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月黑风高也,捆娇绑女时!

九月 2, 2010

子夜时分,幽暗的月光撒落在没有路灯的马路上。这是一个不大的小城,此时的大街早以没有了先前的繁茂。从马路的另一头,走来两个黑影,在这样的夜里乍一看,很象是一对幽灵。  没走多久,两个幽灵上了一辆停在路傍的白色轿车,车子在银色的月光下分外洁白,一阵马达声过后,没有路灯的小路又回到了先前的寂静。  话说到一个月以前―――  自从有人在郊外发现第一个被层层捆绑、严密包裹的做台小姐之后,这个不大的小城,就会每周发现一个少女被弃于不同的地方。除了全身紧绑之外,身体没有一点伤害,也没有被强暴迹象。而且嘴部全被堵死,发不出一点声响、眼睛也被封上。警察问话,这些少女全说那人对她什么也没做,只时从不让她们说话,嘴一直被堵。全身也会被一直的捆绑,而且还经常会变换捆绑和堵嘴的姿势。  由于此事的发生,城里很多的小姐晚上都不愿意出台。可还是会有一些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的,再说了,就是让自己碰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被绑两天而以,又不会有生命危险。  话再说到那辆白色的轿车————  半小时后,车子开到了郊外的一个树林傍,减速之后,径直开到了林子里的小路上停了下来。从前排走下一个黑影,走到了车子右边的前排,打开了右边的车门。那黑影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手帕一样的织物,一把捂在了坐在车上的另一黑影。两声短促的呜~~呜~~过后,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车子调头,很快地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离小城二十公里处,有一个人工湖,傍湖边还有一坐不大的小山,一直从山脚下到湖边,分别树立着大大小小的别墅,风格不一,看来很多有钱人就做在这里。  一道亮光划过,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开进了一个中等大小的别墅。车子开进之后,别墅的院门关闭了。  两层楼房的别墅,就在二楼,一个男人正在从一个柜子里拿出很多的绳子,有粗有细,有长有短。此人正是那两个幽灵中的一个,名叫“张成”,27岁,是一家私企的老板,还没有成家,自己住在这个别墅里。  房间另一处的床上也躺着一个20岁左右的少女,由于被迷药迷晕,还在无意识之中,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在迷药失去做用以前要把少女绑好,眼睛蒙上,这样她才不会发觉自己所处什么地方。  张成走到床前,把拿出的绳子抖落一地。先是用一根不太长的绳子把她手腕连绑数圈,接着找出一把扎带。扎带就是用来扎住电线用的,套上之后之要一拉就会把线子固定,电脑机箱里一般都有。用它绑人真是方便,不用打结,只要一拉就成。  他先用一根细点的,把少女的双手拇指捆在了一起。而后又分别用四根同样的扎带,把余下的四个手指也分别两两对映的捆在了一起。  做好了这些,他又把少女放在了一张铺在地板上的毛毯上。随后双手捏住少女的两腮,把一小团如乒乓球大小的棉花团塞在了少女嘴里的深处,直到靠近喉咙。一阵反胃恶心,还没等少女把棉花团吐出来,张成很快地用一块手帕揉成一团,又一次地塞在了她的嘴里。而且把原本在喉咙处的棉花团,再一次地向深处压了进去。  还没有结束,张成又找来一大团棉花。并用手把塞在少女嘴里的手帕,从中间部位用手指抠了个洞,当然这个洞是用来塞那一大团棉花的。他把那团棉花撕成了很多很小的棉絮,一条一条,很小心地塞在手帕被抠出来的小洞中。每往里面多塞一小棉絮时,少女的嘴就会越发的张大,而且堵在嘴的最里面的棉花团就要更加的深入。  棉花团的深入使她感到窒息,她感到从自己的鼻孔根本没办法吸气,出气也很困难。原因就是,喉咙深处的棉花团以包满了自己的分泌物,使之呼吸堵塞。以致于,要用掉很多的体力来吸气,而所吸进的空气也大多是从被塞地很紧的口腔里吸进的。  为了不让堵在嘴里的棉织物被吐出来,少女的嘴被一条纱布绷带在鼻孔和下巴间被缠了数圈。之所以用纱布,是因为,少女的大部分呼吸是从口中通过,鼻孔之能用做呼气之用。  看来张成也不会让她呼气就这么顺畅,一条经过改造的头套,从头到脖子把少女的整个头部包在了里边。这头套是用冬季女性穿的厚连体袜做的。把一只袜腿用剪刀从大腿处剪断,另一头从膝盖处剪断,把大点的一头,用线缝好,再从里到外翻过来,这样就看不到被针线缝制的地方了。用来套头正好合适,并且它的厚度可以过滤掉一部分声音。  看来这个张成,是个极度的紧缚、窒息狂,从他绑人的方法不难看出。  少女躺在地毯上,没有挣扎,也没有出声。没挣扎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力气用在那上面,大部分的体力被用在了吸气上。每吸一口气,她都要费尽很多力气来把嘴里最深处的棉花团,用舌头使劲地往外顶。没有出声,因为她的奋力吸气声只有自己能听见。经过几层的过滤,能发到嘴外的声响,也不过蚊蝇之声。  张成走远几步看了几眼自己的作品,随后,找出一张床单铺在地上,把少女抱上床单横放在上面。这床单的宽度正好,从少女的脖子到脚。他把不能动的少女连同床单一并,在地上滚了数圈,直到床单把少女完全包裹。他在用一条长绳,从脖子到脚,连续缠绕。每绕一圈,他都会站起身来,又力把绳子收紧,直到最后一圈,在脚腕处打了个死节。正好把余下的床单,包住双脚一并绑紧。  而后,张成又从床上抖出一条毛毯,照刚才床单如法炮制了一下,只是在毛毯的外面用了一整卷的封箱胶带,从少女脖子一直到脚,牢牢紧缠。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