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姐姐和弟弟的丝袜捆绑故事

九月 6, 2010

我的父母都住在国外,每月寄来大比的生活费。我只和姐姐住在一起。姐姐今年;22岁,长的很美丽,但是她老是说,我长的比她还漂亮。我觉得那是开玩笑的,不然我怎么看不出来。
姐姐大概也是我的生活圈里,唯一对我的外貌可以泰然处之的人。然而所谓的泰然处之,也只是指不表示惊讶而已。其实,她是让我的隐私生活最奇特的人了。在姐姐面前,我从来都是很听话的,一次也没有违反过她让我做的事,即使这些事很变态。
姐姐让我做的事很简单,就是穿她的衣服。
这是从去年开始的,每次我穿了她的衣服,不论是裙子还是热裤,她都会啧啧地为我的身材和脸蛋赞不绝口,把我像一个人体模特一样的反过来,转过去。有几次,她让我穿上了她的黑色长统袜,配一条红底白花的超短裙,加一件紧身的短袖女衬衫——我的胸部那里当然有称胸垫着(顺便一提,称胸是姐姐专门为我买的,她那样的身材根本用不着。我也曾在镜子里看过我这时的模样,镜子里的那个女孩简直美呆,齐颈的短发柔软自然,隐约露出了洁白的美颈,两支白皙的手臂羞涩地垂在胸前,修长的十指轻轻的绞在一起,窄窄的双肩玲珑地令人目瞪口呆,几乎忍不住那种想要拥抱的冲动,修长的玉腿被又黑又亮的丝袜紧紧的包裹住,微微地发散着令人窒息的清纯的诱惑。而最令人难忘的还是那双明亮而且异常水灵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下,闪光的眼波里流露出了那么多的迷人的神情,有惊奇,有无限的腼腆,眼眸竟是那样的纯净,好象一眼就可以望尽她心中的一切。
“这真的是我吗?”每到这时,我总是很惊讶,目光久久无法从镜子上移开。
而在这个时候,姐姐总是穿上一身宽大厚实的短袖休闲装,穿上两双特厚的棉制黑色中统袜,再戴上一顶男人的假发,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连手臂一把把我抱住,任凭我挣扎,把我举在空中。我总是觉得很难为情,姐姐一米七的身高,而我只有一米六,身材比她整整小了一号,再加上姐姐一向参加健美操的训练,力气竟比我大了好多,每次都让我连挣扎都来不及挣扎一下,就被她一把抱住,扛进了她的卧室,甩在她的床上。
姐姐的床脚放着一只很大的麻袋,我通常是不进姐姐的卧室的,但是我知道的很清楚,那只麻袋里装的是什么。因为每到这个时候,姐姐总是反扭过我的双手,用一只膝盖死死得压在我的背上,一把拉过棉被,把正在轻声讨饶的我包的严严实实。这个瞬间我总是觉得那样的无助,在姐姐压倒性的力气面前,不管我怎么挣扎也没有用。然后姐姐任凭我用手指抠着她小腿上厚实的中统袜,努力把我压在身下,喘了几口气,又拎过了那只麻袋来,解开袋口,放在手边,然后一把揭开棉被,在我来得及叫出第一声之前,呼的抓起那只麻袋,猛的套在我的头上,又用膝盖一顶我的屁股,同时双手用力往下一拉,把我的整个上半身,以及双手,一直到膝盖以上都装在了麻袋里。
麻袋里本来是有东西的,记得我第一次被姐姐这样玩弄的时候,也被里面的东西吓了一大跳。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但是贴在脸上时柔软的感觉和熟悉的姐姐的体香马上就让我明白了过来,那是姐姐的丝袜!我虽然知道姐姐和很爱穿丝袜,一年四季几乎每天都穿,却从来不知道她竟然有这么多,好象他她每天都要扔一双进来。然而没来得及让我有更多惊疑的时间,姐姐就已经像一只发了情的母兽一样一下子扑到了我身上,然后用尽全力用她修长而有力的玉臂和玉腿将我紧紧地缠绕起来,她的螓首也在她兴奋地狂叫了一声之后,狠狠地埋进了麻袋里,用下巴隔着麻袋死死地卡住我的肩膀。我被姐姐这突如其来的侵犯吓得促不及防,还没来得及呼救嘴巴就被姐姐隔着麻袋死死按住。麻袋里本来就装着无数的长统袜、连裤袜和九分裤,我又恰好张开了嘴巴,在姐姐的一捂一抱之下,竟然都涌到了我的口中。我的嘴被塞的满满的,呼吸都成了困难,只能发出“呜……呜……”的痛苦的呻吟。然而相反,姐姐的欲望反而好像被我“呜……呜……”的叫声给进一步激起,拼命地用四肢不停的隔着麻袋和麻袋里的丝袜摩擦我身体。玩了一阵,大约是还不过瘾,她竟然突然有把我翻过身来,死死压在身下,一把抱住我的头,她那傲人的双乳,紧紧压在我的脸上。这下我可是真的窒息了,一层层的袜子,密不透风的麻袋,还有姐姐那挺立的双峰,剥夺了我最后一丝呼吸的可能。我拼命挣扎,一声又一声努力的尖叫着,可是声音透过层层的阻碍,只变成了可怜的“呜……呜……”声,我的双手在一开始被装进来时就是被反压的,刚才一阵胡乱挣扎,已经和麻袋里的无数丝袜缠在了一起,根本动弹不得,再加上姐姐双臂的环抱和双膝的挤压,已经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只能全力地摆动起还在麻袋之外的双脚,试图以这最后的挣扎,逃脱姐姐的魔爪。
终于,在我绝望的挣扎下,姐姐终于停下了她疯狂的举动。她喘着粗气,身子一软从我的身上滚了下来,顺手把我也翻了个身,让我面朝下。我只觉的浑身一松,一股久违的空气终于穿过麻袋,传了进来。我用鼻子贪婪的呼吸着,还发出了“呜……呜……”的呻吟,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像棉花一样,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于是,我就一直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其实也是真的动不了了,只能乖乖地等着姐姐来救我。
然而我没有想到,这一切只不过是游戏的序曲而已。

