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和漂亮姐姐的故事

九月 4, 2010

人物介绍:干姐姐(李若语)干妈(宋月霞)干爸(李腾)
          妈妈(郝婉玉)爸爸(宋金云)我(宋凡宇)
          姐姐朋友(程艳)
          我的哥们(周波)(李强)班花(刘倩)
                                  故事的背景
        我是个高三学生,长得一般人,172厘米,体重65公斤。干姐姐比我大2岁现在在北京护士学校上学,专业自然不用说了吧,
是个小护士,姐姐有着168的身高,体重56公斤,稍微有些胖吧,圆圆的鸭蛋脸,弯弯的眉毛,一双大眼睛,樱桃小口,一笑起来会出现两个小小的酒窝,肤色很白,每次出门都要带着伞,怕晒黑。干妈是个医生,干爸是个商人,我妈妈和父亲都是糕点厂的员工。
  我们俩家从我小的时候就是邻居,后来房子拆迁又做了邻居,小时候我经常去姐姐家玩,所以关系非常好,若语姐姐从小就喜欢穿裙子,因为身材很高所以很漂亮。有一天,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都出差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了,妈妈临走时和我说晚上去干妈家吃饭。我晚上下学之后就到了干妈家,一进门“干妈我来了,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说,干妈说:“大宇,你来了,你妈妈都和我说了”我说:“干爸在吗?”,“没在出差去河北了,后天回来”干妈淡淡的说到,干妈让我坐下她去做饭了。“干妈我想玩电脑姐姐在吗?”我问到,“没有,还没后来呢,你去吧”干妈回答到,我急忙说:“那算了吧还是等姐姐回来吧,随便进她房间不好吧。”干妈说:“没事的,是你的话她不会介意的,你去玩吧。”我慢慢的走进姐姐的房间,房间很整洁,典型的女孩子的房间特点:有很多的毛绒玩具放在床上,墙上还有好多明星的图片,屋子里最明显的是一个半墙大的衣柜,女孩子的衣裳真是不少呀,搬迁后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姐姐的房间,坐在电脑面前开始玩了起来,由于不知道游戏在哪里,我就随便看了看所有的硬盘,找了半天只有些flash小游戏,真是没意思,“哎,什么都没有呀没劲”我自言自语到,我把音乐打开,还是听听音乐吧,突然看到一个文件夹<我的图片>容量3GB好大的文件夹呀,“哎,女孩子就是爱照相呀,那么多图片。”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文件夹,看到了姐姐中学时学习舞蹈的图片,她穿着练功服,脚上穿着雪白的连裤袜,好美呀,看着看着有点脸红了,“哎,还是关了吧”我有自言自语到,我刚要关文件夹,觉得有些不对劲,一共才3、40张图片不可能那么大吧,我因为是学电脑的所以觉得有些不对,所以我从新打开了文件夹中的选项把隐藏的文件显示出来了,这一下让我大开眼界呀,原来姐姐还有另外的一面,那是一些捆绑堵嘴的图片,和一些自缚堵嘴的教学视频,原来姐姐喜欢这个吗,我有些震惊了,我从小了解的姐姐还有另一面呀,我要声明我从小就比较喜欢听女孩子被堵上嘴巴“呜呜的那个声音,让我很兴奋,不知道我是不是有点变态呀,我很害怕,所以一直有点自卑,没想到姐姐也喜欢这个呀”,看了之后我赶紧把电脑恢复原样,这时姐姐回来了,“妈,我回来了”姐姐说到,我赶紧从她屋出来了,和姐姐走了个对脸,我马上打招呼:“若语姐姐回来了”,若语笑着说到:“大宇,你来了”,“啊,我爸妈都出差了,就我一个人,我妈让我到你家吃饭,打扰了。”,“没事,你也有段时间没来我家了,又长高了,也白了,有女朋友了吗?”,我赶紧红着脸说:“没有没有,我才多大呀,再说长得又不好看”姐姐笑了笑没说话,用眼睛上下看着我说了一句:“还行,不要自卑吗”,这是干妈对我们俩说:“行了,赶紧吃饭吧,一会儿再聊吧,先吃饭吧”,我们两个人马上坐下来吃饭,刚才有点紧张光注意说话了,若语今天穿着白色的吊带小背心,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小马甲,白色的短裙,黑色的小妖带,肉色的丝袜黑色小皮鞋,脸上花了些淡妆,耳朵上带着心型红色的耳环,淡淡粉红色的腮红,还花了淡淡的眼影,黑黑的头发有个白色的花型小发卡,因为她的头发是个披肩发,头发还自己烫了个小公主头,鬓角的头发卷卷的很可爱,“姐姐,你化妆了”我问到,“我的傻弟弟,我都20了,当然要化妆了,怎么样好看吗”,我赶紧把头低下小声回答到:“我不懂这些,不过看着很可爱”,若语笑了笑说:“我弟弟太可爱了,谢谢你的夸奖”,吃完饭后我打算回家了,干妈说:“别走了,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就住我们家吧”,我赶紧说:“干妈,不用了,我还是回家吧,明天上课近。”,“那好吧,那我就不留你了,路上小心点,若语大宇要走了你送送吧。”,若语就和我一起下了楼,其实我们两家离的很近,走着10分钟就到我家了,不过我们两个人刚一下楼,姐姐的女朋友程艳走了过来,我也是第一次见程艳,程艳染着黄色的头发,头发上别着花色的发卡,戴着白色的大耳环,黄色的低胸小背心,蓝色的短裙,最特殊的是穿着白色的长筒袜,红色的靴子,个子不高也就160吧,不过身材很好,很性感,我个人在丝袜中最喜欢白色,我觉得白色象征着纯洁,“若语,这个小帅哥是谁呀,介绍一下吧”程艳问姐姐,“哦,这是我的小弟弟”若语回答到。“你好,小帅哥,我叫程艳是你姐姐的朋友,很高兴见到你。”程艳微笑着对我说,我赶忙说:“姐姐你好,我叫宋凡宇。”我们两个人互相握手,因为是初次见面,所以我有点紧张,刚刚碰到程艳的手,马上就收回来了,不过尽管是这样我能感觉到程艳的皮肤很好,很软很滑,“哎呀,小帅哥好害羞呀,姐姐的手又不会不会吃人,那么害怕干嘛呀,”程艳一边笑一边说,这是若语赶忙说:“好了好了,你别逗他了”,我的脸好热好热,我紧张的说:“程艳姐,你别老叫我小帅哥了,还叫我大宇吧。”程艳大笑着说:“好可爱的小弟弟呀,”,走了一会之后,我到家了,“姐,我到家了,你们让你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分别之后,我就上了楼看着她们两个人的背影,我的心情一直平静不下来,回到家我洗了个凉水澡,心情才平静下来,心里想程艳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她的性格很随和,人长得也很漂亮,最主要的是她喜欢穿白色的袜子,我非常的兴奋。
       第二天上课,脑子里老是想象若语被堵嘴的样子,那一定非常的可爱,但是也只有想了,永远不能成为现实,一天课马上就要结束了,想了想今天还要去干妈家吃饭,下课铃声响了,我赶紧收拾书包,“大宇,下午别忘了训练。”说话的人是我的好哥们周波,我才想起来今天下午还有足球队训练,“哎,真是烦呀,这样就没法去干妈家吃饭了。”我自己默默的想着,我赶紧给干妈打电话说明情况,训练结束之后,我骑车回家了,到家已经精疲力尽了,赶紧洗了个澡,饭也不想吃了,我坐在电脑前面开始玩游戏,“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大晚上的谁呀”我心里想,赶紧穿好衣服来开门,“大宇,你是不是还没吃饭呀,我妈让我给你送饭来了”若语拿着饭盒站在门口,我太意外了,赶紧说:“姐,你怎么来了,快请进来。”,若语拿着饭盒走了进来,今天她穿的是一件红色的小礼服,因为是晚上所以比较扎眼,脸上也没有化妆,头上就带着个白色的蝴蝶发卡,最惊喜的是,她今天也穿着白色的裤袜,样子像个小学生,一定也不像大学生,因为她个子很高,所以腿很长,显得裤袜也很长,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我实在是太想问她哪方面的事了,我就想了个方法,我说:“姐,今天我在网上看到一个犯罪案件,说的是一个抢劫犯入室抢劫,把女事主堵上嘴,五花大绑起来,把家里的钱都抢走了,你一个人在家时一定要小心呀。”