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生难以忘记的捆绑婚礼

九月 2, 2010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因为今天我就要出嫁了。即将结束自己的少女时代,成为别人的妻子,虽然有点舍不得离开家,但是对于将要到来的婚姻生活,还是充满了期待。 当然在出嫁的过程中,还有很多仪式要办,而且我们这里的婚礼和别的地方可是大不相同的,我马上就要体会这独特的婚礼了。 早晨起来后,就要忙着准备了,上午我的未婚夫就会将我接到男方家里。母亲进到屋中,她手里拿着一条三角裤状的东西,不过是用皮革和金属制成的。虽然早就知道那是贞操带,但是看到母亲拿着这个东西,我还是羞得满脸通红。 “闺女,把贞操带戴上吧!” “妈妈,非得戴那东西吗?难受死了!”虽然是在自己妈妈面前,我还是非常的不好意思。 “傻丫头!在我们这里每个女人出嫁都要戴上贞操带,象征着少女的纯洁,晚上入洞房后丈夫会亲自为你解下来。” 我们这里是非常注重传统的,虽然不好意思,但我还是遵照传统习俗,戴上了贞操带。 这种贞操带可以将女人的私处牢牢的遮盖住,但是后面有留了开口,并不影响大小便,甚至可以长期穿戴。据说在以前,丈夫出远门时会让妻子戴上,以防止妻子不贞,但现在已经没人这样了。 穿戴上之后,母亲将贞操带上了锁。这时贞操带已经紧紧的锁住了我的下身,凉凉的,一种异样的感觉让我羞得脸上发烫,头低了下来。 我一直是个相当活泼相当独立的丫头,可是不知怎么了,自从戴上贞操带后,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属于未来的丈夫了,只等着晚上将自己献给他,以后也会完全顺从他。后来我问了几个姐姐,她们那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可能女人天生就有甘愿受束缚的情结。 母亲将贞操带的钥匙交给我了,让我收好,晚上再交给丈夫。过了一会儿,我就适应了下身那种紧紧的束缚感,甚至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所以后来有一次丈夫出差,临走前我戴上了贞操带,让他把钥匙带走。在那几天时间里,我充分体会了那种被束缚,激情无法释放的奇特感觉,丈夫回来后,我可是和他疯狂了一个晚上。 接下来就是梳妆打扮了,我没有穿婚纱,而是穿了一件中式的红色旗袍。站起来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紧身的旗袍充分显露出了我的身材,经过精心化妆的我脱去了女孩的稚嫩,出现了成熟女人的性感。 然后就是新娘子最重要也最独特的装扮了,而装扮的道具在母亲的手里——绳子。 按照我们这里的传统,出嫁的新娘要被五花大绑,接到男方家里,入洞房后才会由丈夫解开。被捆绑意味着新娘对男方的顺从,将来会服服帖帖的,伺候丈夫,孝敬公婆。这个传统一直流传到今天。 对我进行捆绑的是母亲。这里的女人在出嫁时由自己的母亲捆绑上,等到将来自己女儿出嫁时,再去亲自捆绑女儿。 看到母亲拿来了绳子,我转过身子,把双手背在了后面。 母亲说:“闺女,别怕难受啊!我要绑的紧一些,绑的太松了男方家里会说新娘子肯定不听话,这是规矩啊!” “妈妈,我不怕,你绑紧一点,没事的!” 母亲将绳子搭在我的肩膀上,从腋下绕过去,仔细的把绳子缠绕在手臂上。双手被绑在一起后,剩下的绳子从颈部绳子下穿过,然后母亲用力一拉,我的双手便被高高的提了起来。 然后是捆绑双脚,这并不是把腿紧紧绑在一起,而是双脚之间留下了空隙,使得捆绑后的新娘子只能迈小步子行走,充分体现出了女性的矜持和温柔。 捆绑完之后,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穿着紧身的旗袍,身子被五花大绑。由于双手被高高的吊起,顶着背部,使我不得不昂首挺胸。 不知怎么了,被五花大绑的我心里竟莫名其妙的激动起来。紧紧绑缚身体的绳子和旗袍内牢牢锁住下身的贞操带让我有了一种奇特的感觉,而我竟然喜欢上了这种受紧缚约束的感觉,我甚至认为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女人天生就应该受束缚的。 接亲的人暂时还不会到,为了打消我的紧张,母亲就和我聊了起来。 “闺女啊,到了婆家后要好好表现,做个好媳妇。如果在婆家太不像话了,按照传统他们还会把你五花大绑再送回来的。” “现在还有这个规矩啊!” “要是在以前,媳妇被捆绑后,是骑在毛驴上牵回来的,就是为了一路上让别人看到女人不听话的下场。有时为了惩罚媳妇,婆家还会先把媳妇打一顿,扇的鼻青脸肿的,那一路上可丢死人了!不过婆家怎么做,娘家人都不能有意见,还要把女儿再捆绑着送回去。这和结婚时的捆绑可不一样了,经过这一番折腾,媳妇一般都会变得非常听话了!” “现在不会再这样了吧!丢死人了!”听了妈妈的话,我心里有些担心了。 “现在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让媳妇当着那么多人面前出丑,但是很多非常传统的家庭还是会把媳妇捆绑上,用汽车送回去,外人很少看到了。” “那也够丢人的!” “不过也还是有非常严厉的家庭,我以前就看过一次。他们是让媳妇做公共汽车回去的!” “啊!这也太狠了吧!那有多少人看到了!”妈妈的话让我非常吃惊。 “是的,那个女人被五花大绑,嘴里还堵着东西,被两个人押着上了汽车,那女人羞得满脸通红,一路上都低着头,还有很多人在议论她,这个惩罚太狠了,还不如挨揍一顿呢!” “是啊!还不如被关在家里打一顿!” “不管怎么说,去了那里要好好表现,我女儿这么优秀,肯定讨人喜欢!” 这一番谈话让我开始担心起来,以后自己会不会也被五花大绑着送回来。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