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自缚上海行 第一篇 结局

九月 2, 2010

第十四章 高潮迭起在何峰的搀扶下,陈虹走进机舱,找到位置“慢慢地”坐了下来。终于可以坐下放松休息,身上所有的装备暂时处于静止状态,陈虹一直紧绷的心情也随之稍微放松了。实在太累了,陈虹躺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闭目休养。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阴道内跳蛋猛地的震动刺激把陈虹弄醒了!怎么回事?又是一震!而且是全身的震动!陈虹睁开双眼,惊奇地四周张望。何峰正坐在陈虹旁边,立即轻轻握住陈虹的小手,笑着说:“放心,没事的。你不必太紧张,飞机已起飞了,刚才的震动只是离开地面的一瞬间造成的,而且飞机在快速上升的过程中还会有多次类似于突然下坠的震动,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很多第一次坐飞机的人都以为这是飞机出故障呢,包括我自己在内。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先休息吧,不用担心飞机的事情,很安全的,到了上海我会叫醒你的。”,趁着陈虹身体虚弱的时候,何峰如果还不会把握机会大献殷勤,他这个营销总监就白当了。陈虹才懒得理飞机起飞的事情呢,她关心的是飞机这样的震动让她体内的跳蛋变得极不安分,也跟着飞机震动的节奏在阴道内跳舞!不行!还是得尽快“解除武装”,否则飞机一直这样震动下去,脆弱的身体如何受得了第二次蹂躏呢?此时陈虹已被上机前的“极度痛苦”(其实只要不被人发现,陈虹的内心中还是觉得挺刺激的!)吓坏了,早把游戏的始作俑者”S”的警告抛到九霄云外,脑中只想着如何尽快脱离困境。当陈虹打开安全带想起身去拿行李时,何峰立即阻止她,解释说:“现在飞机正处于上升阶段,是不允许解开安全带的。你再等一等吧,等飞机平稳了,才可以离开座位的。”晕倒~~~,陈虹真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还要继续接受跳蛋的折磨!幸好飞机震动的次数不多,时间也不长,跳蛋摩擦刺激不是很厉害,总算有惊无险地又度过一次“劫难”,陈虹右手轻拍胸口,长吁一口气,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娇颜如花,巧笑嫣然,让一直注视着她的何峰迷醉了!何峰主动帮忙从行李架中拿下陈虹的行李包递给陈虹,陈虹取出那个“又恨又怕”的精美小首饰箱,看着那个三位数密码,真是无从下手。唉!这种闭上眼睛设置的密码,完全无规律可循,要想在最快时间内打开,对于普通人来说,办法只有两种:第一种纯粹靠运气乱猜乱撞,这个时候你只能求神拜佛问上帝了,今天我的运气好吗?第二种是最笨、最简单、最繁琐、最耗时间但又可能是最正确的办法:从000一直到999全部试一次!殷勤的何峰真是服务到家,问明情况后,装出一个被陈虹突发奇想的无聊念头气得昏倒的夸张样子,逗得美人开心一笑,然后再次主动承担起这个开锁的任务。这一刻,陈虹还真是有些感动呢。小箱子的密码锁是转轮式机械开关锁,于是何峰不想采用那种“最笨”的方法,而用了“聪明人”的方法:听音开锁法。他将耳朵紧贴小箱子,仔细分辨着每一个转轮上不同数字转动时触动开关的微弱声音,试图找到差异性打开密码锁。如果是在非常安静的场合,何峰成功的机会很大,只可惜这是在空中飞行的机舱里,杂音众多很难分辨,何峰试了10分钟实在太吵听不清楚,只好耸耸肩放弃了,但他却向陈虹保证下了飞机找个安静的地方不用5分钟绝对能打开。看着何峰如此卖力地帮忙,陈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加上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看看时间还有1个小时就到上海,于是陈虹同意了下飞机再开锁的做法。