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出租屋对面的窗帘

九月 2, 2010

又是火热的七月,不,应该说是黑色七月,因为马上要毕业了,姐妹们又要天各一方了。
回想自己四年来的大学生活,真的可以说是七彩斑斓,如梦似幻。一切好像就发生在昨天。我们姐妹一共六个,住在环境最幽美的306寝室,我们她们中最小的一个,哦,纠正一下,是年龄最小的一个,我的身材可以姐妹六个中最棒的,呵呵,至少她们是这么说的,有时候她们买了新衣服,都要让我先试试,然后她们围在我周围叹气:“哎,这身材,不去选亚洲小姐太可惜了。。。”。这时候,我只能敷衍地笑笑了之。现在毕业了,再没人在身旁称赞我了,多少有些失落。
大学四年,我一共交过两个男朋友,第一个是大我两届的师兄,据后来她们说,那个家伙从我一入学就盯上我了,不过后来被我发现他的不良恶习太多了,所以分手了。第二个是同年级不同班的一个男生,因为毕业的原因,他家在南方,我家在北方,只能依依不舍地分手了,为这件事我整整两个月没好好吃饭,以至于身体又瘦下去一圈,原本有点丰腴的身体更加玲珑有致了。
八月份,我找了份很不错的工作,对于这份工作,同学们都羡慕的不得了,类似挖苦地说:“美女就是美女,到哪里有张脸做通行证就完事OK了”。呵呵,我偷笑。。。。。于是我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居民楼里租了一个小房间,20多平米,一个人足够了,而且房间的窗子是朝南的,阳光很好,并且屋里家具很齐全。这些居民楼间的距离很近,两栋楼之间也就6、7米的距离,以至于可以观察对面屋子里的一切,嘿嘿,对于我这样有好奇心的小女生来说,真是件乐事。但是,正对着我的房间的对面楼上那扇窗户,始终挂着一个蓝布窗帘,一直没有拉开过,可能那是间空屋吧,我这么想。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一天回家,我站在阳台发呆,对面的窗帘还是关闭的。我突发奇想,以前的住在这里的人会不会留下设么东西呢?可是屋里这些家具我一直都没碰过,因为我比较爱干净,那些木斗家具上面落满了灰尘,但是今天,好奇心战胜了我原来的想法。我走过去,打开那个红木的衣柜,天啊,里面的一个东西让我惊呆了。别人也许不认识,但是我多少还是从网上见过这东西,那是一件黑色皮革的拘束衣,SM的专用道具。我羞红了脸,转念一想,这里就我一个人,而且交过两个男朋友,也从来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对于现在还是处女的我,真的想试试看“那个”,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而且第一次尝试一下SM,我从心里涌出的这种想法再也抑制不住了。
我先把那件拘束衣洗了一遍,虽然那件衣服保持的很干净,但是我还是由头彻尾的清洗了一遍,我注意到衣服的裆部有两个类似小黄瓜一样的凸起物,可能就是用来放在“那里”的,我这么想着,不由得又羞红了脸。清洗完毕,用干毛巾仔细擦干净,然后换上衣服,我记得网上的模特大概都是穿黑色连裤丝袜的,不过我只有一条黑丝袜,将就了吧。八月的天气,温度还很高,我穿好丝袜,再戴好黑色胸罩就有点出汗了。我穿上的黑色细带高跟凉鞋,准备穿那件拘束衣,突然我发现那件衣服的下面有双黑色的皮质袜子套一样的东西,是连在衣服上的,我只得脱下凉鞋。先把脚伸进皮质袜子套,由于穿着丝袜比较顺滑,一下子就套进去了,这件衣服原来的主人可能比我的脚小一号,感觉有点紧,就这样吧,来不及想了,我再从外面穿上我的高跟凉鞋。衣服的腿部是两片皮子,分别裹住大腿,侧面有拉链,虽然我的腿很细,但是拉上后还是紧紧把腿抱住了,然后两条腿的侧面各有很多挂钩,我暂时没有把它们挂上,否则两条腿就被连在一起了。
