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经典丝巾|丝绸捆绑-莎拉(四)

九月 12, 2010

    

丝巾KB区“你终于醒了!”她的声音很大,是在绳索和丝绸包裹下的身体为之一震。“还发出了这么多噪音,我真的低估你了,我知道这还是清晨,但我想我吃完早饭以后马上就会动手为你准备的,我会给你解释你航程中的束缚,以及以前的奴隶们在航程中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莎拉努力透过干巴巴的丝巾发出呜呜的声音,已经有十四个小时了,她除了捆绑着头部的丝巾的沙沙声,其余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她很高兴重新听到了一个人类的声音。但是另外一方面,她又很害怕听到她用如此冷漠的口吻说话,那真是一个危险的疯狂的女人。
    “在我沐浴更衣的时候你不要走开好不好?我的宝贝,有太多事情我要告诉你,关于旅途的,关于我们要在你身上采取的措施的,我回来以后,我会让你洗个澡,活动活动身体,虽然时间很短暂。”斯蒂芬妮走回自己的起居室淋浴的时候,莎拉的思想忍不住激昂了起来,她不但会从束缚中释放出来,而且还可以有逃跑的机会。斯蒂芬妮必须把她的捆绑松开来给她洗澡,她一旦被松绑就获得了逃跑的良机。斯蒂芬妮又高又瘦,但是在公平的条件下,莎拉还是可以不费什么力气把她打倒的,而且麻醉剂的效果已经消失了,反过来说,被捆绑了这么长时间以后,她的四肢又酸又痛,她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
  在莎拉等待着时机到来的时候,时间过得难以相信的缓慢,她努力的吸入尽可能多的空气,当斯蒂芬妮解开她的时候,她必须要有很好的状态。在斯蒂芬妮走进房间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听到脚步声,因此当她开口说话时,莎拉吓了一跳。“现在我要为你解开绳子了,如果你很乖而且答应我不做傻事的话,我就让你自己去梳洗。”斯蒂芬妮的声音恢复了平常的友好             
斯蒂芬妮穿了一件极漂亮的白色棉质上衣,脖子上围了一条红色丝巾,和绑着莎拉嘴的那一条很相似。上衣刚刚能够够到黑色超短裙的上沿,她脚上套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在短裙下面,白色的丝织衬裤时隐时现。莎拉感觉到她的手正在解开把自己固定在床上的绳索。“哎呀,这也太紧了。可怜的小东西,你肯定挣扎的太厉害了,绳子都变得这么紧了,我敢打赌它肯定让你很不舒服了。你早听我的话躺下来接受命运不就行了吗!没关系,我会很快把你放开的。”
随着绳索一条一条的解开,莎拉感到了强烈的**。虽然她还是在床单的紧紧包裹之下,但是绳子带来的痛苦感太强了,因为每解开一圈绳索,她就感到精神振奋一次,斯蒂芬妮从莎拉的肩膀开始,然后慢慢的移动到脚,把解下来的绳索都卷好,整整齐齐的放在莎拉身旁的床上。最后,她开始解开把莎拉被丝带捆绑的双脚与铜钩绑在一起的绳索。解开最后一个结后,她把裹着莎拉双脚的丝带放开了“在你活动身体的时候,我不能给你全部的**,我必须绑起你的双脚否则你会逃掉的。”听了这话以后莎拉的心猛地沉了下去,实际一点的说,她根本没有理由企盼得到完全的释放的。或许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不被观察,斯蒂芬妮的新的安排会给她逃跑的机会的。斯蒂芬妮从化妆台上拿起一堆漂亮的绸带,开始把其中的一些叠成绷带。她拿了一根紧紧地捆在了莎拉的右脚踝上,捆了三圈后拉紧打了个牢固的结。然后又同样捆住了左脚踝,她又取出一条很窄的带子,从每个脚踝上捆绑的绳圈中穿过,用力一拉,莎拉的双脚就紧紧地并在了一起,接下来她又系了一个双重的结。“我希望这不会很不舒服,你可以站起来,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挪到浴室去,这当然要花很长时间,但是我们今天并不着急,不是么?”莎拉试着活动了一下双脚,发现正好如斯蒂芬妮所言,可以有很小的活动空间。但是这样子逃跑是绝不可能的,她会脸朝下平摔下去。不管她的希望是什么,至少她要有一定的活动性。
