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求租男友,女方全包1

九月 6, 2010

                                            春节已经过去,牛年已经开始,想必大家春节期间过得还都快乐吧?    俺可是不快乐!很不快乐!

    这话还要从头说起……

   话说年前的时候,俺从老家飘到这个大城市,却正好遇到了经济危机,刚刚端了两个月的饭碗,还没捧热,就丢了。    这充满希望的心啊,一下就掉进了冰窟窿,哇凉哇凉的啊!    不管了,先回家过年吧,等年后出来看看再说……!
    可是又一个没想到:春运如此紧张,回家的车票基本上无望。

    兜里也就剩下车票钱了,如果回不了家,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再连续吃几个月的方便面?想想都要吐了。

    郁闷中徘徊在车站广场,希望能找到一个黄牛党,碰碰运气,可是……铁路部门是铁了心要打击票贩子的,我都转了两个多小时,竟然没有一个人来问我要票不要。  
    失望!太失望啦!难道要在这异乡过年不成?

    忽然眼前一亮,墙上留言板有一个求租男友的启事,牢牢吸引了我的眼球:

    “求租男友,回家过年,旅途费用,女方全包!联系电话139……”    既然回不了家,呆在这里也没意思,倒不如去跟美女回家过个年,也算是成人之美,做个好事?

    这好奇心一起,忍不住就打了人家的手机,接电话的是一个甜美的声音:“您好,您不回自己的家过年吗?”

    我哪里好意思说是买不着车票,那不是显得咱太没本事了嘛,只好说:“我想多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多一些阅历……”屁话,这应聘的词儿怎么张口就来?!
    “那咱们见个面成吗?”美女好像对我的表态还是比较满意的吧,很快就发出了邀请。

    当然,巴不得呢!,     于是在指定地点,见到了早已等在哪里的美女:这美女可是太年轻了,分明还是个孩子嘛!
    我有些失望,要是一个高级白领多好!

    出于客气,我还是礼貌地问:“小妹妹,你什么时候毕业啊?”    “嘻嘻,我很小吗?”美女看着我笑了。

    “难道你工作了?”我有些好奇。)     “那启事上不是说女方全包吗?没工作就敢全包?”    美女依然笑着,这时候再看这笑,就有些高雅了,难道是心理作用?    “找到满意的男友了吗?”我关心的问题是这个。

    “你可真是废话,如果找到了,还有你见面的机会?”美女不屑地瞥了我一眼,看得我本来有些希望的心情,又失望了:这美女不好伺候!0 A2 D/ Z1 d. G6 n$ e4 p

    “你要求很严格的吧?”我有些无聊,随便问了一句。
    “当然啊,今天都见过两百多个帅哥了,但是都不行。”美女也叹了口气。    “啊?这也不至于吧?你要求多高的学历和收入?”我又开始好奇了。

    “什么学历和收入?不重要,没说是女方全包吗?我就是要找一个能带回家让大家欣赏的男友就好,反正就用一次,说他什么学历就是什么学历,说他多高收入就是多高收入,忽悠几天完事,以后家里人再问,就说吹了,反正不能说我找不着对象或者心态有问题就好。”美女说着似乎又来气了    “那不是挺简单的嘛?随便找一个帅哥就是。”我听到人家把男友说成是一次性用品,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说起来简单,可是做起来就难了,看着顺眼的就那么好找?何况我还有其他的要求……”说到这里,美女忽然开始认真打量起我来   “什么其他要求?”我被美女看得有些难堪了:咱爷们什么时候被人家像选择商品一样如此打量?!)

   “当然要帅,可是身高体重也很重要的哦。”美女一边上上下下地看着我,一边解释。

    “要身高力强的帅哥才对,是吧?”我有些酸酸的了,因为我身高不到一米七,体重不过60公斤……

    “这倒不是,我反而喜欢小巧玲珑的,轻量级的才好哦,比如你!”这倒是出乎意料!

    “那你看,我是可以陪姐姐的了?”这一高兴,刚才还称呼人家“小妹妹”的,转眼就成“姐姐    “就是你吧,离回家的日子也不远了,还要准备几天呢,晚上到我那里签个协议好吗?咱们也是先小人,后君子,免得有什么不愉快。”美女笑着看着我,眼光里似乎带有某些期待。”

    “好吧,这倒是我的幸运。”我不卑不亢地说,其实心里都高兴晕了!