现在开始穿上身,上身有很多纵横的带子,我把它们撑开,慢慢把头套进去,胸部有两根带子各连着一个圆圈,类似“-O-O-”的样子,从后面口上扣子后,那两个圈圈正好紧紧套在我的乳房上。可能衣服的原来主人的胸部也比我的小一号,嘿嘿,我心里又自负了一下。但这样使得这两个圈套的非常的紧,我扣好胸部的扣子,歇了一会儿,感觉没有什么不舒服之后,开始穿戴下身。说起来是件非常羞耻的事,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漂亮女孩子,现在要做这样的事。哎,反正都做了,那就做完吧。衣服的下身是类似丁字裤的形状,我穿好腰部后,把裆部的皮带从两腿之间拉过来,那两个凸起,小一点的慢慢插进肛门,稍稍大一点的插进**,由于凸起很小,放进**后只进去了一点点,似乎都没碰到处女膜。我只有一点点异样的感觉,而且一闪即逝了。插好**后,把皮带的头扣在肚脐下方的腰带上,感觉带子紧紧勒着裆部,并且牢牢的顶着那个两凸起。
现在开始头部的穿戴,头部的带子是类似“¥”的形状,上面有个眼罩,中间有个圆球,我拉紧带子,圆球立即落入我的口中,而且带子好像有弹性,把圆球紧紧勒在我的口中,压迫我的舌头,使我只能从鼻子发出“唔唔”的声音,而且口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谁设计的这该死的东西?
我来到床上,坐好,由于压迫,肛门和**的凸起被压往里面,我穿身立刻像触电一样颤抖了一下,平息后,我发觉没什么异样,开始扣两腿之间的挂钩,大约有二十几个,都扣好后,两条腿间就基本上没什么余地了,像美人鱼的尾巴一样。我抹了下嘴边的口水,套上连在肩膀上的皮手套,手套长达腋下,而且带上后有明显的拘束感。然后把背部手铐的钥匙放在床头柜上,戴上眼罩,世界立刻陷入一片漆黑。我艰难地从后面摸到两支手铐,慢慢把手放进手铐中,由于皮手套的原因,两臂弯曲受到限制,我咔嚓一声
锁上手铐后,两臂由于受到手套外张的力和手铐向上的拉力,基本上一动不能动了。
我艰难的翻过身,面朝下趴下。蠕动身体的各个部位,感受SM到底是什么样子。脚部的皮袜子紧紧裹着我的脚,又加上外面高跟凉鞋的约束,脚被扳的僵直,根本不能动弹,腿部由于连在了一起,而且膝盖部的皮子很紧,只能稍稍打弯。下身由于有肛门和**的凸起顶在那里,我根本不敢乱动,害怕那东西再往里一点会顶破我处女膜,我可不想把我的第一次给一件衣服。我能感觉到嘴里不断流出的口水已经打湿了整个下巴,全身香汗淋漓,如果让我的那两个男朋友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他们肯定兽性大发了,但是由于戴着眼罩,我不能看到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
于是我开始往床头柜的方向慢慢挪,突然我感觉从眼罩的边缘有一点点光透进来,天啊,我顿时吓出来一身冷汗,我没有关上窗帘,如果让对面的人看到我这个样子,天啊,简直不敢想象。但是马上我又坦然了,因为对面的那个屋子是一直挂着窗帘的空屋子,呵呵,所以才养成了我现在不挂窗帘的习惯。我暗自庆幸着,慢慢地移动着被束缚的身体,摸索着就要接近床头柜拿到钥匙了。这时候,门开了。。。
我全身颤抖了,进来的会是谁?这间屋子只有我一个人住啊,而且房东住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况且她是个女的,来之前都会打电话给我的。我想大声呵斥那个人,但是嘴里只能发出几声沉闷的“唔唔唔~~”