,若语很平静的说:“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在家时,我父母都在家,不会有危险的,再说了要绑就让他绑吧,只要人没事就行了。”,吃完饭之后,我把若语送回了家,我自己回到家想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自己要进行一次假的入室抢劫,越想越兴奋,这是我自己吗,我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我是不是有些变态呀,我有放下了想法,但是只是不去多想了,但是自己还是默默的准备着,买了一些必要的东西:绳子(比较柔软的棉绳)、胶带,堵嘴用的小块的棉布,大小几块丝巾,最主要的是拿了妈妈一包新的丝袜,我妈比较不在乎这些东西,丢了也不知道(主要是因为太多了),但是没有白色的这点太扫兴了,自己想去买一个不过实在是难以启齿,一想还是算了,我还要准备一样东西,但是这个东西不好弄,这个东西就是乙醚,我想在进行时不要遇到什么抵抗,但是怎么弄呢,我想起了干妈,因为干妈是个医生,这东西可定能接触到,一天妈妈让我那点点心给干妈送去,因为干妈年轻时喜欢吃甜的,我拿着点心,来到了医院,向小护士打听到了干妈的办公室地点,“干妈,打扰了我妈让我给您送点点心”我进门说到,干妈赶紧接过点心,“大宇,帮我谢谢你妈”干妈笑着说,我突然想了个主意,“干妈,最近化学课上讲了个物质叫乙醚,但是说这个物质很危险,所以没有给我们看实物,干妈你这里有实物吗,我想看看”说完后我的心七上八下的,干妈笑了笑说:“我的傻儿子,干妈这里当然有那东西了,你想看我就带你去看看去。”,哎呀没想到这么顺利,但是干妈要是知道我要做什么的话,“她绝对不会带我去看的”我心中暗想,干妈带着我来到了医院的实验室,里面有各种的药物,干妈打开柜子拿出了个小瓶子对我说:“这个就是乙醚,别打开它,就从外面看就行”,她把乙醚放在了桌子上了,“我还有事,你自己看吧,看完放好就行。”干妈说完就离开了,“这是真的吗,不敢相信呀,太顺利了,我拿出个小玻璃倒了半瓶的乙醚放在里面,”我自己心里暗暗窃喜,又把一些清水倒到瓶子中,一会儿干妈回来了,“儿子,怎么样,看清楚了吗,这个东西主要作用是可以让人昏迷,所以在使用时要进行稀释和配置,否则就要出大事了”干妈细细的给我讲着,我心里在想“干妈,这些我已经很清楚了,所以我才来拿这个东西的。”和干妈分别之后我就回到家开始稀释和配置乙醚,我也不想出什么错误,我自己的化学很好,和化学老师的关系非常好,我的化学老师是一个40多岁的男的,长得很不起眼,但是有个特点,就是有点色,给女同学讲题讲得多慢都乐意,但是给男同学讲时老是说“这么简单都不会,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再来。”我非常讨厌他,但是因为成绩好,所以我备选成了化学课代表,哎真实背呀,每次课都要帮他拿好多东西,我因为要准备那件事,我在计算乙醚的配比还有量的大小,所以忘了帮他拿东西了,还被他狠说一顿,“你在算什么呢,大宇”李强小声的对我说,李强是我的好哥们从小一起长大的,长得很帅气,个子也很高,180cm的身高,体重70公斤,我的另一面他有点察觉但是一直也没有问我,“没事,我在算化学式呢,你听课吧,别管我了”我说完继续在研究着,李强的化学和我差不多,在化学成绩上我们两个人有着绝对的自信,下课后,他走过来看了看我下的东西,“大宇,你在算这个干什么呀”李强差异的问我,“没事,随便瞎算”我回答到,“哦,那我就不管,下午有训练别忘了”李强怪笑着走了,中午班里的班花刘倩来对我说:“大宇,今天下午开班委会,你别忘了”,刘倩老是自认为漂亮,成绩好也更加目中无人,老是用命令的口气和别人说话,长得虽然好看但是非常的自恋,看了就让人讨厌,而且她还是李强的前女友,把李强耍的团团转,最后把李强甩了,我真是狠这样的女人,我发誓早晚有一天要教训一下这个女人,“我没时间,下午还要训练呢”我回答到,刘倩脸往下一沉说:“那我不管,反正我和你说了,你要是不去,你自己和老师说吧”,说完她走了,我们班主任是个30岁的少妇,很漂亮,而且很好说话,我把自己的情况一说,老师就同意了。训练完之后,我回到家,一切的准备工作都做完了,就等待一个好的时机了,我就在默默地等待着。
                               天赐的机会
      干爸又出差了一周才回来,干妈因为要做手术,所以要两天才回家,若语一开始要来我家住,但是因为别原因,最后还是留在自己家里了,我想我的机会终于来了,爸妈上班去了,因为今天安排了高三年级的会考补考,所以我就在家休息了,而且明天还是周末。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到了我自己的李宁包中,我戴上一个太阳镜就出了门了,身上穿了一个jj的帽衫,黑色的上衣白色的袖子,有个白色的帽子,下面穿了个白色的运动裤,来到了干妈家,我从墙上的邮箱后面的拿出了门钥匙,这个是我之前自己配的,打开了门,屋子里面很干净,打开了电视开始看电视,我一边看一边在幻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等到3点半左右,我开始准备,因为姐姐5点到家,我走进她的房间,打开了那个衣柜,“天哪,有40、50件衣服,有制服,裙子,礼服,运动服,下面是鞋子,各种的高跟鞋应有尽有。”我继续寻找我想要的东西,她把那个东西放哪里了,我发现在床边有个小床头柜,我慢慢的拉开,里面是:内衣,内裤,袜子这些东西,看得我脸像发烧似的,我在放袜子的抽屉中寻找着,里面有各色的袜子,棉袜,丝袜,我拿起了一只白色的长筒袜,袜子很薄,很长,那种感觉太爽了,我轻轻的抚摸着陶醉在其中,我把袜子放进我的包中,又继续寻找,又拿起一只白色的连裤袜,袜子比刚才那只更厚些,手感更好,好像是秋冬时穿的那种比较保暖,不过这个要是塞嘴肯定很难受,最后我拿起了一双比较薄一点的连裤袜放在包中,拿了三双袜子之后,带好面具继续等待着她回来,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终于我等到了,听到门响,脚步声,看到了姐姐的脚今天穿的是白色的旅游鞋,黑色的长筒袜,绿色的短裙,白色的吊带小背心,外面套着粉色的小衫,慢慢的走了进来,“哎,天气太热了,换件衣服吧”若语,边说边走了进来,开始换衣服,换了一件很薄的黑色的小背心,换上了拖鞋,坐在客厅中看电视,刚才看到的情景我都快晕过去了,太诱惑了。看她在客厅坐着,我慢慢的从阳台走出来,来到她房间的门后,故意弄出一点响声吸引她过来,果然她听到了声音之后,忐忑不安的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谁呀,谁在那里”,我拿出小棉布,把乙醚倒在上面做好准备,我右手托着布,左手倚着门,若语慢慢的走进来,她的手刚一推门,我迅速用左手一拽她,右手用布捂着她的嘴,这一时刻发生的事情是若语万万没有想到的,她刚想大叫,棉布已经完全堵住了她那美丽的嘴巴,她想用手去抓我的手,我马上用手把她的手背在背后,力气上来说,她没有任何的胜算,“呜呜”的声音让我陶醉了,不一会儿她的身子慢慢的沉了下来,我又捂了一会儿确认没有问题了,我把她轻轻的抱起来,脸朝下放在床上,我开始我的计划,从包里拿出了那些用具,先是绳子,我先在她的手腕处绑上了一块丝巾,那是怕呆会儿用绳子捆她时,弄伤她,有丝巾垫着就不会那么疼了,然后又在脖子和脚腕处同样也绑上丝巾,接下来是真正捆绑,我先把绳子展开搭在她的肩上绕过她的脖子,在胸前绕了两圈,我的手经过她的胸部时手与胸部摩擦的瞬间,感觉太好了,虽然若语的胸部不是很大,但是很有弹性,很软,我赶紧摇摇头继续我的工作,我把经过胸部后的绳子,在她背后打了个节,把她的手臂用绳子缠了五六圈,再把双手在背后交叉,再用绳子绑好,手绑好后继续往下用绳子把她的腰也绑好,然后又拿出一条绳子,把她的手臂和上身紧紧的绑好固定,又在胸前绑了个叉形用手拉了拉,确定牢固之后开始捆下身,我先把她的裙子卷起来,用绳子在腰上缠好,用手哆嗦这碰到她的丝袜,我嘴里一直在紧闭着嘴里口水已经要泛滥了,“黑丝真的不适合你呀姐姐,弟弟给你换一下吧,你可不要怪我”我心里想着,我从包里拿出那双秋冬时的裤袜,用手一点一点的把若语的丝袜拉下来,这个过程我都要昏过了,好不容易脱下来了,现在开始给她穿上袜子,穿好后,离远了看简直就是个艺术品呀,若语的内裤是粉红色的,在雪白色的袜子下面,有着粉粉的小内裤,太美了。