‘ T# A/ ~8 e; _& _    斯蒂芬妮继续她的工作,“当我把你的双手捆在背后的时候,你就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平静的呼吸,我知道你将会发现洗澡变得困难得多,但是我想我不准备冒险把你的胳膊放到你的身前。”斯蒂芬妮抓住她的手腕,手掌相对,用一条宽的丝带把她的双手捆了起来,平行绕了三圈,然后交叉着捆了三圈,最后用力收紧末端,莎拉感觉到自己的手腕都要压碎了,疼得叫了出声。她系了一个双重结以后,又沿背部向上,用另外的丝巾按同样的方式把莎拉的双肘捆在了一起。“我不希望你在浴室里面自己伤害自己,所以最好先制止你胳膊的活动。”“多么愚蠢的理由啊。”莎拉想道,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肘在背后被绳索绑在了一起,捆的是那样紧,几乎都要贴上了。“哦,她这样做只是因为她喜欢这样子。”莎拉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完全不必要的紧缚和封闭的理由变得清晰了。斯蒂芬妮抓住莎拉的胳膊使她转了个身,她被牢牢捆住的手腕和手肘就被压在了身后“这样子我就可以帮你呼吸的轻松一些了,”斯蒂芬妮看到,尽管经过了那么激烈的挣扎,她所做的蒙眼和堵嘴的丝巾仍然很好的起著作用,她解开了莎拉鼻梁上的结,一点一点的放下了曾经蒙着她双眼的赫尔墨斯丝巾,当它离开她的鼻子的时候,莎拉忍不住的深呼吸了一下,十多个小时过去了,这还是第一次她可以不受限制的呼吸。尽管房间里面很黑,莎拉的双眼还是一时不能适应这环境。慢慢的,她看清楚了斯蒂芬妮身上的装束,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虽然这不是S&M的典型装扮,但是莎拉知道她是面前这个喜欢虐待她的受害人的无助的俘虏。她逃走的决心更强烈了。“我想我们必须加固你的塞口物,你的叫声对于我们安静的邻居来讲还是太大了,我们不想让他们紧张,不是么?”斯蒂芬妮走到莎拉的身后,解开了白丝巾的第一个结,重新进行加固,虽然莎拉的嘴已经是塞得满满的了,斯蒂芬妮还是用尽全力把丝巾的末端全都填到莎拉的口中,莎拉早就已经擦伤的嘴角破得更严重了,最后看到莎拉的嘴里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塞进一丁点的丝巾了,她很满意的重新把丝巾在脑后系牢。“我知道这样会让你更不舒服,但是拉大你的嘴角就可以填进更多的丝巾,这样可以减少你发出的噪音来。你别动,让我们再加上一点丝带,我知道你会觉得很有趣的。”莎拉满怀恐惧的看着斯蒂芬妮脱下超短裙,露出她白色的衬裤来,她两个拇指分别插入腰间,缓缓的褪下了内裤。“我想你可爱的小嘴里面还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我的内裤,不是么?想一想你该是多么的荣幸啊!和你的女主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莎拉厌恶的扭过了头,对着墙壁,但是斯蒂芬妮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迫使她转过头来。斯蒂芬妮久久的看着莎拉充满畏惧的眼睛,放手让衬裤落在莎拉的脸上,停了一下,然后从白丝巾的边缘处一点一点的把内裤塞了进去。整个过程中,麝香的气味一直冲击着莎拉的鼻孔,她的嘴巴被迫张到了极限。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