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秘戏柔美旗袍女烈美眉

九月 2, 2010

今天下班到麦当劳用过餐后,我们来到了经常游戏的地方。 我说:“我们今天玩一个审讯女烈的游戏,好吗?” 她说:“那太好了,我很想演女烈。” 她关上房门后就把新买的旗袍穿了起来,这件旗袍确实很动人心弦,我心中阵阵的激动,体内立即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就把她五花大绑捆了起来,摘下她的发卡。顿时,她一头浓密的黑发披散下来,被捆绑的旗袍包裹着丰满的身躯,凸起的双乳把旗袍挺的鼓鼓的,柔美的曲线暴露在我的眼前,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毫不畏惧的表情,真是活脱脱的女烈模特。 我一把抱起她紧紧的揽入怀中,让她那一双软玉紧紧的贴在我身上,感觉浑身舒服极了。我悄声对她说,若能把你捆绑起来审讯一定会很漂亮的,要试试吗?她点了点头答应了我的要求,走进里屋的写字台前,我把包中准备好的麻绳、脚镣、皮鞭、夹子、针、蜡烛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上。学着电影里的样子慢慢的捆绑她,她非常配合。我先把绳子搭在她肩上沿两臂往下绕至手腕处,打上结,再往上提起穿过后勃子的活结又往下拉紧,再腰上分叉往臂上绕圈子后又沿肩上往前胸处打个结实的大叉往回再后背捆绑紧,这样一来,她由于双手被捆绑且往上拉紧,整个人都变得抬头挺胸的,丰满的胸襟更是坚挺的,我要她学着刘胡兰的样子走了几圈,看着她抬头挺胸的样子还真有点烈女的气质。“走!”我低吼一声,猛推她一把, 她踉踉跄跄进了里屋。 “不要碰我!” 说完,她一昂头,一付大义凛然的样子。 这时,我走上前去,拿下了她口中的手帕。 “为什么抓我。”她说。 “这不是抓,而是请。”我说。 “请?” “是的。不这样请,你能来吗?” 这时,我顿了顿,说:“既然来了,就把你知道的情况说一说。” “那是我们组织的秘密,不能告诉你。” “真的不说?” 她理都不理我,把头扭向一边。 “你不说,你不想想后果?” 她还是不理我。 “你看看桌上是什么?” “哼!”她这才回过头,轻蔑地看一眼桌上的刑具。 “难道你想吃这份苦吗?” “随便!”她说。 “你这么年轻又很漂亮,不要遭这份罪吧!” “废话少说,你想干嘛就来吧!” “你究竟说不说?”我故意恶狠狠地说。 “想要我说出我们的秘密,你休想!”她瞪起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说。 “好吧,不要一会儿,你肯定向我低头!”这时,我扯开了她旗袍的大襟,露出了里面圆润而坚挺的乳房。 “畜生!”她挣扎着。 我又脱下她的旗袍和衬裙,这样,她就光着脚只穿着性感的镂空的内裤。 接着,我把脚镣锁上她的脚踝。 真是一双好美的腿和脚啊!我从心里说。 说实在的,亚洲的女孩腿和臀部的缺陷较为明显:小腿短而粗、臀部扁而平,不具美感。 而站在我面前的女孩,腿部细而长,还有点肌肉,还有那微微翘起的屁股,真是老天爷偏心,给她这么好的身段。看来她也参加过体育锻炼。 “流氓!我就不说!”她的低沉有力的话语,打断了我的遐想,又让我进入了角色。 “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我就把她推倒在床上,迅速扒下她的内裤。 说真的,我早就按奈不住欲火,这么美丽而可爱的女孩,不和她那样做,不是傻瓜蛋么! “你要做什么?不要,不要!” 哼,嘴上说不要,可她那里已……! “啊——-!啊——!”她大力的喘息着,拼命咬着嘴唇,头在床上使劲儿扭动着。 “你这个流氓,无赖” “畜生,啊——-!” 她的这些女烈受刑时惯用的骂语,更加强烈地刺激了我的性本能。 “还嘴硬,你到底说不说!” “不说!就是不说!啊—————!”说着,她突然昂起头,圆睁双眼,想用嘴来咬我。 她越是反抗,我越是兴奋。 我用手抓住她的头发,往床上摁,使她咬不到我。 “不说我弄死你” “弄死我也不说!”她喘着粗气说。 我一边说着“台词儿”,一边猛烈地抽插着,她的呻吟声、低声的叫骂声和床体发出的吱呀声,就象美妙的助兴曲,使我陶醉在这激情游戏中。 