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阚娜-紧缚故事

九月 2, 2010

紧缚,柔嫩如水的肌肤开始清晰地觉察出疼痛。紧缚,如青藤般的绳毫不留情地深深勒入肌肤,甚至难以感觉哪是绳哪是自己的肌肤。紧缚,疼痛,不是来自勒入肌肤的条条道道,而是片和面的压迫对全身的压迫。在他把我紧紧缠住以后,我就处在这样的压迫之中了。丝。丝巾柔软得如情人的手,深情地掩着我的双眼。我的世界只留下一片漆黑,努力想从那黑暗中挣脱出,却第一次感觉到平日里细柔的丝竟也是如此的顽固。偏执而受虐似的喜欢着古典的情结,让我很喜欢丝,并常自谓有着丝一般的细腻和柔软。我有着满满衣柜的真丝旗袍,真丝内衣,真丝睡衣,甚至于真丝袜子。丝质的细柔能让我的情绪变得轻缓和细腻。但这次丝却给我完全不同的感觉。尽管只是薄薄的丝,却把我掩入黑的世界。黑。在很多故事里我偏执地否认自己怕黑,多少次我的文字里是把自己的灵魂独自徘徊在黑暗中,让自己的心在黑色的威严笼罩下写出血淋淋的文字。但是我很清楚,仅仅是这种近乎于凌虐的威严让我拒绝承认害怕黑暗。寂寞黑暗残忍血淋自恋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活着的痛苦,可是当不得不活着的时候,于是开始幼稚地拒绝着害怕他们对灵魂的施虐。痛,痛到极致也就不痛了,我偏执地纠缠着自己的如同受虐狂的想法。欲。现在,我第一次不得不承认害怕黑,不仅仅是因为它威严地再次笼罩了我的一切。而是那种从寂寞黑暗残忍血淋自恋中隐藏的某种欲望,从沉默的坟墓中蠢蠢欲动的欲望。无论是被紧缚的肌肤传来的针刺的疼痛,还是几乎静止的心跳对那无语却威严的黑暗的恐惧,都没有这种渐渐从坟墓中蜿蜒爬出的欲望更清晰地侵入我的脑子。而我原本以为在紧缚和黑暗里我会很快的失去所有的意识。于是第一次黑让我觉得害怕的不是因为本身的威严,而是隐藏的在黑色背后的欲望。恐惧。我想尖叫,平日玲珑的舌却被另一块丝巾勒入嘴的深处。牙齿咬着柔滑的好像是果冻般的丝的质,才发觉里面渗入了自己的香津。丝再次变化了自己的本质,变得柔情得像是情人充满欲望的舌尖,纠缠着我的舌,野蛮的充斥着我的口。整个嘴被丝巾紧紧裹住,脸颊的紧缚,下巴的紧缚。整个头的紧缠,好紧好紧,严严密密,怎么摇动也不能松开半分。但是我却没有窒息的感觉,我应该感到庆幸的时候我却开始极度的恐惧起来,因为我还能活着。容器。纤弱的上身与纤细的胳膊被绳如同藤一般紧缠在一起,双腿分别缠紧后并拢再紧紧缠住。我浑身僵硬地坐在床上,似乎只有身躯末端的脚趾还可以动动。身体如同身置一个巨大的容器里,被压迫,被紧迫,浑身的表面都处于紧压之中。我好不怀疑自己会在这个紧箍的容器里面变成异样的形状。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开始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被绳和丝巾紧缠着,浑身好像都有依托。无论是紧张还是放松,能留给我身躯的自由就这么一点点。我甚至完全体会不出是疼痛约束我的身体,而是一种沉浸在紧紧的包裹,就象小时候梦想在父亲宽厚有力的怀中,或是重回在母亲黑暗温暖的子宫中。我的心开始如潮水一般被这种感觉拍打着,本咬紧的丝巾似乎也变成了情人充斥着欲望的亲吻,纠缠着我本应该痛苦的舌。那种欲望终于从诅咒的坟墓中爬出,挟带充满温暖的感觉侵入我的脑海。我的灵魂甚至愿意在这种温暖中睡去,将我的一切交付我的外壳,那是一种完全的放松,完全的依赖,完全的忘却。然而,他在旁边,一个想要主宰我一切的男人,一个刚极兴奋地完成对我的紧缠,显然还想得到更多的男人。黑暗中,我甚至能想象到他俯视我的目光,和充满了兴奋的粗重的喘息。这种想象中,我无法平静我的呼吸。呼吸牵动到紧迫的束缚,引起身体受到更大的压迫。这才第一次觉察到被紧缚的羞耻,我试图挣扎,试图阻止他的触摸,试图阻止他的侵犯,试图对他叫喊"不要"。但是,紧紧的包裹封闭,那是从来没有过的无助,不能翻身躲避他的手,甚至不能说出一个完整的字。