出于对陈虹的关心和一点好奇心,何峰拿着小箱子仔细端详,说:“这个箱子做工很精致,箱子里面是什么宝贵东西呀?看你刚才这么紧张的样子。”陈虹妩媚地横了何峰一眼,娇嗔道:“你真是的,没人警告过你吗?女孩子的东西不要乱碰,也不要乱问,这是秘密!把箱子给回我,免得你毛手毛脚弄坏了。”何峰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与陈虹沟通的道具,岂有立即归还的道理。看到陈虹伸手来抢小箱子,何峰坐的位置正好在走道旁,一闪身就跑开了,气得陈虹直嘟小嘴,却又无可奈何。何峰故意摇晃着箱子,听着箱子里面发出的硬物碰撞神声音,一边笑着说:“箱子里的东西不多,好像只有四五件,嗯,其中一件大些,其它应该都是小件,是不是什么耳环、玉坠、戒指之类首饰呀?咦!你,你怎么啦?”,何峰发现陈虹突然变得目瞪口呆,脸上露出惊诧莫名的神情,目光中似乎还有一丝恐惧之色。怎么回事?难道箱子里的东西是易碎品?那她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阻止自己摇动箱子呢?但何峰还是立即停止摇动箱子。哈哈!危机总是在大家自认为很安全的情况下突然降临的。何峰绝对想不到摇摇箱子竟然摇出大问题来了,这次陈虹又碰上麻烦了!原本陈虹故作生气地望着何峰,突然阴道内猛地又震动起来!怎么回事?飞机很平稳呀?陈虹不敢相信,试着挪动一下身子,阴道内的震动依然存在,而且是连续地强烈震动!天哪!这,这……,这怎么可能?跳蛋竟然启动了?这一瞬间,陈虹惊呆了!三个不同频率的跳蛋在阴道内肆意地震动着,再次给陈虹带来强烈的快感,而且是不间断的快感!最可悲的是陈虹无法让这种强烈快感停下来!强烈的快感冲击着陈虹的大脑,刚刚平复不久的身体也开始随之躁动起来。不要!不要呀!快点停下来呀!怎么办呀?陈虹吓得几乎要哭出来了!怎么会这样的呢?对了,一定是何峰刚才摇动小箱子无意中触动了遥控器开关!何峰呀!这次你可把我害惨了!呜呜……陈虹想哭却又不敢哭,真是痛苦万分!既然已知道谁是罪魁祸首,陈虹立即怒目瞪着何峰,娇嗔道:“箱子马上给回我!”。何峰暗叫不妙,虽不知问题出在那里,但估计跟小箱子有关系,连忙将小箱子递给陈虹。陈虹接过箱子,也不知该怎样处理,便故意生气地背过身子,不再理会何峰。实际上她也担心被何峰发现自己处于如此狼狈不堪的困境中。老天爷呀!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呀?怎么会这样巧的?箱子摇几下居然碰到按键启动了跳蛋?怎么办??……陈虹心乱如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偏偏现在又是在众目睽睽的飞机上,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何峰,怎么办才好呀???陈虹也很想用力摇动小箱子,希望能碰巧将遥控器关掉,但是这样做又如何向何峰解释?何峰现在可能还在为摇动箱子的事情内疚呢。怎么办呀????何峰走回座位,轻拍陈虹香肩,柔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陈虹打断何峰说话,又拨开他的手,嗔道:“别碰我!我,我不大舒服。”。看到陈虹凄美幽怨的眼神,何峰也无话可说了。陈虹其实是有苦说不出,在跳蛋的强烈震动下,陈虹的身体也随之微微颤抖,如果与陈虹发生身体接触,够细心的话就有可能感觉到陈虹身体的异样震动。陈虹眉头紧蹙,通过双脚有节奏地敲击地板来掩盖跳蛋可能出现的震动蔓延,避免被两旁的人发现自己身体内的震动,特别是不能让何峰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坚持了一会,陈虹感觉到乳头、阴唇、

