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抢婚记(图文并茂)

九月 2, 2010

结婚了,自然是件很开心的事,但这准备工作却也把我忙得晕头转向。  我们这边一直延用着“抢婚”这个风俗,自古以来,这儿的人们对捆绑这一技能有着特殊的喜好,所以连结婚也得用“抢婚”来完成。  “抢婚”的风俗礼仪很复杂,其实说来,这得靠男方的水平,更得靠女方的配合。说起来很简单,但具体可就得看你新郎官的了。如果“抢婚”时女方家人故意刁难,这可是件麻事情烦。那年我哥“抢”我嫂子时,可就出了大乱子,所以适当的做好一些人的工作,也是“抢婚”顺不顺利的关键所在。  我的未婚妻刘奕,当然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三月十六正是我们成亲的好日子。今天一早,我们的人便出发了。在离刘奕家不远处,我们便见到了一群新娘的家人,一场“恶”战是免不了的,按照风俗那些人必须是未婚女性,她们的任务就是用冷水、木棍和辣椒面好好地接待我们,我们男方的人不能还手,只能趁乱将她们一一捆绑起来。两队人马相遇时只看满天水花飞溅,红红的辣椒面呛得人透不过气来,还不时传来棍棒落在人头上引起的“哎哟”声。不过,我是可以站在旁边看的,因为总不能把新郎官弄得一身脏再进女家的门吧。  两伙人闹了好一会儿,把气氛一下子弄得十分火爆。过了好一会儿,自然是我们这边大获全胜,俘虏美女无数,虽然我们这边的小伙子一个个被弄得狼狈不堪,但那些姑娘们也全被结结实实地捆绑了起来,有的还被用布团堵上了嘴巴(不知是谁干的)。  押着这一群美女进了女家的院子,这回可就是我的任务了,因为按规矩只有新郎能进家门,其它男家的人只能在院子里等着。我拿着一个包,包里都是些应用之物,便只身进了家门。在楼梯上我便被拦住了去路,拦路的正是新娘的大姐。平时里我就跟大姐很熟,这层关系便可在抢亲时用上了。两个人一对面,都不禁笑出了声来。可大姐还装严肃地说:“哼,想要抢我妹妹,得先过了我这关才行!”  “那就来吧!”我笑着和大姐“扭打”起来,不一会儿我就把大姐按到了楼梯的扶手上。“大姐,快点就擒吧!”  “讨厌,绳子在那儿嘛!”大姐指出了麻绳的位置。  我迅速地取过麻绳,将大姐双手反拧到背后,五花大绑起来。第一道关便算通过了。  我押着大姐上了楼,正好遇上了刘奕的二姐,这时二姐还埋怨大姐道:“姐姐,这怎么这么快就让他过了,哼,看我的。”  刘奕的二姐在外地工作,所以平时见面相会不多,所以和她自然没有和大姐熟了,这就得花一番周折,先是几个为难的问题,不过被我的红包挡了回去。接下来二姐突然问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问题:“把我小姐娶回去,你准备怎么捆她?”  “这,要不我示范给你看一下怎么样?”我用话去试探。  “那好,绳子在那边!”二姐也给我指出了绳子的方位,看来这一关我也通过了。  押着二个五花大绑的姐姐,就到了闺房门口,这一回是新娘的嫂子守在这儿,其实她就是我们俩之间的媒人,这一关哪有过不了的。没几下就把嫂子捆绑妥当。  这一回就到了最后一关了,在屋子竟是个绝色美人,这姑娘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嫂子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这是小奕的表姐,你以前没见过的。”  这姑娘的姿色确实在我的新娘子之上,看得我有点……想入非非。表姐的身材也极佳,今天她故意穿了件紧身的衣裤,那乳峰、肥臀哪一样不让人眼热。  “HI,小帅哥,今天不如你把我抢回去吧!”表姐走到我的面前,一股香味扑鼻而来。  我一时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  “你看,我的身段,那点比不上表妹呢?”