我如虫一般蠕动着自己的躯体,绳和丝巾越来越紧的重新占据了自己的意识。我的意念在躯体里如高速公路上的车一般奔突着;我的神经在脑子里像被一个个释放的气球一样抽缩着;我的声音在心里仿佛天空暴雷般的轰鸣着。但是无论怎样的挣扎,我只能直直地卧着。不可否认,疼痛的刺激使紧紧的缠身更加紧迫,更加令我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我才知道其实现在我的肉体和灵魂都成为别人控制下的奴隶。绳和丝巾仿佛不是勒入柔嫩的肌肤,而是侵入了我的所有的身体的感觉。又是一种几乎无法抗拒的威严,几乎开始极其难以抗拒地引诱着那关于痛的偏执。极度无助的紧缚,肉体和灵魂都在逐渐在紧缚的控制之下。我最终不得不放弃对自己身体和灵魂的支配,在紧紧的束缚下无法逃离的放纵。就好像我屈服于疼痛之后,就变得不再疼痛了。蒙着眼睛的丝巾被摘了下来,我缓慢地睁开眼睛,适应起室内的光线。低着头才发现异样,紧缚之下的自己的腿脚。薄如蝉翼的肉色丝袜,柔化了腿脚的曲线和皮肤,白皙的皮肤仿佛发出了玉石般的晕光。暗红色的软绳,在膝盖下和脚踝各紧缚了数圈。最特别的是脚上,紧紧并拢的双脚,缚出美丽的形状。绳在并拢的脚趾上缠绕,象一朵蟹菊,中心在脚趾根部中间,左右开了六瓣,一边次第包围着大脚趾,二脚趾,直至小脚趾;另一边由了大脚趾往下绕。这朵菊花将我脚的前半部紧紧包围。绳子再绕过后跟,牢牢连到脚踝的绳子上。加了一根细细的钢条,将脚和腿绷直。我的脚,脚趾往上翘,脚背往下绷,呈现出紧张而又美妙的曲线。 曲线和那绳所勾勒的线条让我的眼睛很有点旋晕的感觉。他是个很奇怪的人。尽管就恋人之间而言似乎对他全部我已经没有不熟悉的。但是我还是很诧异他很奇怪的,这种至少在我的道德观念里显得很奇怪的嗜好。我不知道这美丽的形状是怎么缚出来的,却很清楚那不会是一次偶尔的冲动就可以做到的。双脚被紧缚着,一动不动地坐着,却脑子里面却逐渐清楚起来。试图动动脚趾,很紧,似乎只可以微微动一点点,甚至我怀疑这样的动弹是不是完全出于自己的错觉。  他挠了我的脚心,我不得不努力弯曲起那双几乎僵硬的双腿,开始后悔答应这种无聊的游戏。我开始回忆这是怎么开始的。他拿着我锁在自己抽屉里的日记,坐在那里。我心里一缩,似乎很清楚接下来将要发生些什么了。"你疯了是么?",他讥笑着看着我。我没有回答,事实上我也没办法回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愚蠢之际的事?两次自杀都没让你死,你不觉得其实你不可能死,在我面前死。",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对自己撒谎,而且是个很大的谎言。我的确死不了。……我轻轻的褪下衣衫。这个时候,我总是会想起一句诗: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来时,绿水人家绕。我骄傲地看着自己丰满坚挺的胸膛,这可不是能用青杏来形容的。我的动作优雅而缓慢,对男人来说女人脱衣其实不是简单到一个动作和赤裸的结果。很早我就懂得其实如何赤裸是一个过程,让男人激动的过程。衣衫,对男人来说是覆盖女人的一块布。对

大多数的女人来说穿着衣衫固然是为了卫生、保护和安全感,但同时也像********足自恋与诱惑异性。倘使纯为了保健与安全,就不必在那么多的衣衫上花这么多工夫了。或是蕾丝、雕花、镂空、透明或半透明,目的在制造一种眩惑,让女人为自己的身体迷恋,让男人神驰想像、兴致勃发。对男人们而言,完全脱光裸露的女性,远不如穿着性感的女人来得性感。威力最大的,是让男人们在一种偷看心理中,满足对那件半透明或全透明布料之内隐约可见的一片晶莹剔透所带来的整体形状想像。男人看到的不是真实的女体,而是自己的欲望。 地上的罗衫如同层层绽开的花瓣,而我亭亭玉立的身体,便是风中挺立的洁白花蕊阚娜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