我拿绳子从她的大腿根处内外缠了几圈,然后继续用绳子把她的大腿绑好,然后膝盖绑好,最后是脚腕,用绳子把脚腕绕了几圈,最后打上结绑好,再用一根小绳子把脚腕和小腿绑在一起,依次往上,小腿和膝盖,膝盖和大腿,绑完之后,又用胶带把每一个绳圈在缠了好几圈,因为在电视里面老看,被绑的人质老是用一些东西把绳子割开,我用胶带缠完之后割断的可能性就减小了许多,由于是夏天整个过程,累得我满身是汗,我倒了杯水喝完之后,慢慢的欣赏我的作品,大家会玩的都明白,下面的工作就是堵嘴了,没错就是堵嘴我最喜欢的工作,我把妈妈的新丝袜团好慢慢的塞进若语的嘴中,在之前我也看过不少的文章,在嘴中塞下内裤对于被绑者太难受了,还有在嘴中塞下四五双裤袜简直不可能,嘴里的空间没有那么大,我在堵嘴之前,先在若语的口腔内侧垫上棉花怕弄伤口腔内壁,两边都垫好之后,把丝袜再塞进去,一双少点还有些空间,再塞一只,现在若语的嘴完全被丝袜和棉花塞满了,最后我撕下了一大张胶带,先贴在正中央,用手用力的按了按,然后在抹平,再撕下两张胶带贴成一个叉子型,然后我又在上面横着贴上了一张胶带,现在若语也有些清醒了,慢慢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她慢慢的睁开眼睛,我用低沉的嗓音问她:“怎么样小美女,醒了吗,刚才睡的好吗?”,若语想说话,但是只能发出那动人的:“呜呜”声了,我在这个声音下无限得陶醉,“怎么想问什么吗,告诉你我是强盗,你不要反抗了,没有用的,还是乖乖的比较好,免得受罪”一边说着一边拿着小刀在她眼前晃晃,小刀根本就没有开刃连鸡都杀不死,若语看到刀子,慢慢的放缓了自己的行动,“这样才乖吗,我去找东西,你呆在这里不要动”我微笑的说到,我假装去外面找点东西,若语扭动了下身子,身体完全被捆牢了,自己嘴里用舌头舔了舔好像是被丝质的东西堵住了,突然她看到自己穿的丝袜已经不是刚才自己的了,“那道是那个人帮自己换的吗”若语惊恐起来,奋力发出“呜呜”的声音,我马上走了进来,“怎么又不老实了,你想干什么?”,若语用眼睛盯着自己的丝袜,然后又“呜呜”的叫起来,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笑着说:“哦,在你刚才睡觉的时候,我帮你换的,我觉得黑色不适合你,白色更合适,就没经过你的同意帮你换了,你不会怪我吧。”,她听到这话动作更剧烈了,我马上上前用手轻轻的拉起她,用小刀抵着她红红的小脸,“你放心,我只是帮你换了袜子,其它的什么都没做,你紧张什么,再动我就划花你的小脸。”,若语有静静地坐了下来,但是眼睛里开始有泪珠在转动了,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有种莫名的兴奋,不过又有点愧疚,这么对她是不是有点过了,“你是不是想说话,”,若语连忙点头,“我就知道,但是现在还不行,因为现在要是放开你,我就有危险了,还是忍耐一下吧,”若语听到这话又失望的低下了头,我爬到

她身边,她赶忙往后挪动身体,我一下子把她拽了回来,然后用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脸,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脸好烫呀,是不是因为太热了,“你是不是很热,是的话就点点头”我赶忙问她,她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我的心开始有些害怕了,突然,我抬起她的脸,两行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我赶忙用纸帮她擦了下去,“喂,你哭什么呀,”我忙问到,你又没怎么样,我猜想这个乖乖女可能是被吓到了,我慢慢的把她扶了起来,“你是不舒服吗,是的话就点头”我又问到,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轻轻的用湿毛巾擦着胶带的周围,然后慢慢的撕下所有胶带,掏出里面的丝袜和棉花,若语的小嘴有重获自由,她大口呼吸着空气,“现在你可以说话了,你刚才怎么了,你小声说,但是不许喊”我急切的问到。
       若语慢慢的开始讲话:“你到底是谁,要干什么,”,“废话,我都说了我是强盗了,你没听见吗。”,她突然大叫了一声“救命,有人吗救,呜”,我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用刀抵着她,“你疯了吗,你想死呀”我大声说到,她剧烈的抖动着身体,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我又马上拿起丝袜塞进她的嘴中,然后对她说:“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扒光你的衣服,你信不信”,她听到这话不敢再动了,我生气的说到:“我好心,让你说话,你却喊叫,我不会再相信你了”,然后右手又拿起一双丝袜团成团,送到她的嘴边,用命令的语气说:“张嘴,别逼我用粗的”,若语用力的摇着头,我用胳膊夹住她的脖子,用左手轻轻捏住她的鼻子,右手等待时机,她忍耐了一会儿之后,不得已张开了嘴吧,我马上把手中的丝袜塞了进去,又用手指捅了捅,相比刚开始的堵嘴,现在有些粗鲁了,不过谁让她不听话的,我心里暗暗的在想,我又拿起一只按照同样的方法,又塞了进去,若语现在的小嘴已经无法合上了,丝袜在嘴中慢慢的膨胀起来了,她的嘴成了一个大大的0型,实在太美了,在塞得过程中,若语的胸部迅速的起伏着,但是一切的动作都是徒劳的,最后我有用棉花添满她嘴中空隙的地方,然后贴上胶带,由于我太着急了塞得太用力了,她一阵一阵的恶心,两只眼睛不停的在流泪,我堵好嘴后,帮她擦掉了眼泪,她也失落的低下了头,整个身子缩成一团,“我知道这样很难受,但是就是因为你不听话才有这样的结果,”我轻轻的说到,正在这个时候“叮咚,叮咚”门铃响了,我一时慌了神,那道刚才若语的喊声有人听见了,我赶忙用毛巾被把若语盖住上面又压上毯子,又用玩具把她挡住,若语一听有人,又燃起求救的愿望,使出全身的力气,全力的呼救,不过有的只是“呜呜”的声音,我关好门来到了门前,通过门镜往外看,原来是居委会的王大妈,好像是来发什么东西的,听了听家里没人,王大妈就把东西插在了门上,然后慢慢的走开了,她离开了之后,我赶紧回到了屋中,若语费了半天的劲,裹着毛巾被滚到了床边,我马上用手把她推了回去,“怎么都这样了,你还想跑吗?”我笑着说到,“你死了心吧,人已经走了”,我打开毛巾被,由于刚才剧烈的扭动,姐姐已经出了一身的汗了,我抱起她,又从新放到床的内侧,“美女,你好香呀,”若语生气的样子太可爱了,小脸一沉,用嘴使劲得出了一声“哼”然后把身子转了过去,我又用手把她翻了过来,“干什么呀,你生气了,我的小美人”我挑逗的说,她极力的扭着身子,但是由于被绑着,我很轻松就把她翻了过来,过了一会儿我也累了出去喝了口水,看了看表晚上7点了,自己觉得也差不多,我回到了屋里准备离开了,“美女,我要离开了,感谢你陪伴了我一个下午的时光。”边说边收拾东西,最后我用一块黑色的丝巾把若语的眼睛,蒙上最后在临走之时,我轻轻的在她红润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背起我的小包开开门,快乐的离去了。
      大家好我们的故事继续,看到了大家给我的留言了,我会继续写下去的,在这里谢谢大家支持我,之前出现的问题,我也有所改进了。
新的出场人物:发小(王宇)哥们(赵刚,马月波)
              劫匪(中年人)
                       解救姐姐
      回家之后我拿起电话,给程艳姐姐打电话,“嘟嘟”电话通了,“喂,您好,请问哪位”程艳用清脆的声音询问,“姐姐我是大宇,我若语姐姐说好晚上来我家吃饭的,但是都这么晚了,她都没来了,学校说她早就不在学校了,她去您那里了吗?”我假装着急的询问,“大宇,她没来我家,我们从学校分手之后,她就回家了”程艳一边安慰我一边说,“程艳姐,我想去姐姐家看看去,您和我一起去吧?”我说到,“好吧,你在楼下等着我,我马上就下来”程艳说完就换衣服下楼了,我也马上下了楼等她。因为刚才出了好多的汗,而且我也怕若语认出我,所以我换了一件崭新的衣服,白色的T恤,外面穿着黑色的帽衫,黑灰色的裤子。