阴蒂都被刺激得充血发胀,变得更加敏感,她真的很想叫出声来。不行!这样下去,迟早要给何峰看出问题,陈虹可不想再次发生众目睽睽之下达到性高潮的羞人场面。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陈虹只有去洗手间了。陈虹强忍着下体快感刺激,拿着小箱子站起身走去最近的洗手间。老天似乎有意跟陈虹作对,洗手间满座而且还有人在等待,陈虹只好再走去机尾的洗手间,依然满座,但幸好无人排队。快点!快点!陈虹全身微微颤抖,额头已见到轻微的汗珠,只觉得阴道内的跳蛋似乎越来越不规矩,震动得更厉害了!下体再次泛滥成灾了!这一分钟的等待对于陈虹来说,就好像经历了一个昼夜般,极为难熬!一进入洗手间了,陈虹立即将刚才向乘务员要来的毛巾塞进嘴里,低声呻吟起来!呜呜呜!!天哪!实在太刺激了!必须尽快终止这种难以忍受的“痛快”!陈虹用力不断摇晃小箱子,希望能撞上遥控器按键,终止遥控跳蛋对自己的蹂躏。摇了几分钟,突然觉得跳蛋震动似乎变弱了。嗯?可能停了吗?陈虹停止摇动箱子,闭上眼睛,感受着跳蛋的变化。好像是慢慢没有震动了。总算结束了!陈虹松了一口气,取出口中的毛巾,双脚一软,坐在马桶上娇喘不已。啊!陈虹惊叫一声!不知何故,跳蛋再次猛烈震动起来!跳蛋刚才不是已经停下来了吗?怎么可能又启动呢?啊!我的妈呀!呜呜呜~~~!陈虹这次可是真的被跳蛋的继续震动吓哭了!刚刚几乎接近高潮的敏感身体再次被挑拨得兴奋起来,陈虹紧咬下唇,强忍着快感与泪水,继续用力摇动小箱子,过了一会,跳蛋果然停了!陈虹停止摇动,还是不敢相信跳蛋真地停了,等了10秒左右,跳蛋再次振动!陈虹的希望再次落空!陈虹闭上眼睛,眼角上挂着晶莹的泪珠,静静感受着阴道内跳蛋的“肆意蹂躏”,她已经再也没有足够的信心来对抗了!此时,陈虹感到心力交瘁,心中产生了很强烈的无助感,唯有默默承受着,默默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来吧!来吧!快!快要飞了!……嗯?怎么停了?!就在陈虹即将达到高潮的前一刻,跳蛋竟然停了!让陈虹如火的热情犹如被泼了一盘冷水,极为难受!可恶!可恶!可恶的跳蛋!为什么偏偏在最紧要关头停止震动呢?陈虹真的很恼火!哈哈!想想也觉得好笑,陈虹由一开始对跳蛋深恶痛绝,现在却变成希望跳蛋能继续“蹂躏”下去,这是否也是一种SM游戏心态的表现呢?过了一会,跳蛋又开始震动,大概过了1分钟又停,10秒后又开始,周而复始,陈虹的身体也随着时而兴奋不已,时而偃旗息鼓,想停又停不了,想要又要不到,总是无法让陈虹达到最高潮,反而把她折磨得疲惫不堪,精力消耗殆尽。遥控跳蛋的这种“特殊蹂躏”方式似乎比刚才的狂风骤雨震动式还要磨人,让你欲罢不能。不行!这样下去迟早要被跳蛋弄得虚脱的!陈虹唯有自力更生了。解开皮衣扣子,陈虹将左手伸进毛衣内,抚摸着尖挺的乳房,扭捏拉扯娇嫩敏感的乳头。右手也同时抚摸下体,发现内裤早已湿透,大腿内侧也是湿漉漉一片,陈虹用力拉动顶压着下体的绳结,制造强烈刺激。乳房刺激、阴道外绳结刺激和阴道内跳蛋震动等三重刺激一起狂冲,让陈虹在又经历了两次强烈跳蛋震动后终于达到了今天的第二次高潮!“小姐!小姐!麻烦你快一点!”,洗手间门外有位男人出声催促了。估计是陈虹在里面呆的时间太长,外面的人等不及了。陈虹清醒过来,勉强应了一声。高潮过后的身体变得酸软无力,有点像虚脱的不舒服感觉,阴道内的跳蛋还在间歇地震动着,但已无法给陈虹带来快感,而是不知何时才能终止的痛苦。到底怎么办呢?如果无法停止跳蛋震动,可能十几二十分钟后陈虹就要再经历一次痛苦的性高潮,直至虚脱昏迷为止。陈虹拿起小箱子,继续着简单枯燥的摇箱子游戏,看看能否再次中奖。嗯?可能是又碰到了遥控器按键,跳蛋的震动发生了变化,但不是停止,而是变成了另一种震动方式:慢慢由弱变强,持续一会再突然停止,又开始慢慢由弱变强,反复循环。这种振动模式中间没有停止休息的时间,而且让身受者很明确地知道震动会越来越强烈,这种振动预期如果与心理预期形成一致,将比刚才可以休息10秒钟的震动方式更刺激,更容易达到高潮!但是对于陈虹现在的身体状态来说,这种振动模式只是另一场更快速、更猛烈的灾难!陈虹噙着泪水,继续摇动着小箱子,敏感的身体又开始跟随着跳蛋的震动,不受控制地逐渐兴奋起来。老天爷呀!拜托了!赶快停下来吧!我受不了了!