当我浑身软绵绵的时候,我只觉的脚踝一紧,一条灰色的丝袜飞快得把我的脚踝缠绕了起来。我一惊,等要挣扎时已经太迟了。那条丝袜很厚,把我的脚跟整个包了起来。这下我连脚也动不了了!
紧接着,我觉的从脚趾传来了一阵异常强大的紧绷感,慢慢升到了脚踝,接着是小腿,膝盖,然后是大腿。我突然明白过来,姐姐正把我的双腿塞进一只大号连裤袜的袜筒里面!我想挣扎,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姐姐的手飞快地插进了麻袋,那条连裤袜已经彻底包住了我的整个下半身,甚至还包住了我裹在黑色连裤袜中的翘臀,一直拉到了腰上。我的腿虽然很细,可是在一条袜筒之中,连一点动弹的余地都没有。然后姐姐又用剩下的那只袜筒捆在了我的腰间,一直捆了好六七道,直到我痛的“呜……呜……”叫出声来了才罢手。然后,她还不放心,又用两条丝袜在我的膝盖和大腿上各自紧紧地捆了一层。这时的我不要说挣扎,就是连动一下双腿也不行了。我几乎绝望了,眼泪早就流了出来,又被周围的丝袜吸干了。我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好象随时都会晕过去。于是,我使出了全身剩下的所有力气,一边发出“呜……呜……”的求救,一边开始了最后的挣扎。然而,一个沉重的身体突然又压在了我的身上,同时,姐姐魔鬼般的四肢,又再一次禁锢了我。我在神志开始有些模糊的时候,听见了姐姐得意的笑声,伴随着大声的喘息。她俯在麻袋上,对已经再也没有了反抗能力,只在嘤嘤哭泣的我说:“我的小公主,还不死心啊?”然后,我突然觉的姐姐蛇一般的手突然伸进了麻袋,在我的早已发硬的小弟弟上,隔着丝袜,用力摩擦了好几下。一阵浑身酥麻的感觉瞬间席卷了我的全身,我大吃一惊,“呜……呜……”的叫着,努力的想蜷起身子,试图维持自己这最后的矜持,可是我纤细的双腿,早被姐姐用双股死死的夹住,根本动弹不得。姐姐抽出手来,得意地俯视着麻袋,俯视着麻袋中那个正在努力的把守着最后的生理与心理双重防线的我。我努力僵直着身体,双腿紧紧地夹着,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此时腿上丝袜的摩擦,哪怕是身上丝袜的柔质会再对我的肉体产生一丝一毫的刺激。我的大腿,臀部和小腹都绷的几乎抽筋了。
终于,在我的全力努力下,这股足以令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狂潮渐渐消退了下去。我“呜……呜……”地松了一口气,身体也渐渐松弛了下来。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姐姐的身体突然从天而降,咯咯大笑着,一把牢牢地包住了我,双腿也夹住了我的下半身,全力的摩擦起我的丝袜。
“呜……呜……” “呜……呜……” “呜……呜……”
我尽全力坚持了几秒钟,终于再也抵挡不住,彻底崩溃了。只听我 “呜……呜……呜……呜……呜……呜……”的一声惨叫,一股热精再也无法抵挡地,一下子从身体中喷射了出来,射在了层层的丝袜上。我终于彻底溃了,任由一阵阵喷射的刺激折磨着我的身心,屈辱的泪水再一次流下,又被周围的丝袜吸干。
在一阵阵酥麻,痉挛,被侵犯,以及窒息的环境下,我终于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意识终于渐渐地开始复苏了。

