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地下室里的春风一

九月 12, 2010

 “老大爷再见!”年青俏丽、活泼可爱的出租车司机吕红艳,放下手里帮着送进客厅的一大捧东西。一面和我打着招呼,一面转身走向客厅大门。

      我立即行动起来:闪电般的扑到她身后,迅速伸出有力的胳膊勒住了她的颈脖,用早就准备好的胶带封住了她的嘴巴,然后把她的双手和双脚全都牢牢的捆绑起来。           
      突如其来的袭击,吕红艳懵了。她根本没有来得及想到反抗

评论已关闭。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