    晚上,按照她给的地址,找到她租住的房间,她在门口接住了我,先让我看了看她拟定的协议,的确没有发现让我花钱的地方,也没什么可怀疑的,这事儿是不是也太美好了?

    忍不住又再次确认:“你确定是全包?包一切费用?我今年的工资可是都寄回家了,    我真的怕陷入一个什么女色抢劫的圈套,一会儿出来一帮男友老公之类的,反正先说好,我没钱!

    “呵呵,怕我劫持你啊?你想想自己有什么好让人劫持的呢?钱?没有。色?你想一个美女劫你的色?这可能吗?”美女倒是笑了。

    自己想想也是,咱是光棍,咱怕谁?!
    在我犹豫思量的时候,房间的门打开了,一片粉红色的灯光透了出来,随之还出现了另外一个美女,倚门而立,幽幽的眼神从黑暗中射过来。那房间的窗户上,又隐现出又一个美女的身影……

     “都是你的室友?”我看着她们问。

     “当然啊。”美女给了我一个眉眼,似乎有些调皮的样子。) ?     “贵客啊,怎么还不进来?”门口那个美女也做出了欢迎的姿态。    “多谢,不会打扰你们吧?”我客气地跟着美女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简单而干净的房间,粉红色的灯光下,几个简单的家具,两张大床,只是床上有些乱,几床棉被和丝袜内衣之类胡乱堆放着,原来女孩子也有懒的时候。

    “哦,还真是一个帅哥呢!”里面的女孩子直盯盯地看着我说。,     “您夸奖了,能见到几位美女也是我的荣幸呢。”我这人一高兴,嘴就甜。

    “嗯,就是你了!”那开门的美女冲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回头对另外一个美女说:“关门,上锁。”

    “上锁就不必了吧?”我一会儿还要回去呢。      “你不是签了合约吗?”美女问。
    “是啊。可是……不会今天就出发吧?就是出发,也是整理行囊,而不是关门上锁啊?”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少废话,签了合约就是我们的人!”那美女忽然有些蛮不讲理起来。
    “你们?我只跟她签了合约……”我这才开始留意跟我签约的美女,却见她已经走到那乱七八糟的床前,开始整理那些丝袜和棉被,哼,早些整理嘛,都让人看到了才开始整理,岂不太装了?

    “呵呵,谁告诉你这合约只是跟她一个人签的?知道女方全包是什么意思吗?就是包括我们三个,现在你是我们三个的共同财产了,明白吗?”她挑衅地盯着我。    “这……我有些不太明白,什么是全包?难道还有更多解释?解释权归谁?”我有些不详的预感,说不定要出事儿,眼光不由得再次扫向床边那位跟我签约的美女,却见那美女笑吟吟地展开一床棉被,像天使展开一副翅膀一样,慢慢向我走来……

    “什么是全包?你很快就会明白的!”

      锁上门的美女走到我身边,忽然一只手攥住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攥住我的一个手指,用力向上一掰,一阵巨疼传来,我根本就无法挣扎:这……分明就是武术中的擒拿手啊!

      我不由得随着她的力量,被她反扭了左臂,几乎同时,一阵巨疼也从右边手臂传来,两只手臂被两位美女反扭到身后,高高翘起,疼的我不得不弯了腰,低下头,然后她们两个像推小车一样,推着我朝着跟我签约的美女撞了过去……

    来不及反抗,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觉得眼前一黑,那签约的美女笑吟吟地用棉被蒙住了我的脑袋,并被紧紧抱在了怀里,立刻一阵窒闷和恐惧涌向全身,我不知道她们要做什么,开始奋力挣扎,而身后两个美女每个人都用双手擒住我一只手臂,根本就拧不过她们,脑袋又被棉被蒙紧抱住,无法呼吸,更是动弹不得,即使如此,我的挣扎也让美女们左右摇晃,只得使出更大的力气与我对抗……

    很快,她们开始娇喘连连,香汗如雨,而我也在紧密的窒闷中迅速丧失了气力,慢慢软了下来。    看到我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几乎瘫在地上,身后的两个美女松开了我的双臂,用力往前面那美女怀里一送,三个人一起,迅速用棉被整个裹住了我的身体,不断拉紧,然后被一个人紧紧抱住,接着又是一紧,感到一条绳子勒住了我的上身,双臂被牢牢固定在身体两侧,身上的棉被再也无法挣脱了。

