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M经历-惊心动魄的夜晚

九月 2, 2010

八年前(1999年)夏天,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每每想起,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今日再次勾起记忆,但且写下来说说无妨.偶到深圳才一年光景, 一个人租住在福田区皇岗村一农民房里. 那是一栋独立六层楼房,每层两套分别为一室一厅和两室一厅. 偶一人住,肯定是一室一厅咯.隔壁住着一位叫阿芳的少奶奶,广东人,年纪不大,长相也一般.就是身材尚可,那时偶还年轻,喜欢苗条少女. 她老公是香港人,看样子挺老的,平时工作生活在香港,一般周六下午才上来,周一一大早又赶回去. 如同电视长剧上演故事一般, 孤男寡女同处一偶,肯定有事. 大家知道,偶是做外贸出身的, 没事弄些货板回来送人, 阿芳少不了偶滴小恩小惠.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嘛……您应该想得到吧, 哈哈哈.费话少说, 还是说说那个晚上到底出啥事情吧. 那天偶到关外工厂验货, 回到市内快到下午五点, 手里拿回来一些好东西,于是直接赶回家去. 甫到楼下,正好遇上阿芳买菜回来, 约她出去吃顿饭懒得动手. 在哪吃的,吃拉些啥滴记不起来拉,当时偶心里高兴倒是真的.回去后各回各家, 当时她咋想的偶不知道, 偶可是心急如焚,心情澎湃着.咱这回带回来的可是好东西呀, 亮出来的话在当时可了不得. 等呀等, 等呀等, 澡洗完拉, 衣服也洗拉, 家里也收拾过拉, 电视也看好一会拉……可阿芳那啥动静也没有,着急呀. 难道她忘拉? 吃饭时她可是说好过来的,偶有礼物等着. “砰砰……”,”开门开门! 查证件拉”,偶习惯性的看拉看表, 刚好十一点,阿芳来拉. “有啥好东西这么神秘?”, “别急, 在房间呢”,”拿出来呀”,”不方便,还是到房里去吧”,”麻烦!”. 大家知道啥叫城中村啥叫握手楼不? 在客厅里看好东西确实不方便. 阿芳不情愿地随偶步入房间, 尽管门窗早已遮盖得严严密密的,偶还是故作神秘尽可能表现出来小心翼翼.”做贼呀?”,阿芳觉得搞笑. “你先闭上眼睛,乖乖的别动”,偶边说着边把礼物取出来. “磴磴磴磴, 芝麻开门出来拉”, 刹那间,阿芳眼睛发呆,脸庞泛红,喉龙咕轳咕轳直咽着口水. 啥玩意这么神奇,您应该想得到吧? 没错拉,是一件露背开档连身黑丝. “你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呵呵”. 半推半就的, 阿芳任由偶摆布. 阿芳穿的少, 三下五除二就被脱光.偶轻轻把她抱起又轻轻放在床上. 再一边美美地欣赏着可人儿一边轻轻地给她穿上这既清爽又性感的全身黑丝袜.望着那修长的大腿,绷得紧紧的腰身,.深圳的夏天好热, 偶滴心更热,血脉喷张,鼻血就快流出来. 虽说当时偶正年轻,可心急吃不上热豆腐,好事情需要多磨,您说对不? 当偶拿捆绑包裹用的布带往还在陶醉中的阿芳身上绑时,她着实吓一跳. “你干什么?!”,”别,别怕…..没事的”……”我只是想把你捆起来而已,这样更美呢”, “你再捆我喊人拉”,偶边捆着阿芳边挣扎着.原来是这样呀,这就叫惊心动魄? 看你想的,真有这么简单就好咯. 事实上是偶扶阿芳坐起来,给她戴上口罩和眼罩,然后慢条斯理地动手将她五花大绑起来.她也想反抗,怎奈手无捉鸡之力, 只好任由偶来宰割.”小宝贝,疼吗?”,”嗯嗯”,阿芳摇头.”那好,你说你是不是我的小骚包?”,”嗯嗯”,阿芳又摇头.”那你是我的小骚货咯?”,”嗯嗯”,阿芳越摇头越是激发起偶滴雄性激素.”哈哈,我来拉”,正当偶要做接下来的事情时, 坏事拉.这不,突然听到门外声响, “砰砰砰……”, “开门开门……”,”查暂住证拉”, 原来是治安员查房来拉,这帮王八蛋,早不来晚不来,就爱深更半夜的来坏偶滴好事. “如果没暂住证被查出来咋办?”,问得好.趁这工夫舒缓一下神经也好.如果没证,人家治安员就会把你”请”到派出所, 然后给电话叫你CALL人带上四百块钱来赎身.什么?你问有没有发票?你晕头拉不是? 那是讲理的地方吗? “拿着!”,人家会打个条,上面明明白白绝无花假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收到某某交来治安费四百大元字样并盖有某某村治安办的番薯印章.”师傅,万一我这一出去又被抓着怎么办?”, “所以叫你拿好知道不? 一个星期内,在本辖区里保你没事.外边被捉的话那就是你自己的事”. 再告诉你, 万一你没找着人的话, 人家公安就会把你当盲流押送到东莞市樟木头镇, 那里有个很大的中转站, 如果到那里再想回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咯. 知道孙志刚不? 一大专生,前两年在广州被当盲流捉起来,还不听话,让人给整死掉. 也因为这件事,全国人大才立法禁止这种不人道之事的.所以早些年人们说起”樟木头”都知道说啥事你现在知道不? 错,不全对.还有是说樟木头的夜生活. 现在捉盲流的事已过时,说起那儿的小姐还在津津乐道中.扯远拉,接着说回正题. “怎么办?怎么办? 好在偶睡的是一米八的大铁床,情急之中赶快把阿芳抱起来连衣服一起塞到床底下,然后偶啥也顾不上穿着三角裤衩就去开门.”丢!哏七内啊!(白话,骂人的,”去你的,这么久才开门”之意)”,“对不起, 我有点不舒服”.”暂住证!”, “好,你等等”, 偶马上回房间取去,谁知这斯不怀好意的跟进来. “这下咋好?”,看着这治安员贼眉鼠眼的,偶心里发毛,万一……真不敢往坏处想. “啊”,不会吧,偶差点喊出声来.是阿芳的红内裤,就在床上.”千万别发现,千万别发现”,偶往床边靠过去,一伸手把那内裤给塞进毛巾被里. “好悬呀”,偶心里砰砰跳着,心脏都快跳出来拉. “这是什么?”,那治安员不怀好意的问偶.晕菜,怕啥来啥,那是放在床头柜上的黑丝外包装.”你的房间怎么会有女人的丝袜? 而且还是……”,”哦,这个……”,偶一时结巴起来……“嘿,快点拉……”,外边的同伙喊着, 这鸟人骂骂咧咧的走出去.上帝保佑,真悬呀我的妈.偶赶紧把大门和房门锁上, 抱阿芳出来时啥心情也没有.帮她解开眼罩和口罩只见她已是满脸泪花, 安慰的话语当时一句也蹦不出来.刚刚解下绳索, 阿芳刷的一下脱掉连身袜甩手一扔,拿着衣服就往外走.”你还没穿……”, 话还没完,阿芳就跑不见拉. 这个夜晚,偶要永远记住.这是偶这些年来在深圳打拼的一个故事,一段情史.偶今天把它写下来,为拉阿芳,为拉我们永久的纪念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