      “大宇,我在这里”程艳大声的叫我,她今天穿的是黄色的吊带背心,蓝色的马甲,蓝色的短裙,肉色的丝袜外面还穿着日版的泡泡袜,如果不知道的话,绝对会认为她是个高中女学生,而不是大学生的,我急忙向她跑过去,“我已经给我姐打了好多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家里电话也没有人接。”我对程艳说,她忙回答我:“没事的你别太着急了,咱们一起去看看吧。”,说着我们马上来到了若语家楼下,“等等,我们都没有钥匙呀”程艳问我,“没事的,我和我的妈妈要了她家的钥匙了,咱们进去吧”我回答到,因为程艳知道我们两家的关系非常好所以也没有怀疑,其实那钥匙就是我自己配的那把,打开门之后,为了不被怀疑,我先去客厅看了看,程艳就去了卧室,我刚一进客厅的门,就听到程艳喊我“大宇大宇,若语在这里”,我也赶忙来到卧室,现在的若语已经努力的挪到了床下,程艳看到若语的样子,赶紧拿来剪刀帮她剪开,我也忙上来帮忙,我想把那条蒙眼用的黑色丝巾,结了下来,丝巾已经被若语的泪水浸湿了,若语看到是我们哭得更厉害了,下面是嘴巴,我知道如果生撕的话会很痛的,所以我慢慢的把胶带撕了下来,与此同时她身上的绳子也都被程艳解了下来,撕下胶带后,我把堵在若语嘴里的丝袜一把都拽了出来,“咳咳”若语咳嗽了几声,边咳嗽便喘着气,缓了一会儿后,她一下子就扑在我的怀里哭了起来,我轻轻的把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绑的还挺专业的”程艳在一边自言自语到,我也没有理她,当我用手帮若语擦眼泪时,她突然身子一颤,又用眼睛看了看我又把头低了下来继续哭,又等了一会儿她不哭了,我急忙问她:“姐,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把你绑成这样的”,若语边喝水边把事情的经过向我们说了一遍,听时虽然都是自己做的,不过还是很兴奋,“我们报警吧”程艳说到,我一听有些害怕了,不过我相信自己也没有留下什么证据,程艳听得都入神了,我这才知道,原来我的好姐姐若语是因为她才喜欢这方面事的,“不用了,我又没有怎么样,不用报案了”若语低沉的说到,说完后若语又看了看我,我马上就问她:“怎么姐你有什么事吗”,“哦,没有,我没事了你们回去吧。”过了一会儿我的妈妈也过来了,把若语接到了我的家,我把程艳送回了家,晚上若语和妈妈睡在一起,早上很早就会自己的家了,我跑来问妈妈:“姐,昨天和您说什么了吗?”,“没有,你姐什么都没说。”妈妈回答到,经过这次事件之后,若语好像请了几天假,休息了几天,听妈妈说好像是去外面玩了几天,“妈妈,结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很好奇的问妈妈,“听你干妈说,就在这两天”妈妈说到。到了现在我的心里有些后悔了,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等姐姐回来我要好好试探她一下。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我马上走到门前开门,“哎,原来是你呀”,我的发小王宇,虽然是发小,不过我不太喜欢王宇,因为觉得他这个人很孤僻不爱说话,在上学的时候一天说不了几句话,我赶忙问:“找我有什么是吗?”,“没有事,过来和你聊聊天”王宇回答到,我一听感到有些奇怪,他能找我聊什么呢,“那好进来坐吧”我对他说,“大宇,你听说最近咱们小区,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案吗?”他对我说,我一听不是吧那道我做的事情让人知道了,还是谁把这件事说了出去,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程艳,我赶忙问王宇:“你是听谁说的?”,
      “是我亲身经历的”王宇回答到,他这么一说,听的我是一头雾水。“我也好想听说了”这时妈妈也过来说了一句,我这才放下心听王宇说。
                            绑架事件
      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在王宇家的楼上一天深夜里,王宇正在睡觉突然听到楼上传出一些怪声,他就坐了起来仔细听,开始听到有翻东西的声音,后来听到有个女孩子喊了一声“救,呜呜”,后面就再也没有声音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他家楼上那家的女孩,被人捆绑杀害在家里了,因为这几天我满脑子都是在想我自己的事,对这些事情也没有太在意,倒是听妈妈说过,王宇对我说他特别的害怕,“喂,你是不是男的呀,这有什么害怕的,有人进来就把他抓住不就完了”我怒斥到,“大宇,你别那么天真行吗”妈妈这时说了我一句,王宇在我家说了好几个小时才走,我从心底里看不起他,因为自己是跆拳道黑带,所以有点自大了,不过因为这点事就被吓成这样,还是个男的呢,我心里无尽的藐视面前的人,好不容易王宇走了,“大宇,现在外面坏人太多了,你自己小心点,还有多去你干妈家看看,若语有时一个人在家也是很危险的。”妈妈语重心长的说到,我马上回到:“是,妈我知道了,没什么事我去睡了”。说完我就进屋睡觉了,躺在床上就在幻想入室抢劫的情节,一定很刺激,就在这样的幻想我进入了梦香。
 上午下课时,赵刚走过来放在我桌上一张法制报,赵刚对我说“大宇,你看看这个”,我便仔细看起了报纸,一看原来就是王宇和我说的事,现在上报纸了,赵刚身高178cm,体重80公斤,长的很壮,人很仗义,也是我足球队的队友,而且也是我练跆拳道的伙伴,“哦,这事呀,我听我妈妈和我说过,听说就发生在咱们小区里。”我说到,赵刚说:“我要是遇到那个贼,一定把他抓住。”,不过以我对赵刚的了解,他完全有这个能力,不一会儿上课了,班主任也在班上说了这个事,班里的所有的女生都人人自危,一个个互相聊起来,我的同桌马月波和我说“看看这些女生,就算是抢劫,也不会找她们这样的,那贼也太没眼光了”,马月波我的另一个哥们,我们都叫他波波,是我们小区里的问题孩子,不过和赵刚一样都很仗义,身高175 cm,体重65公斤,长的黑瘦黑瘦的,但是不难看就是有点黑,我是在中学时,和他打了一架,结果两个人都挂彩了,之后就成了兄弟了,就为这事我爸还把我打了一顿,后来又一次踢球我为了不让他受伤,我就抱住了他,让他压在我的身上,结果因此我的胳膊弄脱环了,还住了7天医院,从那以后我们两个人就成了铁哥们了,我一听笑了笑说;“说真的,我觉得也是”,我们两个人就边说边笑,“你们两个,别笑了行不行”刘倩对着我们两个人说,波波马上说:“凭什么呀,你算老几呀。”,“我是班委,就能管你”刘倩瞪着眼睛说,我赶紧说:“行了,波波别理她了”,哎刘倩你这种女人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放学后又是球队训练,训练之后我又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一进家门,我就说到:“妈,我回来了,累死我了”,“大宇,你看谁来了”妈妈微笑着和我说,我一看,太意外了,原来是若语来我家了,今天她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下面还穿着一双白色的长筒袜,一双黑色的凉鞋,简直像一个天使一样坐在沙发上,脸上只是抹了淡淡的粉彩,也没有带耳环,只是头上戴着个白色的大发卡,我赶紧说:“姐,你回来了,这些天都去哪里了,那件事没事了吧。”,“嘘,别说了,我没事了,家里人都不知道”她赶忙对我说,“什么事呀,这么神秘”我妈好奇的问到,我赶忙说:“没事妈,没什么事。”,妈妈一听笑了笑也没有再问,吃过饭之后,若语说要去给程艳送点东西,妈妈赶紧拦住她说:“现在外边不是很安全,你别去了,还是让大宇去吧。”,结果我就被派去给程艳送东西去了,其实看到今天若语的样子,我兴奋的不得了,本来想和她多呆一会儿,多看看,但是最后还是不情愿的去送东西了,在去程艳家的路上遇见了,给家里买酒的赵刚,互相说明原由之后,赵刚就和我一起去送东西了,他说他也没有事情晚回去一会儿没有关系,他说:“你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我说:“什么,我一个男的能有什么事呀。”他笑着说:“算了,走吧人家担心你吗”,我赶紧说:“你变态呀,喜欢男的。”,于是我们两个人就说说笑笑的一起去送东西了,就在与此同时还发生了一件事。
