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模特小玉] 美女走向刑场的死绑

九月 2, 2010

小玉今天就要被枪决了。 她是因为杀人而被判处死刑的。 她原先是一名模特,去年春天嫁给了张某。张某是名石油商,比她大十七岁,性格暴戾。原先结过两次婚,一个被他虐待死了,另一个因受不了他的虐待而与他分手。她与他结婚后开始的一段时间,他还有所收敛,但没过多长时间,他就故态复萌,在外边一有不痛快的事,回家就拿她撒气,非打即骂。按说像张某这样的人,能娶到小玉这样漂亮的姑娘,拿着当宝贝对待特别珍惜才对。但张某自恃有钱,常对她口出狂言:“打跑你我再买一个。”小玉悔恨自己嫁错了人,常常以泪洗面。今年二月,刚过春节,有一天上午,小玉在街上遇上了中学一个男同学,好几年没见面,说了一会儿话,时间长了点儿。也是合当有事,被张某看见了。回到家里,张某醋意大发,非得让小玉说出那男的是谁,两人是不是有事。小玉顶了他几句,张某顿时大怒,上去劈头盖脸就打,打得小玉眼冒金花,一跤跌在沙发上。正好沙发上有一把做活儿的剪子,小玉也不知哪来的胆量,抄起来回过身对着张某就是一剪子。这一剪子不偏不倚,正扎在张某的心脏上,张某当时一命呜呼。公安局根据她的陈述,给她检查了身体,竟然没发现她有什么外伤。检察院的鉴定结果,对她进行了起诉。法院一审二审,都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她死刑。昨天已正式通知了她和她的家人。 她哭了一夜。想到自己才刚刚二十七岁,就要结束这年轻的生命,不禁泪如雨下。死刑犯单独关押一个房间,格外寂寞,手铐脚镣也显得特别沉重。 昨天晚餐,监狱按惯例给死刑犯做了四个好菜,她一口也没吃,都让端给了隔壁的犯人。晚餐后,她被安排洗了个澡,连监视她的女狱警都称赞她那窈窕的身段,惋惜她那娇美的面庞。的确,1.73米的身高,53公斤的体重,标准的三围尺寸,曾经迷倒了多少男人。她结婚以前在时装公司的模特队里,总是以一号队员的身份出场的。而只要她一出场,总是赢得满堂喝彩。她身边常常围着许多向她献媚的男人,其中不乏优秀者,但她都不屑一顾。她最后花落张某之手,是两个原因:一是看他相貌魁梧,以为他就是高仓健;二是看他有钱。婚后,她根据张某的要求辞掉了模特的工作,在家专门侍候张某,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她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晚上十点,监狱长找她最后谈话,问她还有什么要求。她想起了自己成名的那次时装表演赛。她要求把那套服装及饰物给她拿来,她要穿着它们上刑场。她最后想留给人们一个美的形像。监狱长说把这个情况给她向上反映,明天上午八点以前给她回话。她说那些东西她妹妹知道放在哪。 天大亮了,监狱长来了。他给她拿来了一个小包袱,告诉她上边答应了她的要求,让她在八点半之前换完衣服。回头嘱咐女狱警们怎样干。 她用颤抖的手打开包袱。没错,是她要的东西。 一条无皱真丝粉色长袖连身筒裙,一件红地儿黄花尼龙织锦缎长袖旗袍,一双肉色高筒弹力袜和一双白色高跟皮鞋。此外,还有一串蓝色翡翠项链和一对长及下颌的镀金红花耳坠。仅此而已! 这就是让她一举成名的那些道具吗?今天穿戴上它们也是为了一举成名吗?为什么走向成功和走向灭亡有时竟要做出相同的举动? 换衣服必须先去掉手铐脚镣。 胖女狱警又叫来三个女狱警。四个人围住她。 胖女狱警拿钥匙打开了她的手铐和脚镣。 她脱掉了穿了七个月的囚服。她把它们扔到小床上。 