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惨遭女孩棉被包裹捆绑2

九月 6, 2010

被捂闷得头晕脑胀的罗祥停止了挣扎,应晓燕便不再象先前搂抱得那么紧了,捂着他口鼻的手也拿开了。口鼻刚刚被解放的罗祥还来不及喘口气便被身后的应晓燕猛一推,站立不稳的罗祥踉踉跄跄向前跨了一步便一头撞进了一团柔软厚实的丝织物中,接着眼前一黑,

还没反应过来的罗祥被柔软厚实的丝织物从头到脚紧紧包裹住了。罗祥全身置身于柔软厚实的丝织物中,手触碰之处尽是柔软,毫无着力之处。此时反应过来的罗祥才知道包裹自己的是李芸手中的软缎棉被。这时他只觉得胸前一紧,胳膊被人从软缎棉被外面紧紧搂抱住,动弹不得,脖子也跟着一紧,后脑勺被人用手隔着软缎棉被紧紧按住,幸亏在双臂被搂住时他的头微微侧了一下,他的整个面部才没有被人隔着软缎棉被按在丰满的胸脯上。罗祥头部被软缎棉被紧紧包裹着,软缎棉被虽厚实,透气性却较好,虽然呼吸受到限制,但罗祥也不感到窒息。软缎棉被里充满了阳光的味道并混合了少女身上特有的馨香,闻起来特别舒服。这时有一双温软滑腻的手伸进棉被里解开了仍绑在他腰间的绳子,随后腰间被软缎棉被紧紧裹住,双腿也被软缎棉被紧紧包裹起来,接着双腿隔着软缎棉被被人抱了起来,他就这样被人紧紧包裹在软缎棉被里连人带被的被抬了起来。罗祥感觉自己被她们抬进了她们的卧室,随后隔着软缎棉被他听到了卧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此时被软缎棉被包裹并被女孩子抬着的罗祥不想挣扎,他知道自己目前已没有逃跑的机会了,如果挣扎,三个柔美的女孩子也许会真的将他用软缎棉被活活闷死。他也就放弃了挣扎。

李芸和应晓燕将被软缎棉被严严实实包裹着的罗祥扔到了她们宽大柔软的床上。床非常柔软,体重只有45公斤的罗祥连同严严实实包裹着他的软缎棉被一起深深地陷进了床上铺着的厚厚的褥子里。三个女孩没有马上解开棉被将他放出来。她们有些累了,东倒西歪地倒在了柔软的床上。“他怎么办?”张彩胭问道。“今晚教训他一顿,天亮后送去派出所吧。”李芸答道。“就这么送派出所太便宜他了吧?”应晓燕说道。“我看这小子是个受虐狂,你没看到,刚才阿彩揍他时他那一脸的享受幸福样,我看着就恶心。”应晓燕接着对李芸说道。“这小子是受虐狂不错,其实他在享受的是被你紧紧搂在香软丰满的怀里,被你紧紧的捂住口鼻的感觉。”张彩胭反驳道。“这样很舒服吗?你要不要试试?”应晓燕嘻笑着向张彩胭扑了过去,并在张彩胭腰间挠了一下。两人笑着同时倒在了被软缎棉被严严实实紧紧包裹着的罗祥身上。张彩胭在和应晓燕嘻闹中丰满柔软的胸脯压在被软缎棉被严严实实包裹的罗祥头部。罗祥的头部和包裹着他的软缎棉被深深埋进了张彩胭的乳沟中。而张彩胭浑然不觉,还在和应晓燕打闹。不一会儿压在她们身下的被软缎棉被严严实实包裹着的罗祥剧烈挣扎起来。应晓燕感觉到了棉被里的动静,对着被软缎棉被包裹的罗祥狠狠拍了一巴掌,口中说道:“你怎么啦?”张彩胭胸脯下的棉被里传来罗祥含混不清的闷叫声:“放开我!你们快憋死我了!”一直看着张彩胭和应晓燕嘻闹的李芸忙将张彩胭拉了起来笑着说道:“好了,你们别闹了,你那对大乳房把他捂得那么严实,别把他闷死了,把他活活闷死了就不好玩了。”“你们还没说怎么处置他呢。”张彩胭边坐直身子边说道。“然他是受虐狂,那我们就好好招待他,让他好好享受吧。”李芸轻轻笑着说。“好啊,我们好好地玩他,玩死他!谁让他偷我们的丝袜。”应晓燕和张彩胭高声地附和着。