       就在下午1点左右,程艳自己在家里呆着,程艳因为父母都在外地上班所以经常一个人在家,家里非常有钱,突然门铃响了,她透过门镜看见外面站着个中年人,像是煤气公司,那个中年人说:“小姐您好我是煤气公司的,你们小区请我们来做维护的。”一听是这样,程艳马上把门打开了,那个中年人走了进来,(哎,还是大学生呢,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这样的女人真是够笨的了),那个男人进来之后就一把右手抱住程艳,左手捂住她的嘴,一点一点的把她拖到卧室,程艳用力的用手想拔开男人的手,但是由于力量太悬殊了,所以在伴随着“呜呜呜”的声音程艳被拖入了卧室,进屋之后,男人一把将程艳按到床上,用床上的枕巾堵住她的小嘴,因为枕巾太大了,所以一下子就塞满了她的嘴,由于塞得太深了,程艳感觉到一阵的恶心,“呜呜”程艳一边拼命的叫,一边手脚乱抓,但是男人用腿压住程艳的下身,把程艳的双手紧紧地背在背后,用绳子紧紧地缠了几圈,再用绳子把她的胳膊和胸部紧紧的固定好,程艳大大的胸部被绳子勒的更加突出了,然后再用绳子把她的腿和脚紧紧绑好,在整个的过程中程艳拼命地想甩掉嘴里的枕巾,但是一切都是无用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呜呜”的声音,都绑好后,(就捆绑技术来讲,实在是太不专业了,而且动作有些粗鲁),男人拿出刀子抵着程艳的脸说:“说,你家的钱放在哪里了,你要是敢喊我就宰了你?”,其实现在程艳虽然危险,但是内心很开心,因为终于满足了她被捆绑的兴趣了,为了增加气氛她是不是还扭动身体,虽然看上去她想吐出枕巾求救,但实质上她自己还在用力咬着枕巾,故意发出声音来增加自己的快感,(实在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奴),男人用力拔出她嘴里的枕巾问:“你家的钱放在哪里了?”,枕巾刚被拔走程艳就用了的喊了一句“来人,救命”,但是伴随而来的是,中年人又用力的把枕巾塞在自己嘴里,“啪”一声响,男人用力的右手重重的打在自己的脸上,瞬间程艳的小脸蛋上就出现了红红的大手印,程艳心里想:出售好重呀,真疼,真不会怜香惜玉,这次之后那个中年人更加生气了,也更加暴躁了,程艳也知道了自己在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自己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了,所以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男人又说:“你要是再喊,我就扎死你,说钱放在哪里了?”,说着男人又把枕巾拔了出来,这回程艳没有再喊了,用乞求的语气说:“大哥我不喊了,您放了我吧,别杀我。”,男人语气缓和一点说:“这才乖嘛,说钱在那里。”,程艳忙说:“钱在大屋的柜子抽屉里,您就拿吧,还有我身上的钱包里还有点。”,知道钱的所在之后,男人笑了笑说:“那先委屈你一下吧”,又把枕巾塞回了了程艳的小嘴里,“呜”程艳轻轻的发出了点声音,男人拥粗壮的大手,在程艳那娇小的身体上摸来摸去,终于在裙子兜里掏出了钱包,拿出钱包之后,还用手轻轻的在程艳的大腿上捏了一下,程艳马上又“呜呜呜”的叫了起来,男人笑着说:“美女,身子还挺有弹性,年轻就是好呀”,这时程艳也有点害羞,小脸红扑扑的,看的那男人心里直痒痒,随后男人来到了客厅,从抽屉里拿出了几千元,又从程艳的钱包里拿走的两千元,男人拿着这钱对程艳说:“不是吧,就这么少,美女”,程艳赶忙点头,男人又到别处看了看,突然看到客厅柜子上有一个奖牌,上面写的是《全国十佳企业家》程连祖,男人眼睛一亮,笑了笑又回到卧室,“你爸爸是企业家是吗,是就点点头,不是就摇头。”,程艳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但是不知道那个男人想干什么,看到这样,那人本来只是想抢劫,现在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来钱方法,男人开始在屋子里寻找东西,程艳只是缩成一团呆呆的看着。
不一会儿,男人从屋子里,搬出了用来旅游时的旅行箱,又找来了一些绳子和胶带,程艳看到这些有点不祥的预感,男人继续寻找着,后来又从衣柜下面的抽屉里找出了,一条白色的小内裤,还有几双连裤袜,一起准备好之后,来到程艳面前,蹲下来笑着说:“小美女,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我把你带走,然后再给你爸爸打电话,这样来钱肯定比现在多。”程艳一听开始害怕了,马上用力想起身,而且用力的摇着头,嘴里还不停的“唔唔唔”的叫着,还不停的用眼神来乞求那个男的,但是男人根本就不在意她的动作,现实打开箱子,又用绳子把程艳的上身缠了很多圈,程艳不停的摇头,边摇头边向男人“呜呜”的叫着,男人把程艳推到在床上,用绳子从程艳的大腿根开始一圈一圈的缠,缠到膝盖处紧紧的捆了个结,又拿起绳子在上面又打了几个结,尽管在整个过程中,程艳不停地扭动,但是男人用腿按住程艳的腿,所以困的还是非常的顺利的,接下来是小腿,在捆之前,男人把程艳的身体团成一团,用绳子从她的背部开始缠,绳子绕过后背绕到程艳的膝盖,然后在绕会后背,就这样缠了十几圈,然后打好结捆实之后,再看程艳,整个大腿紧贴着自己的胸部,就好像一个大大的种子,然后男人抱起程艳把她放进旅行箱,箱子很大放下程艳根本没有问题,放进之后又拿起胶带把程艳的身体紧紧的固定在箱子里,这些都完了之后,男人笑了笑,现在开始堵嘴了,“为了不出危险,所以要委屈你一下了,不会很难受的”男人笑着说,男人一把来处枕巾,枕巾刚一离开嘴,程艳就向那个人乞求,哭着说“大哥,我有钱,我都给你,你别把我带走,您放过我吧。”,男人笑了笑说:“小美人,现在你说什么都完了,你爸爸肯定为了你会给我很多钱的,你还是安安静静的和我走吧。”,边说着一把把内裤塞进了程艳的嘴里,“呜呜呜”程艳叫的更加急促更加悲惨,因为一旦被人家带走,要面临什么样可怕事情,自己要在什么样的人手里度过什么样的日子,一想到这些程艳慢慢的留下了眼泪,男人看到程艳这样,摸了摸她的脸说:“别哭呀,小脸都哭脏了,放心我会对你好的。”,听到这些程艳哭的更厉害了,男人不管这些,又用手把内裤往嘴里捅了捅,有塞进了一双连裤袜,现在程艳的小嘴已经被撑成一个大大的O型,男人又用裤袜在程艳的小嘴蒙了起来,在后面打好结,然后又在丝袜上贴了五六层,又用剩余的丝袜把程艳的眼睛蒙了起来,由于一直“呜呜”的叫现在又经过这样的堵嘴,程艳已经筋疲力尽了,自己也失去了求救的欲望了,“呜呜呜呜”的声音也开始断断续续,时有时无了,只是自己的胸部急促的上上下下起伏着。最后在程艳的身体上压上一条毛巾被,毛巾被把程艳严严实实的盖住了,“呜呜”声音就更小了,最后再用胶带固定好后,把箱子拉上,准备要离开。拿好自己的东西,拉着箱子往门外走。