她现在一丝不挂。她的身子洁白如玉。 没送裤衩来。胖女狱警让她穿原先的那条,她拒绝了。 她先拿起那件粉色连身筒裙,找到裙摆下口,双手伸进袖去,举起来从头顶向下套。身子滑裙子也滑,头刚钻出来,下摆就出溜到了脚面。 这是件圆领长筒裙。领口很圆也很小,一如外科大夫工作服的领口,领后有一条五寸长的拉锁,小玉拉好后与她的脖颈非常和谐。右腋下有一条七寸长的拉锁,拉好后非常掐腰,更显得乳房高耸。袖口至腕处,口很小,比手腕肥不了多少。从腰至裙下呈筒状,下摆的周长不会超过四尺,要是迈大步可能还受限。裙长至脚面。整个裙子没有花色装饰──她是拿它当衬裙的。但是她光穿这一件,就让人想起了飘飘欲仙的嫦娥。她穿好后,像一根粉藕,玉立在四个女狱警中间。 这件裙子是她二十岁时做的。七年来,她胖了一些,本来穿着有点紧。可自从入狱后,她又瘦了。现在,她穿上后觉得很合适。 她又拿起那件红缎子旗袍,像穿粉筒裙那样,从旗袍的下摆伸进双手到袖中,头部随着钻了进去,找准领口一套──那旗袍挨着筒裙似乎更滑,头刚出来,双手轻轻一揪,袍角立刻垂到了脚面。这旗袍不是传统的那种,胸前不是斜襟右衽,而是囫囵的。脖子后正中间有一条六寸的隐形拉锁,拉好后领子高高地严严地包住了脖颈。右腋下也有一条七寸的隐形拉锁,拉上后立显丰乳细腰圆臀,把小玉身条儿的曲线美展现得淋漓尽致。袖口很瘦,长度到手腕部,与里面套的粉裙袖口齐着。旗袍的开叉不高,只到膝盖处。从侧面看,下摆与里边的粉筒裙一样长;从正面看,如果不迈步,里边的筒裙从旗袍下摆两侧开叉处一点儿也露不出来。看来,那条粉筒裙下摆当初之所以做那么瘦,就是为了套在旗袍里面不轻易露出来。 这两件衣服小玉穿上它们,那么合体、华美、般配。 四个女狱警都看呆了。 她又拿起耳坠。胖女狱警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责任,命令她说:“你先穿高筒袜。”她只好放下耳坠,弯腰撩起红旗袍和粉筒裙的下摆,把高筒袜穿上。 胖女狱警迫不及待地把脚镣给她戴上了。 她这才明白胖女狱警为什么让她先穿高筒袜。 另三个女狱警也都松了一口气。 她叹了一口气。拿起白高跟皮鞋,举起戴着镣子的脚,费力地一只一只地穿上了,柔滑的旗袍下摆不断地从筒裙两侧滑下,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她站起身,习惯地揪一揪旗袍的各个部位。 她开始梳头。 昨晚洗澡后,她的的头发一直披散着。现在,她用梳子把它们梳拢,盘起,一如那次的发型。只是没有发胶可上了。 最后,她又戴上了耳环坠和项链。豪华和典雅映上了她的脸庞。 包袱空了,胖女狱警马上给她戴上了手铐。 她面庞的俊美,她身材的窈窕,她衣着的华丽,让四个女警惊□;而那冰冷刑具对她的束缚,又让女警们叹息。 这一切是多么的不合谐,又是多么现实地统一在她身上!女警们帮她解了一次小便,然后退出去锁上牢门。 她一只手向上提了一下旗袍,坐在小床上,两手合著放在大腿的右侧。因为死刑犯的手铐和脚镣是连着的,它们之间有一条一米多长的铁链。她一坐下如果两手放中间,那锈铁链就会把旗袍弄脏弄皱。她怕美的形像受到破坏。 此时,她忽然想起了那位被李甲抛弃后准备上孙富船的杜十娘。她觉得此时的她与杜十娘很相似。 她又哭了。 八点半,牢门打开了,进来四个法警,两男两女。 男法警看见她这身光彩照人的打扮,都惊呆了,以为走错了门。 法警们依例问了她姓名、年龄等,随后让她站起来,先为她除下手铐,放在地上。 法警们拿出长长的像筷子粗细的白色尼龙绳,说按法律规定,得把她的双手反绑,让她配合一下。
