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经典丝巾|丝绸捆绑-莎拉(三)

九月 12, 2010

莎拉筋疲力尽了,在监禁中情绪消退,她意识到自己迟早要窒息在这重重的湿的丝巾下面。她早已放弃了挣扎,努力的呼吸着宝贵的空气,这是斯蒂芬妮继续说道:“你从来没有过男朋友的经历对我的客户来说会是一个很大的吸引力,正如你那美丽的面容和蓝眼睛一样。他们会让我在旅行中作头等舱位,我们会一起去泰国,他们说船舱很像一个巨大的盒子,宝贝,我的盒子将会是巨大的头等套房,而你的盒子呢,我想恐怕会是一个小小的木箱子,放在货板的下面,
在那里你会度过三个星期的旅程,你的绝大多数时间都会在货物集装箱中度过,你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会被捆的牢牢的,泡沫填料会限制你身体的动作。你得嘴会被堵住,眼睛会被蒙上,并且会被麻醉。”莎拉被斯蒂芬妮描述的情景吓得颤抖起来,如果她觉得现在的情形已经够糟了的话,它将还会变得糟糕透顶。就像斯蒂芬妮说得那样,绳索的不断收紧,加上在嘴里塞满丝巾的情况下呼吸,她已经开始头晕了。“对你来说不幸的是,麻醉剂不会让你陷入昏迷,但是我的伙伴,会用一种使肌肉松弛的刺激物使你不能移动四肢,这是我发明的一种鸡尾酒,我对它的效果感到非常的自豪。在它的作用下,你会保持清醒,而且对海上旅程的最开始的两个星期会保持足够的警惕,连几秒钟都无法入睡,会很清醒地意识到你的束缚带来的不适,还有你那无助的状况。为了使你更加顺从,我们会在你的耳朵里面滴上蜡,不让你听到海上的噪音。你很快会丧失所有时间的观念,这对你来说无疑是一个考验,但是这样做的理由很充分:这不过是你今后永久的奴隶生涯的感受中的一部分而已,等你到达泰国的时候,你的整个灵魂都会被撕裂,你会等待着被拍卖。当你坐在木质囚笼挣扎着呼吸的时候你想不到这些,但是你将来的主人可能会残酷的多,这不过是使你尝试一下已经永远改变了的生活而已。”斯蒂芬妮从地上捡起了一些丝巾和绳索,她不准备现在就用在莎拉身上。虽然在运输的时候她肯定是会用到的,但现在整洁是一个好的原则,它已经保护了她许多年未被发现。“你会在这里呆上几天,直到船只准备启航为止。恐怕大多数的时间你都要这样子度过了,因为我必须去安排你上船做一些准备。我希望你挣扎过后已经得到了教训,你的捆绑是百分之百牢固的,我建议你老老实实躺下来,反思一下你的处境,因为你没有任何逃走的希望。我晚一些会回来和你说话的。”
    斯蒂芬妮转身返回走廊准备打电话安排运送莎拉的一系列手续,如果她知道那时莎拉脑海中的念头的时候,她就不会那么自满了。莎拉脑中形成了一个牢不可摧的信念,在长大的过程中,只要她决定了做某事,她就会做到底,她已经对自己许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从这个疯子琼斯小姐的囚禁中逃走,把她和她的同伙带上法庭。她现在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是她认定逃跑的计划会让她在长途旅行中精神保持正常。潮湿的丝巾又一次的贴在她的嘴和鼻子上,使她不得不尽最大的努力来深呼吸,只有这样的想法才让她舒服一些。琼斯打电话安排好了一切,(这过程我就不翻译了),她的合伙人明天肯定会准时把货箱严格按照规范的送过来,同伙Cratchett是个无赖和罪犯,当许多年前他意识到人口贩运有多大的利益的时候,他就从家具托运改行做了人贩子。他是被一个伯明翰的同样作人口生意的朋友推荐过来的,而且已经证明了完全的可靠,由于有能力的“托运”公司很少,所以斯蒂芬妮不得不容忍了他虐待成性的缺点,也就是说,他运输的货物通常都会很安全的封装起来,虽然他和另外一名合伙人jenks距离绅士风度还远得很,她们到达的时候健康状况通常还可以。
    打过电话以后,当斯蒂芬妮准备去厨房做晚餐的时候,她在通往卧室的门前停下了脚步。她最新的获得物就在里面,一个被绑起来,堵着嘴,全身丝绸包裹的木乃伊,被牢牢地绑在了床中央。规则的丝巾飘动的声音告诉斯蒂芬妮她还活着,她轻轻笑了一下,想到莎拉在严密的堵嘴之下艰难的呼吸所遭受的折磨,她浑身都兴奋的颤抖了起来。她更期盼着第二天早上,把莎拉解开喂食,在长途航程之前给她洗个澡。她回忆起了她从前的俘虏当第一眼看到自己将要在里面带上三个星期的板条箱时,脸上那恐怖的表情。实际上,她常常都梦想到这些,她渴望着第二天早上当莎拉到那时才意识到自己的捆绑不过是很温柔的限制的时候,在她的脸上看到同样的神情。
斯蒂芬妮当天晚上也用丝绸床单把自己包裹了起来,睡得就像一块木头一样。在梦里她除去了莎拉的蒙眼物,让她看到了为她订制的板条箱,从她脸上的恐惧中,斯蒂芬妮得到了满足和鼓励。)
    而莎拉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从脚踝捆绑到胸脯的绳索让她全身疼痛不已,而且她也担心如果睡着以后,盖着脸的丝巾会不会让她窒息而死。因此她努力的抵制住睡觉的欲望,丝毫感觉不到时间的推移。尽管她尽了最大的努力,最后还是不得不向疲惫屈服了,时睡时醒的过了一夜。
    当斯蒂芬妮第二天早上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她的大脑中充满了对三个星期的头等舱生活的想象,而在隔壁的房间,被丝绸包裹而成的木乃伊开始了蠕动。当莎拉恢复意识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了判断力。她起初还是以为黑暗是由于她在高德斯通的公寓紧闭的窗帘带来的,她想翻个身继续睡觉,却发现不知道为什么胳膊和腿都不能动弹了,不管怎么用力,她都只能平躺在床上,一块肌肉都不能动。各种各样的感觉冲击着她的感官,她试着去理解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她不但动不了手脚,它们就像被焊在身子两侧一样,而且她的嘴里似乎塞满了某种东西,脸上头上也绑着丝巾。突然,一切都如潮水般涌来:她的新的周末园丁工作,放了麻醉药的柠檬水,她被琼斯小姐的绑架,那牢固的堵嘴和蒙眼,全身被床单的包裹,还有把自己捆在床上的绳索。不可抗拒的恐惧感浸过全身,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想要挣脱捆绑逃离。同时她又尽最大的努力发出尖叫,若是在平时,在一个安静的星期六早上,它恐怕会惊醒整个伊舍的居民,但是,莎拉的困境太不寻常了,她喉咙中所能发出来的声音不过是低沉的但是充满了恐惧的呻吟。不过,她还是吵醒了隔壁的斯蒂芬妮。她从华贵的丝绸床单里面滑了出来,站起身。她总是裸睡,因为她喜欢冰冷的绸缎爱抚自己的肌肤的感觉。她根本不用费力穿上挂在门后的睡袍,直接就走进了莎拉的房间,在那里,莎拉是一个被缚的囚犯。她到那里的时候,莎拉已经重新恢复了冷静,她叹了一口气,因为错过了好戏的上演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