陈虹只有拼命摇着箱子,求神拜佛了!“咚咚咚!”,敲门声又响,一位女声传进来:“小姐,没事吧?我是机舱乘务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怎么办呀?陈虹应付跳蛋已是焦头烂额,现在又被这样催促,更是又急又气,而要命的跳蛋此时正处在最强烈的震动状态,刺激得陈虹禁不住呻吟了几声。陈红知道自己的身体忍受不了多久了,但她也知道乘务员是有钥匙的,如果开门闯进来那就更不得了,只好强忍着逐渐敏感强烈的身体刺激,轻声说道:“小姐,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烦请再等一会!”“没事就好,您的男朋友关心您,让我来问一问。”,女乘务员很客气地回答。原来是何峰在担心自己!陈虹心中有一丝感动,但自己现在红潮满面、春情荡漾的样子又如何出去见人呢?照现在的情况,如果调蛋不能停下来,最多坚持七、八分钟,陈虹就有可能经历今天的第三次“痛苦的性高潮”!问题是,第三次之后呢?第四?第五次?陈虹实在不敢想象,不知何时能终结“如此享受”,唯有继续摇动小箱子,希望奇迹的出现。陈虹的身体继续承受着理智与快感的激烈战斗,只会机械式地摇动着箱子,坚持了六、七分钟,或许是陈虹的虔心终于感动了上苍,就在陈虹身体感到越来越刺激,即将第三次达到性高潮的时候,跳蛋突然停下来了!此时陈虹已被跳蛋震动折磨得有气无力,但她还是不敢相信跳蛋真的停了,只是先停止摇箱子,然后静静地等待着老天的安排。10秒过去了,半分钟也过去了,跳蛋似乎真的停止了!终于解脱了!呜呜呜呜!陈虹顿时大哭起来!——————————————————————————–第十五章 平安到埠“陈虹!陈虹!你怎么啦?”,不好!门外竟然是何峰的声音。陈虹赶紧停止哭泣,思索着如何向何峰做出合理解释。原来是陈虹的哭声大了一些,惊动了一直留意着她的乘务员,乘务员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又不好询问,便立即通知何峰。何峰原本就很奇怪陈虹为什么进洗手间一呆就是差不多半小时,现在还不知何故大哭起来,也有些担心了。陈虹深呼吸几次,调整好情绪,轻声说:“阿峰,我没事,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没事的!您先回座位吧,我马上就出来。”当陈虹整理好衣装仪容走出来时,何峰还在洗手间门外等着呢。陈虹微微一笑,说:“多谢关心,我没事了,第一次坐飞机,身体不舒服不习惯。”,何峰虽然心中有些奇怪,但陈虹既然不说,他也没理由追问下去。两人回到座位上,陈虹

看了看时间,还有40分钟才能下飞机,稳妥起见,还是尝试密码开锁吧。陈虹从000开始试,试到050时,已花了4分钟时间,照这种测试速度,最多一个半小时应该可以查出密码。突然,飞机猛地一震动,陈虹由于刚才忘记系好腰间的安全带,导致身体也跳了起来,然后再跌坐在位置上。强烈震动中,陈虹感觉到下体再次传来异常强烈的快感刺激,禁不住惊叫一声!而手中小箱子因震动一时抓不住,掉在地上!不要!!!千万不要触动开关了!陈虹感觉到引导内的跳蛋似乎有些震动,再次吓得花容失色!千万不要呀!!!不要再震动啦!这才是陈虹最担心的事情!陈虹立即俯下身子准备去捡座位底下的小箱子,却发现在绳索紧缚状态下的身体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很难弯身,伸手差一点才够着座位下的小箱子,反而在弯腰俯身伸手时再次接受了紧缚下全身敏感地带的强烈快感冲击。此时飞机因为遇上强气流依然在不断跳动着,使得陈虹一时无法分辨出阴道内跳蛋的跳动是因为飞机震动还是因为遥控器已经启动。正在左右为难之际,箱子却被另一只手拿走了!陈虹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何峰。何峰一直在留意陈虹的举动,自然出手帮忙了。陈虹松了一口气,接过小箱子,微笑着对何峰说:“谢谢您!”。此时飞机的震动已经停止,陈虹也感觉到跳蛋并未启动,刚才只是飞机晃动带动跳蛋震动造成的一场虚惊。