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和妻子的捆绑游戏

九月 2, 2010

第一次来我家,嬉戏中我拿出一条小毛巾,要把她的手系在前面.她抢过来要绑我,结果技术太差,轮到我时自然要反绑她.我故意苯手笨脚,她反剪着两手嘲笑我笨,绑好后她扭动挣扎,一刻钟后快开了,我又给她系紧,她气急败坏的撒娇,又过十分钟,终于给她挣脱,她高兴地欢呼起来。 第二次,我拿出了一条漂亮的长丝巾,她见了也没反对,还是用最简单的方法反绑手腕,我喂她吃水果,聊天看电视,半个多小时后她怎么也挣不脱,就给她松了绑。 第三次是两周后,吃完午饭,我郑重其事的提出想要用绳子把她绑上,她一开始坚决不同意,说我怎么会喜欢这个,于是我用了两个多钟头反复劝说,告诉她受绑后多么美,多么有意思,绝对安全。她终于同意尝试一次,我拿出一条旧的白棉绳,用标准的五花大绑捆她,没太用力。然后将她拥进卫生间,在镜子前夸她多么美丽可爱,抱着她第一次深深地长吻了她。之后打开电脑,和她一起欣赏收集的KB照片,文章,小电影。直到道别才松开。 第四次,依旧是午饭后,双绳五花,我去收拾桌子,她斜靠在床上休息。之后我抱住她,吻着她的耳朵告诉她我想要看看她最神秘的地方,我想她可能拒绝,可是她红着脸说:“那你看吧,我都动不了了。”轻轻褪去她的裤子,我见到了她的雪白,她的黝黑,在电闪雷鸣般的瞬间,我看见了她的神秘——。我确认她还是处女。真想这就占有她,但坚决忍住了,必须再找好时机,在她舒适,放松,甚至渴望时。而此时她显得紧张“我妈要是知道我这样要气坏的—-” 第X次,是一生中的重要时刻。周日下午我把她骗到公司。什么都不说,掏出大捆大捆的雪白棉绳。她脱了外套,露出鲜红的毛衣。我用标准的日式三本胸部缚捆绑,她顺从地配合着束手,低头,转身,猫腰。一刻钟后完成,真是完美的作品!押着她走进后面的小库房,里面乱七八糟的堆着东西,我干脆利落地脱掉她的鞋袜内外裤,卷起来对还有些疑惑的她说:“我出去有点事,你老实待着。”不顾她的抗议关门上锁走了。 我在外面逛,心里一直惦记小黑屋里的MM,一个处女,上身捆的密密麻麻结结实实,下体却超级绝对自由,想象就让人心脏狂跳。后来她说当时心里乱乱的,站不是坐不是,直到累的站不住才坐到纸箱上。想求救又不敢出声,想挣脱又办不到,想结束这一切又想干脆认命一辈子就这么囚着吧———-。 黄昏回来,打开牢门她就嚷着要松绑去厕所,我扶她出来却拒绝松绳,她顾不上理论就跑进洗手间。马桶上的她轻喘着,我跪在她身边,请求她一辈子当我的小女奴,小囚犯。她脸上总算有了笑,嘴上却硬:“不行!救命啊!”我起身坐到她腿上:“不答应就永远绑着,还要上刑,还要QJ———”“那人家要是答应呢?”我抱起她回办公室,按倒在沙发上—————— 不是尾声。肉粽驷马攒蹄伏在墙角两个盆前,满脸饭粒:“抗议,领证前都是你喂我,现在这么懒!”“你想怎样?”“我也得绑你,才算公平!”“好啊,只要你能自己挣脱一次,咱们就换过来。”“说话要算数!!”于是五年过去了,还没换过来。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