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女警纪实 我给小倩带刑具

九月 2, 2010

我叫高文艳,曾经在看守所工作,现在在监狱工作,而且这两个地方都是国际设立的试点,所羁押的犯人都是重罪,因为是试点,所以我们的制度还有所用的刑具、戒具都是特制的,我们对犯人拥有极大的权限。几年来,我经手了很多重犯,其中印象最深的还是我刚参加工作经手的一位女囚,叫艾小倩,女,22岁,身高1.71M,因参与贩毒判了无期徒刑,押送到我所在看守所,等候转移监狱。 7月4日,艾小倩被囚车带到我所,刚下车,我们都被她的美丽所折服,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肩际,身穿黑色紧身无袖衫,穿着米色短裙,脚下是一双12CM的高跟尖头黑皮鞋,没有戴镣,但双手被反铐,由于双手背铐在后,在她1.71M的身材上,双峰毫无保留的高耸着。 随着“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她被我和一位叫董华的男同事(董华在这工作了八年,性格暴躁、下手特重,犯人们背地里叫他郐子手)带到了刑戒具室,因为对于短期羁押的重犯,我们必须要给她严厉的刑戒,以防逃脱或自残。我给她打开手背后的普通手铐,扔在一边,指着屋子中间的铁制的椅子说道:坐下!\\ 说完,我走到墙角一个铁柜前,打开门,只见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手铐、指(趾)铐和脚镣,长的、短的、轻的、重的、紧的、松的,应有尽有。 我问董华:给她上什么样的? 董华说:这是重犯,羁押期间千万别出差错,手铐脚镣还是用死囚专用的吧 ! 小倩一听:什么?还要戴手铐、脚镣?刚才不是才给我松开吗? 董华对她吼道:在这里你是重犯,没有发表意见的资格!闭嘴! 说完,董华径直走到铁柜前,选了一副特制狼牙联体手铐,使劲拎出来,往地上一撂对小倩说道:站起来,把手背到后面! 我一惊:这副手铐怎么适合小倩?它是专业特制的,属于刑具而不是戒具,铐环中间没有链子,是一个整体,而且很重,是由乌金包水银和铅打造的,铐环直径3- 5厘米内自由调节,重10千克,一般的手铐只有0.5千克,最关键的是这副手铐只随小不随大,内环是狼牙状的锯齿,越挣扎就越紧,直到直径3厘米,而一般女孩的手腕直径怎么也有5厘米,万一她要挣扎,铐环将会给她带来极大的痛苦! 小倩见状,惊恐的问道:难道还要背铐,这么重而短的手铐,我不要!别给我戴!不要!!说完扭头就朝门外冲去! 刚出门就被门口的两位架住押了进来,董华不禁大怒,拎起铐子冲向小倩,两位将小倩的双手扭到背后,紧紧并拢在一起,只听”咔嗒“一声,小倩的双手就被黝黑沉重的狼牙联体铐紧紧铐住了,一阵剧痛和强烈的束缚感传遍全身,只见她拼命挣扎,叫着:松一松吧,太紧了!我的手腕好痛!但无济于事,手铐随着她的挣扎,越扣越紧,深深陷入她白皙纤细的手腕里,顿暗红的血印在铐环周围浮现出来,由于铐环是联体的,小倩不得不将双手紧紧并拢并死命向后伸直,但20斤的重量分布在她细嫩的手腕上,这是多么大的痛苦呀! 我正在替她担心,只听一阵叮当叮当的声响拌着一声沉闷的哗啦声,一副脚镣又扔在小倩面前,我仔细一看,不由替小倩感到悲哀! 董华对我说:按住她的脚,我让她跑,这就让她尝尝特制坤镣的滋味! 