她知道生命的最后时刻到了。 两个女法警从她身子两边把她的胳膊往后拧,使她的两只手腕交叉在背后。法警们手劲儿真大,她根本无法挣扎。一个男法警站在她身后拿绳子捆她。似乎怕她的手腕捆得疼,这个好心的法警在捆之前揪了揪她的袍袖,把绳子都勒在袖子上。捆完手腕,绳子向上顺着两条胳膊捆绕三圈,在后背打一个十叉,然后又缠脖子两圈,缠在旗袍的高领上。捆到这儿,那法警还怕绳子勒住项链,就把项链先撩起来,脖颈捆过去后又把项链依样垂好。然后,绳子顺着肩胛骨从前胸到了后背,最后,那法警拿绳子的两头分别挂住脖后和手腕上的绳子往后背中间勒,把她的手拼命往上吊,吊得很高,绳头最后在后背那儿系个死扣。这功夫,边儿上的两个女警察也帮着接送绳子和往上托她的手。很快,他们把她五花大绑捆好了,捆得结结实实,她一点儿也动不了。 她一直在哭。 http://www.kb123.net法警们对她解释,他们也是在例行公事,让她忍耐一点儿。 她的两手反绑,胸脯显得更高了。 因为捆得紧,所以凡是绳子经过的地方都凹陷下去,而其他地方都凸鼓出来。 要不是现在这种情况,几个人这么欺负一个弱女子,哑叭也会出来说话的。 而现在她只有任人摆布。人到了这地步,一点法儿也没有了。 一个艳装丽人,一个娇弱女子,被紧紧捆绑着,哭泣不止,任哪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也会动情。那个捆她的法警竟不由自主地掏出手帕给她擦眼泪。 原先束缚她的手铐现在不用了,所以连着手铐的脚镣也得换。一男一女两个法警蹲下,女法警撩着她的旗袍裙子下摆,男法警给她换上了不带手铐的单独的一种脚镣。 新脚镣是电镀的,比刚才换下的那种要轻。 法警们换完了,站起身,低头看了看。她旗袍裙子的下摆比较长,要是不走动,似乎看不出是戴着脚镣的。法警们又最后检查了一遍,看看没什么问题了,两个女法警一左一右地架着她的两只胳膊,另两个男法警一前一后地护卫着迈出牢房。那情景,让人想起了古代的窦娥。 脚镣的链子较短,她迈不了大步。她觉得似乎和筒裙的肥度差不多。 脚镣的“哗哗”声惊动了牢房的犯人,各个牢门口都探出许多双眼睛。当犯人们看到这一场景时,都发出“嗷嗷”的怪叫声。 出了牢房的大门,来到屋外。几个月没出牢门了,外面强烈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她几乎晕倒。鲜艳的大红缎子旗袍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靓丽。来到警车跟前,她的腿抬不了很高,法警们就连架带抱地把她送上了警车。警笛飞鸣,红灯闪烁,很快到了法院。下了车,法警们拥着她到了法庭,那里已坐满了人。她妹妹也在座席上。她没看见她妹妹。而她妹妹见她这样被押进来,心疼地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坐席上一片惊呼,这是对一个有价值的东西将被毁灭产生的呐喊。叹息声连续不断,连审判长在宣读枪决令时声音都颤抖了。 她脑子已经麻木了。她机械地随法警的架扶向门外走去。 出了法庭,法警们架着她下高台阶。台阶两侧黑压压地站满了人。人们看着她那俊美秀丽的面容,带雨梨花般让人爱伶的神态,鲜艳美丽的大红缎子旗袍,被五花大绑紧紧反捆的双臂,还有高耸的胸脯,流动和飘勉的、若隐若现的袍角、裙裾,刺眼的电镀脚镣……不禁产生了一阵骚动,许多人拚命向前拥。 大门里跑出来几十名警察上前维持秩序。 三个法警架着她上了刑车。 刑车呼啸着飞驰而去……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