表姐笑着看着我,随后又压低的声音说:“我的屁股扭起来,管保你会消魂的!”  当然后面这句话是她贴着我耳朵上说的,旁边的三个姑娘都没有听见。出来的时候,就听人说,据说这最后一关叫美人关,也是最让人迷迷糊糊的。  我不得不定了一下神,眼睛往旁边看,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麻绳,这一下可清醒了过来,跳过去拿起绳子,就捆表姐,表姐自然只是象征性的挣扎几下,让我捆了个结实。  这时四个姑娘都不再跟我为难了,都跟我说笑起来。屋里床边放着一个木箱,箱上有锁,这箱子必然就是我那未婚妻了。  “现在,你站在那儿,闭上眼睛,我们喂你东西吃,吃完你得说出是什么!”大姐说。  我知道下面一道程序开始了,四个被反绑着双手的姑娘要喂我吃东西,除了用她们的嘴巴,还能用什么呢?——所以要我闭上眼睛嘛!  我闭上眼睛,首先第一个来的应该是大姐,她的嘴唇贴上来的时候,我的心“扑扑”地跳着,虽然说这是风俗,自古就是这样,但结婚的日子里还能和其它四个姑娘接吻,这是外人很难想象的事情,也不知道我的大姐夫、大姐夫几个现在在想什么,以后我的妹妹结婚时,我的妻子岂不是也要……我还没把问题想完,就觉得大姐的嘴唇已经送了上来,我们的双唇只是轻轻触了一下,大姐迅速地将嘴里的东西吐到我的嘴里。  “是枣子!”我吃了起来,那枣子是去了核的。  接下来是二姐,二姐性格比较开朗,她的嘴唇重重地贴到了我嘴上,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花生!”  嫂子的嘴唇也是轻轻一点,也许她比较害羞一点吧。  “桂圆!”最让我心动的表姐要过来了,我的心又跳了起来。不过出于好奇,我偷偷地将眼睛开了一条缝,这时我才发现表姐贴过来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她的双眼竟也不敢睁开,微微嘟起双唇,象是一位少女正献出她的初吻。  我微开双唇,正好将她的双唇含住,一颗东西便吐到了我的嘴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表姐的双唇并没有马上离开,我的舌尖也不由自主地探了过去,正在我们舌尖相触的刹那,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即撤了回来。  好美妙的一“吻”,我睁开了双眼,只见这时的表姐也向我投来了一丝浅笑,她双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褪去。  “快说,这是什么!”大姐说。  “哦,是莲子!”要不没有大姐的提醒,我差点忘了。  “那就祝你们早生贵子吧!”大姐、二姐和嫂子一起说着,表姐在一旁微笑。  “那你们可以把钥匙给我了吧!”  “哪能这么容易就给你!”二姐笑着说。  “那好,看你们不说。”我拿起来了早就放在桌子上的一条皮带,“快说吧,不然的话你们的屁股就要开花了。”  我说着用皮带轻轻地抽打着四个姑娘的屁股,按风俗,只能打人家的屁股,当然是假打,但如果哪个姑娘的屁股被你不小心开了花,我们结婚后便要到她家里登门谢罪,而且以后的子女也必须要让她做干妈!  闹过一阵子后,大姐终于供出了钥匙的下落。接下来,我就将这四个姑娘牢牢地捆到了屋里四张椅子上,然后用布团将她的嘴巴堵起来。  箱里子的新娘已经一切都打扮妥当,襟衣、罗裙、丝袜、绣鞋,长发盘起,好一个古典美人。