软缎棉被严严实实包裹着的罗祥被扔在了柔软的床上,女孩子的床实在是太柔软了,软缎棉被将他裹得严严实实,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他如同在云端里飘浮着,又象是在不停地沉降。他在被扔到柔软的床上时凑巧脸朝下,他的头面部随同身子深深的陷入了床上厚厚的褥子里。顿时呼吸不畅了。躺在这样柔软的床上想翻个身都很难。紧紧地严严实实裹在软缎棉被里的罗祥更是动弹不得。他将头艰难的侧向一边,以免被堵住口鼻无法呼吸。紧贴着全身皮肤的光滑柔软的丝绸被单随着他的扭动磨擦着他的肌肤,使他没来由的兴奋起来,周身被柔软的棉被紧紧包裹,棉被里带着淡淡的少女的体香,让罗祥有了一丝喜欢这样的感觉,他甚至希望她们就这样用软缎棉被严严实实紧紧包裹住一辈子。他被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当他听到几个女孩子说他是受虐狂时,他在棉被里争辩道:“我不是!我不是!”他含混不清的声音透过棉被被女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和清翠的话语声完全淹没了,谁也没听到他说了什么。他嘴上虽在分辩但心里非常渴望这种感觉,难道自己真的是受虐狂吗?当他听到几个女孩在商量如何玩弄他时,小弟弟再次挺了起来。就在他聆听几个女孩子说话时,突然头部一紧,一个重重的柔软的物件紧紧压在了包裹他头部的棉被上,罗祥头部无法活动,软缎棉被紧紧堵住了他的口鼻,使他根本无法呼吸,一会儿,窒息感越来越强,棉被里越来越闷,加上前面一系列刺激,罗祥拼命扭动挣扎起来。终于紧紧压在他头部的重重的柔软物件离开了他的头部,呼吸又顺畅了。这时他才知道压在他头部的重重的柔软物件原来是张彩胭丰满柔软的胸脯。

严严实实紧紧包裹着罗祥的棉被终于打开了。他大口喘着粗气,贪婪地呼吸着久违了的空气。空气中有一种淡淡的香味,是一种高档香水挥发的气体、空气清新剂以及年青女性的体香混合在一起气味。罗祥慢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少女的闺房。房间里的充溢着深木红色,给人一种安逸的感觉。四面都是富丽堂皇的家具和装饰物,墙上几盏淡茶色的雕花玻璃灯,印衬着它们,喻示着房间主人的富有和品位。床的对面是六个嵌在墙壁里的宽大衣柜。他躺着的床华丽且极其柔软,床很宽大,估计四个人并排躺在上面仍有活动空间,床上铺着粉红色的丝绸床单,房间在粉红色灯光下显得温馨和浪漫。罗祥试着活动了一下四肢,刚想翻个身,李芸一把抓住他的双手,将他两条胳膊反扭到身后,然后骑在他腰间,用柔软丰满的臀部紧紧压住了他的两条胳膊,说道:“你真的那么喜欢我们的丝袜吗?那好,我们今天就好好让你体会一下!”说着她用从张彩胭手里递过来的长筒丝袜双长筒袜把罗祥的双手牢牢地捆起来。接着,李芸和应晓燕把罗祥翻过来,张彩胭站在床上然后一脚踏在罗祥的胸口,他胸口立刻感到一股力量压迫下来,让罗祥喘不过气来。应晓燕说话了:“让我们来蹂躏蹂躏你!叫你知道我们的厉害!”那一刻,罗祥兴奋到了极点,小弟弟更硬了。踩了一会,李芸诡秘地一笑,说:“你准备好了吗?”张彩胭轻蔑地一笑,把踏着罗祥的右脚拿下来,张彩胭和应晓燕将罗祥牢牢按在床上,李芸一使劲把罗祥的短裤扒了下来,露出了湿漉漉的内裤,李芸邹邹眉说:“真脏,泄了几次了?”罗祥都来不及说话,李芸便将罗祥湿淋淋的内裤脱了下来,罗祥的下体完全暴露在了外面。她露齿一笑说:“我们的丝袜让你那么兴奋吗?”李芸调皮地一笑,把一只水晶短袜套在了罗祥的小弟弟上,由于袜口很紧,罗祥被勒得有点疼。但几个女孩子不管这些,李芸换下了应晓燕死死按住罗祥的双肩,应晓燕露出会心一笑,靓丽的面容,洁白的皓齿。应晓燕露出了黑色丝袜脚。罗祥当时就呆了,已经不知道怎么好了。丝袜脚在空中停了一下,就一下子踩在罗祥的脸上,黑色的丝袜脚严密地堵住了罗祥的呼吸器官。一股浓重的带有皮革气味同时混着淡淡脚香的气味扑面而来,

罗祥忘情而贪婪地吸着她脚上的味道,被丝袜套住的下体直立空中,涨得发痛。罗祥被她压得简直连气也喘不上来了,就想抬头挣扎,无奈手被反绑。应晓燕不管这些,脚下越来越使劲,罗祥头刚抬起一点,就被她用脚使劲压下去。抬头抬了十几次,但都被她的丝袜脚给压了下去。许久,她终于抬起了她那尊贵的丝袜脚,罗祥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气,刚想舒服一下,她又立刻踩在了罗祥的口鼻上,罗祥又开始窒息了。如此反复了十几次之多。罗祥被折磨得气力全无。应晓燕居高临下,含笑看着罗祥:“怎么样?舒服吧?”罗祥费力地点点头。他全身燥热,小弟弟不由自主地前冲。应晓燕捕捉到这格外细节,哧哧地笑着,“怎么?越来越兴奋了?”说着,她把玉腿伸到罗祥的档下,丝袜脚直接就踩在了他的小弟弟上。罗祥挺挺身,努力使崛起的小弟弟顶着她的脚底,在她的丝袜上摩擦。应晓燕丝袜脚上那种无可言语的美妙和女性的阴柔如电流般地传来,迫使罗祥不得不扭动臀部去迎合她。看到小弟弟涨红的窘迫,几个女孩笑吟吟地说:“要不要帮你?”罗祥赶忙点点头。性感的丝袜脚围绕着

