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装在套子里的人–黑人模特

九月 4, 2010

“我说要找黑人模特,没有黑人模特就不能充分展示我的服装,不是白人模特不好,而是她们看上去更像展示她们自己而不是我的设计。我的搭档。”

“那就按照您说的去做,老板,我就去找一些黑的”

“记住芬,我要观众把视线放在衣服上,而不是那些衣架和塑料模特上。”

两小时以后,芬回来了。

“老板,我有个主意–我们把她们染黑,你知道黑人模特很难找的……”

“我们聪明的助理回来了,她总是带来好消息。难道你想把我的设计染上黑颜料吗?”

“我们可以不用颜料。”

“那用什么?”

“用这个……”
一个隆重的服装设计展览即将开幕。某公司的化装间里乱成一团。

“你让我们穿上这层皮再穿衣服,你疯了吗?我对自己很有信心,观众是因为我而观看你的衣服。”

“那好吧,你被解雇了,助理芬,再找一个人替换她。”

“解雇我你会后悔的!”

“老板,我们已经没时间再换人了,演出就要开始了,哦……不要看我,我没有经验,虽然我曾经在大学的时候参加过演出……”

在一台机器前面,芬拿着一件透明的胶衣对大家说:“现在,我给大家演示一下,怎么来穿这件胶衣。”

“虽然,它比我们的身体小很多,但是它的弹性你们不用怀疑,它足以包裹你的全身。我们先把它检查一下,把鼻孔、眼孔和下边的两个孔关上。

然后用这个看上去像冰箱的冲气机,把‘模型室(下边)’的门打开,这个门里面是一个人型的内腔,在这个人型内腔的头部位置有一个圆柱形的进气口,我们把皮的头部的入口套在这个圆柱上,注意不要漏气。

现在,我们给它加气,从透明的门里可以看到,里面的皮像气球一样慢慢变大,它会充满整个内腔,这个比普通人体大的内腔是为了保护它不被吹爆,同时给你足够的空间钻进去。

冲气机忙碌的这段时间我们可以来准备一下身体。先拖掉衣服,带上这个贞Cao带,姑娘们不要笑,它可以和皮上留的孔组合,它除了会给你们带来一点刺激以外,主要的作用是帮助你们把排泄物安全的送出这层皮,它可以和皮上留的孔组合。你们必须保证这层皮拖下来的时候是干净的。还有,头发长的人要先用丝袜把头发罩住,我看大家都需要一条裤袜,因为要用到眼睛,不能太紧。

现在冲气已经结束,我们打开‘模型室’旁边的‘进入室(上边)’的门,现在我从里面关上它,再打开通往模型室的这个圆柱形的门。现在我的鼓膜会有些难受,那是因为气压,你可以通过几次吞咽动作将它消除。我现在钻到气球里面,我把脚先放好,一只手先伸到手里,配合里面的手把贞Cao带和皮上的孔连接。现在,把身体的各个部位对好位置,启动右手边的放气按钮,随着气体慢慢流出,要不断用手调整皮,让它和身体全面接触,把头部的鼻孔和眼空对准你的脸,用手把它展平,并且打开鼻孔的开关。

最后,按下这个封口的按钮。你的头上方会伸进一个机械手,在脑后的位置上放置一个长条型的内盖,这时我要把头靠在上面,机器会把入口处多余的部分卷到里面,在上面加上一个盖子。这样,我的头部的入口就关上了。盖子上有个小眼,用旁边这个管子插进去,把多余的气体抽掉,就像给轮胎打气一样,不过它是抽气用的。”

芬打开“模型室”的门,走出来:“我现在打开眼睛上的孔,眼睛的位置的皮上有两排针眼大小的孔,透过这些孔你可以看到外面,但从外面很难发现它们。我用这件透明的皮给大家演示,现在我们要穿上这些黑色的胶衣……”