何峰望着陈虹娇艳如花的容颜,温柔地说:“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多休息一会,我来帮你试密码吧,你也应该给我一个补过的机会呀。”陈虹想了想,笑道:“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你要保证不准偷看箱子里的东西哦!”已被跳蛋蹂躏得接近极限的身体终于可以休息了,陈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她一时忘了身体的多重约束,这个动作带来的又是一阵快感),深呼吸几口气,闭目养神。飞机慢慢开始降落,期间虽有一些晃动,但已不会给陈虹带来多大的影响,终于平安到达上海!当陈虹醒过来时,何峰还在尝试着密码,已经试到650了,依然没能打开箱子。陈虹笑着说:“唉!运气真不好,早知道从999开始倒着试就好了!”。何峰马上停止测试,笑着说:“现在开始倒着试也可以呀,是正数还是倒数,你来决定,说不定密码就是999呢。”陈虹妩媚地横了何峰一眼,娇嗔道:“我才不管呢,反正现在下飞机了,你答应过我下了飞机就帮我打开的!可不许反悔呀!”两人下了飞机,何峰走到角落僻静处,试着听音开锁,果然不到3分钟,箱子打开了。一看密码,竟然是996!对于如此差的运气,何峰与陈虹两人唯有相对苦笑。接过小箱子,陈虹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解脱了!陈虹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放松的心情、疲惫的身体、2小时惊心动魄的SM历程,加上敏感地带依然保持的丝丝刺激,所有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此时她才是真正感觉到身体的虚弱与无力,然而内心却是另外一番滋味。回想起被跳蛋、乳头锁、缚体棉绳等蹂躏折磨了2个小时的经过,陈虹还真是心有余悸,如果阴道内跳蛋一直不停地震动下去,自己脆弱的身体一定会崩溃,势必被何峰发现自己的秘密,那后果,唉!真是不堪设想啊!!那种害怕被人发现的强烈羞耻心,伴随着潮涌般不断的快感刺激,创造了多次接近疯狂的性高潮,各种感觉交汇一起,带给陈虹前所未有的体验与冲击,至今她还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够安全度过。感谢上帝!感谢菩萨!感谢老天爷!终于让我安全度过这次劫难!对于这次SM经历表面上看陈虹是又怕又恨,但内心深处陈虹知道还有另一个声音,是对这种强烈的SM刺激的一丝期待和一丝欲望。这个可恶的“S”,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陈虹不禁浮想联翩。《尘封的记忆》第一篇:《自缚上海行》后记:对于陈虹自缚坐飞机去上海而言,写到这里,故事应该也算告一段落。以后陈虹还将在上海经历更多的SM刺激,本人计划将另起炉灶接着写下去,在此先预告一下。神秘的“S”到底是谁?是严明、王昊,或者王昊大哥,或者何峰的同伙?还是尚未正式介绍的某人呢?(其实S的言行在文中早就出现了,细心的读者不妨找找看。)“S”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他在陈虹身上花了这么多心思,难道只是这样一个单纯的SM游戏吗?不会这么简单吧?陈虹在上海还要接受怎样的考验?她是否真的运气非常好,真的不怕出现意外吗?会有什么意外?结局又如何呢?(其实意外是必然要发生的!可怜的陈虹小姐!唉……)陈虹最终花落谁家呢?是S?何峰?严明?王昊兄弟?这些已经出场的男配角,还有前文中偷偷跟踪陈虹的两个人,都是什么身份呢?种种悬念,都将在后续情节中展开,直至陈虹回到广州,整个SM故事才算真正结束。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