这时我的新娘子还被红色的丝绳五花大绑着,我先将蒙在她嘴外的丝巾拿来,再从她嘴里掏出了一块已经被口水润湿的丝帕,丝帕里还裹着一些花生和枣子。  既然是妻子了,就没什么规不规矩的了,先抱着我的奕先亲上一口,手也在她的酥胸上揉了几下。  “讨厌!”刘奕笑着说,“被绑了这么久,手都有点酸了。他们把我绑得好紧呀!”  “那你就忍一下嘛!绑得越紧,就越好!”  “嗯!”刘奕点了点头。  “那你得配合一下吧!”  我将刘奕抱了出来,刘奕便假装不乐意地哭闹起来,我这才拿出了从家里带出来东西,口袋里是一条红色的三角裤,这是用来堵新娘子的嘴的(按风俗,这条内裤必须由男方的至亲里的一位未婚处女穿过三天,且不能洗,喻意着新娘子的纯洁)。穿这条内裤的姑娘自然就是我妹妹了,我将内裤塞进了刘奕的嘴里,她的叫声立即停了下来。  接着我又从包里拿出一条红布口袋,口袋上还绣着一个双喜,这就这专门用的抢亲袋,其实这个袋子是新娘子结婚前亲手缝好后,交给未婚夫的,送这个袋子,就表明她答应了男友的求婚。婚后这个袋子也是作为夫妻间床上嬉戏的道具或者结婚纪念物永久珍藏。每个姑娘绣出来的图案各不相同,这也是体现女孩子心灵手巧的标志,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收集一下这种抢亲袋,这可是难得的艺术品。  将刘奕装进口袋的时候,那口袋必须是从她头上套下去,表明新娘是自愿“钻”入,接着再将新娘抱至闺床,让她双脚也缩进袋内,这口袋是刘奕按自己的身材缝的,自然合适了。我再用红丝带将口袋嘴扎紧,新娘的捆绑工作就算完成了。  我扛着新娘下楼时,新娘子必须在口袋里又蹬又闹,作出被强迫的样子。这时院子里等好的迎亲队伍,早已作好了准备,放上了鞭炮,我扛着口袋一下楼,就有人准备好了小车,我将口袋放到了车上,然后必须亲自推车“逃跑”。  幸好这路还算平坦,要不然我的新娘子可要受罪了。我的车推出去不久,后面新娘家的人便开始追了出来,一路上又是泼水、撒辣椒粉,我们男家的人却只能在前面“逃”,不能还手。  我推着车冲在前面,后面有我的人马断后(他们真辛苦),就这样,回到了家里。  在家里早已大摆酒席,我从车上扛起了我的新娘,一直往楼上去了,后面的亲友以及女方家人也停止了追打,一起入席,共饮喜酒。  我将新娘一直扛入洞房,那里早有我的几个姐姐和嫂子等着,等我将口袋解开,把新娘抱到床上,除去了她的绣鞋,那几个女的便一起上,在新娘子身上挠起了痒痒,一直弄到刘奕“咯咯”地笑出声来,这才给她解开绳子,这时屋子就留下了我和刘奕两人,闹了这么久,小夫妻都还没调一下情,刘奕这时已是柔情似水,和我拥吻在一处。最后我还有一件事要做,我的手要伸入新娘的内裤里,虽然说刘奕的那地方对我已不再是什么秘密,但在这种气氛的衬托下,却也显得兴奋异常。  我先将刘奕的裙子撩起,刘奕此时也含羞地将脸埋进我的怀里,我的手伸进她的内裤里,从那里取出了一个鸡蛋。那是个去了壳的熟鸡蛋,说它是熟的嘛,可也煮得不透,里面的黄还是软的,这个蛋是我和刘奕分着吃的。一边吃我还开玩笑地问:“这蛋生不生?”  新娘子羞答答地说:“生,生!”  我们两个人吃完鸡蛋,便整理好衣服,下楼去拜见长辈,这样婚礼就正式开始了。  热闹一直持续到半夜,这时女方的家人要回去了,可这时却发现我的妹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两个男人按住,用绳子将她五花大绑起来,双脚也一并捆好,这时新娘子走了过去,拿起了一个剥好壳的熟鸡蛋塞进了小妹的嘴里,接着又用一条红绸将她的嘴勒上。这样妹妹便被人家“抢”回去了。  洞房花烛夜,我和妻子行夫妻之事,这一次,我必须将她衣衫除尽后,再用白绵绳将妻子捆绑起来(白色绵绳象征着妻子的纯洁)。刘奕已经被我脱下了衣服,她身上一条条绳印清晰可见,我真有点不舍得,可我还得把娇妻捆起来,因为新婚第一夜不捆她的话,今后的日子会捆不住她的。刘奕笑着说:“来吧,绑不紧,以后的日子可不好的哟!”  妻子要一直被绑到天亮,我才能给她把绳子解开,而且行那些事时,也要在她被绑着的时候做,新婚第一夜就在这美好中渡过……  第二天,我和妻子回娘家,到了那边还得把妹妹的绑绳解开(她也被捆了一夜),就这样,我的婚礼完成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