当我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姐姐那双梨花带雨的大眼睛。

“姐……姐姐……”

我吃力的说出了几个字,喉咙很干涩,只觉得口好渴好渴,声音沙哑的让我自己都觉得难听。

姐姐一下子扑到我身上,两支修长的玉臂把我紧紧抱住,伏在我胸部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岚岚,你刚才怎么了,连呼吸都几乎没有,吓死姐姐了……”

我突然觉得姐姐和我一样还是个小孩,虽然这时我又被压在姐姐的身下,几乎要窒息,不过,我的心里还是好温暖。看着姐姐俯在我身上放声大哭的样子,我刚才被她玩弄时所产生的害怕、不安和难受都一扫而光。我试着想翻动身体安慰姐姐,也用手臂小心地抱住她。

我突然发现双腿动不了,仔细看了看周围,我发现刚才姐姐装我的那只麻袋正躺在离我的头顶不远的地方,袋口和周围流淌出无数各色的丝袜,匀匀地铺满了整一张床。瞥了一眼我修长的双腿,却发现它们正被包在一整条漆黑的长统袜里,脚尖,脚踝,小腿,膝盖,大腿,乃至臀部,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可以让所有人感到强大诱惑的曲线。我自己不禁也看得有些痴了,轻轻地摩擦双腿,然而腿上原本就穿着的黑色天鹅绒连裤袜以及牢牢包裹住双腿的黑色长统袜立刻给我的下身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刚才在麻袋里,可能是因为窒息我竟然一点儿也没有留意到,只在一瞬间,一种奇异无比的感觉紧紧包围住了我,让我忍不住闭上眼睛,小声“恩”了一声,小弟弟也渐渐不自觉地硬了起来。

趴在我身上的姐姐似乎也感觉到了我下身的变化,轻轻地停止了抽泣,抬起头,用那双美丽的泪眼望着我。

我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我们距离的那么近,以至于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呼吸又慢慢的变的急促和灼热起来。更要命的是,我的小弟弟竟在这个时候变的越来越硬,好象已经轻轻地顶在了姐姐的小腹上。我又羞又急,想慢慢的把双腿从她的身下挣脱出来,可是一点很小动作带来的摩擦却立刻带来了明显的“反作用”。

我一动也不敢动,用力的扭转头去,不敢对上姐姐的目光。

出乎我的意料,姐姐似乎并没有要责怪我的意思,反而是静静的躺在了我的一边,轻轻把我翻起身,把我环抱在怀里,让我枕在她的臂窝里,把我的脸摁在了她酥软的胸脯上,然后用她雪白的双股温柔地夹住我包在丝袜中的腿。

我们就这样一直*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姐姐的玉手一直轻轻的抚摩着我,她的脸也贴在我的脸上,蹭着我还挂着泪痕的面颊和柔软的短发,带着淡淡清香的呼吸,温和的吹拂在我的脸庞上。我觉的好温暖,好舒服。于是,我就这样乖乖的*在她的怀里,像一只洋娃娃一样尽情的享受着她的爱抚。

不知过了多久,我就这样在姐姐的怀抱中睡着了。

这就是我第一次和姐姐玩这种游戏时的经历,后来我才知道这其实是SM,虽然网上有许多人拼命的申诉着它的可怕之处,但是我对此似乎丝毫不在意,就像我第一次玩弄我一样,虽然当时很害怕,但是最后总是会在姐姐的温柔里得到那么大的满足。而且,每当我事后想起当时被那么彻底束缚,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姐姐蹂躏时,我的心底总是会有一阵难以名状的兴奋。

