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私人女囚的捆绑经历—1 开篇

九月 2, 2010

我是江西人,今年28周岁,(虚岁30),1.75的个子,身体的各方面条件都很好,1998年毕业于上海某重点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我浩帘我现在的老公是同校同专业的同学,他比我大两届,我在大二的时候我们在一次校庆活动中认识的,他1.85的个子,方方的脸盘,浓眉大眼,是一个很帅很优绣的男孩,后来我们俩就逐渐产生了好感,由于我是外地人,在上海是举目无亲的,因此他也经常从各个方面来关心我,我记得在我刚大三的时候,我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那时他也就是在有一年就要毕业了,但是我还得两年才能毕业。我的第一次被捆绑 记得还是在确定恋爱关系不久,有一次我晚自习刚结束,他来找我,说去散散步,我当然毫不犹豫的同意了,我们俩就在校园的小树林里边走边谈,那是秋风已起,天气刚有点凉,但是由于是初恋情人,也就不觉的什么了,后来他突然说道,凡是漂亮的女人,如果被捆绑起来的话,是很美丽的,我当时说,你真会瞎说,人被绑上后那一副狼狈相,还能好看吗?他说,肯定能好看,他同时还说电影和电视里都是那样的,确实是很好的,我说我不信,后来他说这样吧,要不我现在就把你绑起来,看看怎么样,好吗?我当时说不行,多难看呀,他说没事的,说着就一把拉下了我围在脖子上的丝巾,我一下脸就红了,嘴里还说你要做什么,他说我就用这个把你绑起来好吗?这时的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虽然嘴里不同意,但是还是把身体转了过去,还很自觉的把双手背了过去,他也没说什么,就用丝巾把我的双手反绑在后面,最后在打结的时候还特地打的很紧,这时我的心突然跳的很利害,全身发热,但是我们俩谁也没说话,他紧紧的搂着我在小树林里慢慢的走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时候好像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们俩个人了,四周静极了,后来他把脸贴在了我的脸上发现我的脸很烫,问我怎么啦,还好吗?手疼吗?我红着脸说,不疼,他有说,喜欢这样吗?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同时有给了他一个吻,他就把我搂的更紧了,后来我们走出了小树林,他帮我解开了丝巾,似帘我回到了寝室,这时也不知有几点了,有怕吵醒同学,所以也不敢出声,上床以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就这样,不一会天也就亮了,又该早自习了。这就是我的第一次被捆绑。第一次去男友家 第一次去男友家由于有了第一次的被绑经历,心里总有一种莫明其妙的感觉,总希望再能有第二次,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这种希望变成了一种渴望,渴望着他能再一次把我绑起来,紧紧的依畏在他的身边,享受着无比美好的感觉,这种心情一般人是无法理解的呀。但由于他已临近毕业,学业较紧,我也只能把这种愿望深深的埋在心里。但是有一天他来找我说,周末要我和他一起去他们家,他父母想见见我,问我去不去,当时因为我是第一次去他们家,而且又是他父母要我去的,心里不免有些紧张,但还是红着脸答应了。到了周末的那一天,同寝室的学友们都上街去了,我只才开始简单的梳理了一下,但是对穿什么样的衣服却把我难住了,因为我平时一直喜欢穿中式的大襟上衣,下穿长裙的,而且也特别喜欢红的、白的和黑的三种颜色,因为是在校生,也不可能买什么时装,所以当时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衣服,正在这时他来了,问我怎么还没准备好,我红着脸说“没有衣服穿”,没想到他看了看我说“这不是很好吗?我妈妈年轻时也很喜欢穿中式衣服的,由于现在年纪大了,很少穿了,你要不信,她还有很多当时的照片呢”。