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缚美传 把美女绑回家

九月 2, 2010

深夜,一辆高档豪华轿车停在了一栋别墅的门前,不一会,从车上走下一名20多岁的英俊男子,他往四周看了一下,踱到车尾打开尾箱盖,从里面小心的抱出一个布袋,布袋口被绳子扎紧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不时地发出“呜呜”的声音,男子抱着布袋,快速的走到别墅门前,用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好了,小宝贝,我们到家了。”  男子说着把布袋口解开,里面竟然是一名20岁左右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如黑色瀑布一般的披肩长发,标准的鹅蛋脸,一双美目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一条红色的丝巾把她的小嘴缠得严严实实,只能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低胸紧身连衣超短裙,密密麻麻的绳索在丰满的胸前形成一个网状,双峰在根部被紧紧缠绕,显得异常挺拔,似乎随时会破衣而出,在腹部有一个绳结,分出三股绳子分别从腰的两侧和阴部绕向背部,绳索勒着的蕾丝内裤若隐若现。  她的双手被拉到身后成“W”型,手肘以下用绳索紧紧捆在一起,在手腕处引出一条绳子将双手吊向颈部和前胸,系在双峰根部,只要略作挣扎,双峰就会被向后提起,而另一股绳子从手腕处勒着阴部和前面腹部的绳结连结,所以如果想让双峰好受些,就必须……  女子修长的一双美腿上穿着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被绳索从大腿根部起到脚踝一圈一圈的紧紧地缚在一起,在两腿中间打一个绳结,这样可以让绳子不容易滑脱,另外在膝盖和脚腕处还专门缠绕固定,保证万无一失。  这样紧密得缚法用于绑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女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呢?连被缚的美女自己也有点纳闷。  “呜呜……”  “好了,你现在可以开口说话了。”  男子把红丝带解开,然后把一团丝巾从美女的嘴里掏出来,美女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问:“你为什么要绑架我?”  “呵呵,这个原因有很多,不过我喜欢看着大美女被绑着的样子~~”  “你这……变态!……你想怎么样?”  “嘿嘿,一个大美女躺在我面前,你说我还能怎么样?”  “你!……”美女面露氲色,但很快恢复了平静。  “怪不得最近听说一些美女莫名其妙的失踪,这么说都是你干的了?”  “不错,不过只是请她们过来……象你这样,呵呵,玩玩,没有伤害她们一根头发。”  “你把她们关在哪里?”  “很快你就可以见到她们了,呵呵呵~~”  美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男子看见了,笑了起来:“我们的戏就演到这吧,陈梦娇警官,不然我整天呵呵呵的象个傻子一样。”  这一句话让美女的脸色骤变,刷的一下阴沉下来,赶紧加快了背后手中刀片的摩擦速度,这是她一开始就攥在手心里的,准备等这色狼把自己带到被绑架美女的藏身之处再割断绳索将他捉拿归案,没想到居然被识破了,而且好像是早有准备似的。  手心已经磨出了汗,但是绳索仍然纹丝不动,陈梦娇有些慌了,难道这条绳子被做了什么手脚?  “我的大美女,别浪费力气了,我早知道你带了刀片之类的小玩意,所以专门用特制的‘缚柳金丝’拧成的绳子来捆你,这种绳子坚韧无比,任何利器都割不开,要想挣脱,只能把绳子解开,不过以你现在的情况看,能挣脱的可能性嘛……(当然是0了呵呵)”  “你!……你这个……”  话还没说完,男子已经把身体靠了过来,脸往前凑到几乎要碰到她性感的小嘴唇。  “从这么近看你还真美……”  男子的气呼到了梦娇的脸上,她的鼻子被男人的气息所充满,她也是第一次那么清楚地看着男子的面容:棱角分明的脸盘,两竖剑眉和高挺的鼻梁,最令人难以抗拒的是那对炯炯有神目光炽烈的眼睛,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大帅哥。  目光对视了一下,梦娇的脸颊红了,想往后靠来逃避男子越来越近的脸,无奈已经被男子抱在怀中,  “你,你想干什么?”梦娇拼命挣扎,“快放开我,不然……”  不然还能怎么样,也不能怎么样。  “知道我怎么识破你的吗?”男子轻声说道。  “不可能,每个细节我都注意了,应该没露出什么破绽的,怎么会?……”  “呵呵,你的确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只是我事先已经看过了你的照片,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一直想把你捆到手呢,而之前我抓的那几个美女,只不过是为了引你这位警界第一美女出来的诱饵,从一开始,我的目标就是你啊,其她的人我不感兴趣,抓回来绑玩一番就放了。”  “什么?你什么时候放的?”  “就在昨天在酒吧遇到你之后,我回来就把她们全放了,因为我的目标——你已经出现了。不过放心,来的时候她们和你一样都是被迷晕了绑来的,根本不知道这是哪,所以你别指望警方能根据她们提供的线索找到我。”  “你跑不掉的,快把我放了,不然我的同事来了对你不客气!”  “哦,刚想起一件事,刚才你昏迷的时候在你身上发现了这个,好像是追踪器之类的东西,可惜啊,不小心被我老早弄坏了。”  “啊?你!……”眼看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而且那个追踪器她是放在了身体的某个隐秘部位旁,这样都被他搜出来,那就表示他已经……  想到这里梦娇不禁面红耳赤,喊着:“你这个不要脸的色狼,你这个……”  这次“这个”也是没说完,小嘴里就被男子以极快的速度用原来那条丝巾塞满了,然后外面又被另一条丝巾缠了几圈,完全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呜……呜……呜!……”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