的翻滚和挤压我,棉被里渐渐闷热了起来。还好,因为有四床厚厚的棉被紧紧包裹着我,不管我是撞到床头上还是倒在地上,都不会觉得疼。

最后,我觉得又被人抬了起来,我知道他们要把我装进箱子里了。想到要在这个箱子里度过自己一天一夜的旅程,一阵恐惧感油然而生,不过这种恐惧感很快就被2根按摩棒和放电Bra的疯狂工作所带来的兴奋打断,我知道这次它们将会忠诚的工作将近30个小时,带给我一次又一次的兴奋和高潮,象是被3个男人强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下体、屁股、R头三个敏感地带的强烈刺激让我的大脑越来越兴奋,性高潮的颠峰一个接一个的刺激着我的神经,终于我晕了过去……

“您好,我是**快递公司的,着就是您要发到东北**地的2箱娱乐设备吗?好的,我们会在24小时后发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感觉自己正躺在云层里,随着雪白的云朵飘来飘去,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让我觉得有点热。鼻端不断有不知名的花香飘来,光滑柔软的云朵磨擦着我的肌肤,这一切让我觉得舒畅无比。突然,云层越来越厚,云朵越聚越多,将我裹得密不透风,所有的云都不断向我挤压,翻滚涌动的云朵带动着我也不停地跟着翻滚着。阳光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身子越来越热,挤压着我的云朵也将我越裹越紧,我拼命地大叫挣扎,身子却怎么也纹丝不动,嘴里也发不出什么声音,整个云层只是包裹着我,非常安静。我只觉胸中越来越憋闷,呼吸越来越艰难,全身酸软无力,甚至担心我会死去。终于我用尽全力猛力挺了下身子,醒了!四周一片黑暗,原来我仍是被捆在四床厚厚的棉被里,身体四周已经是又闷又热,双腿和双脚在长时间的紧密包裹捆绑下已经麻木到没有了知觉,仿佛已经不属于我的身体。下体、屁股还有乳房上的刺激仍然一阵阵的越来越强烈,全身一波波的胀满和紧绷绷的感觉让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似乎要爆炸,全身都是酸胀发麻。棉被的紧裹捆绑外加装箱让我根本挪动不了位置。光滑柔软的绸缎紧贴着我的每一处肌肤,加上其他的刺激,让我几乎抓狂。我拼命“呜呜~~~”大叫,希望能够引起谁的注意,可声音全部被厚厚的棉被和那个消声器给吸收了,根本传不出去。终于我停止了徒劳的挣扎,棉被里很安静,听不到任何声音。刚才的挣扎也让我出了一身汗,被汗水打湿的绸缎棉被更紧密的贴着我的身体,感觉身体又涨又热又好痒。在这样下去,我想我会给活活闷死的,无奈的我有点绝望了——听天由命吧!又一波强烈的高潮到来,被折腾得晕头转向精疲力竭的我又晕了过去………就这样,在严严实实的棉被包裹和三处敏感地带所受强烈的刺激中,一直迷迷糊糊的我不知道晕了多少次,反复强烈的多重刺激几乎让我虚脱。

说不清是我第几次醒来的时候了,朦朦胧胧中我好象听到一声“况当”箱子盖打开的声音,就象是溺水之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那样,强烈的求生欲望使我又开始剧烈的挣扎扭动起来,拼命“呜呜~~~”大叫。终于,有人把我抬了起来;下体、屁股和乳头上的三处强烈刺激也都停了,这反而让已经适应了它们不断麻痒的我觉得有点空落落的;有人开始解开我身上缠绕的重重束缚,可是那两个男人的捆绑实在是太紧密了,一时半会儿根本解不开,强烈的生存渴望让我继续挣扎着……终于,包裹我身体的最后一层棉被被揭开,又累又乏的我也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精力,我就象一堆烂泥那样虚脱在棉被堆上,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了……

评论已关闭。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