我听了他这么一说,再想到当时我确实也没有什么衣服可穿的,就挑了一件粉红色大襟中式的上衣,一条黑色的长裙,由于我的头法比较长,所以我就把头法盘在了头上,我男友说不好看,叫我把头法松开,披在肩上,我笑了笑,也就没说什么,就把头发松开了,就让它随意的披在了肩上。我男友看了看说“多美呀,这才是淑女呀”,我当时红着脸推了他一下,说了句“别贫嘴啦,不早了,快走吧。”就这样,我第一次去了他们家。 到了他家以后,这才知道他们住在该市的市郊结合部的一座三层楼的楼房,虽然旧了点,但收拾的很干净,可以说是一尘不染,进屋后,他父母高兴的赶紧叫我坐下,特别是他的妈妈,拉着我的手,左看右看笑的合不龙嘴,说我不但人长得漂亮,还会打扮,特别是说我的衣服穿的多合体呀,直看得我低着头,双手也不知往哪里放了。后来还是他父亲说话了,这才帮我解了围,我们在一起闲聊了一会后,他的母亲已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在席间,他的父亲就向我介绍了他家的一些情况。原来他们家的故事还真不少呢。听了以后才知道。原来解放前我男友的俎辈在该市还是还是一个很有名气的老板,他不但拥有60亩土地,还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钢铁厂,同时他们自己还有一座占地10亩的花园小楼,他的几个叔叔当时在国民政俯的军界和政界都任过职,临解放前有的去了台湾,有的去了美国,只有他父亲留在了大陆,解放后他们的土地被没收了,工厂被公私合营了,只留下了那私家花园小楼,当时国家还没月付给5000元的利息,这在当时可是个相当富有的人家呀。但是好景不长,文革期间,他们自然成了革命的对象,财产被没收,就连那花园小楼也没了。文革结束后,由于落实政策,退回了一部分财产,包括那花园小楼,但由于年久失修,已多年没有住人了,改革开放后,他们用退回的一部分积蓄收购了当时一家频临倒闭的乡办农机修理厂,(后改为机械制造厂,现已发展到有5—600人,固定资产过两亿的私人企业),同时他父亲还说,他们想等我男友大学毕业后,就把工厂交给他经营,他们二老准备去美国定居,因为一个弟弟在美国是经营银行业的,也是个富豪,所以这里的一切就全部交给我男友了,还说他们以后不会干预我们的生活方式。午饭后,我男友说领我去参观他们的工厂,我说可以的呀。到了工厂以后,才知道这个工厂远远要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他领我看了铸造车间、锻压车间、模具车间、组装车间等,说也奇怪,当我看见车间里那一根根铁链,一块快带那圆孔的纲板时,我的心里就有一股莫明其妙的冲动,脸也一阵阵的发烫,我男友可能看出了什么,只是在一边傻笑。看完工厂以后,我们有去了那已经没人住的花园小楼,到了以后,看见外面有很大的围墙,还有两扇生锈的大铁门,我男友开了门以后,进去一看,里面的花园确实很大,也有好多的树和一些不知名的花草,我们沿着小路一直往里走,不远处有一座看上去好像是砖木结构的小楼,走到眼前一看,房子还真不小,占地面积可能也有4—500平米,进去一看,小楼实际上是上下两层,一层是客厅,餐厅,厨房,还有几间不知做什么用的小间,二层是几间卧室,书房和会客厅,但由于是老房子,所以没有看见卫生设备等比较现代的用具,但是卧室里的床可都是老式木床,上面都雕着飞禽走兽和花草等,都是很讲究的老式用品,但是整幢楼房没有像我想象的那么破旧,只是由于长年没人居住,结了不少的灰,后来我们又到了放杂

物的库房,里面放了少量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忽然看见一个架子上挂着一捆紫红色的棕绳,我顺手去摸了摸,却摸了满手灰,这时正好我男友也看见了,他见我用手去摸绳子,他笑了笑,就伸手把绳子拿了下来,并拿到外面把灰抖干净后又拿来给我看,还说“这绳子是很不错的,但就是粗糙了一点”,我顺手那过来看了看,就觉的很沉重。突然我男友问我,说“这里没有人来,我来把你绑起来好吗”?我呆了一下,就指着他手里的绳子问“就用这个吗”?他说“是呀,我也不会用绳子绑人,就让我试试吧”。我听了以后就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他说“你转过身来好吗?”