    一个声音喘息着说:“这帅哥还真有劲儿,弄得我这一身汗哦,先脱了再说。”)
    “嗯,还真是,我也脱了,你先抱紧他,别让他动弹,一会儿换你。”
    这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有三处束缚:身上的一道绳索,后脑勺和脖子下面各有一条手臂紧紧把我的脑袋固定在美女的怀里,我拼命扭动脑袋,侧过脸希望喘息一口,可是那双臂似乎察觉了我的企图,更加用力的箍住的我的脑袋,死死压在美女的胸前,紧密的窒闷让我头昏眼花,几乎休克过去……

    “快过来,这小子还不服呢。”头上的美女轻声喊着。

    恍惚中感觉被人抱了起来,身子有些悬空,更是无处借力,周身是虚无飘渺却又无处不在的温柔和紧缚,似乎游荡在太空,难道我的灵魂就此飞升了吗?

    忽然一阵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我本能地大口喘息着,眼前昏昏的,看到的是粉红色灯光下几个模糊而幽暗的面孔,还没等我喘匀,就有一只手捏住了我的腮帮子,立刻有一团柔软的织物塞进了我的嘴里,似乎还带着某种香气,我拼命扭动脑袋,希望能蹭出嘴里的东西,可是脑袋上的手臂又加了把劲儿,直到我脑袋牢牢固定在棉被里,然后又是两团东西死死地顶进了嘴里,喉咙眼儿被刺激得连续干呕,然后又是一条什么东西勒住了嘴里的东西,在脑袋上缠了好几圈,除了鼻孔里面艰难的”呜呜”声,我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乖哦,按照协议,你的食宿包括差旅等所有费用都是女方全包的,知道吗?既然是我们全包,那也就只能按照我们的安排了,你说对吧?如果觉得不妥,你可以提出来,我们也不是不好说话的人哦……”

     面前又出现了那签约女孩貌似天真无邪的面孔,可是这话说的有多气人:我这时候还提个狗屁建议啊!

    另一个女孩子更气人:“没有反对意见,就说明帅哥完全同意了……”
    我被几个美女抱着,走到床前,眼看着头上的棉被慢慢合上,最后能看到的是一个美女貌似关切的眼神:“帅哥好好休息哦,住宿的费用算在我账上了,呵呵。”
我被堙没在一片黑暗和温柔之中,听着外面她们的片言只语:“那条丝袜,绑这里……”身子不断被棉被裹得更加紧密,一道道紧密的捆绑不断勒上身体……
   我无望地进行着最后的挣扎,身子像出水的泥鳅一般,用力扭动,希望能挣脱棉被的包裹,哪怕就是从一头滑出来,或者挣开一条缝隙,能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也好啊,然而招来的却是身上更沉重的压力,更紧密的窒闷……

      这还不算,当一条棉被紧紧箍住我的身体之后,感觉又被她们来回翻动,裹上了另外一条棉被,然后又是一条……世界清净了,我甚至连外面的声音都听不到,想必外面也听不到我的任何声音了。
    然后就是彻底的宁静,我艰难地呼吸着,憋的肺都要爆炸了,脑袋一阵阵生疼,不知道外面给捆了几道绳索或者丝袜,全身想动一下都不可能,无边的温柔,无边的温暖,无边的压迫,无边的束缚,统统包裹在我的身上,不知不觉地我开始迷糊了……

说到几个美女把我捂进棉被抱到了床上,不,在我的眼里,这几个简直就是魔女了:哪有这么不讲理的美女啊!美女……那都得是高雅温柔的才对,见了男人要低眉顺眼,看男人眼色行事,如果被男人多看一眼,还要脸上红一红,才显得妖娆妩媚,而这几位……见了男人会脸红吗?嘿嘿,怕是只会眼红了。

     真不明白她们凭什么就这么霸道?有钱?有势?难怪没有男人喜欢,到过年的时候才着急花钱来求租男友,也是我自己粗心,就没想到这求租男友的女人,会是善良之辈吗?      按照我的脾气,是要严厉地给这几位小魔女好好上一课,告诉她们怎么才能讨好男人,怎么才能嫁个……嗯,当然不是富家子弟,更不能嫁老外,要嫁就嫁像我这样的……没工作、没房、没车的穷老五,这样的日子才叫浪漫啊!