我深知这副脚镣的威力,因为至今还没有人敢用它,它和一般的坤镣有很大的区别,是为女死囚特制的,但至今还未用过,镣环是由钛铬浇注而成,里面灌注了水银和高密度铅,每个镣环厚3厘米,宽8厘米,重10千克,比男死囚的镣环还重,直径可以在4-8厘米内用钥匙任意调节,而且镣环的内侧不是平整的而是有很多梯形突起(类似搓衣板)和菱形突起,这样当镣环上紧后这些突起直接陷入女犯的脚踝里,而镣环放松,女犯只要移动,脚踝就会被镣环内的突起所折磨。连接镣环的是一根生一次压模成型的无缝生铁锁链,直径2厘米,共5节,总长10厘米,重10千克,拖在地上发出叮当叮当沉闷的重金属响声。最关键的就是,这副死镣一旦钉上就无法打开,用高温切割则会使女失去双脚,这是多么残酷的脚镣呀,可如今就要用在纤弱的小倩的脚踝上,她要是被钉上这副60斤的脚镣还能抬的起那秀美的双脚吗?更何况她将要与这副沉重紧锁的死镣终生为伴,我作为女人不由为她感到难过。 小倩流着泪苦苦哀求董华:求求你别给我钉死镣,我再也不跑了,我不要戴脚镣,我这么细的脚踝戴这么重这么短的脚镣会受不了的,要不换一副长一点,轻一点的的吧!求你了,别给我钉死镣.. 一切都晚了,两位一人紧紧按住小倩的一条腿,脱下她的高跟鞋和丝袜,将她裸露的一双白嫩纤细的脚踝分别套进特制脚镣一对铮亮的镣环里并将锁扣搭上,锁死,这时董华已经取来了镣锤准备将小倩双踝上的脚镣永远钉死。钉死镣,是非常残酷的一种刑罚,钉镣时,铁锤砸在脚腕子上的震痛,是常人难以忍受的,更何况是小倩是一位柔弱的女子。 小倩被死死地按小腿,使得脚镣和脚后跟紧紧地固定在特制的钉镣器上,沉重的铁锤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合在细嫩脚踝上的铁箍,剧烈的震痛使她踝痛如裂,小倩狠命地紧咬着双唇,看着董华一下一下将自己脚踝脚镣钉死,情不自禁的哼着:我不要戴脚镣,疼死了,疼死了!!一边哼,一边将蹦地紧紧的脚趾头使劲的伸着并不断扭动涂着深红趾甲油的纤纤玉趾,终于小倩被巨大的痛苦折磨的昏厥过去。 当小倩醒来,赤裸的脚脖子已被钉上了一副沉重死镣,“站起来!”董华对小倩喝道,小倩慢慢抬起大汗淋漓的头,苍白的脸渐渐泛红,她无神的望着董华,没有反应,“再不起来就给你戴上趾铐,让你根本别想动!”小倩挣扎着,随着一阵铁链的响动,她勉强站了起来,小倩第一次就直接钉上如此沉重短小的脚镣,她试着向前迈步,却根本抬不起脚,小倩皱着眉,紧咬下唇慢慢挪动碎步,每步只能挪出5、6公分,扯得脚腕上的脚镣当啷直响,每挪一步,一阵强烈的惨痛都会由手腕和脚腕处袭来,痛得她蹲下身去缓一缓。死镣的铁箍内侧来回地擦着脚踝骨磨破了细嫩的皮肤,如同针刺般的疼痛。 冷冰冰手铐环也深深扣进小倩的手腕细肉里。 “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用这么紧、这么重而且这么短的刑具?”小倩无奈的问道。 “这是罪有应得!”董华严厉的回答,一边说一边取出一把钥匙,这是调节镣环松紧的钥匙,对小倩说“坐下!”小倩乖乖坐在地上,为了减少摩擦和手铐的重量,她吧双腿直直的平放在地上,双手在后面并拢撑地。董华将钥匙插入小倩左脚踝上粗大镣环的底部,慢慢上紧,随着咯啦咯啦的声音,只见粗重的镣环慢慢缩小,小倩脚腕不断被勒紧,小倩痛的直叫“停一停,太紧了,求你别再紧了!!好疼!!”可董华不管,直到粗重的镣环基本嵌入小倩脚腕细嫩的肉里才停下,一看标尺,直径只有4.5厘米,可见镣环箍的有多紧,小倩痛的闭上眼,紧咬牙关,豆大的香汗顺着面颊不断流下,纤细白皙的脚腕和脚趾绷的笔直,紧锁的脚腕处渗出淡淡血迹和紫印,紧接着,董华又将小倩右脚踝上的脚镣死死上紧,最后给小倩穿上她来时的高跟鞋,准备将她押入监房。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