我听了以后就转过了身,没想到他马上就用绳子搭在了我的后脖颈上,从前面的腋下穿过,就在我的双手的上手臂上缠了几圈,就觉的绳子从后脖颈的绳子里穿过(那时我还不时什么是五花大绑),接着他一拉绳子,我的双臂就不由自主的往后背去,拉紧绳子后,有在我的下手臂上缠了几圈,接着绳子又穿过脖颈后的绳圈往下拉紧,这时我就觉的双臂往上抬,也开始出现了酸麻的感觉,接着有在我的手腕上缠了几圈,又穿过后脖颈的绳圈,再拉紧了绳子,这时我就觉的后手往上抬高了很多,只觉的他把绳子打好结后,我试着扭动了一下身体,但是除了我的身体能动以外,双手是一动也不能动了,而且酸和麻的感觉越来越严重,这时我的男友围着我看了好几遍,嘴里还不停的说“真美呀,真美”。当时我由于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这样绑过,而且又是绑的这么紧,所以整个身子只能直挺挺的站着,这时我男友还说“真像个刘胡兰,”当是我红着脸装着生气的样子说他“你真坏,还说不会绑,你从哪里学来的呀?,怎么会绑的那么紧呀?”他笑着就是不回答我。后来他欣赏了一会,说“解开吧,一会手要疼的”,我当时一扭身子说“想的倒美,说绑就绑,说解就解呀,没那么便宜,就是不让你解”,他说“好吧,一会看你怎么求我,”说完就又去看他那破房子去了,我一看他走了,就跟在他的后面,他一边走一边看,我也就是这样被绑着,跟在他的后面,他走到哪,我就跟到哪,后来他又上了二楼,我也跟着去了,但是这可难死我了,因为我穿的裙子比较长,上搂梯就要踩着裙子,不像平时我的双手还可以提着裙子上台阶的,但是今天双手被反绑着,手的作用已经没有了,所以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到了楼上,也已经是大口喘气了,而且肩膀上的汗把我的上衣湿了一大片。这时我男友看我那披头散发的样子,一边笑一边还说,“样子真好看,身好看呀。”这时我假装着不理他,仍然在那里挺胸站着。后来他来问我,说“疼不疼”,我说“疼,手很酸,也很麻。”他问我说“喜欢这样吗?”我说“喜欢,这样很好的”。后来他说“时间不早了,该回家了,一会要吃晚饭了。”这时我才依依不舍的让他帮我解开了绑绳,解开后,我的双手臂就像无数蚂蚁在爬一样,我无意识的橹起了衣服袖子,一看却吓了我一跳,原来双手臂上的绳印深深的凹进了肉里,同时我男友也吓了一跳,忙说,“啊呀,怎么会这样,真是没想到呀,很疼吗?”我一点不在呼的说,“没事,不要紧。”说完就放下了衣袖说“快走吧,一会老人要等急了”。这才离开了那小楼回到了家。但是到家后,他妈妈看到我那样子,一下子楞住了,过了好一会才说“你们去做什么了呀?怎么弄成这样呀?”当是快把我吓死了,因为她老人家万一拉住我的手,一露陷我可怎么说呀,吓的我头也不敢抬,手也不敢动。后来他妈妈说快去洗洗吧,因为当时我没带外衣,所以只能穿他妈妈给我准备的他平时穿的衣服。吃饭时,也吓的我连手都不敢抬,话也没有像中午吃饭时多了。晚饭后我赶紧到了为我准备的客房,过了一会,我男有也来了,我们一起聊了很多,当然也很自然的说起了下午我被绑的事,他问我是不是也喜欢被绑起来,我红着脸点了点头,他说其实你今天在工厂里看见那些铁链的眼神我就看出来了,特别是下午你被绑了那么长时间也足以证明了,否则下午我会绑帮你吗?我当然红着脸,还能说什么呢,后来他又问我,“以后还想再被绑吗?”我还是点了点头,他又问,“喜欢怎么绑呢”?我说“还是像下午那个绑法,我喜欢这么绑”,他后来又问我,“现在还想绑吗?”我环顾了四周,就说“用什么绑呀”,他也看了一下,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了,就说“那以后再说吧”,但是刚说完,他又说,“你等一下”,说完就去了他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就拿来了一卷背包带,并说“这个也很好的”。我一看就从床沿边站起来,同时把手背过去,还是让他像下午那样把我紧紧的绑了起来,然后我在房间里走了几圈,让他欣赏了一会,就回到床边坐下,依畏在他的身边,聊起了我们以后的远景。那一夜我就这样被他紧紧的绑着,聊得很晚———–。第二天吃过午饭,我们俩就回到了学校。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