      可是,现在没人听我说话了,我的舌头连动都不能动一下,鼻孔里随着艰难的呼吸,不时发出一些微弱的声音,却被外面热闹的对话淹没了。
   当然我是什么也看不到的,整个就被挤压在一片黑暗和温柔之中,耳边除了不断变形,越收越紧的棉被发出的悉悉索索摩擦声音之外,还有外面几个叽叽喳喳的片言只语:“这条丝袜,绑这里……再拿一条……”身子不断被棉被裹得更加紧密,一道道紧密的捆绑不断勒上身体……就像一条条毒蛇紧紧缠住身子一样:胸前紧了,腰部紧了,双臂紧紧贴住身体两侧,再也无法移动,然后是大腿紧了,膝盖紧了,脚腕紧了,双腿并成一个整体,再也无法分开……

       我无望地进行着最后的挣扎,我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有什么后果,身子像出水的泥鳅一般,用力扭动,希望能挣脱棉被的包裹,哪怕就是从一头滑出来,或者挣开一条缝隙,能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也好啊,然而招来的却是身上更沉重的压力,更紧密的窒闷……  
        绝望,绝望……只觉得身子在不断下沉,下沉,如坠入无底的深渊,离外面的世界越来越远……残存的意识告诉我,在棉被的包裹和纠缠下跟几个美女斗,实在太不现实,别说是几个成年美女,就是几个孩子都可以随意摆布我啊。
    而这还不算,当一条棉被紧紧箍住我的身体之后,感觉又被她们来回翻动,裹上了另外一条棉被,更艰难的呼吸,更紧密的缠绕……然后又是一阵艰难的翻滚,似乎窒闷又增加了一成……然后这世界清净了,我甚至连外面的声音都听不到,想必外面也听不到我的任何声音了。

  然后就是彻底的宁静,我艰难地呼吸着,憋的肺都要爆炸了,脑袋一阵阵生疼,不知道外面给捆了几道绳索或者丝袜,全身想动一下都不可能,无边的温柔,无边的温暖,无边的压迫,无边的束缚,统统包裹在我的身上,不知不觉地我开始迷糊了……似乎看到了通向地狱的那条路……  我会就这样死去吗?不知道以后会怎样,至少现在,我都已经后悔死了:真的不该给人家打电话的,更不该自己走进这粉红色的魔窟,哪怕在自己租赁的房间看会儿小说,上网找几个MM聊天,也比这个结局强很多啊!
  无休无止的寂静,无休无止的黑暗……难道就这样了吗?

昏昏沉沉中,又觉得肚子里咕噜噜地直叫,朦胧中想起,自从见了那美女之后,我还一直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啊。  试着用力伸了伸双臂,遇到的是柔软而紧绷着的棉被,根本无法伸展,再伸了伸双腿,也是丝毫无法分开,不知道从被擒到现在已经过了多久,是昨天还是今天?黑暗中早已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但是饥饿的肚子,还有略显饱胀的小腹都让我觉得很难受,她们就这样把我捆在这里不管了吗?

    仔细听听,外面似乎有些动静,我觉得应该表示些什么,千万别被这些魔女给遗忘了啊。
     用力了喘息一阵,总算凝聚起一些力气,然后拼命扭动腰部,蹬紧双腿,想换个侧身的姿势,却觉得身上的棉被犹如千斤,压得我几乎无法动弹,也或许是层层捆绑太过结实了吗?
  又想来个仰卧起坐,努力了几次,依然不行,上身稍微一抬,就被厚重的棉被压回了原来的位置,而这几个简单的动作,却已经耗费了我全身的力气,一阵虚脱,我只好无奈地躺着喘息起来……不可阻挡的困倦再次袭来,我又开始迷糊了。
    迷茫中,似乎看到一片阳光照在我的脸上,一阵温暖的香风冲击着我的嗅觉,一只柔软的巧手,轻轻拍打着我的两颊,耳边传来一个极温柔而又略带调皮和戏谑的声音:“还没睡醒啊?都三天了,饿不饿呢?”     我睁开沉重的眼皮,才知道棉被已经打开,但也仅仅是露出了我的脑袋,脖子下面依然是紧紧裹着的棉被,身体也依然被紧紧捆绑着不能动弹,迷离的目光看到的,还是粉红色的天花板,眼前依然是那模糊不清的美女脸庞,甚至我都没有分清这几个美女谁是谁……