罗祥的小弟弟打转,若即若离的接触使罗祥的小腹绷得很紧,她的每一个脚趾都带给罗祥神仙般的快乐。而此时张彩胭的足尖已然游鱼样地滑进罗祥的口中,罗祥诚惶诚恐地急忙轻含住张彩胭那勾魂的裸足。她的脚趾正享用罗祥舌尖的爱抚,趾缝充满了神秘和诱惑,所有的美味所有的快感似乎都是从脚趾间弥漫出的,罗祥的舌尖挤进了大脚趾和另一个秀美的脚趾之间。而这时,李芸的右脚脚背探到了罗祥的阴囊下,用她温润的足背托起罗祥那可怜而又幸运的家伙,她的脚顽皮地向下滑进,足尖竟移近肛门。罗祥真怕李芸会把那丝袜脚插进他的肛门,幸好她只是逗弄他。李芸的右足夹住了罗祥的小弟弟,时快时慢地在罗祥套着丝袜的小弟弟上套弄,丝袜的摩挲感更是增添了快感。罗祥在张彩胭的裸足的上下运动下发出了呻吟,他的嘴本能地把她的裸足含得更紧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罗祥泄了。应晓燕微笑着看着白色浓稠的液体伴随着罗祥的小弟弟的抖动喷涌而出。“你一个男生,竟然被我们的丝袜弄得射精,害臊不害臊?”罗祥几乎虚脱,全身无力。她把小弟弟上的丝袜揪下来,里面全是精液,她撇了下嘴说:“呦,脏死了!”罗祥以为今天就要结束了,就挣扎着想起来,不料罗祥刚刚一动,应晓燕就又一脚把罗祥踏在床上,张彩胭和李芸将他紧紧按住。“谁叫你起来的?还没完呢!”罗祥丝毫不挣扎反抗,期待她们进一步的虐待。她们显然已经非常明白罗祥的想法:“躺好别动!”说完应晓燕就坐在了罗祥的身上,脱下脚上的长筒袜,然后换上了另一双黑色裤袜,站在床上,对罗祥说:“我们要叫你更进一步领略一下,本小姐脚上刚穿过的这双丝袜!”说着,她就分开腿跨立在罗祥身体两侧,笑了一下,然后分开胯骑在罗祥的胸脯上,“今天非整死你不可!叫你好好领教本小姐的手段!”应晓燕又将脱下来的那双黑色丝袜塞进罗祥的嘴里,将罗祥的整个嘴巴堵得满满的,迅速地将丝袜脚伸进罗祥的嘴里,用力往里塞。顿时,一股浓浓的丝袜香味在罗祥嘴里蔓延而开,应晓燕把丝袜脚踏在罗祥的脸上,她的重力都脚上。罗祥的脸颊、嘴唇、脖子就这样被应晓燕的双脚反复抚摩着,一次…一次…又一次…而李芸移动到罗祥的档部,翘臀压在罗祥的小弟弟上。罗祥感到很疼,想动弹一下,但手被捆住,又被她们骑着按压着,小弟弟被束缚在李芸的臀部下,兴奋却无法勃起,只好任她骑在胯下蹂躏。她看了罗祥一会说:“看来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被女生这样还会兴奋!”应晓燕的双脚越来越用力,罗祥有点受不了了,于是罗祥就拼命挣扎,她骑着罗祥死命往下按,无论罗祥怎么挣扎,无奈被她死死压在胯下。“好好闻闻本小姐的气味!”张彩胭在这时趁罗袢稍停的一刹那,骑在罗祥的脸上,罗祥的口鼻全被压住,差点昏死过去!“舔我的下面!”张彩胭觉得还不过瘾,她竟然脱下内裤,用手把罗祥的脸深深按进了她的阴部,“舔我的下面!”一股浓烈的香味冲满了罗祥的胸腔。罗祥在她跨下艰难地摇了摇头,张彩胭却压得更紧了。“香不香,想不想尝一尝?”这时的罗祥已没的选择,只好伸出舌头为张彩胭舔吸下部,罗祥稍一停止,她就用力压住他的脸,使他无法呼吸。张彩胭的身子不停地扭动,手使劲按住罗祥的脑袋,下身拼命在罗祥脸上研磨,差点使罗祥窒息过去。她那里不断涌出的淫水,味道淡淡的,整个周围弥漫着骚味的清香,刺激得罗祥的舌头和鼻子都麻木了。好不容易,张彩胭才停止了扭动,她放开罗祥的头,坐了起来。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