一个个模特都换上了黑色的皮肤,在灯光下闪亮诱人。她们的面部是模糊的轮廓,脑后有一条很难发现的竖条,手指和脚趾处也没有褶皱,阴部和肛门的盖子也是黑色很隐蔽。如果她们不动,根本就看不出里面有个人。

芬心里明白,这些装束里还有其他秘密,但现在还不能说出来。她看出模特们非常喜欢这些装束,想象这下一步的计划。

演出顺利完成,老板来到化装间:“效果太好了,简直就是活了的塑料模特,这都要感谢我们聪明的助理……”

“哦!老板,我是珍”

“老板,我在这儿。”

“哦!对不起,芬,你们都一个样子,我都认不出你了”老板发现拥抱错了人:“今天我请大家吃饭。芬,你去定一下房间。”

“芬,这件皮肤真不错,你从哪里弄到的?”珍对分说:“我都不想脱下来了。”

“如你所愿,机器出了点问题,没有机器,你也拖不下来”芬说:“现在大家先回公司,我们把机器搬回公司修一修。”

“啊?如果修不好机器,我们就脱不下来了!”珍说。

“不过我很喜欢你们现在的样子”老板说:“好吧只能回公司处理了,大家穿好各自的衣服,尽量遮挡一下脸,不要吓坏了别人。”

模特们纷纷穿上衣服,有的带上口罩和帽子,有的带上假发和墨镜。远看就像躲避记者的知名人士……

在公司的休息室里,模特们正等待着机器修好。芬和老板在另一间办公室里修理着机器。旁边摆着一台监视器,可以看到隔壁的模特们。

“让她们多穿一会吧,”芬说:“我看出来她们希望这样。”

“我就知道机器没坏,”老板说:“让我来惩罚一下欺骗的人吧……”

“来吧,恩(老板叫恩),紧一点。”芬说。

恩拿出一条单手束手套,芬的双手被放进束手套,手腕处的皮带先被收紧锁住,然后束手套的带子被慢慢拉紧系住,肘部的锁扣使手肘以下部分变为一体。现在的芬已经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只能听任摆布了。

恩给她带上一个带暗锁的项圈,把束手套上的背带连接在上面(恩喜欢使用暗锁,因为那样可以保护这层胶衣)。他把芬带到充气机里,把头部的入口打开放到脖子(因为带了项圈才不会被勒死),露出带着裤袜的头,隔着裤袜带上眼罩和一个马具形口塞(马具形口塞不会让她的下巴太疲劳)。然后重新关上头部胶衣,把后脑竖条式的胶衣封口锁在项圈上。现在,芬失去了视觉,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恩在芬的阴部和肛门处锁上两个遥控震动器,在胸部带上一个按摩乳罩(可以模拟捏、抓、吸等动作)。再给她穿上一件带束腰的泳装。泳装的胸部是椭圆形的镂空,前后片的上端需要挂在项圈上,前片的下端延伸出的部分从跨下拉到后腰锁住。延伸到背部的束腰使胸部更加突出,每一次呼吸的运动都能传递到胸部;从跨下经过的皮带使芬的臀部曲线更加美丽,让压在里面的两个震动器更深了一些。

恩把芬的腿装在一条束腿套里。束腿套和束手套有些相似,下端是一只双脚穿的高根鞋,连着鞋向上一直延伸到大腿,从大腿外侧伸出两根皮带连接到腰部的宽腰带上,后面是长长的像鞋带一样的收紧绳。因为这次要给芬做四马倒蹄,这次选用的束腿套的膝盖部分是镂空的。四马倒蹄的芬被恩吊起来,芬像一个不安分的吊灯随着遥控器的起伏而扭动。

恩一边看着他的作品,一边打开监视器看着另一间里的胶衣模特们。当模特们得知至少需要三个小时才能修好机器时,只能选择在休息室逗留了。恩看到正襟危坐的模特们,拿出了一些遥控器。因为之前他在卫生间里安装了一个装置,能够让每一个进入卫生间的人都有机会拣到震动器。现在他要看看有谁使用了它们……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