       男人刚一出门,我和赵刚就到了,正好走了的对脸,因为我没见过程艳的父亲,所以我上前和那个男人打招呼,“叔叔,请问程艳在吗,我是来给她送东西的,”,男人脸一沉说:“我不认识什么程艳,我在搬家,别打扰我。”我一听愣住了,又问“叔叔,这里不是程艳得家吗”,男人像我大嚷到:“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什么程艳,你烦不烦呀。”,赵刚在旁边就问我:“大宇,你是不是记错了。”,我因为来过程艳的家,所以非常肯定不会错的,再一看那个男人很慌张的神态,就感到有点不对劲,现在在箱子里的程艳也听到了我们的说话,又开始有了求救的希望,于是奋力的动着身体,嘴虽然堵得很严,但是她还是努力的想弄出声音。由于我在和中年人说话,所以没有听见,不过赵刚在我的旁边,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声音,于是赵刚慢慢的蹲了下来,贴着箱子仔细听,又发现箱子自己在动就感到很奇怪,于是轻轻的在我的耳边说:“大宇,这个箱子有问题,自己会动,里面还有声音。”,我一听就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男人一看我们对箱子有了看法,就更加紧张了,想拉起箱子就走,我一看马上用手按住了箱子,对中年人说:“大叔,您的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呀,还会动那,不会是人吧。”,中年人一听赶忙说:“这,这怎么可能呢,里面是小狗,我因为搬家就把它装在里面了。”,我一听笑着说:“你不怕把小狗闷死呀,还是放出来吧,我哥们很喜欢小狗,他也想看看。”,男人一听说:“不用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男人就想拉箱子走,我一把抓住男人的手,想抢箱子,男人用手用力的推了我一把,我往后退了几步,这个举动我更加确信箱子里面有鬼,赵刚一下子扑到男人身上和男人打了起来,我借这个机会,一下子把箱子拉了过来,中年人一看箱子被拉走了,马上推开赵刚冲我扑了过来,我双脚向后一跳,摆右腿来了个横踢,正踢到男人的腰上,但是男人还是扑了过来,把我扑倒双手掐着我的脖子,“孙子,我今天弄死你”男人恶狠狠的说到。
       赵刚一看马上扑了过来,勒住了男人的脖子,往后拽,我赶紧站起来,用尽力气踢踹那个人,赵刚说:“大宇,踢他裆部。”,我一听摆起腿就踹,男人用双手挡我的腿,结果被赵刚一下拽了个跟头,我马上上前用脚踩住他的上身,然后赵刚叫来的附近的邻居和保安,把那个男人捆了起来,送到了警察局。事情过了之后,我和赵刚把大箱子拉到了屋里,打开之后,看到里面的程艳,我们都惊呆了,实在太诱惑了,费了半天的劲把她从箱子里拉了出来,解开了绳子,拉下了丝袜,程艳都吓呆了,连忙“呜呜”的叫着,意思是想说话,我也犯了一个坏,用手用力的把胶带一下拉了下来,程艳疼的“呜呜”叫了几声,我赶忙说:“对不起,对不起,太着急了”,然后把丝袜和内裤拽了出来,程艳大口喘着粗气,然后赶紧站起来,跑进了厕所,一会儿走了出来,喝了点水,我赶紧说:“程艳姐,怎么样刚才憋坏了吧”,程艳用粉红的小拳头捶着我,边陲边说:“讨厌呀你,不过实在是太谢谢你们了,要是没有你们,我都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她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和我们说了说,不一会儿警察就来了,程艳和我们都被带到了警察局,说了说案情,然后各自回了家,我一到家妈妈就不停的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和她说了说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新出场的人物:姐姐的玩伴(陈雪儿、李颖)
              李颖的男友(刘明军)
                   非常关系的揭秘
     但是一进屋,我非常意外,“姐,你还没有回去呢。”,若语静静的坐在我的床上,若语笑了笑说:“没有,我担心你,所以还没走,出了什么事情了?”,我慢慢的坐在她身边,把事情慢慢的跟她说了一遍,她一听赶紧拿起了东西说:“大宇,我要去看看程艳,你自己小心点”说完很慌张的走了,“这是怎么回事”若语弄得我都不知所错了,若语的举动也能理解,因为她和程艳的关系很好,不过我都说了没事了,干嘛还这么慌张呀,哎真是不理解,我也没有多想,自己就睡觉了。第二天,警察来到学校表彰了我和赵刚,在班里大家都非常佩服我们两个人,那些女生也没有那么人人自危了,这个事件慢慢的淡出了大家的脑海了。最近比较清静,学习和生活都很平淡,若语也没有再来我家了,程艳倒是来过几次,向我表示感谢,我和她之间走的更近了些,但是,我还是想若语姐姐,好担心她,也想再玩一次上次的事情,哎,说不出这种奇怪的感觉。心情老是比较压抑,球队在比赛中,还失利了真实背呀,
放学回到家,我低着头说:“妈,我回来了”,说完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玩电脑了。实在太没劲了,我走到阳台上,拿出立式望远镜随便看看星星,还有人群,我没有目的的瞎看,但是突然我在小花园里看到了若语和程艳走进了我家对面的居民楼,等等不对呀她们两个人都不住在对面的楼呀,这怎么回事呀,我又下意识的看了看,结果她们来到了三楼的一间屋子进去了,很幸遇我能看到那间屋子的卧室,但是看的不是很清楚,我在想难道她们两个人在外面还租了房了,她们进了屋之后就马上拉上了窗帘,我也就只看到这些了,不过这件事令我很好奇。
     过了几天我问了程艳,“姐,你现在在家住还是在外面租房住呀。”程艳笑了笑说:“我的傻弟弟,当然在家住了。”,“但是,我,我那天好像看到你和若语姐,一起走到了别的楼了。”,程艳赶紧否认:“不可能,你一定是看错了。”,但虽然程艳怎么说,我一直还是不太相信,又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因为学校被定为了国家考试的考场,所以学校放假几天,我便在好好复习功课,妈妈看我非常的乖,笑着说:“大宇,看你那么乖,明天就放你一天假,你自己可以好好出去玩玩,放松一下。”,我马上说:“反正出去也没什么好玩的,还是自己在家看书吧,怎么您有事吗。”,我妈说:“妈妈明天和你干妈去看房子,所以你自己要一个人在家了。”,我赶忙问:“妈,看什么房子呀?”,“哎,你干妈说要再买套房,给若语结婚时用”妈妈又说到。哦,是吗,但若语好象没有男朋友呀,这是程艳和我说的,怎么又要准备买房了,真是不理解。第二天,妈妈很早就出去了,爸爸也上班去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早上起床之后,看了一会儿书,突然手机响了,我一接是若语,“大宇,你今天不是放假吗,我们想带你出去玩玩。”若语笑着说,我赶忙说:“好呀,反正在家里也没劲。”,若语又说:“那好,9点我们在游乐场门前见吧。”,我赶紧回答:“好呀,一会儿见。”便挂了电话,开始准备,挑了身粉色的短袖背心,外面套着一件薄的黑色帽衫,下面穿着蓝色的牛仔裤,拿了钱便来到了楼下,游乐场就在不远的地方,走着20分钟就到了,我不到9点就到了,买了一瓶水,站在那里等着她们。
      9点到了,从马路那边走过来5个人,四女一男,女的是:若语,程艳,雪儿(165cm),李颖(170cm),男的叫:刘明军(180cm),若语穿的是白色的小背心,外面套着一件蓝色的牛仔马甲,一件黑色的短裙,依然穿着一双白色的长筒袜,黑色旅游鞋,脸上擦了淡妆,抹了粉色的唇彩,带了星型的小耳钉,头上插了个黄色的月亮型的发卡,还戴了一顶遮阳帽,程艳穿着黑色的短袖背心,白色的短裙,黑色的腰带,也同样化了淡妆,但是还化了淡蓝色的眼影,带了一对红色的菱形耳环,脖子上还围着一条很短的薄丝巾,其他的人也都穿的很漂亮,他们这些人走在街上后头率一定非常的高,程艳看见我之后马上走上前:“宝贝,你已经来了,等好长时间了吧。”,我一听脸当时就红了:“艳姐,您还是叫我大宇吧。”,程艳走过来拉着我就走:“来,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们。”我也不好意把她的手扒开,只好跟着她来到哪些人面前,程艳赶紧对那些人说:“这就是救我的小英雄,你们认识一下。”,她这一说,我的脸就好像火烧一样,我赶紧躲到若语姐的旁边,若语马上对程艳说:“行了,你别逗他了,咱们还是进去吧。”,于是我们大家就进入了娱乐场。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跟在若语的身边,程艳就像个孩子一样,到处乱跑,那种游戏都玩,我们大家也都跟着她一起玩,在游乐场里好多人都看我们,有的说:“这些人不会都是演员吧”,有的男的看到程艳,眼睛都直了,实在是,哎太给男人丢脸了。若语实在是玩累了,我就和她两个人到附近的小商店给大家买水和吃的,商店的老板一看见若语,就问我:“小伙子,这是你女朋友吗,长得好漂亮呀。”,我赶忙回答:“对不起,您猜错了,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姐姐。”,商店老板一听,连忙叹息:“哎,真是太可惜了,还以为你们是情侣,不过小伙子有这样的姐姐,也很幸福了。”