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美女赵慧受难记

九月 2, 2010

美女受难记(一) 昏暗的路灯泛出无力的光线,好像是马上要睡着却又强撑着的眼睛,随时可能闭上。 赵慧拖着疲惫的身子,推着自行车艰难地向家走去。从衣着上看,不难猜出赵慧是在饭店里做服务员的,批肩的长发,一身女士西服,红色的蝴蝶结扎再领口,黑色高跟鞋,透出里面的肉色丝袜。 有句话说的实在是太绝了,“人要是倒霉的话,喝口水也能噎着”。 就在前不久,赵慧还是K市某知名服装设计公司的白领,每个月有着颇不错的收入,而且爱情方面她也有了自己的归属,老公就是这家公司的策划部经理,人长得又高又帅,同事们都说他们是郎才女貌。说到女貌,还真不是吹的,赵慧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大美女,见过韩国美女宋慧乔吗?赵慧长得可是和她有九分相像,另外一分则是属于赵慧自己的,所特有的,要不然世界上不是又要多了一个宋慧乔了? 可是世事无常,就在一夜之间,这家服装设计公司因为卷入了一场官司,遭遇了败诉,老板卷钱逃走了,公司也就破产了,赵慧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就失业了。郁闷了几天,正当赵慧打算重新开始的时候,另一个晴空霹雳在她头上炸响:她最亲爱的老公,带着她们一起工作了五六年,辛辛苦苦攒下的积蓄——消失了。这个打击当时差点没让赵慧昏厥过去。自小她就是个苦命的孩子,父亲去世的早,母女俩相依为命,赵慧18岁那年,慈母也与世常辞了。赵慧从此自力更生,逐渐成为一个坚强的姑娘,终于闯拼到了现在,而又顷刻间一切化为乌有。 她曾经埋怨老天对她不公,可是坚强的她明白,一味的抱怨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要重新开始,一切从头开始。然而一时半会找到对口的工作不太可能,赵慧明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温饱问题,于是她在离家不是太远的地方,在一家饭店里当服务员,每天一边工作,一边留意报纸,杂志上的对口自己服装方面的工作。 饭店的工作是累的,每天起早贪黑的,可至少可以解决吃饭问题,再说赵慧以前也是做过这个的,所以她觉得也不是太苦,只是习惯了白领生活太久,一时半会还不太适应。这不,饭店今晚生意特别好,所以赵慧下班较以往晚了点,。 刚推到自行车,赵慧发现老天又给她开了个玩笑,自行车的车胎是扁的,这么晚了,修车铺的师傅是不会这么敬业的,看来今晚只能推着回家了…… 穿过闹市区,走进小区排排楼房形成的巷口,赵慧就快要到家了。小区的安静与闹市的喧哗形成鲜明的对此。很多人家已经睡了。 赵慧把自行车放在车棚里,刚想弯腰把车锁上,突然背后伸出一只手,紧接着口鼻上一紧,一块满是药水味的毛巾捂了过来,赵慧条件反射的想用手把毛巾移开,可是这只手实在是太有力了,而且自己的身体也紧紧地被那人箍住,几乎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赵慧直跺脚,那人的力气却一点也不见小,慌乱中赵慧的一只高跟鞋从脚上掉了下来,露出了穿着肉色短丝袜的脚,不过她仍然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脚依然在地上乱蹬。终于,赵慧猛吸了一口气,浓烈的药水味直钻鼻孔,意识一阵模糊,她昏过去了。这时只见那人一个弯身,将昏迷了的赵慧扛在肩上,快步走向一辆停在不远处的面包车。车上有人把门打开,那人把赵慧放到车上,然后自己也上了车。 “快,开车!”车上有个人低声说。 “等等!”突然刚才那人打开车门跳了下去,跑到刚才迷昏赵慧的地方,从地上捡起刚才她踢掉的那只高跟鞋,又跑到车上。 “快点开车!” 车子油门一响,匆匆地拐到了公路上,然后一加油门,渐渐消失在昏暗路灯的尽头。 (二) 农村一个大门紧闭的瓦房里,三男一女正围在一个昏迷的姑娘旁边讨论着。 “明叔,这丫头片子长得真俊,咱第一次出手就弄到这样的货,一定能卖个好价钱!