      几缕乱发扫到我的脸上,温热的香气再次扑面而来:“很抱歉哦,这几天大家都很忙,又不能请假,只好怠慢了,不过作为合作伙伴,你肯定不在意的对吗?我混沌的脑子依然是一团浆糊,不知道她唧唧哝哝的说了些什么,只是一脸迷茫地看着眼前那一头瀑布般的黑发,还有那黑发中间貌似温柔的俏脸。
那俏脸再次贴近我,对着我耳边轻声说:“想吃些什么吗?”
     老天啊,这个“吃”字,我听得可是再清晰不过了,生怕她再说别的,错过了这个机会,赶快用力点了点头,是的,我要吃东西了!

       “拿来,喂他喝点。”头上的美女扭脸对旁边说了一句,然后就有一个水杯递到她的手上。
     “咱先说好哦,吃东西的时候,不许说话,否则就没东西吃了,知道吗?”美女不放心地盯着我。
     我再次点了点头,表示服从,只要能吃上一些东西,那真是……怎么都行的啊,这时候才体会到民以食为天的含义:肚里没食儿,就像没魂了一样。

     脑袋上面又出现一个美女,然后就是一双手捧起我的脑袋,一点点地解开了缠住嘴巴的丝带,掏出了一团又一团的织物,我也看不清都是什么,花里胡哨的,什么颜色都有,最里面的一团织物都湿了。   
   “该换换了,都湿了哦。”一个声音说。
     “还有什么能用的吗?这两天东西也都没洗呢。”又一个声音说。
  “要不,就你身上这件吧,只要不湿就行,嘻嘻。”
     “湿倒不至于,只是两天没洗了,难免有些汗,再说我这个也不够哦,加上你那个,也脱了吧,呵呵……”
    我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反正也什么都看不到,只觉得是她们之间在开玩笑的吧,我最关心的是……面前这个美女……手里的杯子!
   终于,那杯子越来越接近我的嘴巴了,那杯子开始对着我的嘴巴倾斜了……我像一颗久旱的枯苗,就要啜饮这救命的甘露了……
  下来了,一滴、两滴……乳白色的液体,发散出浓郁的奶香,是牛奶?不知道,也不管了,哪怕是三鹿都行,只要能喝就好。

     可是……一滴、两滴……却都滴在了我的脸上,而且立刻有一团织物从我脸上擦去了这些宝贵的甘霖,甚至我想舔舔都来不及,她们……也太干净了吧?!
     “不行哦,这样不好喂,会洒进棉被的。”美女露出了愁容,我却有些惊慌了。
     “放……我出来,就……可以……喝……”我僵硬的嘴巴,用力地咬出了这几个字,却立刻遭来严厉的报复,头上的棉被立刻就裹住了我的脑袋,并被紧紧压住,立刻又是一阵窒闷……别说一个字,连呼吸都被堵住了。

  直到她们觉得我再次瘫软下来之后,才重新打开了棉被,我喘息了几口,又咬出了一个字:“尿……”可是还没等我说第二个字,嘴里已经又被塞进了一团东西,然后又是一团,带着香气,又似乎有些汗酸,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但我知道这个不能充饥的!

   不就是怕我喊吗?怕邻居知道吗?我不说了还不成?可是嘴已经重新被勒上,想说也说不出了。
    然后头上的棉被重新闭合,并紧紧捆扎起来。     没等我躺稳当,就觉得又被几个人翻动着,一会儿就觉得下身开始放松,腿也可以分开了,然后她们把我往床边挪动,直到我双腿可以垂下,再挪动了一段,我的下面就悬空了,上身却被更紧的压在床上,似乎有人坐在我的胸前?因为我连胸廓都不能展开,即使窒闷的呼吸也被强制终止了。

   接着就觉得裤子被人扒拉下来,一个声音说:“可以尿了。”

     我可是早就憋不住了,加上头上和胸部的窒息,也足以导致小便失禁,于是一股热流直冲而出,外面响起一片欢呼:
    “这家伙,劲儿够大!
    “晚一点会不会给咱们尿床啊?