,买完东西之后,我们找地方吃完了饭,其他人又去玩了,我和若语就找了阴凉地方坐下了,坐下后我才说:“姐姐,你今天真漂亮,好多人看你呢,”,若语想了想说:“是吗,我自己不觉得呀,怎么样最近功课忙吗?”,“哎,不是很忙,我的学习成绩一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回答到。若语沉思了一会儿说:“大宇,你觉得女孩子穿什么样的丝袜好看呢?”,我一听愣住了,“咳咳,这我怎么知道”,说完我赶紧低下了头,心里面忐忑不安的,若语今天怎么了,怎么问我这个问题,我的心跳迅速的加快,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了,若语突然笑了笑说:“对不起,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我以为你都这么大了,说说应该没有关系,我就是随便问问。”,我赶紧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说完马上起身走开了,若语并没有起来只是坐在那里,不一会儿程艳回来了,看到我们两个人这个样子,就奇怪的问:“怎么了你们俩,吵架了吗?”,我忙说:“没有,姐姐说她想一个人静静,我就走开了”。程艳一听赶忙走到若语面前和她聊了起来,大家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变了好多,也没有心情再玩了,于是离开了游乐场。
        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三个人谁也不说话,就这样各自回家了。回到家之后,我的心里这叫一个乱呀,反复的在想若语的话,实在是不能理解她说那话的目的。又过了几天,到了一个周末,程艳交给了我一个移动硬盘,然后笑着对我说:“回家好好看看,看完后给我打电话。”,我赶紧问:“这是什么呀,还这么神秘?”,程艳没有回答,笑着走开了。我回到家之后,打开了电脑,插上硬盘,看了看40 GB的硬盘,完全满了,不是吧这是什么呀,这么大,打开之后我完全震惊了,这里全都是捆绑的视频和图片,其实我在若语的电脑上已经看到过相关的东西了,但是这里面的视频,拍的确是:若语和程艳,还有她的那些朋友们,“这,这也太夸张了吧,原来她们在玩捆绑时都用摄像机拍了下来,里面的一幕幕实在太有冲击力了,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真的吗,我冰清玉洁的姐姐竟然是这样女人。”,我看的满脸大汗,突然手机响了,是程艳,“喂喂,我是大宇,你是”。程艳生气的说到:“你怎么了,我是程艳呀,你在看那东西是吗?”,我颤抖的说:“这,这些都是真的是吗?”,程艳笑了笑说:“怎么了,看的是不是很兴奋,看到姐姐们的另一面了吧,害怕吗?”,我赶忙说:“简直不敢相信,你们竟然做这种事,不觉得过分吗,还拍了下来欣赏,你们是不是疯了。”,程艳回答到:“这只不过是游戏,我们也没有疯,你现在有时间吗,到楼下来,我带你去个地方,十分钟见不到你,我们就不会再见面了。”说完电话就挂了。
      我怀着烦乱的心情走下了楼,刚一下楼就看到了程艳,今天她穿了一身黑色的连衣裙,黑色的裤袜,黑色的鞋子,白色的发带把头发盘了起来,显得十分精神,白白的脸蛋抹了淡淡粉底,化了紫色的眼影,看到她这一身,我从里感觉有点慎得慌,她走向我,扶着我肩膀说:“你怎么了,怎么在发抖呀,”,我急忙说:“哪有哪有,咱们到底去哪里。”“你跟我来吧”程艳拉着我就走,果然来到那间三楼的房间。一进屋就觉得不对,这间屋子和以前看到时不一样了,屋子拉着窗帘,屋里的灯都是红色的,而且光线非常的暗,不过因为是女孩子的房间,屋里很香,是一个两居室,大屋子也是同样,程艳一进来边说:“若语,大宇来了。”,结果若语从小屋走了出来,小屋里面光线更暗,根本就看不清屋子里摆设,而且屋子里面有烟,再看若语的装扮,我差点昏了过去,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裤袜,也是化着淡妆,戴着白色的圆形耳环,也花了眼影,红色的发带也把头发盘了起来,而且手里还拿着烟,不是亲眼看见,我都不敢相信,不过又想了想,就算是她们两个人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对手,所以稍微放松了一下心情。若语走过来对我说:“我的好弟弟,怎么不认识你姐了。”,我赶紧问:“姐,你怎么穿成这样,而且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若语:“你是不是吓到了,没见过我这样吧,别害怕,快坐吧,”说着我们在大屋坐下了,程艳拿来两杯果汁,我因为太紧张,赶紧拿起来一饮而尽,喝完之后我又问:“姐,你是不是生病了,你没事吧”,说着我抢过她手里的烟扔在地上,踩灭了。若语一点都不生气,笑着对我说:“我没事,好弟弟我知道你关心姐姐,我真的没事,你还记得我在游乐场问你的问题吗?,你到现在还没有回答我呢。”,我忙说:“我不是都说了,我不知道,你怎么还问我呀。”,若语一听急了,怒斥到:“你骗人,你是想说是白色对不对。”。“我,我”我迟钝了半天,若雨突然站了起来,“啪”她的右手重重打了我一巴掌,这太令我意外了,我愣住了,感觉若语有些不对,她的手劲怎么那么大呀,打得我脸像火烧一样。她又说:“你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那天在我家的人是不是你?”,我颤抖的说:“姐,你说什么呀,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了。”,若语冷笑到说:“在你解开我,帮我擦眼泪的瞬间,我就可以确定那个人是你了,还有你身上的香水还是我买给你的你忘了。”,我一听,感觉不好,我赶紧说:“姐,你疯了,我要回家去了,今天的事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可是我刚一起身,浑身就开始出虚汗了,不一会儿自己的身体就不自觉的麻痹了,但是还可以走,若语一看我要走,马上叫:“程艳拿绳子过来。”我一听一把推开了若语,向屋门跑去,但是发现门锁不见了,这怎么回事,好好的屋门成了铁板了,没有门锁,我赶紧用手弄门,这时程艳从后面冲了过来,一把把我拽到,然后若语也跑了过来,一个人压在我身上,一个人开始捆绑我的双手。我这时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了,(哎,真是笨呀,那个果汁里面肯定有问题,若语是护士这种药弄太容易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不过门怎么没了,还有她们两个人的力气怎么比以前大好多呀,我真是有好多的问题呀,现在自己倒像是小绵羊了,任人宰割了),她们两个人绑完了手,之后是胳膊,然后是大腿,小腿,然后是脚,我现在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捆完之后,两个人把我抬到小屋放到床上,我这才看清,原来小屋里是什么样子,床上四角有四个铁环,我不说大家也知道做什么用的吧,桌上口球,鞭子,眼罩,口塞,假的阳具,丝袜,棉布,纱布,胶带,还有些其他的玩具,我也就不一一介绍了,在屋子中间还有一个立式的DV机,(哎,东西真全呀,真专业,到了现在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若语笑着说:“大宇,你不是不说吗,好吧,我们就来玩玩游戏。”,我乞求的说:“两位姐姐,放了我吧,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呀。”