明叔,您老好眼力啊!” “你叔我出马,那还有走眼?我可是跟了她好几天的,咱把她弄来,一时半会是不会让人发现的。她家没人报警的。”然后明叔把赵慧的经历大致说了一下。 “明叔,咱这样对这个苦命的姑娘,良心过得去吗?” “哎,我说阿成啊,咱这不是帮她解脱吗?帮她找个好人家,可比她现在强多了。咱们既然上了这条船,就下不去了。老婆子,你快去找几根绳子过来,这女娃快醒了,她要是乱闹,我们可就麻烦了!” 女人应声拿来几捆麻绳,明叔接过将赵慧翻了个身,双手背后交叉在一起,然后抽出一条绳子先是横着绑了四五道收紧,紧接着竖着缠了几道,防止绳子被挣脱滑落,最后打了个水手节,这样除非是用刀子把绳子割断,或是别人帮助解开,否则是无论如何也挣不开的。明叔自己也是头一次做这种买卖,所以为了预防万一,不得不对赵慧进行绝对固定。明叔又抽出一根麻绳,搭在她的胸口上面,然后穿过腋下在胳膊上绕了几圈,在背后打了个绳节,再将剩余的绳子绕到胸口下方,打结后与上面的绳索绑在一起,这样她的胳膊就不能做出很大的动作来,而且胸部在绳子的压迫下,变得异常挺拔。再说赵慧可是个大美女,被绑成这样,无论是明叔自己,还是他的两个侄子—阿成、阿虎,内心无不汹涌澎湃。接下来轮到捆绑腿脚了,明叔把赵慧脚上剩下的那只黑色高跟鞋脱了下来,这时两只绝美的丝袜美脚展现在众人面前:先说那丝袜,颜色完美的与皮肤颜色相同,穿在赵慧长短均匀的脚上,让人忍不住地想摸几把。明叔抬起赵慧的双脚,故意在诱人的脚尖处捏了两下,然后用一根麻绳在她的膝盖处横着绑了几圈,然后依法炮制地竖着绑了几道,这样即使不把脚绑上,也无法迈开大步子,更何况这是明叔他们第一次做这买卖,他们一定要做到百分百保险,明叔还是拿了一根麻绳,在赵慧的脚踝上横竖绑了好多道,这样她就彻底不能动了。为了不至于赵慧被绑的太辛苦,明叔搬来了一把带靠背的椅子,把她抱起来放在椅子上,然后又用一根绳子将赵慧的上半身与靠背牢牢的绑在一起,就连脚也被绑在了椅子腿上,这下赵慧身体部位唯一能活动的部位只有头了。 “对了,差点忘了,嘴还没堵起来呢,老婆子,快去,找块毛巾,再把你治腰疼的膏药拿来。” 明婶倒也手脚利落,没多大会就找来一条白毛巾,这是她买来打算当洗脸布的,还没开始用呢。还有一张巴掌大的膏药,这膏药粘性可了得,只要是贴上去,揭下来的时候,要是不用热水泡一下,估计得掉层皮。 明叔拿过毛巾,一只手捏住赵慧的嘴,另一只手把毛巾塞了进去,当毛巾被全部塞入赵慧的嘴里时,她美丽的脸蛋已经被撑得鼓鼓的了。虽然不太舍得,但是明叔还是把这张膏药贴在了赵慧的嘴上,然后在四周用手抚平,毕竟小心使得万年船,更何况他们才是第一次做这个。 “叔,估计你那药放多了,她怎么现在还不醒呢?”阿虎说。 “可能是吧,不然事情怎么会这么顺利呢。咱先不问她醒不醒,那药不会毒死人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再找几个妮子来,外地老板一次定了好几个呢!” “天都快亮了,老头子歇会吧,成子,虎子,你们也回去歇会吧,这有我和你叔呢!” “哎,嫂子,那我们先回

去了,记的开我们工资就行了,哈哈哈哈哈哈……” 明婶扭了一下阿虎的胳膊,两人笑着回家了。(三) 话说赵慧终于醒了过来,不过头还是昏沉沉的,觉得嘴里很干,想喝点水,刚想用手支撑起身子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一动也不能动,于是下意识地想活动一下手,最后发现自己被牢牢地绑在了椅子上。她这才想起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被绑架了。赵慧试着想活动一下身子,却发现自己除了能晃动一下头外,身体其它部位就好像和椅子长到了一起。她感觉自己的脚凉凉的,活动了几下脚趾,能感觉到的只是丝袜套在脚上,高跟鞋不知道被脱到哪里去了。赵慧这才想到要呼救,可声音被堵在喉咙里,最后只化成了“呜呜呜…”的声音,此时赵慧既害怕又绝望,自己现在这个处境,能有谁能来就自己呢?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