“砰”一声,我听见那人已经把们关上,并且那脚步声已经慢慢接近我的床,我听不出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的脚步声。我只好疯狂地扭动着,挣扎着,想让那个人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但是所有的动作都是徒劳的,因为我只能把腿弯曲起来,而这并不能对那个人构成什么威胁。我感觉到那人的手已经摸到我的小腿,我用力地踢着,试图甩开,但是那个人的力气很大,凭这点,我猜那是个男的,而且由于长时间被绑住的原因,我的腿已经接近麻木。
这时候,他的另一只手摸到我的脚,由于我脚上的凉鞋是很细的带子的那种,而且皮革袜束缚很紧很薄,我能明显感觉到那人在抚摸我的脚。我又羞又气,刚想用力踢开他的手,但他已经把我的脚和小腿用力的向上扳起,我感觉脚已经挨到了屁股,接下来随着连续的“咔哒”声,我的脚已经紧紧地贴在屁股上,小腿也和大腿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我都没有注意到这件衣服还有这个功能,但是现在我知道了,因为我本来唯一能活动的腿也失去自由了。
但是他接下来又拿什么东西一圈一圈绑住了我穿凉鞋的双脚,好像是绳子,并且绑好后又把绳头从我脑后的一个环中穿过,系紧,我被迫高高地仰起头,由于口球的限制,呼吸变得更加困难,我的眼泪已经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我—已经绝望了,我“呜呜”地哀号着。这时的我,已经一动不能动了,就像一块美丽的木头卧在床上,手、脚、腿,全身都被紧紧地绑着,我本来已经麻木的身体此时几乎失去了知觉,舌头被口球压着不能动弹,我全身已经没有任何一处可以动弹。
这时,那人笑了,那样狂野的笑声…….
他开口问道:“你还记得我吗?”
我突然觉得,这笑声,这语气,似曾相识…..
我一点一点的,从记忆深处打捞这声音的踪影,猛地,我心头一震,天啊,是他……
没错,就是他,他曾是我的第一个男友,就是那个大我两届的师兄。以前只是听说他有所谓的“不良嗜好”,没想到这个嗜好竟然是“S M”,这个变态的学长。
我奋力地扭动着身体,但是我得手就像消失在背后,脚像粘在屁股上,小腿粘在大腿上,我只能白费力气,一点作用也没有,而且由于剧烈的挣扎,扣球中的口水呛得我一阵咳嗽!我放弃希望了,无助地哭着,嘴里再次发出微弱的“唔、唔”声。
“看来你已经记起我了”,那个变态的学长说道。“你知道从认识你的第一天起,我就想紧紧地把你绑起来放到床上了”
[唔,唔,唔….]
“你不用挣扎了,你知道为什么你毕业能找到那份工作,为什么你在这里租到房子,为什么会发现这件衣服,这一切,哈哈,都是拜我所赐”,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扳倒,使我侧卧,然后揉捏我的**。我被他捏的娇喘嘘嘘…嘴里“唔,唔,唔”叫个不停。
“你知道吗”,他又开口了,“像你这样的尤物,我当时已经等了很久,这就是为什么我比你高两届还要来找你的原因,后来你居然把我甩了”,他用力一捏我的**,“臭*子…我怎么样那么容易就放过你?”
我由于敏感部位被刺激,全身不住地颤抖着,衣服上的搭扣和手铐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再加上刚才他那么用力捏我的**,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像一滩泥一样,但是有绳索和衣服的束缚,我仍然保持着驷马倒蹿蹄的姿势侧卧在那里不能动弹。
我不住地喘息着,他突然不再揉捏我的乳房,而是把手伸到了我的胯下…
我羞辱地挣扎着,但是他已经把手放在了那里,我感觉他把什么东西连接到了胯下的衣服上。
“你以为这件衣服这么简单吗?”他嘿嘿地笑着。“我现在让你见识一下”
“啪”地一声,像是有什么开关打开的声音。
我突然感觉到插入下身的那个原本很小的凸起,它,在慢慢地变大,正在逐步地深入。我彻底傻了,这件衣服正要夺去我二十多年的少女贞Cao!
我使劲挣扎,但是这件衣服牢牢地把我束缚在那里,我感觉那个凸起已经顶到了我的处女膜,还在深入。
我透过口球,绝望地哀号着……..
突然下身剧烈地疼痛…….
那东西竟然已经顶穿了我的处女膜,我感觉有暖暖的东西从那里流出来,但是那东西没有停,还在深入…,我的全身已经由发抖变为痉挛,第一次竟然给了这件衣服,而且顶入下身的东西让我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已经分不清是痛还是痒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我来说,就像是一生,它停了下来。