     这时程艳打开了DV机,说了一句:“现在开始拍了。”,我继续说:“姐,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有我有些问题想问问你。”这时她们开始解开绳子了,但是只是一半一半的解,先解得是脚和腿,解开后程艳抓住我的脚使劲往下一拉,我整个人就往下走了,然后程艳打开了下面的铁环,把我的脚放了进去,然后再锁上铁环,上身如下身一样,双手也被锁住了,(这下好了,比刚才还结实,更不可能逃脱了。)突然若语拿来把剪刀走了过来,我马上说:“姐,我是你弟弟,你要干什么呀,别姐姐。”我赶紧往床里面躲,说是躲其实就是侧个身子,若语笑了笑说:“放心小宝贝,我不杀你,只是帮你脱衣服,坏的衣服,我们再给你买一件。”说完她把我的外衣都剪开了,还有裤子然后都拽了下去,我现在就只剩下小内裤和背心了。我看她还想剪,我努力的喊了一句:“姐姐,别剪了,都这样了,你想怎么样呀,我承认,那天在你家的人是我,你就放了我吧。”,若语一听行动停了下来了,转过头问我:“那天你帮我换袜子,不是什么也都看见了吗。”,我赶忙解释:“没错,但是,我也没有把你扒光呀是不是。”,若语笑了笑:“那是太仁慈了,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我一听都快疯了,又说:“姐姐,我求你了”,若语最后还是比较仁慈了,只给我留下了内裤,背心也没有了,我都快不行了,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穿着在女孩在面前呀,我的脸红的苹果差不多,温度都能煮鸡蛋了,程艳就一边笑,也不动手,只是看着,不过现在身体好像有点劲了,药力好像减弱了,与此同时,若语也看了看表,然后对程艳说:“你把东西拿来吧。”,一会儿程艳拿了一块布进来递给了若语,若语用手托着布对我说:“我知道,你现在力气有些回复了,但是马上就又会没有了。”,这时程艳一下子坐在了我的身上了,这下根本就动不了了,若语拿着布向我爬了过来,这动作实在太性感了,我赶忙说:“姐,你变态吧,你这个坏女人,你离我远点,来人呀,救命呀,呜呜呜”,若语一下子把布按在我的嘴上,一边按一边说:“臭小子,你敢骂我,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还告诉你这屋子是隔音的,就算你好也没有人听得见,你就乖乖认命吧”,药力一会儿就发作了,我又像刚才一样了,这回好像药力更大了,身子比刚才更沉了,若语说:“现在的药是刚才的两倍,你要4个小时之后才能恢复一半的力气,完全恢复要10个小时,现在你也就有说话的力气了。”
     我狠狠的用眼睛瞪着她,然后说:“你这个女人真是狠毒,你再也不是我姐姐了,等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若语一听怒斥到:“你在我家的时候,有想过我是你姐姐吗。”,(其实大家都是在说气话,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然若语早就把我扎死了。)程艳笑着爬过来说:“小宝贝,我也来和你玩了,你实在是太吵了,我想让你安静一下。”马上从身后拿出一双丝袜,团成团伸向我的嘴巴,我赶紧说:“不是吧,反正我叫也没有人听见,为什么还要堵嘴呀,你们真是变态。”,我马上咬紧牙关,头不停地摇晃着躲避程艳手里的丝袜。但是若语冲了过来,用双手紧紧按住我的头,“你老实点不行吗,省得我们费劲,快张开嘴,听见没有。”,结果头也不能动了,眼看丝袜放了下来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哎,实在是无助呀,由于嘴一直还是闭着的,所以丝袜暂时塞不进去,但程艳用另只手捏住了我的鼻子,这样我不得不张开嘴了,程艳还说:“你快给我张开吧,别受罪了。”,最后,嘴张开了:“你们两个变态呀,呜呜呜”,话还没说完了,丝袜已经塞了进来,我剩下的就只是“呜呜”的叫了,程艳还真是个老手了,边塞便往里捅,开始是从旁边塞,因为直接从中间塞,被塞得人会很痛苦,而且不容易塞紧,而且会留空隙,我一百你的腮帮子已经肿了起来,程艳塞得很慢很慢,边塞便笑着说:“放心,我会很轻的,所以你不会很难受的。”,塞完一边之后,然后又拿出了一双白色的丝袜,这回儿换成若语了,若语对我说:“这个我来,我知道你喜欢白色的。”,我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但是什么也做不了,和程艳一样若语的手法也很出色,“咳咳,呜呜”我的嘴了就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了,身子也动不了,不过不是很难受,“大宇,你别老是瞪着我们呀,你看看你多吓人呀。”若语说着,用一双黑色的裤袜,把我的眼睛蒙上了,现在更好连眼钱也是一片漆黑了,我真是狠呀,现在我嘴里所有的话都化作幸福的“呜呜”声了,她们两个人也非常的兴奋,程艳说:“以前都是我们两个女孩子玩,实在太无聊了,而且男孩子的声音更加吸引人呀,真是好玩。”,最后程艳拿出了一条小内裤,从中间塞了进去,塞时她还玩,一塞然后往后再拽一下,弄得出出进进的十分难受,因为嘴里没有多少空间了,一进一出,内裤和丝袜的摩擦,使我感到一阵阵的恶心,我从嘴里往外挤声音,“姐姐,别玩了行不行,有没有完呀,我很难受”,虽然和“呜呜”的声音搀在一起,不过程艳好像也听明白了,于是不再玩了,把内裤都塞了进来,现在嘴里,我连“呜”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因为舌头完全被压住了。,我的嘴现在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虽然看不清,但是好像若语拿过来一个口球,(不是吧,这样了,还带着个,我天哪,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了,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是不行呀。),很好口球戴上之后,把内裤和丝袜往嘴里更近一步了,都已经到嗓子眼了,由于难受我的身子开始有些颤抖了,还有我不停的摇着头,表示抗议。但若语说:“我知道很难受,不过必须这样,你只有忍了。”,因为老是摇头,所以口球带不好了,若语一生气打了我两巴掌,真疼呀,嘴因为堵得太紧,所以只是:“呜呜”的叫着,“你要是再动,我就扒光你,内裤也不给你留了。”,我只好安静了下来了,不再挣扎了。
     带好口球之后,程艳又在口球上面,用胶带粘好,现在我也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了,我慢慢的留下了眼泪,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不一会儿蒙眼的丝袜就被眼泪浸湿了,若语一看,拉下了丝袜,摸着我的脸说:“你怎么了哭什么呀,是不是很难受,坚强些吗,我帮你擦擦吧”,我也没有理她,但是若语不是用纸擦也不是用布,而是用舌头舔,我一看不是吧,我都要疯了,她轻轻舔干了我的眼泪,我的脸上只留了她的口水,我的下体实在受不了了,不知不觉的应经涨了起来。实在没有经历过这样,这不是我姐,简直就是个女王呀。眼泪止住之后,眼睛又从新换了一双丝袜,我又再次陷入了黑暗。她们两个人,开始在我的身上用各种的玩具,我就这样一直“呜呜”了好几个小时,最后昏睡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慢慢的醒来了,身上一切的束缚都没有了,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床上放着新的衣服,我把衣服穿好,走出了卧室,屋子里就剩下了我自己,桌子上放着饭菜和水,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大宇,非常对不起这样对你,不知道你很不恨我们,如果不想再见我们,就吃了东西之后上学去吧,如果能原谅我们,能接受我们,就再给我们打电话,不过还是上学要紧,你昨天很累一定要好好休息,你的好姐姐若语、程艳”,看完之后我吃了饭,上学去了,放学之后,我又拿起了手机,拨通了若语的电话。
          这就是我和姐姐的故事,写的不好希望大家见谅,看到大家支持这个作品,我真的非常谢谢大家,因为我自己实在是写不下去了,都不知道怎么在往下写了,不过在这之后,我会继续努力,写别的作品,如果大家还想继续这个故事的话,请大家帮我想剧情,请多多给我留言,提意见,我在这里再次感谢大家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