   晚一点?再晚一点我都要死了,你们可还坐在我头上呢!
    我双腿不由得本能地挣扎着,想摆脱头上和胸部的压迫,却造成了她们的误会,她们没有给我放开头部,而是几只手合力擒住了我的双腿,直接用什么东西胡乱缠了起来,等捆绑结实后,塞进棉被,再一层层裹紧,重新放回原来的位置。

    等我再次陷入艰难呼吸的时候,一切都恢复了原状:依然被紧紧裹在棉被里面,动弹不得,外面的声音含含糊糊,听不清她们都说了什么。    这下好,没有吃着什么东西,反倒赔了一泡热尿,身子觉得更空虚了,严密的包裹和窒息,让我重新陷入迷迷糊糊的状态……

又不知过了多久,反正时间对于我已经毫无意义,唯一的生命过程就是在厚厚的几床棉被包裹下昏睡着。
如果有外人进来,谁也想不到,床上那厚厚的棉被包裹里面还有一个大活人,只是这个大活人已经不能进行任何活动了,除了游丝般的微弱呼吸,再也没有、也不可能有其他任何的动作。  除非……身上的棉被被别人打开,比如现在…
再一次被外面清新的空气吹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已经被人连棉被抱在怀里,几个漂亮的面孔紧紧贴在我的面前,六只杏眼盯着我,好像是在看着什么宝贵的藏品一样。

见我睁开眼睛,一个美女笑了:“这家伙可真能睡,怕是天生的大懒虫吧。”
   “哦,一个人闷在三床棉被里,不睡又能怎样?要不,你进去跟帅哥一起搞些娱乐活动?”  “呸,等会儿也把你包进去,看你还嘴硬!”

    “喂,我说,你们仔细看看,咱们这帅哥是不是比前几天更帅了?看这脸色也白了很多,皮肤也滋润不少……”

     我心里暗暗叫苦:不知道我这是饿的啊?肯定是饿得我都没血色了!

  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哦,错了,是饱妞不知饿汉饥!皮肤嫩白?那还不是闷的?我全身最白的地方就是脚丫子,每天都闷着呢!

     我无力地看着面前几个美女,想给她们笑一下,希望能讨些好,可是嘴被紧紧勒着,最惨的是……连笑的力气都没有。

     “可不,难道闷在棉被里面还能美容?这可是最新发现啊!”

     “嗯,等会儿就拿你试一个晚上,怎样?”

     “才不,要试你试哦,我说,还是赶紧给他喂些东西吧。”
     “嗯,这才是正事,你们先把他嘴里的东西掏出来,等我去倒上鲜奶。”

     于是几只玉手在我脑袋上来回折腾了一会儿,我的嘴算是再次解放了,

    随着最后一团东西被拉拽出来,一声警告也同时进入我的耳房:

    “不许出声,否则……你知道上次是怎样的?还要饿你几天呢。”

     我赶忙点了点头,但是自己都觉得点头的动作太微弱了,不知道她们是否能看得明白。  
    不一会儿,去拿鲜奶的美女走了回来,可是……天啊,她们弄的什么?那美女手里竟然拿了一个婴儿用的奶瓶。
   我立刻觉得满脸发烧,而眼尖的美女们却娇声大笑起来:“看啊,小帅哥脸都红了呢。”
   “乖哦,还不好意思呢,小时候没吃过吗?”
“来,张嘴,吃咪咪了哦……这次可不会洒出来了。”

     那美女托了我的脑袋,放在怀里,一只手拿着奶瓶就往我嘴里塞了进去。
     我羞得闭上了眼睛,有心拒绝这样的喂养,可是……肚子实在不争气,而且看到那美味的鲜奶,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地叫唤着,一点也不给我面子。

   无奈啊,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我的拒绝姿态还没做好,那奶嘴已经顶入了我的嘴里,一股香甜的鲜奶润进喉咙,彻底战胜了我的意志,不由得我大口啜饮起来。
   咕咚……一口……咕咚……又是一口,舒服啊,爽啊!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快要饿死的时候,喝上一口鲜奶!

如果我是皇帝,我要当场宣布:这就是……御奶!以后要年年进贡……
    可是正在我畅享这份幸福的时候,那甘甜的奶嘴却硬是从我嘴里拔了出去。
   “不能喝了,每次只能喝半瓶,免得你又尿床!”美女娇嗔地对我说。  

     啊?这几天的时间,就喝半瓶鲜奶?我顾不得不好意思了,我要为自己的权益而斗争!
    “是不是少了点?”身边一个美女说出了我的心声,谢天谢地,红颜知音啊!