一股暖流涌进了她那里,也涌进了她的灵魂。 她颤动着。看的出她也在享受着这好似“苦狱”般的,又好似“天使”般的快乐。事后,我把她扶站立起来,提起脚镣上的锁链,将她带到卫生间“紧急处理一下”。(我可不想惹出什么麻烦!) 说心里话:我可能真的爱上她了!她的美丽、她的温柔和她的坚贞,还有她的强烈女烈情结,深深地感染着我,让我心灵深处的SM情结得到彻底地释放! 我又把她带进里屋,她又重现女烈的形象:昂着头、挺着胸、捆绑在身后的双手紧握成拳头,较为沉重的脚镣在她好看的脚后拖着,那双清澈美丽的大眼在两道柳眉下,愤怒地看着我,那一对迷人的乳房随着胸膛而起伏。 太性感了!简直就是影视剧里活脱脱的女烈再现。 这时,我感觉到又一个兴奋高潮即将到来! 我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你究竟说不说!” 她没理睬我,只是用眼看我一下,然后,把头扭向一边。“再不说,我要上刑了!” “来吧,我等着呢!” 我把她被反绑的双手松开,带她到房门边。这时已是上半夜,四周安静极了,只有她光脚下的脚镣发出清脆的金属声:哗啦、哗啦……。 将她的双手重新正面捆上,然后就把她吊在了房门上,我一边问你说不说,随着她的回答不说,我就慢慢地收紧吊绳,直至她的双脚脚尖刚好够着地面为止。 这是的她:双臂高高地被绳索吊起;披散下来的乌黑长发自然地分散两边,一部分搭在乳房上;透过被扯开的衬衫,两只本来就高耸的乳房由于向上的张力;更加迷人而高傲;较为纤细的柔腰也由于腹腔的收缩而更细;两只在秀美长腿下的赤脚由于被迫支起身体的重量而张开了脚趾;一副较重的脚镣扣在它的上面,镣上的锁链铺撒在水泥地上;那双美丽的大眼闪着愤怒的光芒;嘴唇被牙齿向内紧咬着,俨然是宁死不屈的样子。 “你赶快招,快招!” 说着,我拿起了皮鞭。 “啪—!” “啊—!”她闭起双眼,扭动着头颅,忍受着皮鞭在她肌肤上嘶咬: “你打吧,打死我也不说!”她斩钉截铁地说。 “啪—!”“啪—!”“啪—!”我轻摇着皮鞭。(毕竟这只是游戏,打坏了她,我还舍不得呢!但没有一丁点儿的痛苦又不行,这就要掌握好份量。) “你还不说吗?”我又拿起了绳子和夹子,把她的乳房四周沿跟部和后背紧捆起来。顿时,高耸的乳房更加坚挺了,再用夹子夹住乳头。 “啊—!”“啊—!”她摇动着头,竭力挣扎着。 “你这个帝国主义的走狗!啊——!” “你还骂,我让你骂!”我故作恼怒状,用消过毒的针头,戳向那被绳索紧勒着的,又被夹子紧夹着的,已泛起微红的乳房。 我每戳一下,她跟着颤抖一下。 “禽兽!法西斯!”她还继续骂着。 我呢,也继续挥舞着皮鞭抽向她的一双赤脚

。 由于被吊着,她的双脚无处躲藏,只好无助的伸展着,脚镣在皮鞭碰到时发出“叮当”的声响。 这时,我感觉有点儿累了,就停止了对她的拷打,点起了一支烟,一边坐在椅子上吐着烟雾,一边欣赏着被我百般折磨的,坚贞不屈的“女烈”。 “你渴了吗?”我喝了一杯水后对她说并端了一杯水到她跟前。 “滚开!”她厉声地说。 这时我发现:在我调节过的昏暗的灯光下,她近乎赤裸的身体上有微红色的鞭痕,那被捆起高举的双手和她那不屈而高昂的头,那赤着的、被脚镣禁锢着的、美丽却又被鞭打过的双脚,还有那两道炯炯有神而愤怒的目光,真有点象《红色娘子军》中的,被老四鞭打后的吴清华。(但我认为她比那位芭蕾舞演员漂亮多了) “你还嘴硬!来上老虎凳!”(这可是我家祖传的刑具,哈哈,在这儿开个玩笑,因为游戏让诸位看官可能较为残酷,所以调节一下。) 我把她从房门上放下,她已经被自己的汗水淋湿,拿下了绳子、夹子和脚镣,她的身体有点发软,我赶忙将水杯递给她,她一气喝了三大杯,这才恢复了精神。 “过瘾!被拷打的真过瘾。不过,要是真象江姐那样,在渣滓洞刑讯室被吊着,下面用火烤,上面挨着皮鞭,再不给喝水,我想我支撑不了多久,就要昏死过去的。但我还是不会说的!” “那当然,我也没想到你会比我想的更坚强!”我由衷地赞扬道。(这时对她加以真心的鼓励是很重要的。) “来吧,你的老虎凳呢?” “你再歇会儿吧!”我心疼地说。 “不要紧,我已恢复好了。再说,我的高潮又要来了,不然时间隔长了,兴趣会随之下降的。” “真是虐恋游戏高手!”我这是在心里说。 “那好吧!继续用刑!” 我把她的内衣脱掉,这时的她已全身赤裸,然后用绳子又将她五花大绑在椅子上,抬起她的双腿,在脚踝处用绳子捆好,再在膝盖以上大腿部用绳子捆在凳子上。 “怎么样,现在说还来得及。”我故意挑逗地说。 “你这个残害妇女的刽子手!任你用尽酷刑也休想得到我一个字!”她随被牢牢的捆着,却又挺起她赤裸的胸膛不屈地说。(她进入角色太快了,真应该去当演员) “那好吧。”我说着就往她的光脚下放石头。“啊—!”“啊—!”一块、两块、三块。 豆大的汗珠顺着她的脸流了下来,流淌在她深深的乳沟间,滴在了水泥地上,她咬着嘴唇,皱着眉头,紧闭双眼忍受着。 “你说不说啊?”我低吼着,手却停止了加砖。(叫她有点感觉就行了) “不说!不说!就是不说!!!”她瞪大眼睛也低吼着。 “你折磨吧,拷打吧,用刑吧,我的革命意志就是这么顽强不屈!” 我也一下被她的女烈言语挑逗起来,那里反映又起波澜。 我拿起蜡烛,用火机点燃,让融化的蜡烛油滴向她的身体(注意:同好要玩此游戏,一定要掌握好离你的游戏伙伴身体的高度,还有选用的蜡烛一定要用虐恋游戏的专用蜡烛。这种蜡烛在网上可以买到,否则,轻易不要玩此游戏!) “啊—!”“啊—!”她颤抖着。此时的她已是汗流浃背了,绳索因她的挣扎,而陷入她纤细的肌肤里,身上那微红的鞭痕与红色的蜡烛油交汇在一起,诱人的脚趾头因痛苦而张缩着。 此时,我又想玩虐足游戏,便拿出细细的晒衣绳,将她的脚趾掰开,用绳子依次把十个脚趾穿上。 “叫你不说,我叫你不说!”说着,我勒紧了捆住脚趾的绳索。 “啊—呸!你个淫贼!变态狂!革命者就是永不屈服!”她大口地喘息着。 啊,我真的忍耐不住了,迅速捆好她的脚趾,从她的小腿中把大腿处松下来的绳子,穿过脚踝上捆绑的绳子,再套上天花板上留给吊扇的铁钩,虽没有滚轮但尼龙绳还好*较滑,于是她的双腿被高高吊起,身体呈V字型,我立即把绳头在窗户外遮阳棚的固定栏上固定,便来到她高举的双腿旁,她还在愤怒地看着我。 我扒开那里,看到那被强烈受虐刺激的浓密之处,用手摸了摸,感到湿润而温暖,她的身体随着我手摸而颤抖不止。 “你要干什么?畜生!” “我要来帮帮你!” “来吧!干死我吧!不然我活着,就要反对你们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反动派!” 我真的用尽毕生的力量,猛烈地发起对她的攻击。 “啊—!啊—!革命万岁!”她低叫着。 我知道她已进入了最高潮,其实我也一样。 “哇—!”我长舒了一口气,身体终于软了下来。她也一动不动,保持着深受酷刑的姿势,嘴里也发出愉悦的声息。 虽然太累了,但不能忘安全问题。我又打起精神,把她的双腿放下,松开她脚、手上的绳索,赶紧扶着她第二次走进卫生间,彻底清理“战场”。 然后,摆好桌、椅,收起刑具放入工具包内,仔细查看,不要留有任何痕迹。 于是,双双进入卫生间,爽爽地洗了个澡,她那“伤痕累累”的玉体经水流的冲洗后,更加迷人,加上那吣人心扉的香水味儿,我又醉了!我决定: 今夜我不离开她。 但不知她有无此想法?好!来个“欲擒故纵”! 我拿起她带来的*净衣服说:“来来来,把衣服穿上,我先送你,然后我再回家。” “什么?!”她瞪着能“放电”的美丽大眼不解地问。 “不早了,一个单身女孩在外,不安全啦!” “我单身?你是什么!” “我是护花使者!又是虐花恶人!”我笑着说。 “是的,你很有自知之明。不过,你今夜很厉害,我很愉快!谢谢你!”说完,她在我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还说:“不走好吗?” 说真的,我抵御不了她好美的眼睛,迷人的身体,不用说了,我彻底投降被女犯人俘虏了。 我抱起她散发着香气的、柔软的身体,放在床上,我也就脱去衣服,靠着她躺了下来。 “抱着我,你抱着我”她撒娇地说。 我一把把她拥入怀中,真想这样一直到永远。 “哎,下次什么时候再来?每星期一次好吗?”她打断了我甜蜜的想法。 “不固定。每星期可以。”我说。 “太好了!你真好!”她说。 这其实是我也想对她说的话。 是啊!女人只要男人满足了她的要求,她的娇美就在你面前体现得淋漓尽致,男人啊,你就等着享福吧!不要伤害这样毫无防备的女孩! 啊!好好睡吧,我的天使,你柔美的女人性与坚贞的女人性,让我痴迷、陶醉,不能自拔。明早我虽离你而去,但下星期以至将来我都会向你走来!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