后来,我和姐姐又玩过不少次这样的游戏,每次都是我先支持不住,开始“呜……呜……”的大声呼救,并且开始努力挣扎,而姐姐每次都似乎早有准备,立刻变出许多丝袜,当作绳子把我捆的结结实实,一直要等我连哭和叫的力气都没有昏昏欲死的时候,才把我解放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抱着我,温柔地吻去我脸上的泪痕,轻声细语的安慰仍旧在轻轻啜泣的我,直到我在她的怀里渐渐睡去。每次我醒来的时候,总是发现躺在自己的房间的小床,身边的被子被揶的紧紧的。

姐姐似乎也非常喜欢这样蹂躏我,每次都会带来一些新花样。

那个星期六,我和姐姐吃完了晚饭,姐姐走进了她的房间,取出了一件花边领的女士衬衣和一条天鹅绒的肉色裤袜叫我换上。我知道今天又要玩了,脸一红,躲进了自己的房间,乖乖的穿了起来。

我很快穿好了衣服,开始享受穿裤袜时那种奇特而美妙的感觉。我感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好象是紧张,但更像是兴奋和期待。我又对着镜子照了照,理了理有些乱了的软发,用手按在胸前平定了一会儿心跳,转身想去姐姐的房间。这时已经是十一月,天气已经凉了。我在木制地板上走了几步,觉得脚底有些冷,于是又找出了一双雪白的短袜穿上。

到了姐姐的房间,我发现姐姐正*着墙坐在她的床上等我,穿着一身蛋黄色的紧身T恤,一件白色的牛仔背心,一条暗红色的绒布超短裙,两条修长有力的玉腿被紧紧地裹在黑色的长统袜里。床上到处都铺着丝袜,黑色的,肉色的,灰色的以及一些其他颜色,在明亮的室光中反射着柔和的光线。那只姐姐用来装丝袜的麻袋,正瘪瘪的躺在床边。

姐姐看见我,放下手上的女装杂志,适意我躺在她的身旁。她作起身来,看着我有点拘束的躺下,狡黠的目光开始在我全身上下打量。突然,她的目光集中在我那双白色的短袜上,二话不说,从床上那起一双黑色的棉袜,用手压在我的胸前,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对我说:“把这双袜子穿上。”我见了她那一脸的坚定,有些害怕,但是还是坚持的摇摇头。可能是我内心的一种特殊癖好,对于短袜我一直都只喜欢穿白色,其他颜色的袜子只要摆在我面前,我的心中就会出现一种难以名状的难受,但是当然,对丝袜就是完全另外一会事了。于是,我小声的对姐姐说:“姐姐,我不想穿……”“不行,一定得穿!”姐姐不知怎么的一下子来了劲儿,一个翻身压在我的胸前,虎视眈眈地盯着我。我从没见姐姐这么认真过,很害怕她真的生气,但是我又实在不想穿黑袜子,只好又试着小声说:“姐姐,我……”

“穿!”姐姐的一声大喝,把我的眼泪“唰”的吓了出来,我再也说不出话来,满眼睛眼泪的*在床头,努力忍住抽泣,可怜巴巴锝望着姐姐。

姐姐看见我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似乎也软了下来,由于了一下,说:“要不这样吧,我把这袜子塞到你嘴里,你不许叫哦!”我见姐姐不生气了,终于轻轻松了一口气,也没有多想就点头同意了。

“来,把嘴张开。”姐姐一边说,一边把那团袜子揉成一团,*到我嘴边。我只好张开嘴,就感觉口腔和喉咙一阵干涩,那团黑袜子已经被姐姐塞到了嘴里,那双袜子很厚,把我的舌头紧紧压住了,还有一小半留在外面。姐姐又用力塞了塞,知道我疼的“呜…呜…”叫出声来才停下。“坐起来看看。”姐姐说。我有些奇怪,但还是坐了起来。

就在这时,姐姐的双手突然用力捏住我的手腕,用力一抽。我“呜”的一声,整个人被翻了过来,头被埋在了棉被中,双手也被反剪到了背后。姐姐翻身骑在我屁股上,手脚并用的制止住了努力挣扎的我,压在我背上一边喘息,一边得意地笑着说:“小公主,你上当了,那我可就要开始绑架你了哦!”然后,姐姐就不理我“呜……呜……”的抗议,压着我,拿起一条灰色的连裤袜,把我的两只纤细的手臂分别套进了两只袜筒里,接着袜腰一直向上包,直到包住了我整副窄窄的肩膀。我努力的挣扎,可是根本没有用,只觉得手腕一紧,一条长统袜已经飞快地把它们缠在了一起,紧接着,双肘也被一条丝袜缠住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