学长在那里狞笑着;“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他边说着,又把手伸到了我的胯下,“这个充电就能自动伸缩的装置不错吧,接下来,我告诉你,这个小玩意儿,它还可以放电,哈哈…..”

“啪”地一声,又有什么开关打开了,随之,“嗞”一生电流的声音,我的下身突然被电击,生平第一次破处,第一次被侵犯下身,我的身体又哪里受得了电击?由于我粹不及防,身体猛地震动了一下,口水喷了一脸,下身也有水汩汩地流出。

“嗞,嗞”,电击还在继续,我的身体已经呈完全的反弓型,不住地痉挛,突然间,大脑中一片光芒,就像是一下子飘飘欲仙一样,身体完全没有了疼痛。透过口球传出来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嗷、嗷、嗷…”**地喊声,下身的水在痉挛中汹涌地喷出,我生平的第一高潮,来了。

我不断的抽搐着…….. 随着爱 液的汩汩涌出,口水也弄湿了满脸,我被束缚的身体渐渐瘫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变态学长的电击已经停了下来,他狰狞地笑着。。。。我无力反抗些什么,仍旧驷马倒攒蹄紧紧束缚在床上。

突然“哔”一声,他又按下了按钮,cha入我下身的东西又“嗞~~~”一声开始了放电,我刚刚放松的身体马上又由于兴奋而反弓了起来,嘴里“嗷嗷”的叫声已经接近疯狂,可是他仍旧没有停止。

过了一会儿,我突然感觉到全身的温度在急剧地上升,并且逐渐积聚到下身,像有很强的尿意一样,我……我再也忍不住了。

“噗”一声,yin水竟然喷出来了

“噗….噗….噗……..”,我的身体疯狂地颤抖着,痉挛着,下身一阵一阵不由自主强烈地收缩,想到我这个样子在这个变态学长面前,简直无地自容,我努力克制着自己,但是身体的物理反应已经容不得我克制了。“嗷嗷”地叫声此时已经连成了一个,第二次高潮,来了,“嗷~~~~~啊~~~~~~~~~~”yin荡的声音透过口球传出来,我随之一头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发觉我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房间里有昏黄的光,而我全身赤裸躺在浴缸里,泡在温暖而舒服的水里,我看着自己洁白的身体和脚丫,让我感觉刚刚好像做了一场梦。

但很快,学长的笑声就把我拉回了现实,我下意识护住身子。

他把几张照片递到我面前,那上面记录的全是我高潮时yin荡的样子,我羞愤地扭过头去。

“浴缸里舒服吗?小美人,别装了,看看你当时多享受”,他说

[卑鄙,无耻,社会的败类….],我用种种脏话辱骂着面前这个变态的家伙

“你说什么都好,但是现在你给我听着”,他的声音极具威严地说道,“如果你不听我的,明天这些照片就会占据这个城市的所有畅销报纸的头版。”