    “不少了,人家阿扁饿了半个月都没事的,难道你希望咱们的帅哥吃饱了喝足了,可以有力气反抗啊?”
“反抗倒是不怕,前几天他没饿到现在这样,不是也被咱们三个制服了?主要是……给他减减体重,如果这一个星期,还能再减轻一二十斤的话,咱们路上不是也轻松些嘛!”  谁说什么来着?美人心,海底针?才不,应该是:美女心,马蜂针!你们听听,这有多阴毒啊!什么叫蛇蝎女
    “我还要……”我刚想提出抗议,却见那美女又拿出一根芝麻糖,馋得我立刻忘了刚才想说什么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诱人的东西。
    “今天是祭灶了,腊月二十三,小年,所以给你特别优惠。”  那美女拿着芝麻糖就往我嘴里塞,却被另外一个美女拦住了。
    “不能这样吃的,这酥脆的东西,咬碎了会洒落到棉被里面,可粘了,还不好洗。”“那就不给他吃了。”美女说着就要收回,我的眼光也随着那芝麻糖的远去,暗淡了光彩。

    “不吃可不行,过年的时候,还指望他给咱们美言几句呢,嘴不甜还行?”
   美言?呵呵,我都忘了,原来是她们有求于我啊!
   “那怎么吃?难道压碎了,搅拌成浆糊再用奶瓶喂他?”拿着芝麻糖的美女眨着圆圆的大眼,不解地看着我,好像要研究出我身上哪里还有什么洞洞可以塞入芝麻糖。
  “笨哦。”我身边的美女一把抢过芝麻糖,含进她自己嘴里,咬了一口,然后噙着这段芝麻糖,俯下身子,慢慢送到我的嘴前。
     我感受着她近距离的呼吸,还有芝麻糖的香气,脸上又开始发烧了。
然而我这张嘴可是不顾脸面的,见了这么香甜的东西,早就自动张开了,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只好暗自骂自己:怎么就管不住一张嘴?!
   那美女把嘴里的那段芝麻糖送进我的嘴里,我眼睛里自然流露出感激的眼神,心里却十分的羞愧:看看,这眼睛也会背叛自己的意志,去讨好人家了,一小段芝麻糖就能让我的五官感激成这样?也太贱了吧?

     可是……好多天都没使用的嘴,又被严密堵塞了这么久,根本就无力咬合那相对大团的织物来说,小得多的芝麻糖,我在嘴里含了半天,都没能咬碎咽下,只是不断从左边移动到右边,又从右边移动到左边,刚才喝的那两口鲜奶,就像是干旱的黄土地上滴了几滴雨水,瞬间就没了踪影,干燥冒火的口腔,几乎就无法融化这东西了。
见我含了半天,都没有吃掉这段芝麻糖,那美女也急了:“把鲜奶给我!”)

    “也要奶瓶?”旁边的美女笑着问。
  “呸!要那软袋的包装,给我倒进杯子里。”
  “好,看你怎么玩!”
   身边的美女转身过去了,一会儿就走了回来,手里端了一个杯子,往她自己嘴里倒了一口,然后嘟着小嘴,又冲着我俯下身来,并嗯嗯地示意着,要我张嘴。
    我正沉浸在芝麻糖的甘甜之中,虽然融化不多,但也是很久以来的美味啊,当然舍不得张嘴,就像狗咬着一根骨头一样,即使咽不下去,也不愿丢弃,更怕被别人抢去……

    见我不愿意张嘴,美女急了,直接下手,掰开了我的双唇,然后把自己的红唇压制住我的嘴唇,双唇一松,一股甘甜的乳汁就流进了我的嘴里……
     我靠,这不是成龙和金喜善玩的游戏吗?我还没回味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嘴里的那段芝麻糖已经被美女送进来的鲜奶融化了,混着鲜奶一起流入了我的喉咙……
     眼看着我嘴里的东东消化下去,美女轻轻地吐了口气:“嗯,好兆头,这嘴以后对我肯定甜,不会误事了!”

     她的举动不仅让我震撼,也震撼了其他两位美女,见她如此说,也忍不住抢着要喂我芝麻糖。

    一阵折腾之后,我总算是升了血糖,脑子也清晰了些,身上觉得有了些力气。

  好像身上有些本钱了,是不是可以……反抗一下?万一能解困呢?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