[你…………..你这个人渣],我骂道。但是想到我以后还得做人,只好先任他摆布,然后再想办法逃走,我这样想着。

他把我从浴缸中提出来,拿出来一大堆的麻绳,他让我背对他站好,开始绑我的上身,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绑的,只觉得绳子一圈一圈勒过我的身体,ru房和胳膊在一次次被勒紧,手被一次次向上提起,已经挨到脖子了。这样赤裸着身体任由别人摆布,而且那些麻绳贴到皮肤上提别的刺痒,我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不一会儿,他说:“上身绑完了。”我低头一看,纵横的麻绳在我胸前一道道yin糜地勒过,我的ru房因为受到压迫而高高扬起,并随着身体的晃动上下颤动着。我试着动了动胳膊和手,它们已经无法动弹了。

他又拿了条绳子,命令我趴下,我由于上身被缚,无法掌握平衡,在他的推搡下几乎就是摔到了地上,生硬的地板弄疼了我的ru房。他开始将我的每条小腿向后折,分别绑在两条大腿上,紧紧地缠绕后,还用细线将我每个脚的五个脚趾绑在一起,我脚上的皮肤本来就很嫩,加上他捆绑的很用力,我感觉那些细线几乎勒到肉里了。

现在,我又成立驷马倒攒蹄的姿势,但是还没完,他又拿了根短木棍,把木棍两头分别系在我的两个膝盖处,这样,我的两条腿就无法合拢,yin部完全暴露在外面了,我羞愤地挣扎了一下,但是跟本没用。

他又拿来一个口塞,这口塞很奇怪,因为它就类似洗衣机的排水管,他把口塞一头塞进我嘴里,另一边长长的那头留在外面,我的嘴被撑成了 O
状,他又拿胶布将口塞和我的面部一圈圈粘住,封死,口塞就固定在我脸上了。这时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两个橡胶的小塞塞住了我的两个鼻孔,我只能通过那长长的管子呼吸了。他还怕我鼻子漏气,又拿胶布将我的鼻子粘住。

现在我已经像一块木头一样趴在地上任人宰割了。他又拿出一个东西蘸了点他的口水塞进了我的yin
道,我感觉后面一凉,又一个东西塞进了肛门。他告诉我,那叫“遥控**,会让你很爽….”

这时他突然脱下了裤子,我怀疑他要QJ我,奋力地扭动身子,但是他却在我面前手yin了起来,不一会儿他就射了,但是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把精-液射到了管子里,我呼吸到一阵强烈的腥味,随之有粘粘的东西流到了我的嘴里,我一阵恶心。

他抱起像木头一样的我,向房间的另一边走去,我嘴中长长的罐子垂在身后,他停下来,我看到一个硕大的鱼缸,里面有茂密的水草和很多小小的鱼。我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把我放进了鱼缸,ru房贴在冰凉的鱼缸底部,我觉得自己快被淹死了,但是没有,因为嘴里的管子被搭在鱼缸外面,我还能呼吸到空气。我终于明白了这管子的用途。

在水里,我听不到他的声音,但是可以朦胧地看到,他打开了遥控**的开关,P眼和yin道中的**疯狂地跳动起来,来自两个地方的刺激使得我在鱼缸里不住地发抖,一激动,把从管子里流到嘴里的精-液都如数吞了下去。

慢慢的,我感到下身热了,可能爱-液流出来了,随之,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鱼缸里的小鱼都聚集到我的yin部,好像在吞食我的爱-液,并且一下一下啄我的yin唇,奇痒难忍,我终于明白了他在我膝盖间绑上木棍令我双腿无法合拢的原因,我疯狂地扭动挣扎,试图把鱼吓跑,可是它们竟然一点都不理会,仍旧啄食。天啊,我竟然沦落到被这么小的东西欺负我最敏感的部位。

突然间,P眼和yin道那两个**的震动突然增大,可能他又调了开关,我感觉到一股暖流冲往下身,高潮来了,那些鱼还在啄我的yin唇,我剧烈地抽搐着,P眼和yin道强烈地收缩终于吓跑了鱼,但是我已经失去力气了,像个软体动物趴在鱼缸底部,那些小鱼又围拢过来一下一下啄食我的yin唇,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好任它们啄食。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